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小鸟好悠闲-蓝色幽灵-东江社区 -

东江博客



蓝色幽灵的个人空间 http://sns.huizhou.cn/space-index-39010.html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自在小鸟好悠闲

已有 2584 次阅读2020-2-24 13:11

    三年前父亲去世以后,我家偌大的院子,就安静了许多。每天只有早晨和傍晚,才会热闹起来。早上天还没大亮,母亲就开门出去,打开鸡鸭圈门,紧接着一阵喧嚷,鸡们鸭们便“咯咯咯”、“嘎嘎嘎”放飞出去,跑到院林或者水田里快乐去了。晚上,鸭子踱着方步“嘎嘎嘎嘎”欢叫着回来,等待它们的,是母亲早就调弄好的米糠、苞谷粉和青菜叶拌合的饲料。那时候,母鸡已经吃得很饱了,但它们还要混进去啄一通,仿佛此刻它吃下的,不是饲料,而是傍晚的快乐时光。如果遭遇鸭子或大鸡的欺负,它就不服气了,非要叽叽叽”或者“咯咯咯”大闹一场,叫声震天。

    白天,只有两条土狗担负看家护院的重任。大的一条被拴着,小的那只则是流动哨,大狗对着哪个方向吠两声,小狗立马就窜上去,“汪汪汪汪”狂吠不止。过路的人要转进很远的端阳湾,两只狗的叫声才会停止。其余时间里,我家院子就很安静。我在屋里看电视、看书或做点其他事情,母亲做点针线活儿,都没人知道。村里人见我家没啥动静,还以为我家里没人呢。

    但是且慢,我家院子里,其实是有响动的,甚至有时还很热闹。早晨九点过后,我家的院墙上,就会密密麻麻站着好些麻雀,是小黑点一样,在空中飞着一闪一蹿往前蹦的那种,假如有母鸡半途回来,去鸭槽里偷吃剩食,站在院墙上等候的那群小麻雀,立马就“叽叽喳喳”欢闹着俯冲下去,快活地混入其中,享受鸡鸭的剩食。吃完,又快速飞回院墙上,或者冲向树梢,或者隐藏在樟树、竹子的枝丫上,在上面快乐地欢叫,歌唱。那个时候,它们随意地蹲伏在树枝上,一片竹树叶子就把它们隐藏。林子里,只听见它们的快乐歌唱,却很难瞅见它们的身影。它们欢叫累了或者尽兴了,就合奏一段大作品。先是对唱,樟树枝丫上的麻雀来一阵高亢的“叽叽叽叽”,竹林间的点水雀来一段略显低沉的“喳喳喳喳”,黄葛树上的大麻雀捣乱叫一段带拐弯的“嘘嘘嘘嘘””,柿树枝丫上的大麻雀就懒洋洋的不大理睬了,只发出没啥精神的“恰—恰—恰——恰”,像个生病着的老年人,它像是在回答,更像是应付。小院里,接着就渐渐安静下来。此刻如果天上洒下慵懒的阳光,小院就沉浸在微风拂绕、树叶轻颤的宁静里。

    可是不久,院前水田里又开始热闹了。一两只纯白色的白鹤,从东面河湾飞过来,盘旋一会便俯冲进离鸭群不远的水田里,“喔—喔—喔—喔”几声鸣叫,不一会儿,牛角塘那边就会飞来几只同类。它们先是在天上盘桓几圈,然后俯冲下来,“啊啊啊”几声欢叫,像是在向到来者问询、打听情况,紧接着,慢慢混入鸭群,学鸭子样把喙嘴潜入田泥里。一久就是一阵慌叫,似乎时在埋怨:“上当了,水里什么东西也没有呀!”然后就张开翅膀,一阵扑腾,冲向天空,顺着感觉飞走了。它们飞动得很慢,似乎在寻找一处新的落脚地。而最新落下的那只白鹤,还跟鸭群一起,继续啄食,拍水,鸣叫,或者回到田埂上,啄食野草,或者观察四周的动静。午后一点钟左右,鸭群要踱回到家中院坝吃食,那只白鹤就跟着飞上天空,在鸭群上面盘桓,看它那久久不愿离去的样子,我知道,它也许是很想落下来,跟鸭群一起享受,却又不大放心,至少此刻它对自己的安全还没有完全的把握。

    午后,初春的阳光出来了,慵懒地照着我家小院。一些比较大一点的画眉、鸦雀、大山雀、点水雀都来到院林里。几只白鹤落在田埂上观看。它们各自寻找着合适的树木,尝试着合适的枝丫或站立或蹲伏。先是同类的鸟儿相互唱答,或者“叽叽叽叽”窃窃私语。然后竹树林里就开始一段大合奏,有些声音却总是不大和谐。此刻,点水雀的鸣叫就像小鼓点,节奏急促,却总是跟其他鸟儿不合拍,虽然有点像一阵小乱嚷,却并不害怕,它们自顾自地唱得很很欢乐很得意,没有一点胆怯或者不好意思。站在树尖上的大山雀,叫声最气派,久不久来声长长的“呜—哇,呜—哇”,它就像这群鸟儿的首脑,叫声气势很大,等候大家的反应。画眉却像个巡查师,在树枝上呆不住,时不时飞起来,绕院林旋几圈,似乎要捉拿那些光点卯不出力的鸟儿曝光。可是它闪闪烁烁、忽高忽低飞了好久,也没见什么效果。那些鸟儿,在这个带着暖意的午后,在有些料峭的春风里,在我家院子的竹树林里,就这么自由地鸣唱着,虽然喧嚷却也算和谐。假如这是一幅画,我想给它起个名,就叫它五鸟鸣唱图吧。

    鸟儿们喜欢喧闹,却也害怕比它们的鸣叫更大的响声。假如在它们鸣唱得极其开心的时候,突然从外面传来“轰”的一声像响雷一样炸响,么它们便会齐刷刷停止鸣叫,惊恐地飞逃而去,等它们飞累了,觉得安全了,才会小心翼翼地落到竹树丫枝上。而此时,它们离我家院林已经很远很远,刚才它们拼命飞逃,不知道越过好多山梁、好多河湾了。

         傍晚时候,家禽和天鸟就在我家小院里大汇聚。鸡鸭回圈了,母亲撒在地上的秕谷,是鸡鸭惯有的晚餐。那些小鸟都扑腾腾飞落进去,混进鸡鸭群里,跟着啄食。只需点添食的鸡鸭也不计较,任那些鸟儿抢吃食料。傍晚的余光洒下来,把他们照得鲜亮而多姿,吃饱喝足里的鸟儿,在白鹤飞离时几声长长的鸣叫里,全部飞上了院墙。点水雀用闪电般的速度,在竹树木穿梭一阵,像是在做一天里最后的一场表演,不一会又飞远了,或者隐没在竹树林里。我家小院,又重新回复到宁静。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
1111111111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