角落里的扁竹兰-蓝色幽灵-东江社区 -

东江博客



蓝色幽灵的个人空间 http://sns.huizhou.cn/space-index-39010.html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角落里的扁竹兰

热度 2已有 566 次阅读2019-4-2 11:52

         现在还是三月,阳春时节,天气却很闷热,让人烦躁憋闷得很。抬头看窗外,马路边的树木没有了。因为修路修街,那些树木去年都被连根拔走了。光秃秃的街面。死气沉沉的车辆,有些还蒙上不少灰尘。偶尔走过的行人,也都行色匆匆,看不清他们的面容和表情。
        突然想起我家院子前庭路边的草花来。小小的,白得雅致、小巧,像一只只蝴蝶,紫色的花蕊,恰好就是它的眼睛。那些花朵骄傲地站在青碧的枝叶上,一副随时都要振翅欲飞的样子。如果把它们加工成图画,那就是在一片碧蓝的草甸上,星星点点,卓然独立,煞是耀眼。四五年来,我对它们,一直都心存好感。听邻居讲,这些花草好像叫鸢尾花。后来我查阅资料,才知道它们准确的名字,叫扁竹兰,叶子是兰草,茎秆却粗壮有力,顶端斜刺里放出一枝花朵,别有韵味。扁竹兰,也是鸢尾花目下的一种。
         凉风吹来,景象却更加别致。整个草甸,随风低伏,风儿一过,它们立马又仰头挺立,恢复原状。只有那片绽放出花朵花蕊的叶子,只有那船舱模样的花朵花蕊,似乎一直静静挺立。又一阵风来,状态依然如是。我突然联想到一个比喻,那就是任你外头风卷浪涌,我却依然闲庭信步。那份勇敢坚毅,那份从容淡定,那份沉稳自信,不消说在大自然,就是在万物灵长的人类,也不多见。
        记得每年四五月,天气比现在还要闷热一些的时候,就有蜜蜂、蜻蜓在这片花草间飞舞。黄色的小蜜蜂,终日围绕着扁竹兰的枝花叶飞动,嘤嘤嗡嗡的鸣唱,就像是背景音乐,虽略显单调烦,却也为寂静花圃增添了不少生气。大哥的小孙女有时蹒跚着过来,就喜欢蹲在青砖甬道上,目不转睛地盯着它们,有时还赞叹:“阿姨,好漂亮!”蜻蜓的飞舞则要别致有趣得多。晴日的午后,几只蜻蜓战斗机一样勇敢地俯冲下来,先是在一朵花蕊上停留,一会又飞起,落在另一朵花蕊上,然后就饶有兴致地嗅嗅、闻闻、点点。它们飞向天空时,有时还交头接耳,像在交流什么新的发现或者秘密。它们也不怕人,若是有人想要捕捉,它们就会闪电一般飞快跃起,飞离,直到你看不到它的身影。过了好一会,才又飞回来,停留在另一处的花蕊上,继续嗅嗅、闻闻、点点。
         但是今天傍晚,我下班回家,再从扁竹兰旁边经过,却连一只蝴蝶、一朵小花都没见到。以前头顶花朵的叶茎上,只留下一个小茄点,也带紫色,很淡,胆怯地枯立在叶杆上,像劫后的残迹。可是,昨晚既没下雨,也没刮风,这些紫色的蝴蝶、纯白的花朵,它们到底是去了哪儿呢?我的心头,起了一个大大的疑问。
         打电话向一位还文青着的老朋友咨询,她说;老兄呀,你也曾是读书人,上网查查不就明白了吗?你看到的扁竹兰,应该是朝开夕落的那种。你也不是植物学者,只管欣赏就是,何必非要弄个一清二楚,反而辜负了大好春光呢?我想是呀,这些花草,只须欣赏就行了,不必费此心神。于是就闲翻闲书,中有明朝董其昌的一副书法,跟兰花有关,写得隽永大气而又耐人寻味,就细读品味起来。诗曰:”绿衣青葱傍石栽,孤根不与众花开。酒阑展卷山窗下,习习香从纸上来。” 以前观赏的时候,我都没注意它们有无花香,读到此处,扁竹兰似乎真有一股馨香,幽幽而来。




路过

鸡蛋
1

鲜花

握手

雷人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熊辩天下 2019-4-6 14:21
花间的蜻蜓,勾起了同年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
1111111111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