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曲-刘苏爱流苏-东江社区 -

东江博客



刘苏爱流苏的个人空间 http://sns.huizhou.cn/space-index-581739.html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异曲

已有 238 次阅读2017-1-26 11:52 |个人分类:小小说

 

年轻时身边的真实小故事

回忆时既感幼稚又觉温暖

 

『引子』

每一个女生都是一件精致的饰品,各自打磨属于自己欢喜的样式。

Seven和cello是完全不一样的人。

Seven喜欢冲维C冲剂;cello喜欢泡一杯青丝绿茶。

Seven喜欢窜夜场;cello总在十一点之前上床睡觉。

Seven喜欢在略白指甲上覆以颜色流光溢彩;cello则精心护理修建着属于她的任意疯长。

Seven喜欢听着摇滚或者商业间你爱我我爱你的歌曲,

Cello则更爱播放空灵。

 

『相片』

Seven与cello说,一个男生吸引她。

殷红甲油在灯光下明灭不定,seven在她的触屏手机上轻轻划着,递到cello面前。

照片内的灯光暧昧,三个年轻男女,seven在中间。

Seven说,你猜猜我的眼光。

cello说,你右边的男生叫什么?

Seven看了一眼专注的cello,叶锦泉,骆浑的朋友。

Seven语气带着一丝笑意,你看上人家了吧。

Cello嘴角一弯只发出了一个“哦”字。

 

 

『cello』

圣诞节前夕。南方,没有雪。

Cello在喧嚣公交车前,左手拎着一袋苹果,晃晃悠悠的上了肩碰肩、踵接踵的公交。

没有座位,弯腰,松臂,放下,起身,握住吊环以维持身体平衡。

公车启动,慢条斯理的让人瞌睡偶尔也脾气暴躁的让人心悬一线。

Cello是个公交无座高手,与车前进方向身体相侧,两脚微张固定前后避免由刹车带来的惯性使然,闭了闭眼,自觉站术不错。

一个急转弯,或许还加上一个急刹车。

车内一阵躁动,东倒西歪了一片,cello安然无恙。

脚边却是一松,忙低头一看,塑料袋像是被放了气的气球,越缩越小,几个饱满透亮的苹果从塑料袋缝隙里钻出,顺着无数人的脚边划过,跟着公交行驶的方向,忽前忽后。

Cello怔怔的看着这一袋子的苹果越过无数道阻碍消失在她目力所及之处。

所有面无表情的人低头,抬头。两个动作一秒内完成。没有人出声,像是一部哑剧。

“你的苹果,不打算要了吗?”Cello身旁的一个男生推了推她。

男生的声音终是打破了不知道来自于哪个时代的沉默,cello涨红了脸,低头弯腰抓着离自己最近的扶手杆,与行驶的公交赛跑一般,能拿回几个算几个。

Cello脸上的红晕早已达到了耳根子,不知道是完成公交车上捡苹果这一高难度动作累的还是被旁人窃窃私语所羞于面目,或者,两者都有。

若是seven在的话,保准会听到“看老娘捡苹果很开心是不是!”这番话,可是,她不是seven。Cello心里憋着一股气,无处发泄。

到站,逃出。

“你的苹果。”一个男生在cello的背后同她说“你的苹果”

男生从他的手里递给她,不好意思的说,“我只捡到两个!”

“我也没买多少个。”cello只觉得你哪怕帮我捡一个也够了。

Cello伸手,拉开她的塑料袋,男生将两个苹果放入塑料袋,然后说:“那我走了。”

Cello“嗯”一声。

没有问男生的名字,没有说再见,甚至都忘了跟男生说谢谢。

 像cello这样敏感细微的女生,那么轻易被感动。在所有沉默和嘲笑中予与她某种勇气和感动的过程中,两个事件的落差,终是使她牢牢铭记于心那个男生的名字,叫叶锦泉。

 

 

『seven』

圣诞节前夕。南方,不下雪。

浓艳柳叶眉,灰褐眼影相互交映。

线笔沿着睑边顺势而下,到了眼角细细一个勾。

短裙,丝袜。

Seven在镜子前伸起尾指将唇边多余唇彩荧光拭去,高跟鞋有节奏的由近渐远。

 

性感舞者在舞池中央,来回穿梭妖娆背影。每张吧台酒精浓烈,划拳,摇色盅。

那些在暧昧灯光下娴熟的比着数字的手势,无数次举杯然后一饮而尽的各种动作,诠释着各种夜的凤尾蝶。

Seven说不上很喜欢夜生活。

音响震耳欲聋,女人的唇角凑近男人的耳根,低低话语,既暧昧又寂寞,明明陌生人也亲密无间。

Seven寂寞地在人群中跳舞,跟随着重金属撞击般的音乐,这是seven认为的青春,这是seven认为的挥霍。

一个带着微小酒气男子靠近,跟随seven的步伐和节奏扭动身子。Seven嘴角微微抽动,眼里全是无奈。对醉酒男子抱歉一笑,转身离开。

Seven手背一紧,回头,蹙眉,欲挣开醉酒男子却是力道不及。离她最近的一个吧台边有个格子内衬灰色针织衫的男生,seven伸手扯了扯男生的衣角,然后眼里满是求助的讯息。

男生怔怔的看着她,上前,握住醉酒男子的那双手,她说,叶锦泉你别玩了。

男生的表情很是认真,醉酒男子悻悻松开手。

叶锦泉走到吧台,娴熟倒酒,拿着酒杯的手对着seven眼前一晃,然后喝下表示歉意。

Seven不看他,走到台前拿起新杯示意叶锦泉倒酒。斟满,对着解救她的男生又是一杯喝尽。凑前说:谢谢。

叶锦泉说,你不用谢他,是我玩色盅输了,大冒险而已。

Seven说,玩一个游戏,我赢了,你就跟我一起拍张相,把电话留下。年轻时,幼稚夹杂着张狂。

Seven将各色盅里的骰子倒出,方方正正的叠起来,叠置第五个的时候,将“红一”朝上,第六个骰子以菱形斜倾立于“红一”骰子上。

Seven说,如果往上再加一个骰子能不倒,就算你赢,罚多少杯随你。

男生长长地睫毛微微颤动,拿了一个骰子“红一”朝下,轻轻放下,一秒,两秒。

伴随着酒吧气氛和那金属摇滚乐响起,七个骰子轰然倒塌,四散而开。

Seven眉梢往上一挑,我叫seven。

男生轻轻笑起来,用你知道我会输的表情说,我叫骆浑。

 

像seven那样的女生,即使是被他人大冒险玩弄也不屑一词,追求自己所喜欢的,便会奋不顾身。她记住了,叫骆浑。

 

 

『骆浑』

圣诞节。南方,天气晴。

Cello把公交车上羞于面目的事情同seven说了一遍,当然重点是只帮她捡了两个苹果的男生,即使cello刻意表现得满不在乎轻描淡写。

Seven是听得出的。所以圣诞节约上男生们。

广场中央,高耸着以紫色迷情为主题的圣诞树为城市添上浪漫的感觉。Seven和cello在内心某一处以为这是爱情萌生的季节。当她们看到骆浑和叶锦泉站在紫色圣诞树下的时候,即使是二十岁的女生也依然会怀着那份少女情怀怦然心动。

共性都在于心里,而个性却不同于脸上Seven对着叶锦泉说,cello说要好好谢谢你。

叶锦泉蹙眉,谢我?

明显的疑问。

广场钟楼秒针微弱的移动。

Seven看向cello。

Cello的眼神停在骆浑身上,淡然一笑说,谢谢。

 

 

『不是结局的结局』

Seven和cello是完全不一样的两个人。

如果拿seven手机相片为例,seven的左右是从她观看相片正面角度出发的左右。

Cello则是从相片里的seven为中心出发的左右。

那么,cello所指右边的那个人和seven眼中左边的那个人是同一个人。

那个人叫,骆浑。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