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才进头伏-蓝色幽灵-东江社区 -

东江博客



蓝色幽灵的个人空间 http://sns.huizhou.cn/space-index-39010.html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昨天才进头伏

已有 1162 次阅读2019-7-13 17:26

        从日历上看,昨天就入头伏了。这标志着,一年里最热的焖炉时段正式开启。但在老家重庆,中午的室外温度却只有24度,凉爽得很。是呀,进入七月以来,老家重庆一直是凉风习习,小雨淅沥,火炉变成凉都。入伏如立春,重庆的盛夏,竟然像诗意的春天一样温婉宜人。昨天下午跟这边的朋友们聊起重庆的天气来,心头就底气很足,说话的口气也硬朗得很。
        但在我所寄居的南海边上,在东江东岸,眼下却正是桑拿天气,憋屈想想法子先去冬眠一段时间,到天气凉快了再出来。因为早上一起床,就闷闷的、热的,额头、脸上、脖颈上,圈是汗珠子。开门一看,院子里的花木、竹树,立得比人还直;园圃里的花草,也蔫头耷脑,萎靡非常。花草们像是做了什么亏心事一样,羞于见人。
        那些平时喜欢在晨曦里欢鸣的鸟雀们,也不知躲到什么地方去了。五点钟天色发亮的时候,就没听见它们按惯例要举行的赛歌会。入伏后的第二天,就这样在沉寂和闷热中开始了。十点半过后我开车出门,看见公路上的车辆也很少。仅有的一些车辆,也是稀稀疏疏的游动在公路上,像是没有吃饱草料或尚未情形的老牛病驴,紧一阵慢一阵踟蹰在路上,没一点激情,全然不像平日里那样井然有序,那样鱼贯而行。
        从北三环过中信大桥,东三环路中间做分隔带行道树的夹竹桃,全都无精打采。树叶尽管还勉强伸开着,却全然没有一丝光彩,树叶也没有一点光亮,像是没睡醒却又不得不起床迷糊模样,眼屎巴拉的。枝丫上的那些红色、粉色、白色的花朵,全都没了精神,没了形状,没了生气。指甲般大小的各色花儿,都好像遭受过一场风暴于,枝丫上残留的一些小花蒂,萎萎靡靡耷拉在枝叶间,似有若无。在看我看来,它们简直就是一幅十足的死猪不怕开水淋的无赖样。
        刚起床那会儿,我还看见过一小会明艳丽的阳光。现在连阳光也慵懒了,把脸子全埋在云层后面。真个地上,只是觉着热、觉着闷,那滋味让人难受得苦不堪言。我心里就想,就是来场狂风暴雨,也比这半死不活的“太监”状态强呀!即使是出一天烤人的辣太阳,也还算一个敢做敢当的男子汉。因为,要热就热个痛快吧,即使让人头晕目眩,汗流如雨,那又何妨?要下雨就下个透彻吧,即使天昏地暗,洪水爆发,那又有何惧?躁得干烈,雨水得痛快,这才是三伏天应有的品格。
        三环路东段,车辆一如既往地开始了拥堵。每个红绿灯路口,都要亮过两次绿灯才能通过。十二点五十都过去了,肚子也在强烈抗议,我的车却像一个即将去医院分娩的大肚孕妇,哼哼呵呵、火燎火急却又无可奈,踟蹰而行的状真是要折磨死人。以往十来分钟的车程,现在磨蹭了半个多小时,还没土坡三华南路和古塘坳路段。古塘坳两边山上的树木,突然间就觉得变了很多,那些裸露的泥石山壁,像邪恶的眼睛一样蔑视着我们,像在嘲笑,也像是在挑衅:看你小子能把老天怎么样?
       终于过了古塘坳,天色突然就变暗了,云层也低了沉了,天也更加闷热了。像是要下雨啦!我怀着这样的期待,直到过了陈江铁路桥,仍旧是又闷又热。看看天空,却是一点要下雨的迹象也没有。
        唉,额的个天!难道你就忍心在入伏的第二天,不变着法子把人往死里整不收手?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
1111111111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