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领午餐(外十三篇)-桶爸花园-东江社区 -

东江博客



桶爸花园的个人空间 http://sns.huizhou.cn/space-index-24872.html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蓝领午餐(外十三篇)

已有 2450 次阅读2020-8-18 09:40


《好凉爽的风》
 
硕叶拼命摇动
高楼强作从容
深吸一口气说
好凉爽的风

飞鸟射入树丛
重帘半掩虚拢
传出一声音叹
好凉爽的风
 
浓云欲聚斗篷
望远苍茫数峰
飘来一歌声唱
好凉爽的风

搬家师傅力猛
要追时点之钟
忙完抹额头汗
好凉爽的风


《致旷野斜阳》
 
知道你有心事
吐心事为皎丝
天幕是
永远填不满的金池

知道你想展翅
想展翅飞不止
暮云是
永远张翅膀的姿势
 
脚手架与旷野
早就两心知
高压线也要来参与
建设新城市

城市建设的故事
早说予西山知
西山抹红了鬓角
也张开了羽翅




《晚夏夜雨》
 
风竟已
有了些料峭
经了夜雨的
一顿浇

晚夏夜雨
最会工笔摹描
瞧把西山的轮廓
勾得多么清晰美好
 
晚夏夜雨
又有涂彩妙招
瞧把银杏的树梢
抹出了微凉色调

当然最是蓝天
夜雨用什么把它醉倒
也醉了步伐和眼眸
只想着飞身往里跳


《山坡小道》
 
不去问你
通往哪里
炫目光圈
将我导向神秘

蝉声如雨
掀起一浪浪
是涌到了
人的心底
 
梢晃影移
风动一米米
是迷迭了
繁花气息

万千世界
缓缓急急
心若有方向
不怕路崎岖




《取名字》
 
清晨阳光下的麻雀
微风吹
茂盛的草叶
打了个结

“给我喜欢的草取我喜欢的名字”
金子美铃曾经这样写
我很神往
所以也要这样学
 
阳光下欢蹦的麻雀啊
还有你们
你们也都有名字
因为你们也是我们的老铁

还有天边的云
还有远方的雪
也给你们取名字
因为我们有美好的相约


《飞鸿雪爪》

二十岁那年,苏轼和弟弟苏辙在父亲苏洵的陪同下赴京应举。

经过渑池(今属河南),寄宿在一座寺庙中,老僧殷勤招待,兄弟俩在寺壁上题了诗。

过了三年,苏轼去陕西任地方官,重过渑池,他和苏辙为此作诗唱和,这首《和子由渑池怀旧》成为传世名作:

人生到处知何似,应似飞鸿踏雪泥。泥上偶然留指爪,鸿飞那复计东西。老僧已死成新塔,坏壁无由见旧题。往日崎岖还记否,路长人困蹇驴嘶。

不过才三年,殷勤好客的老和尚已经死了,埋在了塔下。他的笑颜、他的声音还在眼前吧。寺庙也已经破败,看不到哥俩当年题在墙壁上的诗,那些诗句还记得很清晰的吧。

人生到底是什么呢?年轻的苏轼在想:就像鸿雁飞在茫茫天空,偶然在雪地上停息,留下一些印迹,而后鸿飞雪化,一切又都不复存在。

但不管怎样,人总还是要辛勤地努力,当年父子三人走在崤山道上,风雪交加,路途崎岖,蹇驴在颠簸中发出长长的嘶喊。这就是路。

如今兄弟俩都考上了进士,从小官做起,跟各样的人打交道,疲惫、厌倦总是难免,但总还要努力走下去,这就是路啊。

坡公是谁啊?这可是“生活是个结,解不开,就系成个花儿”的坡公啊!无奈也罢,旷达也罢,对苏轼来说,这些都不妨碍在人生道路上的积极与务实奋斗。

坡公的一生,一方面喜好老庄与佛禅,能够以超越的眼光看待世事的变幻,但作为一个官员,他却始终是正直和富于责任感的。

任徐州太守时,黄河决堤,大水围城数十天,徐州城岌岌可危。他住在城墙上的小棚子里,有家不回,以安定民心,终于率士民顶住了洪水的侵袭,赢得了极大的声誉。

任杭州太守时,他为了兴修水利而疏浚西湖,留下了一条风光绮丽的苏公堤。同样的堤,我的家乡惠州,也有一条。

是啊,这是世间无双的苏东坡啊,他绝不会把自己“空”成一个对现实世界毫无意义的虚壳。

(改写自骆玉明先生作品)


《秋雨夜》
 
秋雨夜  夜秋雨
一雨催秋
拍窗急
耳畔听淅沥

秋雨夜  夜秋雨
千灯如浮
万家期
眺远影依稀
 
秋雨夜  夜秋雨
尽消暑气
已觉寒
堂前盼绕膝

秋雨夜  夜秋雨
不觉半百
还几许
余年尚可期


《天上人间》
 
昨晌云朵就聚集开会
以乌云为代表
应众期待
要给京城充沛雨水

如愿后的它们
早起还在西山聚堆
就在楼的肩畔低垂
仿佛哝语述说无悔
 
正午蓝天要唱主角
云朵化身作凤尾
也纤身如柔丝
在把柳梢迷醉

同醉的还有小狮子
它怀念一夜的花飞
硕叶安静过来
轻轻将它包围





《追着斜阳问声好》
 
原谅我迈不开脚
又驻足山间小道
漫天流霞告诉我
红彤波心忘忧药

谁说已无力吐槽
来此世间苦一遭
劝君驻足山间道
追着斜阳问声好
 
枝摩云顶声含笑
西山对影梳鬓角
它们都懂哩
斜阳脉脉远尘嚣

纵使无力扫烦扰
也追斜阳问声好
它们都懂的
暮色青青挂窗角


《花的描写》

看有人说起关于花的描写,说印象最深的有两处。

一是汪曾祺写栀子花:栀子花粗粗大大,又香得掸都掸不开,于是文雅人不取,以为品格不高。栀子花说:去你妈的,我就是要这样香,香得痛痛快快,你们管得着吗!

第二个是写茶花,十几年前读到,出处已经不明。大意是:茶花这种花,凋谢时绝不是一瓣瓣掉,而是囫囵整个滚落下来,人头一般。

又有人翻出汪曾祺写梨花:都说梨花像雪,其实苹果花才像雪。雪是厚重的,不是透明的。梨花像什么呢?——梨花的瓣子是月亮做的。

有人翻出张爱玲,也是写茶花:它不问青红皂白,没有任何预兆,在猝不及防间,整朵整朵任性地、鲁莽地、不负责任地、骨碌碌地滚落下来,真让人心惊肉跳。我大骇,从此怕了茶花。怕它的极端与刚烈。

而要我说,还都是远远写不过苏东坡。坡公写梨花:惆怅东栏一株雪,人生看得几清明。写牡丹:淡月朦胧,更有微微弄袖风。写菊花:轻肌弱骨散幽葩,更将金蕊泛流霞。

最是那一句:只恐夜深花睡去。

阳光还猛啊,花儿们大睁着眼睛,来啊,到我耳畔,一直,哝言细语。


《夜宴》

很久以前写过高适,也写过岑参,他俩齐名,并称“高岑”。嗯,这顿酒,他俩都是吃了的,《凉州馆中与诸判官夜集》:

弯弯月出挂城头,城头月出照凉州。
凉州七里十万家,胡人半解弹琵琶。
琵琶一曲肠堪断,风萧萧兮夜漫漫。
河西幕中多故人,故人别来三五春。
花门楼前见秋草,岂能贫贱相看老。
一生大笑能几回,斗酒相逢须醉倒。

一弯明月,爬上城头,继续升高,静瞰凉州。

凉州方圆七里的十万人家啊,一半都会弹琵琶。嘿,哪天来个万人合奏?

咦,从城中的琵琶声,过渡到夜宴上的琵琶声了,风声一直在助威,壮士,可也有水一样的乡愁?

今晚来喝酒的,都是咱河西幕府中的故人,嗨,老高,把酒干了,别赖!

凉州舍前,已见秋草,时间不等人啦!话说后世,有个叫北岛的小子,写过“如今我们深夜饮酒,杯子碰在一起,都是梦破碎的声音”。

我们可不这样,豪气干云的我们,才不要听梦碎!旌旗招展,沙场令催,舍我等其谁?

咦老岑,后世的事你也晓得呀?他北岛,我还南屿哩!
 
哈,一切皆有可能!来个高潮吧,怎么老高,拎壶冲啊?!

斗酒相逢须醉倒,一生大笑能几回。


《草儿摇动尾巴》
 
草儿摇动尾巴
西山又映红霞
是草儿染了霞韵
还是红霞已经醉啦

草儿摇动尾巴
长路探远无岔
是通往人心的幽径
还是道出深藏的说话
 
草儿摇动尾巴
尖顶又见琉瓦
共秦时一样的明月
沐取真经同途的霜华

草儿摇动尾巴
愁绪漫向天涯
飞鸟也将投林
衔起黛青暮色归家




《蓝领午餐》
 
坐在路边啃馍的工人
嗯   不是面包
真的是馍
身边摆着一瓶啤酒

旁边又坐一排师傅
蓝帽蓝裤蓝衣袖
他们捧着盒饭
象饕餮着美馔珍馐
 
还有刚停下车的小哥
甜笑着摸出餐盒
小小的包裹
竟是缀着细密的十字绣

没敢用镜头打扰他们
我在心中与他们碰杯
一个个汗迹斑斑的额头
描画人生   最美的成就




《秋来之前》
 
桀骜向天
枝干虬结
我在秋来之前
落叶

万里苍茫
花飞如雪
我把北国童话
张贴
 
寂静长街
惊鸟腾跃
我将一夜心绪
排列

捧掌承接
晨露欲跌
我用水珠温润
季节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
1111111111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