forum

东江论坛


当前位置: 东江论坛 乐享东江 文学交流
查看: 31144|回复: 16

中国文明网思想分享平台“文明观察者”征文纳贤启事

  [复制链接]

351

主题

992

帖子

5370

积分
等级
网站编辑
金币
273
精华
2
注册时间
2008-8-19

发表于 2017-4-6 23: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如果你是草根,有独到观点,行文深入浅出,还有一点人文情怀,那么,请加入“文明观察者”,这里有很多志趣相投的“小伙伴”。
  如果你是作家、传媒人、批评家、文艺理论工作者......那么,请加入“文明观察者”,这里为你提供以文会友的广阔平台。
  中国文明网思想分享平台“文明观察者”现面向全国网友征集原创文章以及专栏作者。

  
1、关于“文明观察者”栏目( 网址:http://www.wenming.cn/wmcb/gcz/
  发布有深度、有思想的优质文章,打造有想法、有观点的舆论平台。
  每月综合文章点击率和专家意见评比优秀稿件,获选稿件将多渠道推荐。
  定期举办好玩又有趣的文化沙龙,为作者提供以文会友、以智促智、观点分享的交流机会。

  2、“文明观察者”栏目征文要求:

  (1)作品必须原创、首发;
  (2)作品征集对象:作家、传媒人、批评家、文艺理论工作者;
  (3)作品字数要求在1000字左右;
  (4)作品题材:观点类、时评类、调研类;
  (5)作品类别:文化、教育、杂谈、媒体、历史、时事、书评、影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51

主题

992

帖子

5370

积分
等级
网站编辑
金币
273
精华
2
注册时间
2008-8-19

 楼主| 发表于 2017-4-6 23:44 | 显示全部楼层

【1文化类作品范本】
端午思屈原:一颗粽子,一本《离骚》

  1953年,屈原被联合国定为世界四大文化名人之一。
  楚顷襄王二十二年(前278年)五月五日,在汨罗江岸,他写下人生中的最后一首诗《怀沙》,这个古稀之年的老人因不堪忍受国破家亡的惨象,抱着一块石头,投入万顷波涛,愤然与世长辞。
  《怀沙》写道,“知死不可让,愿勿爱兮。明告君子,吾将以为类兮!”古代的贤人君子,我明确的告诉你,我将以你为同类。
  轻声无息的绝唱,平静中透着惊涛拍岸之势。千年的沙几经沉淀,世事的河一起流淌咆哮着亦如当年的愤怒!
  纵身一跃,消逝的只是肉体的生命。他所诠释的文化、精神如一个个跳跃的音符被千年传唱。中国三大传统节日之一的端午节,因他而起。诺大的国家两千多年来单为屈子量身订做了一个全民参与的节日,不是偶然,是华夏文化属性、文化基因使然的必然结果。
  当然这是历史的定位和评判,而端午的形成是民间力量的自然形成,并无帝王钦定。从另一面讲这也是“小民”心愿与力量,在历史长河中汇集而成的无人阻挡的滚滚洪流。
  而吃粽子已然是端午的标配,而其形成的因由,不过是基于老百姓朴素的愿望:别让鱼虾触碰他的身体,粽子给鱼吃,他就安全了。这个在荆楚大地上形成的往江中抛粽子习俗,逐渐演变为全民在这一天吃粽子、划龙舟以思屈子的盛大节日。
  是时候聊聊屈子的出身了,王室贵族,荣光无限。《离骚》开篇即言:“帝高阳之苗裔兮,朕皇考曰伯庸。”
  然其所处的年代战国,更是群雄逐鹿,乱纷纷,你方唱罢我登场的局面。事实上,此时的战国只剩下秦、齐、楚三方霸主鼎立。屈子生活的首都“郢”,虽繁华冠绝当时,背后却是危机四伏。
  而他是洞察危机的先知。
  在二十几岁这个现代人还在读大学的年纪,屈原就做了王太子熊槐的侍读,两个年纪相仿的人,一个被屈原送上王座,一个成为帝王之师。
  仕途看似一帆风顺,实则福祸相依。二十九岁的他已经成楚国左徒,这个职位相当于现在的国务院副总理,何等威风。《史记﹒屈平贾生列传》形容他:“博闻强志,明于治乱,娴于辞令。入则与王图议国事,以出号令;出则接遇宾客,应对诸侯,王甚任之。”
  “王甚任之”这四个字不简单,说明楚怀王非常重视他,但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如此年纪,却又如此显赫之职,朝廷多重臣早对他侧目而视。
  楚国的一场败仗,屈原嗅到了危险,作为谏官,他主张变法。然而这个有着辉煌历史老牌南方大国,贵族们长期养成的骄奢淫逸,固步自封之态,哪能容得下锐意革新之人,屈原尽管有支持者仍不免成为众矢之的。
  司马迁口中那个与屈原争宠,心害其能的上官大夫打响了反对革新的第一枪,弹劾屈原“每一令出,平伐其功”,就是说屈原老是自夸,功劳都是我的。屈原解释再解释,王烦了,“怒而疏平”。
  三十八岁的屈原因谗言迭起被流放,忧愤之广的他,牢骚满腹犹如离天雨箭,洒下了长达三百七十多句的《离骚》。
  司马迁说:“屈平疾王听之不聪也,谗谄之蔽明也,邪曲之害公也,方正之不容也,故忧愁幽思而作《离骚》。”
  诗人无奈,后世如他无奈者,多也。他是个居于远见卓识的政治家,却不暗权术。他不退缩、不迂回、不妥协,徘徊于大江之北,仰天悲叹,暴雨般的句子挥向郢都。
  他孤独着却又浑身充满了力量,期间被召回出使齐国,又因谗言被无端放逐。这一年,屈原四十五岁。
  楚怀王的眼光所及之处,一片浑浊。诗人为国担忧,他曾因强谏怀王而语无伦次,“余固知謇謇之为患兮,忍而不能舍也!指九天以为正兮,夫惟灵修之故也。初既与余成言兮,后悔遁而有他。余既不难夫离别兮,伤灵修之数化。”
  既成的约定,怀王屡次变化,屈原的心理迸发出一万句“伤不起”。
  “朝发轫于苍梧兮,夕余至乎县圃。欲少留此灵琐兮,日忽忽其将暮。吾令羲和弭节兮,望崦嵫而勿迫。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一唱三叹的跌宕起伏,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如是的吟唱倒像是天上地下,人神共吟的楚国挽歌。
  “屈心而抑志兮,忍尤而攘诟。伏清白以死直兮,固前圣之所厚。”殉国之志昭然。
  “虽九死其尤未悔”,既为君王,又为苍生“怨灵修之浩荡兮,终不察乎民心。”
  该说的都说了。有人说语言的尽头即是生命的尽头……
  诗人站在汨罗江的岸边,淡如秋云,滔滔辩才,随着滚滚江水而去。
  两千多年来,屈原的形象清晰却又模糊,既固定又缥缈。他生活的姿态,在汉语的弹性空间内被演奏出无数动人的旋律。
   屈原不会被穷尽,只会在多元化的今天无限的生发。(陆玄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