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树底下却遭殃-蓝色幽灵-东江社区 -

东江博客



蓝色幽灵的个人空间 http://sns.huizhou.cn/space-index-39010.html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大树底下却遭殃

已有 604 次阅读2018-3-24 12:39

       “大树底却遭殃。”这话怪怪的。是我今天早开门,看见前院花树,突然间冒出来的

     三年前的初春时节,阳光明媚,春风和煦,草长莺飞。我开车载着女儿,去博罗县城后面的几家花木场,精挑细选,最终看中了那株打了花骨朵的杜鹃花树。卖主要价150元,我们连价都没还,就急忙装上车,飞也似地开回家,立即把它种在厨房东墙边的地上。一个月后,满树花儿盛放,红花绿叶青藤蔓,好一片灿烂春光。我在墙壁上扎了几颗小钉,小心地把的柔曼枝条套好,挂在墙上,眼前立刻就浮现出满墙红花绿叶随风轻漾的景象。

    前年冬天,原本蜗居陶盆的黄杨树蔫得快死了,也心疼买它花费的650元钱,便抱着“死马当做活马医”的心态,把黄杨木移植到土里。位置就在杜鹃花树东面,相隔不到80公分的地方。去年春天,黄杨木终于活了过来,状如绿伞,生机盎然;杜鹃花树被牵引到了二楼窗户的遮雨板上,花团锦簇,跟黄杨木的青翠澄碧交相辉映,好不漂亮!红花前,绿叶上,从早到晚,蜂飞蝶舞,嘤嘤嗡嗡,热闹非凡!一帮朋友来到我家,小酌后戏谑我说:你小子虽是陈焕生进城,但时间长了,就生出些调调,把院子里的一树一花伺弄得妾意郎情,顾盼生姿。等明年三月,杜鹃花开盛了,我还要带酒来小酌欣赏。

    昨晚,老友来电话又提起这事。今天一早下楼,我首先想到的也是这事。于是,打开前门,想先看看它们的状态。却不想,眼前所见,竟让我突然冒出开头那句怪怪的话来。

    黄杨木,还是照样地青翠澄碧,树干又长高了,树冠更大了,与其说它像绿色大伞,不如用用哈尼人的蘑菇房来形容更贴切。枝叶也更密了,如果麻雀钻进去,可能就飞不出来。青枝绿叶间,还不时冒出一娇嫩的鹅黄。春天来了,光照充足,雨水丰沛,它生长得非常迅猛。可是,那株寄托了我无限希望和憧憬的杜鹃花树,却惨不忍睹:二楼窗台以下,满是枯黑色的丫枝,或缠绕或孤单,没有一新绿;偶有的几片树叶,也是去年冬天残留的,黢黑里带着枯黄。高出黄杨木树冠的枝条上,稀稀落落开出几朵红花,那花实在是小得不能再小了,瑟缩着,似乎在害怕什么东西来欺负她。窜上三楼平台边沿的枝条,虽然纤细,倒还生出一些新绿,在旭日的照射下,显得青春、热情,而又充满希望

    家养的萨摩耶狗阿圆,是前院花木的忠实营养师。它溜出门来,循例窜至小院篱墙下面,先靠近杜鹃,蹶起后退撒一泡尿,靠近黄杨木,昂首,弓腰,压臀,费力地拉出几节硬屎。我突然明白了,黄杨木和杜鹃花享受的养料、雨水都差不多,但是,得到的光照却悬殊甚大。黄杨木在东面,把太阳的光与热全部吸收了,活得心舒意畅,神清气爽,英姿勃发。可杜鹃花树呢,终日寂寥在黄杨木浓密巨大的阴影里,连阳光的剩汤都喝不着,哪有心绪和精力去含苞绽放呀?漫上三楼外的那些枝条,要不是把阳光抓得紧,那棵杜鹃花树,简直是竟日锁深墙的宫女,无人理睬,势必郁郁而终

    这情形,在我家西面的11号院也发生过。前几年,樟树的华盖把杜鹃花树掩盖得无踪无影。但是,它们的主人很聪明,及时把杜鹃花树的枝条,全部牵引到樟树的树杈上,再把樟树的枝丫剪掉一些。杜鹃花树享受到了阳光的照耀,便发疯似的猛长开来,一年过后,满树花枝就像几拨像猴子在倒挂捞月,殷红的杜鹃花一窜窜垂下,就像樟树上漫下了一挂的红色瀑布,在太阳的照射下熠熠生辉。每天早晚,散步的人们经过那里,都要驻足品评指点一番。

    想到这里,我站起身来,进屋取出短梯和刀剪,要为前院里的两棵树做些实实在在的事情。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