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西藏雅伊湖吃喝拉撒睡(四)-周小娅-东江社区 -

东江博客



周小娅的个人空间 http://sns.huizhou.cn/space-index-6262.html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在西藏雅伊湖吃喝拉撒睡(四)

已有 1313 次阅读2016-11-7 10:55 |个人分类:轻游漫记| 西藏, 鲁朗, 雅伊湖, 吃喝拉撒

写在前面:2016年8月下旬~9月下旬整整一个月,我像一头牦牛一样在西藏林芝鲁朗的田园山色中晃荡度过,登山骑马钻帐篷,挤奶打草收青稞,松茸糌粑酥油茶,诸多人生初次体验,呈现在十多篇游记之中。无比留恋,万分不舍,那一片“香巴拉”!藏语的“香巴拉”,被视为净土的最高境界……

 

西藏鲁朗游记(四)

周小娅

 

五、雅伊湖之行——吃喝拉撒睡

 

         吃喝拉撒睡,既是本能之俗事,又是高贵之生命五要素。然而,雅伊湖的吃喝拉撒睡,它逾越了一些正常理性指标,它或让你快活欲仙,或让你尴尬至死。在雅伊湖吃喝拉撒睡,可成就人生的思绪升华,肉身的一些超越。

   在出发雅伊湖之前,就听得刘主任说,跟雅伊湖的老百姓人家预订了三餐一早。我们的马队抵达在2016831日下午一时许。我心中辗转想象了无数次的雅伊湖,鲁朗人民心中的神湖,在海拔4000多米的高原,众山一湖数个小木屋,牛只散落。到了雅伊湖才深知,人,有眼睛有鼻子是多么幸福的事,我张大眼睛伸长鼻子,企图将美景尽数锁定,企图将清新空气多储存几罐,企图将自己的pose镶嵌于这一方奇异的湖光山色……

         “开饭咯!”一声饭哨,将我们从幻境中唤回。小木屋里已是火塘红旺,人气腾升,马队和旅人围聚一堂,火塘里直接烤着饼子,圆扇面那么大一个,半斤重,我拿起一张饼子在脸前比划了一下,“犹抱琵琶”卓卓有余。扎西正用藏刀切腊肉,火上还烤着一团重若两三斤的藏香猪瘦肉,还有一方黄澄澄的酥油,辣酱、酥油茶,咸茶等。所谓订了餐,原来如此——人手一个大饼子,将腊肉、藏香猪肉、辣酱、还切一片三毫米厚的酥油,卷将起来!此刻,樱桃小口就少来啦,尽最大幅度张开你的颚骨(颚骨,平日都很少用到的人体名词哈),狮子大开口,狠狠咬将下去,嘿嘿,这才是真正的巨无霸大家伙,让一切麦当劳肯德基等等都汗颜不止!一众人物,腮帮子一刻都停不下来,一时间,香得小木屋都装不下了!我这湘人,腊肉是基因,藏式腊肉自是百分百笑讷,我才不会卷在饼饼里咬呢,干货的大嚼!因为腊肉皮烤得十足酥脆,肥瘦带皮,那简直一个舌尖与腊肉绻缱,又是手抓便捷,一块接一块,大啖八块!如果是苏老夫子,岂不又得“日啖藏肉七八块,不辞长作鲁朗人”了!本弱女子骑马不行登山不行吃肉肉却是痛快,小羞愧一下,又干掉半个大饼和半碗辣酱!少顷,刘主任等汉子们掏出箱底爱物二锅头,一次性杯子满上,与藏民兄弟们举杯畅饮!一顿藏餐极为尽兴,如果不是场地限制,围着火塘跳起“锅庄”那就到了顶疯了!

    酒足饼饱,刘主任说要赶在雨前扎营,刚有了“日食藏餐”,还得搞掂“夜眠八尺”。亏得一行六人中有刘主任是行家,他不仅是摄影高手、户外达人,且不止一次到过雅伊湖。他说,每次到雅伊湖都会下雨,藏民们说,雅伊湖是“措木”湖,意为天然的、没有人工改造或修饰过的湖,所以她“好静”,害怕人“扰湖”。哦,灵性的雅伊湖啊!那么这雨,就叫“湖雨”好了。湖雨欲来,大家七手八脚扎帐蓬,选址在小木屋一侧的绿草坡,满坡牛粪,有些还颇为鲜色。亲,试想,枕着牛粪入眠,那可也抵得半壶老酒啊!

    果然,下午四时许,帐蓬毕,湖雨哗哗倾泻。摄影的,航拍的,我这神游的,统统都动弹不得。于是乎,丽娟甩出两副扑克,我们六人中四个半上阵,我是那半,藏族小姑娘卓玛完全抓瞎,我只得烂芋。斗地主,其场面之热烈也不亚于喝酒吃肉,真个是,若无闲事在心头,朴克逍遣乃神器,还何况是在这海拔4000多米的天景神湖之畔?在此等妙境甩扑克,张张都是奢侈!

    斗罢地主(唉,地主九泉有知?),已是八点多,门外,黑幕中仍挂着雨帘。糟了!三急之一急竟是急急而来!我问格桑,哪有卫生间,不,厕所?格桑说,这儿没有厕所,呶,你去那里面!那儿大片过人高的红杆绿叶植物,名叫黄莲。这真是某诗句翻了一版:借问WC何处有?格桑遥指,黄莲丛!这可苦煞老夫也,真真堪比黄莲!于是,在暗夜里,在寒风里,在淅淅沥沥的雨中,俺打个小电筒,蹒跚着前往那密林深处。估摸着已走出好远,便开始环顾左右,慎重定点,哦,就这儿吧,这里开遍黄的紫的红的小野花……行事时,抖抖索索,真是“林暗草惊风”啊!此种体验前所未有,心中恐怖无以复加,寒冷不要紧,淋雨也不要紧,心如捣鼓的是,这四周,可有哪些“暗夜猎手”?白天见得着的那些牦牛,牠们在某个或远或近处依然偶响铃铛,而据说,有熊出没,曾捕弑过牦牛数头!难道,它们也在这里吗?或在某处“熊视耽耽”?再者,圣洁的雅伊湖啊,我在这湖雨中,在这身边脚下开遍紫苑和星状毛苣等小花的暗夜里,行这不端之事,是不是对你的不恭和亵渎?在这广袤的天穹之下,好一派凌乱无助啊,我这并不熟悉诗歌的人,竟然记起神来名句:

            我是一位熟知暗夜的人

            雨中出门,又在雨中回归

            我已走出最遥远的城市之光

            ……

    是的,我已走出最遥远的城市之光,只是,我并不“熟知暗夜”,我在这陌生而恐怖的暗夜里,完成这不可抗拒且永生难忘的“任务”。自以为是个“文明人”,却会有如此“俗运当头”;圣洁宁静的雅伊湖,却要面对如此“艽野糗事”!当然,我还是保留了文明人的行径,我带了个塑料袋,将手纸装起来放进了自己的衣兜……

    夜晚,睡在雨打帐蓬的音乐里,我久久滞留在刚才的那情那境,思绪难平,文明人,到底是一个怎样的概念?抑或,我们真的不该来打扰这个圣湖?真的不该来这原本纤嚣不染的圣地“撒野”?雅伊湖,还在神秘的面纱之中,却已惹红尘。我希望这里有个卫生间,但又不希望有卫生间……

           雅伊湖不语,她是怎么想的呢?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