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罗山水育丰陂-徐穗辉-东江社区 -

东江博客



徐穗辉的个人空间 http://sns.huizhou.cn/space-index-75788.html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博罗山水育丰陂

热度 5已有 11036 次阅读2015-5-11 15:27 |个人分类:文史| 博罗

 

        陂,尽管有“杯”“皮”“坡”三个发音,然而,在博罗人的字典里,它的发音似乎只有“杯”。记得有一次,一群外地作家到博罗公庄的水东陂水库游玩,千不该万不该把堂堂的水东陂给“水东皮”了。实在按捺不住郁闷的水东陂人止不住鄙夷地回敬:“那么,你们肯定认识‘苏东皮’了?”
 
        也难怪他们如此大反应,因为在博罗,叫“陂”的地名实在太多了。信手拈来就有:博罗老城附近的火烧陂、蚺蛇陂、大罗陂,罗溪营的石岗陂、大庄陂,柏塘的新陂、玉玺陂,石湾的溪口陂、三叠陂、冷塘陂、沙尾陂、黄塘陂,横河的军子陂、仙廓陂、东埔陂、罗陂、神陂、石子陂,还有铁冶陂、蔡公陂、石寨陂、艾埔陂、和尚陂、横界陂、大壆陂、棚桥陂等,就连博罗的麻陂镇,原来也叫黄麻陂。号称以玩转文字为主业的作家,居然连“陂”字都读错?这与把苏东坡读成“苏东皮”有何区别!
 
        博罗人与“陂”有着如此深厚的感情,这与“陂”是一种特有的水利设施分不开。与字典里的“蓄水为陂”,仅仅把“陂”解释为池塘不同,博罗地面尽管重山复水,山下之泉曳练萦带,然而,要将其利用起来灌溉,并不是随随便便地蓄水为陂就可以的———你把水蓄起来灌溉,你当然好了。可下游的人还活不活?于是,“陂”就应运而生了。这是一种有“约定高度”的拦河(溪)坝,可以蓄水,可蓄水水位只要超过“约定高度”,满则溢,水就会漫“陂”流向下游。这也就是“潴而为泽,障而为陂,遏而为塘”中“障”和“遏”的根本区别。

        在博罗老城,比较著名的“陂”当属城北7里的火烧陂。如今观背村东侧东西榕溪的水,就由磜头水、白社水流至火烧陂再下塱,神塘陂、麦洞、冷水坑流经古石桥而合。也因为这样的缘故,这些山溪聚合进入榕溪的原磷肥厂、松香厂、农机一厂一带,人们就给它起了一个含义隽永的名字———山溪头。如今那条已经在桥头设置了水泥墩,限制重车通行的危桥,就顺理成章地被称为“山溪头桥”。至于火烧陂为何被称为火烧陂?或没有人能说得上来。记忆中,火烧陂一带历史上遍布松林,时发山火。山火肆虐后残留的树桩,是那个年代每个星期天都得去砍柴的我们的挚爱,尽管回家路上我们禁不住都相视大笑———您是在西山烧过炭,还是东山采过煤?您若是猛张飞,我就是黑李逵!真正是:君住山溪头,我住榕溪尾。阮囊羞涩柴薪贵,同上火烧陂。


路过

鸡蛋
1

鲜花

握手

雷人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2 个评论)

回复 阿公山人 2015-5-11 20:06
前天在深圳坐地铁有个站叫长岭 陂(音皮),我的老家行政村却叫陂(音彼)头神。
回复 徐穗辉 2015-5-11 21:48
子曰:"智者乐(yào药)水,仁者乐(yào药)山;智者动,仁者静;智者乐(lè),仁者寿。"就看你怎么读了。
回复 老曾曾老 2015-5-13 11:47
我就经常搞不清,该如何读“陂”字。
火烧陂,我经常去,那条洋溢着猪屎气味的小河,很适合垂钓……
回复 徐穗辉 2015-5-13 12:13
象头山的水,大多通过火烧陂进入东江。那条洋溢着猪屎气味的小河,很有“家”的气息...
回复 周小娅 2015-5-15 23:02
片子好美啊!
我说怎么那么多陂啊,原来如此!
回复 周小娅 2015-5-15 23:02
结尾总是漂亮!
回复 保长 2015-5-16 22:09
老徐契而不舍地挖掘宣扬博罗文史,敬礼!
回复 徐穗辉 2015-5-17 02:51
周小娅: 片子好美啊!
我说怎么那么多陂啊,原来如此!
博罗的陂的确很多,这与水有很大关系。
回复 徐穗辉 2015-5-17 02:52
周小娅: 结尾总是漂亮!
谢谢!
回复 徐穗辉 2015-5-17 02:52
保长: 老徐契而不舍地挖掘宣扬博罗文史,敬礼!
首长好!
回复 东江大曲 2015-5-18 16:44
不只是博罗,广东的陂和沥好多!
回复 徐穗辉 2015-5-18 19:00
东江大曲: 不只是博罗,广东的陂和沥好多!
大曲兄见多识广,广东的陂和沥或有好多。只是鄙人不太了解,所以仅仅说说博罗这个弹丸之地。博罗的陂很多毕竟是事实。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