栀子花开满野芳-蓝色幽灵-东江社区 -

东江博客



蓝色幽灵的个人空间 http://sns.huizhou.cn/space-index-39010.html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栀子花开满野芳

已有 398 次阅读2019-6-10 10:40

      奥园汉城路北面,爱花的主人种了一畦木槿花。每到夏天,那紫色的花朵密密集集挂在纤弱的枝条上,梦境一样迷人。每天早晚,晨练路过的人们见了,都情不自禁地去上前去摸一摸,拂一拂,像要把木槿花那紫色的梦境带回去,晚上好植入自己的睡梦里。
     昨天傍晚,我牵着家养的小狗圆圆,遛弯经过那里。圆圆跟往常一样,死蹦乱跳跳摆脱套绳,径直向前,我以为它是要像往常一样,张开嘴,仰起头,使劲往木槿花丛里钻。却不想,这回它不往木槿花丛钻了,而是安静地站在一株开了白色花朵的小树旁,饶有兴致地盯着花朵,上前去嗅嗅,闻闻,亲亲,还哈赤哈赤很是得意。它整个儿的换了一副脾气和神情,变得文雅安静起来。我也好奇地靠近那白色花朵,想探个究竟。
     走近那花朵,我才闻见它有一些香气。初闻较浓郁,再闻则变淡,却能持续,吸入肺腑,很是清爽。再看那花朵,洁白无暇,叶片纸一样薄,有些娇弱,却又白得显眼。再看那树叶,呈厚重的青黛色,树枝要略淡一些。整株树,一副淡然雅致模样,让人心生爱怜。我便问院内的老奶奶这花树的名字,老奶奶说:这是栀子花呀,何炅歌里唱过的那种栀子花,常见得很;去年我买木槿花苗回来的时候,不知怎么就窜入了这株栀子花树。
     哦,这就是栀子花!却跟我记忆里老家对面山坡上的栀子花有些不一样。我老家对面的上坡上,也有一片栀子花树。每年初夏,栀子花开满山坡,浓密的枝叶里,栀子花星星点点缀满枝头,很有儒雅的风度。傍晚凉风吹拂,栀子花浓郁的香气,立刻就漫山遍野地氤氲起来,满山都是幽幽的栀子花香。老人小孩因此感叹地说:栀子花开,整座山坡整个湾子都香了。但是老家的栀子花却跟眼前的栀子花不同,眼前的栀子花,明显要比老家的栀子花叶单薄一些,香气也要淡雅一些。整体上看,是文静纤弱有余,而敦厚浓郁不足。老家栀子花的叶片,要厚实温润得多,大方坦荡得多,没有一星半点的娇弱。
     我在老家最先看到的栀子花,是开在老家对面的上坡上。老家对面那座开满栀子花的山坡,其实是座坟山。半坡山地上,杂乱的分布着咱家的祖坟。那些栀子花到底是哪一年种植的,谁也说不清楚。兴许是风儿吹撒来的,也许是鸟儿衔着掉下的。只记得爷爷在世时候,便有几株栀子花开放,后来这蘑菇头般的栀子花树越长越多,这山坡也越来越香。每年初夏,满山遍野都是蜂蝶起落,它们绕着这些栀子花树,飞来绕去,那架势比农民还忙。记得入秋之后,爷爷就爱把淡黄色的栀子果摘下,摊在太阳下晒干,然后用塑料袋子装下,箍紧了,才对我说:栀子花是好东西,可以入药,栀子果泡水喝了,可以清湿热、通肠胃,煎水服了还可以解暑毒、治痢疾。爷爷是种了一辈地的老庄稼,了解点中药知识,平时也爱收集些常用草药。那时村里比我大的孩子,听说街上药铺在收购栀子果,一到星期天,就拖着个塑料口袋,到处寻找、采摘栀子果,晒干后卖给药铺,再买些吃的、玩的东西回来,很羡慕人。如果他们还看到一些还盛开的花朵,也小心地收存起来,回家送给母亲、姐妹,或者第二天带到学校,惹得那些爱美的女孩儿一阵赞叹,争抢,嗅闻。
     父亲生前也说过,很多病痛其实是采些草药就可以治愈的,没必要稍有病痛就去医院;如果一有病痛就进医院,那哪家能承受那么贵的药钱呀?从此在我心里,栀子花就是好看又有用的好东西,即使是出差在外,每次看到栀子花开,我都会想起它的种种用处来。我家对面坡上的玉米地和花生苗,因为有了这片栀子花的映衬,变得更加的清油、茁壮。初夏时候,周围绿油油的庄稼地,因为这片栀子花开的映衬,乡村的诗情画意就显示出来了,满目青山皆青黛,四野花开唯此香。
     我家几姊妹里面,二妹最聪明,胆子也大,看见感兴趣的东西,就爱亲自动手试以试。有一回她听说有人剪了栀子树枝条,回去就插活了,第二年暮春时节,她也剪了几枝,插在我家院外水田后壁的地角里,每天浇水,精心看护,没想一个多月以后,它们果然都活了。我们一家都很兴奋,因为从此不必再去对面那瘆人的坟坡上赏花。站在自家院子门口,就可以看见栀子花那洁白厚实的花朵,闻见它那馥郁浓醇的香气。后来,二妹的儿子从广东回来长大,能摇摇摆摆自己走路以后,就爱围着那几株栀子花转圈圈,小表妹就调笑他说,人小鬼大,还真是个真爱花花的公子呢!村里的姑嫂们,夏天没事的时候,喜欢到我家来。每到临走之机,母亲总要摘下两根栀子花枝,送给他们。赠人花朵、手留余香的意境,就这样被母亲经常演绎着。当那些姑嫂们惊喜地说“谢谢”的时候,母亲尽管口上说着“不用、不用”,她的心里其实是比喝了蜜糖还要甜美。
      前年清明节,我回老家跟父亲一起去对面坡上祭祀祖宗。看着这些渐渐黛绿,已经起了花蕾的栀子花树,父亲就说,这山真是个好地方,空气香香的,看得又远,祖宗们睡得安稳。因此去年秋天,父亲去世,族人们帮着挖墓基的时候,我特意叫人把那株栀子花树保留了下来。我想让长眠的父亲,每年都能闻到栀子花那馥郁浓醇的香气。因为父亲生前透露过,他喜欢这洁白厚道的栀子花。
       再过十多天,就是父亲的生日。我决定回去看看,并在他的坟前,插几枝洁白馨香的栀子花。我想父亲一定能嗅到栀子花馥郁的芳香,那里尽管算不上是风水宝地,但有栀子花香氤氲陪伴,满眼葱碧翠绿,也不枉他一生的辛劳和曾经的念想。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
1111111111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