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村小当老师-蓝色幽灵-东江社区 -

东江博客



蓝色幽灵的个人空间 http://sns.huizhou.cn/space-index-39010.html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我在村小当老师

已有 581 次阅读2019-7-4 16:59

       细算起来,我这大半生也不算一糟到底。尽管坎坷多,有时遇人不淑,但总体上说,也还大致顺利。我最先遇到的窝心事,就是在参加工作的第一年,被分到了一个偏僻的山村小学教书。
       接到安排通知的那天,父亲送我去区里拿了介绍信,然后坐一个站的火车,又爬了十来里的山路,到达乡上中心小学的时候,天快黑了。热情的书记是本地人,跟我一个姓,就招呼了我们的晚饭和住宿。第二天,书记带我们顺着那条跟你冬水田一样陷人的机耕道,到了小学。因为书记事先联系过,我们看了一眼学校,中午就在村书记家吃午饭。听说今年分来两个正规师范学校的毕业生,来陪酒的主要村干部就放下心来,说,村里的孩子终于可以不担心被放羊了,你们只要能守住他们不出事就行。午饭后,送走了要返回老家的父亲,我就跟另外一个同学去学校收拾屋子,准备开学的工作。
       上午去时没注意小学校的环境。下午天阴了,挂起了凉风,没有之前那么燥热。我们就放下行李,开始了解起学校的环境来。
       我们的学校,坐落在一座大山的尾巴上。西面和北面,都是很深的沟壑。校舍是个小三合院。三间土墙教室在西面,比内坝子要矮一点,好在教室前砌有一条很深的水沟,不然大雨以来,教室里可能就将滂沱成河。教室窗户正对着护国寺高大的后山。东面是石砖砌的拱顶房,白灰墙泥已经全部脱落,据说从砌成后后,从来就没有用过,我进去一看,连地面都没整平,高一坎低一凼的。南面是一道石砖矮墙,矮墙外面是一湾水田,围墙上修了一道门,半扇门还吊着。西面是一块很大的操场,平整得很粗糙,坑坑洼洼的,有几洼很大的水凼。操场周围的槐树虽然矮小,但很稀稀疏疏很有生气,虽然已入秋天,但绿意还很浓,有的丫枝上还挂着白色的槐花。西头那丛竹子最有意思,就像个咬手指的乡村女孩,羞羞答答望着学校。书记临走时对我们说,以前村民对学校老师意见很大,以后的工作就靠你们两位年轻人了。
       我听领导对我们抱有这么大希望,心里就很激动。但当书记转身离去后,就不安起来。几年师范生活,学了那么多知识,曾经怀有那么宏远而美好的理想,却被分到这样一个地方。失落的感觉,在心头隐隐盘绕了一月时间时间。
       第二天学生来注册报名,我们就按照在学校学得的流程,顺利完成。下午,几个老师聚齐,互相认识熟悉了。才知道,教一年级的曾老师是本村人,还是民办教师身份,正等着今年的转正指标。教幼儿园的曹老师,是以前村小负责人钟老师的新夫人。我和同年级的泽华老师,以前在学校就认识,只是不大熟悉。现在分到一个小学,就成为在一个马勺里搅食的同事。曾老师是个老同志,我们都很尊重他。曹老师是个快嘴的中年女同志,人很热情,也好相处。现在他教四年级,我教二年级。这是乡上中心校领导讨论安排好,并早会上做了宣布的。
       我教的那个班级,只有十四名学生,却读过两回一年级。第一次是因为教一年级的代课老师,第二期开学不久,就去广东那边打工挣大钱去了。第二年请老老钟老师回来代课,一则是代课工资太低,二则是钟老师中间生了一场大病,请假了一个多月,结果课没上完。所以我第一次走进教室里,那些孩子就歪头外脑看着我,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我进入教室,他们都小麻雀一样,叽叽喳喳闹过不停。我站在讲桌傍边,不说话,十来分钟以后,教室里的吵闹才停下来,教室里安静得连掉下颗针都听得到。大家直直地惊讶地望着我。我报了姓名后,就直接开始上课。上课结束,我也没有对他们的之前的表现评价一句。第二节课,按照我昨天的设想,安排作业,做完作业,现场批改,全对没错的,就可以去操场上玩耍。做错了的,改正过来后,还另加一个题目,做对了,也可以出去玩耍。最后只有一个叫周兵的孩子,到下课都没做对做完。我回到办公室,就有孩子跑来告诉我,说:老师,周兵的考试分数是不计入统计的。在旁边的曹老师也说,周兵是超生的,他妈妈当时被计生办抓去了,打了流产针却没引产下来,两个月后才生下来,长大后,脑子就有些不正常;以前两位老师教他时,最后都不进入成绩统计的。
       那些孩子虽然顽皮,记忆力却超强。要求背诵的课文或诗文,除了周兵,都完成的很快。我曾自己戏谑到:看来前两年还没把他们的脑子用坏过。一周以后,我教的孩子就发生了很大变化,规矩了,安静下来了,不闹腾了,在学校捣蛋的也少了,上课时开始回答我提的问题。因为人少,所以每次课上,每个学生都有发言回答问题的机会。遇到特别简单的,我就首先让周兵回答。周兵答对后,孩子们都自发地给他以人类的掌声。周斌自己也很高兴。大家对语文、数学的学习,也充满了信心。
       只有一个叫曹刚的,是个村干部子弟,脑瓜子比较活泛,平时背后里爱欺负或威胁别的同学。第一周周六下午,该他们小组做清洁值日,他却通过划拳猜子的方式,把这事全交给一个女同学。他和几个男生,就在内坝子和教室里追逐起来,却不小心把教室里边的一张课桌撞翻摔坏了腿。第二周星期一,我来到教室,就有学生向我反映这事。我叫来当天卫生值日的几个孩子,问他们但是的具体情况,题目都支支吾吾不说实话。我就叫他们下去,说教室卫生值日就一直归他们负责,直到把弄坏桌子的人找出来为止。那几个人,像蔫了茄子一样,上课也是闷闷不乐。从下午第一节下课开始,就有同学悄悄告诉我当时的情况。我却不着急,也不表态。下午放学后,那几个孩子就默默地做了清洁,回家去了。第二天中午放学后,我正在厨房里做饭,曹刚就把头伸进来,说:老师,那天的桌子是我不小心碰倒后摔坏的。我打算下午自己拿来钉子和锤子,把它钉起来修好;今天你也别惩罚其他同学了,我一个人再做两天卫生值日。我听后,夸他是个有担当的孩子,并希望他说道做到。下午放学后,他果然像中午说的那样做了清洁值日。第三天下午最后一堂课,我专门为此开了一个小型班会。我讲了事情的经过后,让孩子们大胆发言。孩子们在发言中,都肯定了曹刚知错能改,还希望他以后不要再在背后欺负人。那天放学后曹刚做卫生值日时,全班的男所有同学都参加了。曾老师说,他以前还没看见过这样的场景。对于犯错的学生,集体帮助的力量,远比老师一个人批评说教的效果好。
       第四周的有一天,负责学校管理事务的曾老师召集我和泽华老师商量说,我们这学校一直都很破旧,很不像一所学校的样子,现在你们两位年轻人来了,这段时间学生家长的反映也很好,我们干脆就顺着势头,把校园环境认真整治一下。我和泽华都说这主意好,决定国庆节前完成这事儿。那天放学后,我和泽华就讨论出一份计划,第二天向曾老师汇报后,得到认可,就付诸实施。我们先是找来白木板,给每个教室用毛笔字喜阿花式虐狗班级名称,订在金门上方的前端;在大门过道黑板上画图表,以记入一周的工作要点和每天清洁、纪律检查情况;还发动学生家长,给内坝子边上的树苗编了竹子围笼;分班级、分时段对校园的卫生进行彻底清理。悬吊着的半边校门,我们也向村书记做了汇报,他安排木浆另外做了一扇配上。对内外坝子的水沟,也进行了彻底清理。曾老师、曹老师都说,没想到这学校整理出来后,还有点漂亮。
       对小院外墙的布置,曾老师和曹老师也提出了建议,最后泽华说:就叫刘老师写一副符合学校气氛的标语在上面吧。我们合计了两天,最后统一为把毛主席的“团结紧张、严肃活泼”写上去。我最先是准备写成黑体或宋体字的,但后来曾老师说:印书体的字太死板,没有活气,写成毛笔楷书,既规范大方,又不死板。好在在读师范期间,我认真练过柳体毛笔字。于是,我就花两天时间,在白墙壁上勾画出八个字的轮廓,又从梯子上下来,从各个角度反复观看,认真修改,得到大家的一致认可后,才用红色油漆把字填实。后来村长、书记把这事反映到了乡上,以后我到乡上中学去以后,乡上经常叫我去帮忙写点标语、小文稿之类的事情。乡里分管教育的副书记,又一次在区里的会上提到我们学校的巨大变化和村里老百姓的好评,我的名字就进了区领导的耳朵。对我个人后来的发展,也起了帮助作用。上前年春节,我又一次回到那村里,陪老校长参观那座已被改成养鸡场的小学校。墙壁上我写的字还醒目地存在着。老校长就问我:“那字是你写的?但内容是谁提出的呀?”我把当时的情况做了介绍,老校长就说,你当时能想到这一点,看来你对教育是用了心的,有些实在的认识。
       那时全国在大力营造“尊重知识、尊重人才”的氛围,胡耀邦同志去职后,这一条从来没被人批评、否定或质疑过。那时小学的课程不多也不紧,以语文、数学为主,思想品德和自然课程不列入考试,我就用漫谈或聊天的方式给他们上课,孩子反而更喜欢。但孩子们最喜欢的是体育课、唱歌课和美术课。体育课上,我除了带他们做操,更多的是让他们竞赛着跑跳或玩耍。音乐上他们最喜欢也最投入,把歌儿唱出来,好像之题目的最大愿望。唱歌课上,我教他们唱当时很流行的台湾校园歌曲,那优美的歌词,欢快的旋律,孩子学得快,唱得也和投入。美术不是我的擅长,我就在教他们画些简单图画后,主要教他们写好钢笔字和毛笔字。两年前在这学校教过书的一位大师兄,因为作文教得好,一炮打响后,那学期就被提拔做了中心校的教导主任。我去报导的那天晚上,我和父亲就住在他家里。因为都爱好写作,那天晚上他就给我做了介绍,说在单位里一定要有自己独特的东西,有自己的东西,才容易被领导看重。后来我在小学向曾老师了解过他教作文的情况,曾老师说,他就是每个人发两本小学生作文选,让孩子们自己读背、模仿,考试时当范本写,改卷老师自然觉得不错,就给高分。但我却认为,文章不能这样写这样练,即使在入门阶段,以后呀不要求学生成名成家,也不能老是沿用别人的套路呀。我就教孩子们从写自己想说说的话开始,一句一句地练,一小段一小段地磨,一短篇一短篇地积累经验。比如说今天听到什么,看到什么,或想到什么,都可以写下来。表达通顺,意思完整就行。后来我辗转过好几个地方的学校,一直坚持这种“写出自己想说的话,写好自己想说的话,写美自己想说的话”的思路,让学生经常练习,经常交流,经常展示,效果还不错,特别是我到重庆主城区工作后,学生发表的作文有四五十篇,获奖的更多。那学年第一学期的期末考试,在全乡六所小学中,我所教班级告别孙山,居于第三,第二学期就居于第二了。孩子成绩的稳步提高,对我个人成长,也的确帮助极大。
       尽管我是师范毕业,但毕竟只是中专层次。去年我看过一位大学教授的话,说上世纪八十年代里的中师生,至少相当于现在的“211”或“985”大学毕业。但在当时,我对学历文化的提升,却一直很在意,也暗自下过决心。因此,除了每两周周六去乡上的中心校开会学习,平时上课之余或者周末,我都把主要心思放在了对付自学考试上面。一位比我高两届的一位师兄,那年调进了县招办,负责高校招生和自学考试的组织事务,我平时跟他处得也比较熟,他就推荐我报读当时比较趋前的热门专业。但我想了一下,觉得还是回归本行好,最后我就报考了跟教育有关的汉语言文学专业。汉语言文学专业,全靠读书多,看书细,自学教材比较厚,相关联的问题也多,我就采用通读整理、变厚为薄、提纲挈领、四通八达的方法应对。第一年十月底我参考的两科,十二月成绩一出,两科都超过了八十多分,便信心大增。第二年春季我报考了五科,经过抓紧时间自学,读原著、整理、梳理,四月底去考试也是一次全过。剩余的三个学科,秋季参加考试,也都一次通过。那时我已到了中学,因为自考专科过关,加上试用期合格转正,这年年底,我还调高了两个序号的工资。
       因为有自己读书自考的经历,从第二学期起,我就大胆地鼓励、组织孩子们自学。我教的课文,都要求孩子们能自己提出问题,经过自学弄懂了的,还是没弄懂的,都提成问题,并不少于五个。我先是要孩子们能提出有疑问的地方,再提得像语文问题,最后提出有价值的问题,再经过讨论、争辩,尽量把问题解决掉。这样一来,我教书就轻松多了。孩子们自学每篇课文的最后一个环节,就是向老师发问,直到把老师问得回答不上来为止。这种学法,孩子们被激发出前所未有的兴趣和潜力。我回答孩子问题的时候,就把他们自己学习时没有注意到的问题,加入进去,并着重强调。孩子们兴趣大增后,就喜欢主动钻研,学习更来劲了。至于数学,我就让他们跟着书上的例子,自己先考虑走一遍,再动手演算一遍,能提出另外的解决办法更好。最老师后引导他们总结出规律或结论行东西来。最有意思的是教孩子们自己编数学题目,他们逐渐明白了数学其实都来源于生活,数学是用来解决生活种实际问题的。因为中心校班级里有六个学生不算成绩,所以我对所教班级居于第二名的结果,也很满意。这一年的探索实践,对我以后在其他几所中学里的教学,也有帮助。创造条件,大胆引导孩子们积极实践,大胆探索,努力求解求证,总比坐等老师硬灌输给知识强。第二年秋季开学前,我被调入中学,就不再在意小学的事情了。
       我调进中学,其实也是有迹可循的。因为那年春天,区里组织人大代表到各村小学视察。有一天上午,我正在教室里跟孩子们做讨论问题,窗外就出现一个人影,站着听了好一阵。下课后我回到办公室,村书记就介绍说那人是县大代表,也是我们乡的中学校长。听完村干部和曾老师的介绍,代表们又查看了校园环境,他们都面带笑容,大概也很满意吧。离开之前,那校长专门把我拉出校门外,问我的基本情况,我如实做了回答。末了,他又问我愿不愿意到乡上的中学去工作,我就回答说“愿意”。我知道自己学历不够,就没把这事放在心上,很快就忘了。却不想,老校长却把这事紧紧记住了,他后来去县上开会,碰见我读书时的老师,了解了我的一些情况,就找到区里管教育的宣传委员和分管副区长,暑假里把我调进了他所在的乡中学。这些,都是几年以后,跟他熟悉了,成为他的助手之后,在闲谈里,他才断断续续告诉我的。
      跟我同时去那所村小的泽华老师,后来的发展也很好。一年后他也调出了那所村小,后来又调进县里一所名牌小学,还评上了中学高级教师职务,还取得了市级骨干教师荣誉。我最后进入重庆主城,评上中学高级教师,又去政府部门逛了一圈。教书期间,参加编写过八九本公开出版的教学用书,参加过市里的中考调研命题,当过市里的中考阅卷大组组长。来到广东后,闲暇里我专注于自己的兴趣,发表一些小文章。我有时跟泽华见面或者通电话时,对在那所村小的那段日子,都充满着深深的怀念。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
1111111111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