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胡声里的思念-雪无痕-东江社区 -

东江博客



雪无痕的个人空间 http://sns.huizhou.cn/space-index-67599.html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二胡声里的思念

热度 2已有 3450 次阅读2015-9-22 07:05

二胡声里的思念

 

  当窗外的桂花飘散着淡淡的清香,当秋雨潇潇的飘洒大地;一年一度的秋天又到了。初秋的夜晚,窗外有断断续续的二胡声,虽然拉得不是很流畅却也流淌一种幽思;一种心灵的守望。在静夜里听到的二胡声,让我的思绪回到若干年以前。

   那些年我在老家山村的一所乡村中学读初中,我的性格不是很合群,我不喜欢在热闹的集体宿舍住宿。刚好中学里有一个做后勤的大伯是我一个亲戚,我的亲伯母和他说了一下,说让我住在他的宿舍里,有一个好环境看书写作业。大伯也答应了。在初中三年的学习时光里,我一直在大伯的宿舍里住着,那时候我们读书是自己从家里带菜来的,我就把菜也放在大伯的宿舍里。那时候大伯喜欢拉二胡,他在中学里煮饭,有时不忙的时候会拿起那把老旧的二胡拉起来,他多年以前就拉二胡,那二胡是拉得很熟练的。有时候我在一边书桌上写作业时,我也会听他拉二胡,他拉的曲目都是那样的动听,我有时也会听得走神。有时也会和大伯交流几句,我那时也想学二胡,但是看到那些乐谱我就头脑昏沉,我不是学音乐的料。但我也会时不时胡乱的拉几下,大伯就会说我要以学习为重不能贪玩。他那把二胡挂在墙壁上,他有时会用干碎布清理一下那把二胡。我有时看着他清理二胡的弦时,感觉二胡是他的宝贝。那样的细心那样的饱含感情。

在三年时光里,我听他拉二胡就是一种最美好又免费的音乐听觉盛宴。他喜欢拉阿炳的《二泉映月》,喜欢拉那些很有意境的民乐。我沉醉在那种氛围里,当其他同学在外面玩耍聊天时,我却在宿舍里看书听二胡声,那种在山村中学里静谧的环境让我学会了更多深层次的思考。我在听二胡的过程里能够感知到大伯的人生故事。他生养了五个儿女,不幸的是有一个儿子在外地遭遇不测离世了。那年他的心情很低落,我时常看到他的眼睛红红的,我想他应该是流了眼泪的。他拉二胡也是一种精神寄托一种心灵的倾诉。那些年代,有很多人拉二胡,特别是上年纪的人都会拉二胡。那些年代没有多少娱乐活动,拉二胡就是一种很有意思的业余爱好了。大伯拉二胡的神情很专注,我有时也会想那些大街上算命拉二胡的大师也比不上大伯拉二胡时那么逼真的。

三年时光匆匆而过,当我去了省城南昌读中专时,我也会时常怀念听大伯拉二胡的美好时光。在人来人往无比喧闹的大城市里,再也体会不到山村学校里的安静了,也听不到大伯拉的二胡声了。但我也喜欢听音乐,喜欢在随身听里听那些音乐。当我在假期回到老家,我也会回到山村中学里看望大伯,看望我的一些中学老师。大伯依旧会拉二胡,一如既往的动听与流畅。

 在省城读书的时光,我有时也会目睹公园里有老人在拉二胡,也拉得很有意味;可我却总听不出在老家听二胡的心境。当我在南方打工的时候,也会在公园里听到算命的人拉二胡,那种二胡声也颇有沧桑味道;但我只是匆匆而过。那种二胡声夹杂着大都市的商业气息,全然没有老家山村里的二胡声的纯净与悠远。

在外地务工多年,我回到了老家做事情。有时也会回到那些年读书的山村中学,时光易逝,如今物是人非,学校还是那所当年的学校。可是旧时的礼堂已经拆除了,旧时的水井也没有了。我还很怀念旧时在井边打水的情景,我很想念在礼堂里全年级学生考试的情景,我们从教室抬着课桌到礼堂里考试。我很怀念在那间宿舍里听大伯拉二胡的情景,可是大伯早已退休回家了。有时我在村里做事情,我也会看到他,我会和他打招呼。他的背已经明显驼了,他身高差不多有一米八了。他有时喜欢去打牌消磨时光。有时和我亲伯母聊天时,说起他身体不是很好的。过了一些时间,听伯母说他去县城住院了。我这些天还想着去县城的医院看望他一下,我还准备了一些好吃的水果。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当我今天从老家的村庄里做事回来,我想起走那一条路。我在秋日的上午走在那一条我儿时读中学去乡村中学走的那一条路,我慢慢的行走着,看着秋日里那些油茶树结的果很光亮了,在阳光下低垂着。还有那些枫叶已经红了。我走在一条小路上,两边的芦苇长得很茂密。当我走在一棵松树下时,我突然感觉前面有一条黑影快速的滑到草丛里了,我潜意识里知道那是一条山村草丛里的蛇。感觉应该也是一条大蛇,还好我没有踩到它。我还是吓了一跳,回过神继而赶路。当我看到山村中学呈现在眼前,那么熟悉的学校那么亲切的房子。我行走在前年新建的山村水泥路上,若有所思的感觉。当我看到前方有一个大妈,在我快走近她之时,我和她打个招呼。我问她到哪里呢?她说她村里有一个老人过世了,她刚刚在那边祠堂里做事。我听到后心里惊了一下,我赶忙问是哪个老人呢?大妈说就是住在我伯母家隔壁,我的心彻底凉了一下。就是当年那个拉二胡的大伯,就是我时常挂念的大伯。我在老家这几年,也会偶而看到他,也会和他搭讪几句。可是当我听到他已经离世的噩耗我还是没有预料到这个事实。这世间有些事情在冥冥之中让你有所感应,今天我回到老家的山村去帮用户检查电视接收信号的,当我准备回到乡里时,我本来是想走那一条路的。可是我想想还是走那条去中学的路,多年以前那条路走过很多山村少年,多年以后那条路杂草丛生。多年以前那所山村中学有几百名学生,一个年级都有快三百人。多年以后山村中学全部学生加起来才一百多人。这是如何的忧伤,这又要该如何去怀想当年的情景。大伯走了,他今年已有八十三岁高龄,他的老伴早几年过世了。他当年在中学里做事还要在家里种田。当我路过那个山村祠堂时,我的脚步停顿了。当年的情景浮现在眼前,大伯时常从饭堂里取一些好吃的东西给我吃,还有一些很可口的零食。我还很回味大伯拉二胡的情景,在那些年的山村中学里,有时停电了,我点蜡烛看书;大伯在一边拉二胡。有时也会有很多同学过来听大伯拉二胡,特别是那些年的冬天,户外刮着很大的风,一些同学喜欢在大伯的宿舍里一边烤木炭火一边听大伯拉二胡,大家其乐融融的情景终生难忘。如今大伯走了,大伯的二胡在老家山村老房子的墙壁上挂着,布满灰尘也有蜘蛛爬过,那些二胡上的蛇皮已经风化。大伯走了,带走了所有的牵挂。人活一世,他一生的艰辛他一生的苦难,在那些二胡声里响彻着默默的哀思。

夜已经很深了,秋天的露水打在草丛里,就像我眼前滑落的泪珠,溅在书桌上,泛化开来。大伯在大街上驼背走路的身影在我眼前浮现,那些年山村中学宿舍里拉二胡的大伯,那些记忆都留在我的心海里。窗外的二胡声不知几时已经停息了,夜出奇的静。我打开手机里的音乐,再听那一曲《二泉映月》。听琴声悠悠,是何人在黄昏后,背着琵琶沿街走。手机里的音乐听起来也是那么的悲怆那么的忧伤。大伯走了,去了天堂。那把二胡成为他的遗物,在老屋里静静守望一种怀想。大伯走了,在秋夜里再听一曲二胡,在心里默默祈祷,送大伯一程。想起今天是雨后艳阳天,明天又会是雨天,雨也是老天爷流淌的眼泪。二胡声声里,流淌不尽的想念......

 


路过

鸡蛋
1

鲜花

握手

雷人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日志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黄电星 2015-9-23 14:48
夜深沉,思绪万千,是今天,是明天,是雨中,是阳光的温暖; 想念着大伯,二胡声声,流淌的是高大的人物形象,入心,入脑;作者真情流露的描写了大伯勤劳朴实的一生。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