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暗访深圳警察吃娃娃鱼:别演变成记者和警察的职业对抗-惠城写手正牌-东江社区 -

东江博客



惠城写手正牌的个人空间 http://sns.huizhou.cn/space-index-41743.html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记者暗访深圳警察吃娃娃鱼:别演变成记者和警察的职业对抗

已有 796 次阅读2015-1-31 23:00

记者暗访深圳警察吃娃娃鱼:别演变成记者和警察的职业对抗

  惠城写手

  近来微信圈传得火热的事件就是南都记者暗访深圳警察吃娃娃鱼起冲突,记者挨了打当事的警察也受到停职处分。可事件余波还在继续。武汉警方发布:南都,快来,我们聚餐了的微博,有微信公众号发了《一位警察同仁对南都的宣战书》,也有南都当事记者发布的陈述书。我的微信朋友圈里有记者,他们的微信转摘为南都记者呐喊的文章,朋友圈也有警察,他们的微信转摘为警察呐喊的文章,一次记者暗访警察饭局似乎演变成两个职业的对抗。作为业余喜欢写点评论的人,利用周末空闲就此提点看法:一次暗访饭局别演变成记者和警察的职业对抗。

   南都是我比较喜欢看的报纸,当地的地方报纸喜欢从政府层面和角度报道新闻,南都似乎比较喜欢从民众关心的角度采写新闻。社会需要不同的声音反映事情才更为全面,媒体只有单一的声音不是健康的好现象。我也真实感受过南都反映民生的经历,记得2006年6月的某一天,我从网络看到有个叫黄细花的全国人大代表要反映银行跨行咨询收费的问题,看到这个黄细花竟然是来自惠州,我连夜写了《为人大代表过问垄断企业随意涨价叫好》短评,先在羊城晚报的金羊网发表,第二天南方都市报的评论版发表出来,得到全国众多媒体的转摘跟进,成就了当时的人大代表过问民生实事的“黄细花效应”。竞争是推进媒体前进的最好动力,南都的存在无疑是给当地地方媒体的一种无形竞争的压力,有助于当地百姓更全面掌握各种信息、发表不同的声音,这应是南都具有的正能量。

  这次记者与警察的舆论宣传战很热闹,单从宣传效果来说似乎记者这边略胜一筹。这也难怪,记者群体集中了最大批的写作高手,又熟谐传媒规律,警察虽说有公共关系部可与媒体精英相比,就显得力不从心。警察有行政执法的公权力、媒体有舆论监督的公权力,如何恰到好处行使这两种公权力是要有一定的智慧。

  首先要肯定深圳南都记者的敬业精神,接到警官饭局的报料就相约三人直奔饭局餐馆,下班后的时间,别人吃得正欢,自己看着、听着人家吃饭却未能吃上一口,要忙录音、拍照还要小心被当事人发现,记者做到这个份上实属不易。可综合考虑对社会和民众的影响,记者暗防警察私人饭局弊大于利。
     记者对这次警察饭局的报导突出:警察的官员,吃娃娃鱼,公款消费,饭局有安保,在网络战掀起一阵又一阵波澜。在此,一一针对述说。
     在其位就要谋其政,在职的警官的所有职务行为因为在行使公权力,当然要受到民众和媒体的监督。可休班的公职人员,无论他是高官还是普通职员,就是社会的普通公民,自然可以参加私人饭局,个人私隐也受法律保护。
      关于吃娃娃鱼。媒体报道说是人工繁殖的并不是野生保护动物,就算是吃野生保护动物,参加饭局的警官只是顾客,对危害社会程度来说,提供娃娃鱼的店主才是组织者和提供者。记者应该揭露店主的行为才是真正保护野生动物。
      媒体报导是已退休的警官的埋单,就按记者的报导说本来什么李总付款的,也谈不上公款消费。至于饭局有安保人员,因为参与饭局的都是在警界打拼多年的警察,肯定会得罪一些违法犯罪分子,预防某个警官以前仇家来实施报复也是常理之事。
       记者暗防警官私人饭局也隐含两种非公义的风险。如果报料人出于监督公款消费还说得过去,如果报料人是某个警官打击过的犯罪分子或者是某个警官的政敌,记者就沦为罪犯报复警察和小人打击政敌的帮凶。一场饭局将二十多个警官一网打尽,如果报料的是被饭局警官打击过罪犯那可是偷着乐了。
    
     其次,警官的私人饭局没什么问题,可发现记者偷拍后的警官应对行为就有问题。别说警察就是普通市民也应该知道打人是不对的,本来警察是维持社会秩序的,警官打了人反而成为扰乱社会秩序的一份子,有理也说不清了,警官的法制观念怎么如此淡薄呢?
        现场正确应对媒体拍照还是有办法的。顾客来饭店吃饭,店家是有义务提供用餐的安全和保护私隐,饭店的顾客受到别人拍照干扰时,自然是要找店家叫服务员阻止他们。尽可能避免顾客与别的顾客直接发生对撞,这也是店家的需要掌握的经营之道。这些行荡江湖多年的警官咋的就想不到呢?
  
     目前我国的权利(力)状况是公权力强、私权利弱、公权力经常侵犯私权利。别让公权力过份侵犯私权利,既适用警察执法,也适用记者采访。本来是要增大民众私权的记者反而去做侵犯私权之事,本为是调解民众打架的警察反而去做打架之事,记者暗访深圳警察吃娃娃鱼事件根本就没有一方赢家,更没必要演变成记者和警察的职业对抗。(2015/1/31完稿)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0 个评论)

回复 周小娅 2015-2-1 21:58
说的在理!
回复 惠城写手正牌 2015-2-1 23:06
谢谢作家肯定呵
回复 南国圃者 2015-2-4 13:27
我倒认为不怎么在理。基本上是非不分。官员的私人饭局,个人私隐也受法律保护?这个似是而非。当官掌权,能有什么隐私?要隐私就不要当官。他们的隐私有多少腐败?官员的腐败有公开的吗?既然要当官,任何时候都得接受社会监督。记者的暗访是合理合法的。警官殴打记者,知法犯法,执法犯法,写手对此轻描淡写,没有半句谴责。所谓职业对抗,有什么大不了的?监督的被监督的怎么能不对抗?本文的要害在貌似公正,实则拉偏架,有损社会对官员的正当舆论监督。
回复 惠城写手正牌 2015-2-5 22:47
回圃者,记者主要职责是新闻事件的见证人,而不是主动成为事件的参与人,报道人成为事件的参与人报道出来的新闻的公正性和客观性会引起他人质疑,也会发生象某些不法警察的钓鱼执法一样弄个钓鱼有偿报道。
回复 西山牧童 2015-2-6 08:09
就惠城写手与圃者二者的观点而言,其实他们所谈论的话题很大,也很复杂。我个人看法是,前者文章将自己的观点阐述得较详尽,提出了很多中恳的意见,大多是可以理解和肯定的。后者提出的“既然要当官,任何时候都得接受社会监督。”的观点很尖锐,但略显偏激
回复 西山牧童 2015-2-6 08:09
。“警察吃娃娃鱼”引发的冲突事件其主要结症在于警察发现自己被偷拍后因处理不当导致与记者之间的矛盾升级直至对抗。我认为,妥善的处理方法应该是:警察发现记者的行为后,应该先问清事由,然后向记者说明就餐是私人饭局。没什么大不了的事。说起权力(权利),那就复杂了。圃者的观点在很多情况下是对的。因为,警察的身份与普通百姓有区别,众多警察一起在公共场合聚餐,旁人很难分清公、私行为,在这种情况下容易引来质疑的眼光是常理的事。但是,如果像圃者所说的“任何时候都得接受社会监督。”就明显偏激、有些绝对化了,比如说“夫妻生活”呢?对于记者,获悉新闻信息或线索后前往现场采访也是可以理解的,而作为警察配合记者采访也是应尽的义务。如果记者到现场后得到新闻对象的合理解释,记者也许会认为此新闻无价值而选择放弃。这又何来冲突?话题太大,只言片语难于说得清。至于后续所引发的议论战,应该是好事,起码,这也是民主气氛的具体表现吗!
回复 南国圃者 2015-2-6 13:07
牧童先生关于深圳警官聚餐应对记者暗访的正确方法,我赞同。但是对于官员的隐私保护到底应当有多大的范围,我认为“任何时候都得接受社会监督。”这是符合党纪国法的。特别是现在制度不健全、官员以权谋私防不胜防的情况下更加如此。先生举了一个绝对的例子官员“夫妻同房”不能监督来说明我的偏激,但是能否认枕边风在腐败中的作用吗?二奶、三奶、四奶都是官员腐败的助手,何况老婆?怎么能说官员家庭生活可以置于人民监督之外呢?
回复 南国圃者 2015-2-6 13:11
关于现场,深圳当事警官现场没有给记者申说的机会就打人、抢手机、相机了。他们本就高度设防,记者还是来了,他们气到什么程度?冷静不下来了,这是不难理解的。
回复 南国圃者 2015-2-6 13:23
至于写手所谓记者不应当“主动成为事件的参与人"的说法,根本就没有具体情况具体分析。这件事完全是因为警官恶意殴打记者,才让记者被动地成了新闻事件的当事方。这个事记者难道为了避免写手所说的看法就应该让别的人来报道?请谁?谁是合适的第三方?
回复 南国圃者 2015-2-6 14:24
至于写手所怀疑的记者“也会发生象某些不法警察的钓鱼执法一样弄个钓鱼有偿报道”,到目前为止,本案还没有任何报道哪怕是小道消息说明记者有这样的犯罪行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