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情的喊声娘-雪无痕-东江社区 -

东江博客



雪无痕的个人空间 http://sns.huizhou.cn/space-index-67599.html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深情的喊声娘

热度 7已有 24353 次阅读2015-8-24 10:12

深情的喊声娘

 

 在我们最初的记忆里,我们说话之前是最先会喊娘的,因为母亲的养育母亲的形影相随,母亲给予我们太多的记忆。当你回味喊母亲的心情,你是否会有更多的感触,感受时光的匆匆,感受亲情的可贵;感受自己的心灵震撼。

   我也不记得自己小时候喊娘的样子,是那么的可爱还是那么的亲热。只记得自己小时候很粘母亲,如果母亲一走开,我就会哭喊。多少年过去了,母亲的身影母亲的话语,在心中还是那么的清晰那么的令人感动。

 

   那一天在乡下一用户家里维修,那家就在一处小山凹上,一眼望去全是田野,还有零稀几棵大樟树在老房子的周围。我仔细的查找过后,帮他们换过线,电视可以清晰收看了。当我准备返回乡里时,那中年人一句一句的娘叫得如此亲切。那大妈已经70多岁了,还很硬朗的身体。乡下有的年老的人,身体都很好,一年四季种很多田地。那中年人嘱咐他母亲说那些刚刚买回来的菜如何如何处理。当他准备离家去收割稻谷时,他还是喊了一句娘。那种情景我心中突然涌起一股莫名的感动。多少年了,母亲走了,再也喊不了娘。而那大妈已经70多岁了,那中年人也快50多了吧。在生活中,平平淡淡的过着,一天喊几句娘,心里是那么的自然那么的贴切。而我却再也无法喊一声娘,母亲走了,走得如此匆匆。

 

   当我行走在乡村小路上,我经常看到一些老人在田间劳作。他们有的在田野拔草,有的田间捡拾那些遗落的稻穗,有的在田间放牛。我都能想起我的母亲,她一生一世的含辛茹苦里,养育我们几个孩子。而我一贯沉默,就连平常的见面打招呼都不是很擅长,我从小生活的环境里,让我有更多的自卑。我很少喊我的娘,父亲也很少喊。因为父亲太严厉,有时也有些不近人情。所以我不是很喜欢喊父母,所以我不招人喜欢。

 

  那一年,我中专毕业在家。我没有找到如意的工作。我回到家里务农,回到熟悉的山村里脸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母亲已经麻木了,她习惯了村里人的冷眼,村里的人都说去南昌读书回来种田,村里人说花了那么多钱还是没有工作。我当时很自卑,我看不过那些世俗的眼光。母亲有时也会责骂我一句,当时我喊娘不要再责骂我,我已经受够了。当时母亲的眼里泛着泪光,多少年过去了,我依然能够想起当年的情景。母亲当年身体不好,患上胆结石,有时很痛,我感觉母亲的艰难。那年我还在读初中一年级,伯父是中医,他从山上挖了一些草药和草根,叫堂哥让我带回家。当我在那些年的周六中午放学后,下课铃声一响,老师一走出教室门,我就以最快的速度跑出乡村中学的大门。我一路飞奔的走着,其实放学回家我都是一贯的一路连走带跑的回家的。当我把草药带回家,母亲可能胆囊发炎,很痛苦的样子。我把药材放在灶房里的桌子上,喊一声娘,母亲却声音微弱的答应了我一句。我赶忙搀扶着母亲起来喝水,我赶忙烧水做饭。那年是1992年的秋天,山村里的田野稻浪金黄,母亲有时还会忍痛去田野里收割水稻。只记得那年母亲吃了很多中药,只记得母亲那年还是在田间耕耘着她的稻田与菜地。

 

  当我2000年春节一过,我就和村里人去了浙江打工。母亲准备了很多路上吃的东西,母亲的眼里流淌着泪水。母亲特意从菜园里摘了那些新鲜的菜煮给我吃,她说在外地很难吃到那么好吃的菜了。当我在母亲的叮嘱里走出家门,当我喊一声娘,当我走到老家老屋的后院的山坡上,那头陪伴我的老耕牛仰起头向我呼唤,它是在目送我。那年我在浙江,我一个月才打一次电话回家,那些年是在街头的IC卡电话上打电话。母亲在电话里急切的呼喊我,我在电话里喊娘。母亲说她在家里很好,叫我自己在外保重身体。多少年以后,故乡村口的电话亭已经破旧不堪,那些电话线垂挂在路边;母亲也已经离开这个世间。老家的电话号码也已经被别人家用了,再也拔不通家里的电话;再也听不到母亲的声音,在电话里喊一声娘,听听母亲的熟悉的话语。

 

  时光就像老家老房子门前的太阳光,早上还是一倾千里的照耀大地,到了黄昏就慢慢斜坠山下。远山上的风景,我在老家老房子的门前总也看不够。岁月苍老了母亲的容颜,岁月催弯了母亲的背,岁月催白了母亲的头发。当我在20077月回到久未回去的老家,当我走在山路上,那些已经长满青草的小路上,跨着急匆匆的脚步回到家里。当我在门前喊一声娘,母亲的身影已经让我心酸,母亲明显老了很多。那斑白的头发,那已经明显驼了的背,从母亲那浑浊的眼神里看到我之后泛出的光亮;都让我锥心的疼痛。母亲多年不见,在我喊过娘之后,我扑在母亲的怀里哭泣,多年的辛酸多年的思念多年的苦悲都在那一声呼喊里泪流满面。那一年我只在家里呆了七天,七天之后,我回到广东的工厂里,我的心情很沉闷,同事都问我有什么心事呢?香港的老板娘也让同事问我为什么回家后回来不高兴,她说希望我们能够开心能够快乐的工作。可是我自己的心事,她们哪里能够读懂。

 

   2008年春节,老家飘起了雪花,下得很大很久,飘飘洒洒把老家后院山坡上的大松树都压弯了。在我的记忆里,老家的冬天每年都下雪,母亲还会踩着满是雪花的路去村口的水塘里清洗衣服,把那些冰块打破,把手伸向冰凉的水里,清洗那些衣服。过年时我在电话里和母亲聊天,母亲责怪我没有回家过年。2008年四月,我有时也会打电话回家,母亲总是不高兴的样子。直到我在梦里经常梦见母亲,梦见她哭泣。梦醒之后,我却想着打电话回家,喊一声娘。而我多想回家啊,哪怕是看看母亲,喊一声娘,在母亲的身边感受时光的渐行渐远。而人世间的事情总是令你始料不及,母亲在2008年端午节之前,离开我们,永远的离开这个人世间。当我64日在中午12点急匆匆请假过后,随意的拿着几件行李,还有老板从香港带上来的零食,急匆匆的走到厂区马路边等待去火车站的公交车,当我到了火车站买好了回吉安的火车票,当我晚上九点到了吉安,挤在一辆的士上,中途接到家里的电话,说姐夫和妹夫在县城接我。我还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当我坐上回老家的车,妹夫一脸愁容,姐夫也是沉默不语,我还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直到我回到老家的祠堂,直到我看到那微弱的烛光下,摇曳着慈母一别不再醒来的悲痛。我才知道母亲已经走了,她的身体因为常年累月的劳作,背部骨质增生,医生说有瘫痪的隐患,母亲想不开,自缢而去。当我拍打着母亲的棺木,当我呼喊着母亲。撕心裂肺的痛苦,母亲我喊您的时候,您却再也听不到了。那棺木里的母亲的遗容,是如此令人揪心的疼痛。那明显瘦削的面庞,那微微闭上的眼皮,都让我悲痛欲绝。母亲,在您躲在病床上的时候,当您想好了离开这个世间的时候,我都不知道这些情况。我回家之后,我都是那么的苦痛。母亲,当把您葬在老家老房子的对面山坡上,早上一开大门,就会看到您的坟墓。那些大树那些山坡,都有您曾经劳作的身影,您在山坡上砍柴的身影,您在山坡上挖那些山药根的情景,还有我在山脚下呼喊您的情景;都在眼前无比清晰。

 

  母亲已经走了七年,七年间我还是浑浑噩噩混混沌沌的生活着,我没有让母亲如愿,我没有让母亲放心。九泉之下的母亲,是否还在责怪我。九泉之下的母亲,您还能否听到我的呼唤。深情的喊一声娘,喊尽我历经人世间的喜怒哀乐喊尽我穷尽一生的苦苦想念。深情的喊一声娘,道不完人世间的慈母心怀。深情的喊一声娘,在母亲的坟前烧一些纸钱,在人间的七月天里,捎去我对母亲无尽的忏悔与思念。


路过

鸡蛋
2

鲜花

握手

雷人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日志

发表评论 评论 (9 个评论)

回复 南国圃者 2015-8-24 10:30
越读心越沉重.
回复 哈奇杨ywp 2015-8-24 11:20
看了 ,令人心酸、令人悲痛。同感!~~     
回复 雪夜弯月 2015-8-24 11:37
好好活着,就是对父母的最大回报!
回复 羊大 2015-8-24 16:39
草帽歌
回复 黄洁端 2015-8-25 09:24
情深意切!
回复 周小娅 2015-8-29 22:34
虽然文字间还有不少粗糙处,但明显的,雪无痕的文章是写得越来越好了。这与生活经历有关,与对生存的思考有关。待我有点空时,我将这篇文章修改后推荐到杂志看看。。。
回复 老曾曾老 2015-8-30 10:11
感天动地的呼唤啊。
无痕节哀!
我读过你的另一篇文章,我能感受到你的痛苦……
无痕节哀!
回复 雪无痕 2015-9-3 07:58
周小娅: 虽然文字间还有不少粗糙处,但明显的,雪无痕的文章是写得越来越好了。这与生活经历有关,与对生存的思考有关。待我有点空时,我将这篇文章修改后推荐到杂志看看 ...
谢谢小娅姐,
回复 雪无痕 2015-9-3 07:59
老曾曾老: 感天动地的呼唤啊。
无痕节哀!
我读过你的另一篇文章,我能感受到你的痛苦……
无痕节哀!
谢谢大叔,珍重。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