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的衣衫(外九篇-桶爸花园-东江社区 -

东江博客



桶爸花园的个人空间 http://sns.huizhou.cn/space-index-24872.html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秋的衣衫(外九篇

已有 2564 次阅读2020-9-16 16:36


《花月伴》
 
花月伴
意相缠
抬眼
胸襟宽

花月伴
无相瞒
轻抚
砖楼残
 
花月伴
红尘淡
秋起
天正蓝

花月伴
声声慢
风凉
眸已暖





《秋的衣衫》
 
总是万千变幻
叫我如何
不为你
柔肠九转

是时候酿点酒吧
扯一角你的衣衫
打落桂花叶子
找出青花瓷大碗
 
或者找个蜜柑
剝出芬芳的瓣
再用丝线窜起
仔细做成灯盏

是啊  我想是需要
更多的暖
去伫立西风
听   归鸿声断





《秋日随感》

真是喜欢秋云的变幻,姿态万千,又往往压得很低,仿佛就在窗台,抬手可取。

仿佛,就在人的心底。

搬了家,不再住地铁口,从新住地到最近的地铁口,快步走也要半个多小时。尝试骑了次单车,找不到感觉,还是坚持走路。

没什么好抱怨,路都是自己选的,踏上了,就坚定从容地,走下去。

可以看很多风景,远山微风中的旖旎,小花阳光下的璀璨。当然更多是看云。

可以想很多事情。同学说到英年早逝的同事,辗转南京北京求医,不料生命竟在求医途中终止。我说是啊,人生就这样,原以为来日方长,一转身后会无期。
 
老家朋友提到故宫的坡公展,跃跃欲试,憧憬着不远千里要来。惊讶于我的语气平淡,说你不是号称苏铁丝吗?我说当然也想去,但对坡公的倾慕,更多不是在物,是从他的笔端,他的足迹,他的精神世界,一点点渗到了我人生的路。

还看到一个清洁工人,神气地骑着崭新的电动垃圾车大声招呼路旁扛着扫帚前行的工友,自己挪开屁股,腾出身边窄窄的位置,使劲拍着,招呼同伴坐上来。工友高声应着,满面笑容地跨上车,搂住骑车者的肩膀。车子加速,向着晨光飞驰。

是吧,这些都是丰富的生命,如此凝重,如此轻盈!




《迷城》
 
云朵是
谁的斗篷
披了孤舟
蓑笠的翁

也撩苍蒙
乌啼辗转
青霜的

 
也拂瓦楞
漫卷帘动
慵懒的


也听心声
也待残更
今宵酒醒
落叶迷城




《有点忙》
 
杜甫前段有点忙
带上墨镜
穿上小西装
甚至杀上篮球筐

东坡最近有点忙
披萨出品
画上他的妆
是否维权告个状
 
李白好象也在忙
日照香炉
紫烟晃
缘愁三千如此长

嗯嗯  其实我也有点忙
看云看天
看秋光
邀得古今诗友  共跑场


《说茶》

潘向黎写茶,写到武夷岩茶的“牛肉”。

牛肉?不饮武夷茶的人乍听必定愕然:喝茶怎么喝出牛肉来了,难道还要喝马肉?

正是,还有“马肉”。其实“肉”是武夷岩茶中的一个品种“肉桂”,因产于牛栏坑和马头岩的均负盛名,热衷者便以“牛肉”“马肉”来称呼了——“牛肉”,牛栏坑肉桂是也;“马肉”,马头岩肉桂者也。

这两款茶,香气和味道都很霸道,但也有区别,“牛肉”采用传统古法炭焙,像个上了年纪的江湖大侠,霸气比较收敛,而骨力苍劲;而马肉张扬爽快,是比较年轻的侠客,光明磊落,气势夺人。

武夷岩茶中的大多数,总有一股苍凉山野的气息,而我总是更喜欢用楚霸王来比拟。

霸王卸甲,齿颊留芳。最是那与热水初相拥的浓烈,令人难以抵挡。甚至试过,刚泡好茶就有事外出,回来一推门,满室的茶味流淌。后来又试了彻底凉下来的大红袍,丝丝滑滑,竟是变成了甜的。是否正应了霸王,金戈铁马、血战疆场之后,似锦缎如流云的,九转柔肠?

终是两泡,最多三泡,即寡淡如白水。真似霸王,就要在短短的举手投足,在营帐、在乌江,耗尽一生的能量。” 

又想那句风靡的话:愿你出走半生,归来仍是少年。是吧,走出半生了,你是身著红袍的将军,还是天真烂漫的孩子?都是?都不是?懒思量,莫张皇。 

嗯,看回潘向黎,他说:这样的茶,在秋声乍起的时节,尤其是有点困倦的午后,最是相宜。壶用一把曼生石瓢,简洁的光器,一点装饰也无,泥是八十年代的底槽青。注沸水,稍候,用滤盏滤进一个日本清水烧的小杯里,杯子里是纯白的,茶汤的颜色看得很清楚,比大禹岭的微黄要深得多了,光泽颇像琥珀,但色比寻常琥珀要深,让我想起雨中山民穿的蓑衣。

明末张大复《梅花草堂笔谈》中有《此座》篇:“一鸠呼雨,修篁静立。茗碗时供,野芳暗度,又有两鸟咿嘤林外,均节天成。童子倚炉触屏,忽鼾忽止。念既虚闲,室复幽旷,无事坐此,长如小年。”

其实秋天也是声音喧嚣的季节吧。听大风把窗户吹得哗哗直响,树木摇摆的幅度很大,有些夸张。象不舍,象倾述,又象带了点慌张,似藏非藏。
 
渐渐秋凉。


《逐日凤凰》
 
大凤凰
尖喙啄太阳
高塔在一旁
热烈鼓掌

长杆晃
也迎七彩光
飞机有点害羞
偷偷打量
 
又一航班初降
它刚刚进场
沐浴晚霞
它来自南方

它来自家乡
带来暖意徜徉
就是心头
逐日的凤凰




《世事秋凉》

这是蛮有意思的一件事情,著名如坡公,其作品也有难断的公案:不同的苏词选本,对《西江月·世事一场大梦》一词作于何时、为谁而作有不同的说法,有的甚至标题都不同。

一说是公元1097年(绍圣四年)作于儋州。孔凡礼、刘尚荣《苏轼诗词选》为该词加的标题为《西江月·中秋和子由》,认为此词”绍圣四年八月十五日作于儋州“。刘石《苏轼词》也认为此词”约绍圣四年中秋作于儋州“。两书作者均认为抒发的是兄弟之情。

二说是公元1080年(元丰三年)作于黄州。洪柏昭《三苏传》认为“谪黄第二年的中秋,苏轼写了这首《西江月·黄州中秋》词”。关立勋《宋词精品》也认为是“被贬黄州第二年中秋节所作的词”,并认为词的最后两句“中秋谁与共孤光,把盏凄然北望”,作者“北望”是面向汴京,表现的是“对神宗皇帝的期望”。

先读读呗,《西江月·世事一场大梦》:
世事一场大梦,人生几度新凉?夜来风叶已鸣廊,看取眉间鬓上。
酒贱常愁客少,月明多被云妨。中秋谁与共孤光?把盏凄然北望。

酒并非好酒,常因客人稀少而发愁,月色澄明,却多被云遮挡。中秋之夜,谁能与我一同欣赏这中天的月光?

究竟谁才是这个合适的倾述对象?果真是皇帝老儿?就算只是借喻,也是明显不符合坡公画风啊。

还是应为亲弟弟子由吧,相濡以沫,你唱我和一辈子的亲哥俩,正是每逢佳节倍思亲最合适的对象。

同为写中秋,写“凉”,坡公那首更著名的《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更是直接点出“怀子由”。

事实上前者写天上人间之“清寒”,后者写现实人间之“凄凉”;前者想象天上人间之“寒”以反衬人世间值得留恋,后者借人间之真情以慰藉自己“凄凉”的心灵。这些正是饱受打击的坡公对历史人生的深刻认识,以及对人世真情的深深眷恋。

这种情感是一脉相承的,是至亲至醇的,所以共孤光的、把盏相望的,当然应该是真正的兄弟。

是吧,人世又一场梦醒秋凉,或许都是始终追不上潮流又永远茧化不了的灵魂,和这千年前的哥俩,听听长廊的风,就着月光,多喝两杯吧。

而儋州抬眼,不都是“北望”?


《秋意》
 
秋山描眉
宛转妩媚
眉笔
是谁给

秋林微醉
染枝秀美
叶舞
是谁催
 
秋云低垂
星眸含泪
轻寒
衣袂飞

秋意渐垒
时光成贼
前行
不喊累




《组图》
 
如清风画图
一幅幅
共听
红尘诉

靠脚步写书
一步步
笑尝
世间苦
 
望天幕
心随云卷舒
迎长路
身伴秋叶孤

尖顶屋
烟火守朝暮
有何怵
前行即幸福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
1111111111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