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树繁花润我心-蓝色幽灵-东江社区 -

东江博客



蓝色幽灵的个人空间 http://sns.huizhou.cn/space-index-39010.html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碧树繁花润我心

已有 615 次阅读2019-4-17 14:36

        我现在居住的奥园,绿化接近百分之七十,非常优雅温馨,能住在里面,真是好运气。里面的住民,平时说话也细声细气,生怕打破这里的安静。尤其是中庭水边种植的花木,品种不少。既有高大参天的狐尾椰,也有拖着红缨的马尾松;既有刀戟横错的鸡蛋花,也有矮小整齐的木香花。其他的,像被修剪过的勒杜鹃,偶尔会伸出枝丫,硬要不屈展示活力和美丽。,高大带刺的橡树、挺拔帅气的合欢木、体态婀娜的紫荆树、小巧秀气的蒲杨桃、笔直丰腴的黄桷兰、茂密秀美的篁竹丛,都布置得恰到好处。但是,在我心里,最能引发兴致,每看一次都别有感悟,让人觉得获益良多的,还是百看不厌的夹竹桃。
        夹竹桃也叫柳桃,是极常见的一种景观植物。在奥园中庭,它被种植在小锻炼场的正北面,靠西南也有一些,但我对正北面的那一排,那几丛,却情有独钟。我不知道植物学上对柳桃的花期是怎样描述的,但在我的眼里,从春到夏到秋天,整个树丛都一直开着花朵,秋天时候虽然花朵要略少一点少,但却更醒目,更醉人。甚至到了冬天,依然在深碧的枝叶间,还开放着或白或粉或腥红的花朵。低温它不惧,炎热它不畏,忽冷忽热它更不怕。夹竹桃,真是不惧酷暑严寒,永远坚强乐观的好东西。
    夹竹桃就是这样,不择时间地点生长,一年四季里,都可以不声不响地盛开着。即使一朵花败了,就会又开出另一朵;假如一嘟噜花落了,它又悄无声息地再长出另一嘟噜。和煦的春风里,盛夏的暴雨里,深秋的清冷里,既看不出它何时最茂盛,也看不出何时特衰败。它永远都事那么安安静静、那么怡然自得、那么不屈不挠,从不迎风弄姿,也不特意讨好别人。从春到夏到秋天,从迎春花、牡丹花,再到玉簪花和菊花,它都能够欣然奉陪。可以说,在整个奥园里,它绝对是花期最长、开放最持久的物种。尤其是在夏天,旁边池塘里的荷花怒放了,夹竹桃花的影子倒映清澈的湖水里,交叉重叠,错落有致。那境界,非凡间俗人用语言可以描述。
    夹竹桃的妙处很多。我尤其喜欢月光下的夹竹桃。盛夏或初秋时节,晚饭过后,信步中庭小径,和煦的风里带来的凉气和花香,沁人心脾。站在夹竹桃不远处,花影是一团模糊;但是香气却毫不含糊,浓浓地从花枝间散发出来。月光把它的影子投到地上,叶影参差,花影迷离。若遇有点力度的风吹来,枝条的影子就会随风蠕动。那时候,你的情绪和想象,就完全主宰了眼前的枝叶花影。此刻,你若幻想它是地图,它一定就是地图,这一堆影子是非洲,那一堆影子是大洋洲或南美洲,中间空白的地方就该是太平洋或大西洋。假如有鸟儿飞过,它的影子那就是海轮在远渡重洋。若是把水中的影子幻想成荇藻,眼前就会真地出现一个小池塘,里面甚至还有游动的鱼儿,游鱼旁边,还有浅浅的水草在微微颤动。若是把它幻想成一丛墨竹,仿佛真的就看到了北宋画家文与可的墨竹图,微风乍起,叶影轻动,文与可的墨竹竟然就活了。这个发现,好不神奇!
         昨天晚上,我夜游观赏归来,闲翻闲书,读到宋人汤清伯的一首绝句,诗名《夹竹桃》,曰:“芳姿劲节本来同,绿荫红妆一样浓。我若化龙君作浪,信知何处不相逢。”奥园中庭虽无湖海,但有池有树有夹竹桃,也算是苍冥有灵,人神花树得以相逢。住在奥园,有风物绝佳之地可赏可游可流连,真是大幸。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
1111111111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