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天的思念-阿波罗-东江社区 -

东江博客



阿波罗的个人空间 http://sns.huizhou.cn/space-index-22459.html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秋天的思念

热度 3已有 1774 次阅读2016-8-7 23:47

秋天的思念

——写在吾妻8周年忌日

曾 宁

.

八月的风景里

挂满了枫叶的泪行

我循岁月留下的痕迹

将殷殷的思念丈量

.

秋风,吹过记忆的长廊

却寻不回那段素锦时光

你悄悄地来又悄悄地去

留下八月痛苦的离殇

.

往事在你路过的地方

与念想相伴滋长

我听到那熟悉的足音

依旧缠绵在我的梦乡

.

你藏在我秋天的悲伤里

化作白云在天空流淌

我活在你八月的故事中

独自书写秋意的悲凉

.

多少个秋夜,苦苦地

在曾经相遇的路口眺

期盼在秋日的月色里

相依在你的身旁

.

多少回窗前,痴痴地

在枫叶凋零的季节遐想

那首秋风悲鸣的恋曲

是你我深情依然

.

其实,爱过了

就无所谓生命轮回的漫长

褪去了秋的色彩

爱就是一道永恒的弧光

.

八月的风景里

我用相思祈祷你吉祥

数着秋天里的寂寞

思念随我的诗行向天堂

2016-8-6


路过

鸡蛋
1

鲜花

握手

雷人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2 个评论)

回复 黄洁端 2016-8-8 07:17
阿波罗对亡妻用情甚深。我疑惑:你对其他女性,还有真情嗎?
回复 阿波罗 2016-8-8 10:04
黄洁端: 阿波罗对亡妻用情甚深。我疑惑:你对其他女性,还有真情嗎?
不同阶段的感情是不能替代的,对某段已远去的特定感情的怀念,并不能代表对未来感情会用情不真。相反,可以印证一个人对待感情的态度。
回复 周小娅 2016-8-8 18:01
不同阶段的感情是不能替代的,对某段已远去的特定感情的怀念,并不能代表对未来感情会用情不真。相反,可以印证一个人对待感情的态度。
甚是赞同!
回复 黄洁端 2016-8-8 19:50
真正的爱情应是单数,如能同时容纳N个异性,则不是真感情。
阿波罗对亡妻的爱念念不忘,不能放下,很难再展开一段新的爱情。即使再婚,恐怕也是稀释了爱的无味婚姻,甚至是无爱婚姻。
森林那么大,哪棵树不吊死人?
回复 阿波罗 2016-8-9 16:58
黄洁端: 真正的爱情应是单数,如能同时容纳N个异性,则不是真感情。
阿波罗对亡妻的爱念念不忘,不能放下,很难再展开一段新的爱情。即使再婚,恐怕也是稀释了爱的无味婚 ...
首先,对亡妻怀念再接受一段新的感情与“同时容纳N个异性”是完全不同性质的两个概念。“真正的爱情应是单数”也并不等同一个人一生只能有一次真正的爱情。其次,我不认为只有彻底放下对亡妻的怀念,才能展开一段新的爱情。假如一个人不能接受我对亡妻的怀念,那这个人也就根本不值得我去爱。第三,对故人的怀念反映出对感情的专一,(注意,这里说的是专一不是唯一)故人已去,这种“专一”的态度必将延续到对新人的感情,怎会是“无爱婚姻”呢?如此,我不知道黄馆该如何去解释毛泽东与杨开慧和贺子珍的感情,是毛彻底放弃了对杨的怀念,才有了与贺的真情呢?还是毛与贺根本就是一场“无爱的婚姻”呢?
回复 黄洁端 2016-8-9 20:22
第一,“怀念”并不完全等同于爱情。对伟人的爱情观似不宜公开场合随便议论,否则又会扯上“对江青有没有真爱情”之类的难题。
第二,我始终认为,真正爱情,一段时期内只能爱一个人;如感情淡去,或斯人已逝,只有完全放下这段爱,才可以重新展开新的爱情。否则就是对新爱的不真诚甚至亵渎。这样的婚姻,难道不是“无味”甚至“无爱”嗎?
第三,再次强调,“怀念”不是爱情,但如果“怀念”纯粹是一堆爱的表白,说明旧爱仍未放下,似不宜奢谈什么“真爱”婚姻,但如果是找“伴侣”,“老来伴”,则不在此例。
回复 黄洁端 2016-8-9 20:27
在爱情逻辑上,“专一”就是“唯一”。很难理解,同时爱着两个以上的人,还说自己“专一”。
回复 雪夜弯月 2016-8-10 10:48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阿波罗兄至情至性,难得!
回复 阿波罗 2016-8-11 15:16
黄洁端: 第一,“怀念”并不完全等同于爱情。对伟人的爱情观似不宜公开场合随便议论,否则又会扯上“对江青有没有真爱情”之类的难题。
第二,我始终认为,真正爱情,一 ...
很开心与黄馆就此话题进行友好坦诚的深入探讨。
我非常赞同黄馆“怀念并不完全等同于爱情”的观点。基于这一共识,我们是否可以认为,对亡妻的怀念仅仅是怀念,而并非固执地坚守那段无法再爱的爱情。也就是说,在那段无法再爱的·爱情不能继续的时候,怀念爱过的人与接受下一段新爱,不应该成为水火不容的矛盾。毕竟,任何一种爱都是有爱的对象的。当爱的对象消失了,这份爱也就自然不成立了,又何来“放下”不“放下”呢?因而,此刻简单地斥之为“同时爱着两个以上的人”似乎有点牵强。
在人的一生中,有许多值得我们怀念的人和事。怀念是对过往的肯定和纪念,并不构成对未来的排斥和否定。怀念过去的人和事不应该影响我们接受新的人和事。诚如我们怀念毛,不能怀疑我们拥护爱戴习的真心诚意一样,怀念亡妻也不能武断地说就是对“新爱的不真诚甚至亵渎”。
谨此拙见供探讨。谢黄馆关注点拨。
回复 阿波罗 2016-8-11 15:48
黄洁端: 在爱情逻辑上,“专一”就是“唯一”。很难理解,同时爱着两个以上的人,还说自己“专一”。
关于“专一”和“唯一”,我想打个比方说明我的观点:当一个人选定一只碗吃饭时,他就一直用这个碗,不会用其他的碗,这叫“专一”,而当这个碗摔破了,他换了另外一个碗,依然如前只用这个碗而不用其他的碗,他还是“专一”。而“唯一”则是一辈子只用一个碗,即使这个碗摔破了,不能用了,他宁愿不吃饭也不会换另外一只碗吃饭。这个比方说明,“专一”只是一种态度,是某个时期对某件事物的专注。时过境迁,专注的对象可以发生改变;而“唯一”则是排他性的,无论情境发生何种变化,永远没有第二个选择。所以我认为,无论是爱情逻辑上也好,文字意义上也好,“专一”都不等于“唯一”。如果“专一”就是“唯一”,那么,无数再婚的人士都只能被冠以“不专一”之人了。
回复 黄洁端 2016-8-11 20:12
阿波罗: 很开心与黄馆就此话题进行友好坦诚的深入探讨。
我非常赞同黄馆“怀念并不完全等同于爱情”的观点。基于这一共识,我们是否可以认为,对亡妻的怀念仅仅是怀念, ...
从你多篇诗和散文看,你对亡妻爱之甚深,文字间多是爱的絮语或绵绵情话。斯人虽逝,但爱仍在,不但没能淡化为仅仅是一种“怀念”,反而覚得你对亡妻爱情历久弥深。
我的意思,旧爱不消退便建新爱,似对新爱不公平。试換位思考,欲找真爱的女性知道你最爱的是心中的前妻,她如何接受?还是那句话:你若是找“老伴”则不属此例。
我一向欣赏阿波罗的才华和多思,愿与你多切磋交流。
回复 黄洁端 2016-8-11 20:23
阿波罗: 关于“专一”和“唯一”,我想打个比方说明我的观点:当一个人选定一只碗吃饭时,他就一直用这个碗,不会用其他的碗,这叫“专一”,而当这个碗摔破了,他换了另 ...
我特别指出:在爱情逻辑上,“专一”就是“唯一”。这跟形式逻辑有不同。在形式逻辑上,“专一”与“唯一”内涵近似,而外延有叠合,也有不同。
所谓爱的“专一”,就是一段时期内,只能爱“唯一”的一个人。不应咀上说爱一个人,心中爱着另一个人。真正的爱情,只有排他性,没有兼容性。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
1111111111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