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的使者-蓝色幽灵-东江社区 -

东江博客



蓝色幽灵的个人空间 http://sns.huizhou.cn/space-index-39010.html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春的使者

已有 2490 次阅读2020-2-26 11:01

      春天来了。我有时觉得,除了戏水的鸭子,花草也许就是最早报春的天使。
      你看,立春已经过了半个多月,雨水节也已过了,但是天气,依然料峭,几次降温后,让人感觉还处在寒冷的包裹之中,每个寒冷的晚上,人们都在心底呼唤,春天春天,快点到来。不为舒活筋骨,只为一睹那明丽的春光。
      今天早上,我从乡下老家出来,就缩着双手和脖子,冒了寒气,行走在上班的路上。
      走到以前保管屋下的公路上,一上一下两株草桑树,满身的嫩黄一下子就吸引了我。那两株桑树,未经嫁接,还保持着最传统最原始的姿势,没有虬枝,没经修剪,所有的枝条都一律直直地伸向空中。枝条上的小桑叶,大的像鸡爪,小的才星星点点,柔嫩得让人怜惜。枝桠上鹅黄的小叶子,鹅绒一般柔嫩,让你担心它会不会被料峭的风儿不小心吹落下来。它们瑟瑟地站在道路两旁,像严谨的卫兵,让人瞬间生出被尊崇的庄严感来。此刻正是清晨,雾气刚刚散开,小桑叶子的背后,好像还挂着水珠,湿淋淋的,非常新鲜。这段时间里,我一直在观察哪些物最先苏醒,我想这两株草桑,应该算是最早的一个。
      我继续前行,走到金山寺对面小山峦的时候,天已大亮。我看见堰塘坎上,有几棵小树枝丫上绽开了白色花朵。那12朵白色花儿分外耀眼,它们玉石一样,零散地开放在光溜溜的树枝上。小花朵像玉兰花叶一样厚实,木兰花瓣一样沉静,却有着宝石一样的光泽,又像带点羞赧的农家女子,文静而又害羞。我想,这才是立春后最先开放的花儿吧,它开得那样纯粹,那样明净,那样沉稳。我就责怪自己的粗心来,这段日子里天天从这里经过,竟然没发现它的含苞、蓄蕾、绽开。今天突然瞧见,除了吃惊,更是喜悦。看来,这几天的倒春寒,也没挡住花朵的绽放,即使我曾错过了好多美好事物的绽放。
      我走在路上,回味着那些洁白的小花朵。转过六角岚坳的时候,土坡边上那片黄里带绿、绿里显黄的景色,让我欣悦起来。那些野油菜花呀,星星散散,分布在斜坡草地上很是显眼。它们有的高,有的矮,有的密,有的疏,有的近乎金黄,有的还带着浅绿,色彩分明,却又没有明显的界限。每棵枝干上,都顶着一朵明黄的小花朵,像一盏盏小灯笼,静立在料峭的晨风里。这些野油菜花朵,比起坡顶厚土和对面田湾里的大片油菜花来,简单多了,自然多了,也随性多了。其实,生活也该是这样,除了必要的精心雕琢和细致打磨,有时不妨也简单、真实、随性一点,岂不是另外一种接近自然状态的纯真之美。当然,田土里整齐茂密的油菜花儿,也是一种令人心醉的别样美丽。它们面带灿烂笑容,热烈地聚集着,像是在蓄势,像是要呐喊,更像是准备爆发,要向苍天倾诉她们火热的激情。那种美丽,也是惊天动地、激荡人心的。
      我前行到冠山坡脚,右面土壁上的几丛小白花儿,让我回到了宁静。那些小白花儿,稀稀疏疏开在映山红一样毛茸茸伸出的枝条上。那些椭圆形团的小树叶,把小白花对比得有些可怜。小白花也没有花瓣,只有花蕊一样的白色根须紧紧抱在一起。每枝小花蕊,都很纤弱,很多小花蕊抱在一起,就显出一种不可阻挡的强大力量来。看吧,寒冷的空气没有减损她的洁白;凛冽的晨风也没能让它屈服。它们心头似乎都有一个信念:是花儿就要绽放,绽放了就要显出别样的美丽。是呀,春天既然来了,还有什么能阻挡它们奔向春光的步伐呢?
       快到场口的时候,我看见农家的花椒地里已经有人在劳作了。一个中年男子在花椒树下松土、打坑,一个中年女子在后面撒肥,覆土,他们默默地耕作着,有时也聊几句家头的事情,他们配合那样默契,那样和谐。人勤春来早。正月底二月初,正式给花椒追肥、修枝时候,我看山坡其他的地块里,也出现了人影,差不多都是这样的组合。我知道他们此刻的心头,都有着这样一个愿望:让花椒的产量更高一些,收购的价格也不要掉下来。想到这里,地里墨绿的花椒枝叶上,仿佛都顶着或白或黄的灿烂花朵,像旗帜一样,在迎风招展。那些在地里劳作的人,也是报春的天使,他们正辛勤的劳动和汗水,传达春天到来的好消息。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
1111111111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