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老家行,年味故乡浓-阿公山人-东江社区 -

东江博客



阿公山人的个人空间 http://sns.huizhou.cn/space-index-78588.html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春节老家行,年味故乡浓

热度 3已有 1336 次阅读2018-3-28 17:13


     我的老家桔子圩,位于广东博罗、龙门、河源三地交界之处的博罗县公庄镇。从龙门县发源而来的公庄河,流经桔子圩,汇入东江,在陆运艰难以水运为主的年代,由东江溯公庄河而上的船舶,只能到达桔子圩码头,各种物资到埠后,再以人力搬运到龙门等地。水运便利的桔子圩,因而成为政府的盐运中转地,吸引了不少惠州、广州、梅州等地的商家来此经商,每逢圩日(集日) ,人头涌涌,挨肩触背,十分兴旺,以致逐渐成为博东片区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也成型为博罗、龙门、河源一带规模最大的乡镇圩场,府城(惠州)县城(博罗),凡有动静,桔子圩莫不率先响应,因此,当年的桔子圩被人称为“小惠州”。

    以前,公庄河一带水,“小惠州”桔子圩的春节是最隆重的,从大年三十晚到正月十五,不分昼夜,锣鼓喧天,鞭炮动地,舞龙的、舞狮的、舞麒麟的、舞牛的,贺年上灯,非常热闹。

    我的祖屋在桔子圩东门,祖宗由梅州落基在桔子圩已有十五代了,1986年春节后一家人迁到深圳,30多年没回老家过春节,前些时候重建祖屋,今年春节前入伙,老家风俗,新屋入伙第一年的春节,至少要在新屋居住三天,随俗吧,心中呼喊:老家,我这家人回来过年啦!告别了水运时代的故乡,昔日的辉煌已不再,您那浓浓的年味还在吗?

 

2018春节老家舞狮舞麒麟舞龙贺年在线播放优酷网,视频高清在线观看  http://v.youku.com/v_show/id_XMz ... j.8428770.3416059.1


回老家过年啰!


 

春节前入伙的重修祖屋,长约二十米,宽约四米,是旧时的店铺格局。印象中小时候大门是侧向西南方笔架山方向的,就像2008年徒步叶挺将军老家惠阳秋长时拍的那样。

 



 

祖屋以前是本家的“厅下”(功能类似祠堂),旧时的店家,如果没有祠堂的,会在店铺里选个地方安放祖先牌位,用来办理红白之事,这个地方就叫“厅下”。祖屋重修后,找不到合适的位置安放牌位,挂幅小儿子抄录的本家族的族歌,以作“厅下”的象征。


 

“修身如执玉,种德胜遗金”,这是孙女十四岁时参赛得奖的书法作品,书法重要,美德的传承更重要。



 

墙上孙子孙女的奖状,告慰祖先。


 

离开老家三十多年,祖屋出租,老祖宗留下来的东西只找到这个瓦缸,用来装练武的器械也是满好的。


 

 

远嫁雷州赶过来贺喜的二妹说,须找两盏老式灯,厨房放一盏,客厅放一盏,连亮三天三夜,旺旺家庭。


 

老拍档说,家有甘蔗,从头甜到尾。


 

祖屋重修入伙,感恩天地,让我们生长发展,走向辉煌;感恩国家,让我们安居乐业,大道康庄;感恩祖先、父母,让我们承前启后,源远流长;感恩师尊,让我们掌握知识,充满能量;感恩所有亲朋好友、乡亲父老,让我们得到帮助,幸福吉祥;感恩对我们不好的人,让我们百炼成钢,坚韧成长......



 

重修祖屋入伙第一年的春节,依风俗选了在年二十九晚祭祖,儿子上班到年二十九,年三十才能赶回老家,只好和老拍档提前回来祭祖。中国人重孝道,祭祖,是孝道传承的一种仪式。



 

祖屋所在的老圩已荒废了,新市场在三百米外的公路边,得去买些年货,路经桔子社区服务站。说到年货,以前当地有个笑话:说是傻子的老婆忙不得闲,只好叫傻子去买年货,傻子说不会买,老婆就写了张清单,谁知傻子在圩里浪浪荡荡,钱不知丢到哪里去了,一摸清单还在,傻子非常自豪,大大声:“捡到我的钱有什么用,单还在我的手里!”


 

桔子社区服务站旁边是下刘屋村。阿公山人的祖祖辈辈都在桔子圩里讨生活,没人耕过田,到了合作化时期,阿娘(二伯母,我的养母,当地人叫阿娘)响应“各行各业,大力支援农业”的号召,带着我和阿姐落户下刘屋村耕田,当了二十多年农民。那时在生产队当过八年不脱产的会计,每天晚上就在这祠堂改成的文化室里为社员们登记工分。



 

与下刘屋相连的是上张屋,那是老拍档的娘家。旧时,上张屋人做生意十分有料,在桔子圩有几间店铺,在惠州有店铺,在广州也有店铺。改革开放前,上张屋住人密密实实,有的一家大小五口就挤在一间房里,如今,村子走空了,只有两个80多岁不习惯随家人外出生活的老阿婆在留守。



年轻人外出打拼,老人家相依为命。


 

桔子新市场街景。








 

桔子圩,桔子多。

 



年三十晚用石菖葫、桔叶、柏叶煮水洗洗身,又香又吉利。




 

糍粑、大同粄,当地春节迎来送往必备的传统食品,以往的年前,要踏粉、蒸粄、打糍粑、打米饼,十分麻烦兼辛苦,如今,有钱就得了。呵呵,说个过年钱的小故事:旧时有个太公(当地人叫财主为太公),有三个嫁出去的女儿,每到年满,必定会来娘家讨要年货,这不,又来了,大女儿絮絮叨叨,七算八算,差了几十样年货,二女儿也一样,听得太公昏昏欲睡,等到三女儿时,太公已十分不耐烦:“阿妹,你又差哪样呀?”三女儿灵机一动:“阿爸,我只差一样!”太公精神一振:“哪样?”“差钱!”“好办,钱,拿去!”故此,老家有句俗语:妹哩(女儿)过年,差一样!



 

走遍天下,还是老家的油豆腐好吃!


 

这家小饭店沿用古法,用柴火煮食,柴火的红炆猪肉特别香,真的!


 

你知道这是什么吗?饭甑!以前做宴席用饭甑蒸饭。


 

这种灯笼,好看实惠,春节期间上灯,不少人家已改用这种灯笼,不再用人工纸扎的灯笼了。(当地话灯与丁同音,上灯是当地人为新生的男丁贺喜及在家族注册的一种仪式,当地从年初九至正月十八都有人上灯,多数在元宵节那天)

 



城市禁放炮竹烟花,老家是山区,开发少,未禁放炮竹烟花,年三十赶回来的孙子第一时间跑去买炮竹烟花。


 

年三十晚,鞭炮连续响起,烟花灿烂,烟雾弥漫,桔子圩,火树银花不夜天。



 

祖屋大门的路外以前是水田菜地,上世纪70年代末被人建了房子,隔得近,怕影响人家,不敢多放鞭炮。


 

到河边去放烟花。



 

老桔子圩的狮子班在东门角准备出发拜年贺岁。东门角的河边是旧时泊船的码头,俗话说,冇桔子圩先有东门角, 桔子圩兴建的顺序是:东门角、老圩肚、北门街、新圩肚、上横街(西门)、下横街(南门),直至近年的新市场。邻居说,年轻人多数出门去了,如今人手不够,狮子班无法像以前那样打棚(猴哥、沙婆壳(大头佛)、狮子相嬉的表演)、打功夫,只能拜贺一下老桔子圩的住户。新市场的住户多数由各个乡村迁来,新住户太多,拜贺不过来,只有等他们村里的龙啊、狮啊、麒麟啊、牛啊来拜贺了。


 

“新年到,涯(我)好笑,穿新衣,带新帽,着新鞋,打纸炮......”,过年最快乐的就是阿嚼仔(小孩子)了,记得小时候的春节前,阿嫲(祖母)总是教我,阿嚼仔过年要多讲好话,不准讲坏话,才有红包拿。有阿嫲教导,年幼的阿公山人十分有礼貌,大年初一,一早出门,就碰到一个外号叫两把柴的邻家大姐,阿公山人高声祝福:“两把柴姐,添丁发财!”谁知被阿嫲往头顶赏了个大栗凿,敲得阿公山人摸头莫明其妙,阿嫲轻骂:“三八(笨蛋)!人家阿妹还冇嫁老公,添什么丁!”



 

狮子贺年来了!“鞭炮、鞭炮,快拿鞭炮......”,孙子飞奔过来报信。绕三圈,拜三拜,给个利是,皆大欢喜。



 

东门外的搬运站,五角星,和平鸽,建于上世纪50年代初期,当年是桔子圩的标志性建筑。


 

大年初一,家家户户,烧香点烛。


 

以前桔子圩的东大门就在这个位置,右边墙根是一间高约三尺,宽约两尺的土地小庙,朝向桔子圩南门,解放初期已没了土地伯公神像,小时候,阿公山人是个“睡仙”,一想睡,随时随地倒头就睡,快过关灯。有时在土地小庙旁玩累了,爬上神台,呼呼大睡,直至天黑,害得家里人一阵好找。


 

距离原土地庙址约六、七米处,有人安了个小小的土地伯公神位。


 

这巷子两边的是父母亲的房子,1966年洪水倒塌后重建过,左手边是住房,右手边是厨房,分在大哥名下。阿公山人就出生在这间住房里,那时医疗落后,接生婆来家接生,“行船走水三分命,带仔哺娘冇半分”,旧时最怕的是妇女难产。

 



 

老圩肚,狮子舞过满地红。

 



新圩肚老住户多,鞭炮特别热烈。





 

这户人家邀请狮子进屋拜灶。


 

靓妹仔隔远躲避。


 

阿嚼仔淡定观望。


 

这个手持拜盒的老哥是阿公山人的邻居,今年60岁了,阿公山人年前摆入伙酒时,想找人帮忙,东门角的老邻居就剩这老哥带着80多岁的父母亲在留守,多得邻家大哥尽心尽力的帮忙,阿公山人的入伙酒才得以圆满完成。这春节舞狮贺年,实在找不到年轻人凑脚,邻家大哥只好老当益壮,披挂上阵。


 

这是上世纪50年代初期,养父(二伯父)与人合办的“明英记”商店旧址。



 

残存的古老店铺门栊,开档时得一根根托下来,收档时要一根根安上去,十分麻烦。


 

南门(下横街),南门的门框保留到上世纪70年代末。


 

西门(上横街),岭南骑楼建筑风格的房子保存较好。






 

桔子圩最早的人民广场,用胶网围起来的地方原来是一个高出地面约三尺高的土舞台,以前开大会、做大戏、放电影,就在这里进行。文革期间,不搞旧风俗的贺年活动,春节期间就在这里举行村与村的篮球赛。


 

做大戏、放电影时在巷子里设收费处,那时,还未读书的阿嚼仔(小孩子)是免费的,一有做大戏、放电影,年幼的阿公山人自己一个人早早拿个蓆包来“霸位”,有次电影散场时,“睡仙”阿公山人走到这巷子的角落里倒下便睡,忙的没时间看电影的母亲,久等不到儿子回家,慌得四处寻找。



 

北门街,旧时由桔子圩中转去龙门平陵的物资,每日络绎不绝从这里出发。




 

北门街的粮仓。旧时这里是牛帮棚,四面八方来的牛帮,在此交易。


 

墙上英文音译“辣呜”,公庄桔子圩人嗜辣,写得好!

 



北门街这间房子原来住的是桔子圩的“阿凡提”——肥仔。肥仔姓梁,香港人,小时候,日本鬼侵略中国,香港沦陷,肥仔随难民流落桔子圩,东家一餐西家一餐长大,在乡公所(后来是财管所)打杂,平日扫街,圩日帮收市场管理费,上头有事通知群众,就见肥仔拿个喇叭筒,随街呼喊:“各行各业,每家每户......”。肥仔读过两年书,为人机智幽默,恶如仇,老百姓看不惯的一些人和事,肥仔百般捉弄讽刺,故事多多,笑死人不偿命。


 

这条龙是是林姓下陂村来桔子圩拜贺林姓人家的,好奇的孙子一个人去“猎”龙,绕了大半个桔子圩。(当地的“猎”有两层意思,一是打猎,二是追赶)

 




河对岸的朱姓吉水围舞麒麟来桔子圩拜贺朱姓人家。吉水围的青少年多,麒麟队精气神十足。

 






老圩肚这户朱姓人家放了十几墩鞭炮,十分响旺。

 




驻足围观。



 

在城市,春节时行公园,老家山区,春节时行田园。桔子圩东门古码头旧地,没了一列列的码坝,少了一排排拴船的木桩与铁桩,不见当年模样。河对岸,是名列《广东省古村落》的古村吉水围。


 

河岸上,桔子社区填土造地,规划建设桔子宜居新社区。

 



桔子圩南门的水埠头。旧时,每逢中秋节,一河两岸,山歌对唱(俗称驳山歌):“八月十五嬲月明,一河两岸布满人,男女尽情来欢唱,听谁歌声最动人。”“八月十五玩月华,兴浓味厚不思家,隔河对岸来歌唱,不理明月已西斜。”......

 



桔子圩河边的公庄桥。旧时是一条宽约五尺贴近河面的木桥,一到雨季,稍有洪水,大水就会淹了桥面,两岸交通中断。

 



桔子社区利用河滩填土建设休闲广场,不占用耕地,广场风光好,空气好,狂赞!





 


陂头神村与桔子圩相连,广场上树立了新标牌。



 

有时间也可走走陂头神村环村绿道。

 



顺绿道走几百米就是惠州市境内独一无二的下马石(神道碑)了。

 





再往东南走几百米,是忠臣黄大铭的故居大沥村。(公庄大沥村:围屋忠臣下马石-中国民俗摄影论坛 - Powered by Discuz!  http://bbs.icfpa.cn/thread-152333-1-1.html

 





串串门。老圩肚这户人家客厅挂的是中国地图,户主喜欢看国内外新闻,再对照一下地图,“秀才不出门,全知天下事。”

 

 



抽空去乡下走走亲戚。


 

蔬菜是自家菜园种的,鸡是自家果园放养的,鱼是自家池塘现网的,好不好吃,都懂的。

 




听邻家大哥说,从年二十五开始,到正月十八那天,蔼冈村人在五显爷庙“抢炮头”仪式完毕,老家的春节就结束了。五显爷庙在蔼冈村河边,四十多年前去过,那时是一间破破烂烂的小庙。走,看看去。来到桔子圩西门外的蔼冈大桥,以前,河上是一条离水面约五尺高的板凳桥,桥面由四根木条扎成的木排一节一节拼接,宽约一尺半,我五、六岁时,大哥为练我胆量,逼我自己过桥,走到桥中间害怕发抖,只好趴在桥面上,边哭边爬过桥。




种马铃薯收益高。


 

桃花开,菜花开,野花开,发布春消息。

 





走在乡间的大路上。


 

这片紫云英是野生的吗?



 

原来通向河边五显爷庙的田埂打了水泥路。

 



五显爷庙已重修过。



 

原来的石柱没有用上去。



 

五显爷庙前是个深潭。


 

时间还早,在河滩上捡捡石头。

 



捡到一个鸟,一个金元宝。2018,祝大家在新的一年里,万事如意,大吉大利!

 

 



本篇完。谢谢观赏,再见!

 

 

 

 

 

 

 

 

  

 


路过

鸡蛋
1

鲜花

握手

雷人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6 个评论)

回复 南国圃者 2018-3-31 08:40
桑梓情重
回复 阿公山人 2018-3-31 10:17
南国圃者: 桑梓情重
老师好!老家长大才外出,故乡刻骨铭心。
回复 羊大 2018-3-31 22:42
正,尾一张,那材料一般是贴玻璃的。
回复 阿公山人 2018-4-1 12:43
羊大师好!正是。
回复 羊大 2018-4-2 16:29
阿公山人: 羊大师好!正是。
不敢。三江,一去二三方。下马,不敢上马。
回复 阿公山人 2018-4-6 07:56
羊大: 不敢。三江,一去二三方。下马,不敢上马。
禅机深深,深几许?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