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奏生活交响曲的人们——走近惠州江西籍卖菜人-阿波罗-东江社区 -

东江博客



阿波罗的个人空间 http://sns.huizhou.cn/space-index-22459.html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演奏生活交响曲的人们——走近惠州江西籍卖菜人

已有 1657 次阅读2013-8-30 11:38 |个人分类:新闻专题

               演奏生活交响曲的人们
                             ——走近惠州江西籍卖菜人

        “鸡腿、鸡翅膀,鸭腿、鸭翅膀,胡萝卜、番茄和大葱,芥菜、香菜、芹菜、大白菜、辣椒,西兰花、黄瓜、四季豆、刀豆、青橄榄,快来买吧,送你葱!中国达人秀舞台上,一首高雅的西方经典歌曲,被一位卖菜的大妈重新填入蔬菜名称演唱后,引起巨大反响。这种反响不仅仅是停留在趣谑层面上,而是产生于社会对底层人精神世界的由衷回应,让人不得不重新认识我们日常生活中不可或缺却又常被人瞧不起的卖菜人。
                                                                                             ——采访手记

    传统的等级观念,使人有了三六九等,职业有了尊卑贵贱。于是,大凡带的职业就都被压在了社会最底层。比如戏子厨子剃头挑子等,就连买菜的也被称为菜贩子,沦为社会底层一族。当然,这是旧时称谓,现如今,戏子之称早已消失,演员职业大红大紫,受人爱戴有所建树的名演员被冠以人民艺术家而广受尊重,厨师大佬的职业也颇为吃香,剃头挑子被美发师的称谓所取代,而菜贩子就更是名副其实的生意人了。
    听说江西老表中有不少人在惠州以卖菜谋生,于是,有了关注他们的念头。经人介绍,我认识了其中几位。当我几次走进他们的生活后,才切身体验到了作为卖菜人生活的辛劳。这个群体的人们,大多数都是辛勤劳作,每天从早到晚,周而复始,用自己的勤劳,源源不断地充实着偌大一个城市的菜蓝子。

    闻鸡起舞,批发市场凌晨的战斗。
    老吴是江西赣州人,据说他在惠州买菜的历史是江西人中最长的了。第一次跟他接触,他说忙,没空跟我聊,于是约我第二天一早随他体验生活去。
    凌晨一点钟,老吴打来电话,我赶紧起床,开车到约好的地点等他。每天这个时候,他都要去江北蔬菜批发市场进货,风雨无阻。他说,早点去就是想抢到最靓最便宜的菜。我跟他一起进到批发市场里面,发现这里早就热闹起来了:许许多多菜贩们聚集在一起,高声叫嚷着讨价还价,来回走动着搬菜,然后过秤、算账、装货……老吴每天要进三四十个品种的蔬菜,他打着一把手电筒来回穿梭在各摊点之间,忙着挑选、议价、过称、打包、付款,接着走向下一家。等老吴把需要的菜都挑齐,已经是凌晨四点多钟了,于是赶忙开着他的破三轮往回走,到了龙丰市场已经是凌晨五点多了。
    这时他妻子早已在摊前等候,老吴一到,便熟门熟路地帮着卸菜,然后摆摊,忙碌过程中,天也慢慢亮起来了,整个菜市场逐渐变得热闹了,可真是买声卖声买卖声声声入耳,老吴的摊位前买菜的客户一拨一拨地多起来,两口子忙得不可开交。
    老吴说,我们每天都是这样的工作,一忙起来就不觉得有什么了。都是为了生活,为了生活得更好一点,我们现在艰苦点,等我儿子读完大学以后就可以稍微轻松点了。从事这个行业已经快二十年了,虽然也经历过许多的坎坷波折,但是他都微笑面对。
    说起即将来临的中秋节,他们夫妻俩都有点惆怅。有七八年没有回家过年过节了,老吴一边卖菜一边回忆。今年五十出头的老吴,在家里排行第二,哥哥和弟弟也都干着贩卖蔬菜的工作。卖菜一天不能停,尤其过年过节,我都不记得老家春节年夜饭的味道了。老吴的妻子比他小五岁,她说自己的三个孩子都是婆婆拉扯大的,今年中秋很想回去看看,老家新盖的房子还没住上几天,为了还清建房的债务,只好趁过年过节生意好,多赚点钱回去还债
    一直忙到上午十一点多,买菜的顾客才少了一些,我说请老吴一起吃个便饭,他咋说也不愿去。他说吃完饭要休息一会儿,睡到三四点钟起来,回到摊口帮忙打扫一下卫生,六七点钟就要全部收摊了,那个时候才完全结束了一天的工作。

   个中智慧,卖菜人也得有生意头脑。
    熊先生是江西丰城人。八年前他和老婆跟随一班老乡来到了惠州,做起了蔬菜生意。
       “卖菜脏、卖菜苦、卖菜累、卖菜赚钱少,没什么好写的,这是熊先生见到我开口说的第一句话。我相信他这句话并不是对生活的抱怨,而是对多年艰难买菜生涯的深刻体会。
    熊先生在东平租了两个摊位,夫妻俩分头把守。和所有买菜人一样,他每天都是顶着星星出门,摸着月亮回家。夫妻俩没日没夜地忙活,一年净收入也就五六万元钱。
    熊先生说,蔬菜买卖风险很大,利润却薄。碰到天气不好,窝在手里,可就赔了。像这两天高温,菜农就把价格提高了一些,可头一天有的商贩和零售的小贩谈好了价钱,只能赔本赚吆喝。还有一些当天卖不出去的蔬菜遇到高温天气过夜,基本上都烂掉了。8月份惠州连续遭受了大暴雨,使他损失了不少。
    虽然艰难,但熊先生做菜生意却是长袖善舞。他卖菜有两个特点,一是不讲价,算数快。每天进几十个品种的菜,所有价格他都记的一清二楚。逢单位或饭店的来买菜,买的多他会主动降价,他说薄利多销,可以稳住大客户。而多数的私家买菜,他则咬定一个价,他说他的菜品好,贵点客人也会买。无论你买多少菜,只要一称完,他就马上可以报出总共多少钱,那速度像电脑,令你不得不服。
    第二个特点是他的菜摊任何时候都是整齐干净的,西红柿、马铃薯、芥菜、生菜……几十个时令蔬菜品种分类摆放得井井有条。有时候顾客会把蔬菜翻得很凌乱,他也会及时整理码放好。他说,客人挑菜是靠视觉,尽量把最新鲜、长得最顺眼的摆在前面或上面可以招徕过往顾客。难怪我感觉他的菜摊总是比左右邻家的人气要旺许多。
    我不禁仔细打量起他的菜摊,果然各种各样的蔬菜鲜活地呈现在我面前,是有别于他人。菜摊上,有满脸红通通的西红柿;有穿一身紫得发亮让人感觉很是雍容华贵而又深沉无比的茄子;有枝枝蔓蔓,总想着攀爬的茴瓜尖;有排列整齐有序又如小孩牙齿般洁白光亮的玉米棒子;有土头土脑,依然散发着泥土味儿的洋芋;有如美人纤纤手指般水嫩漂亮的大葱;有身材不高却憨厚可爱的胖胖的冬瓜……还有好多菜,我是叫不出名字来的,但熊先生却对它们了如指掌,不仅知道这些菜蔬的营养价值,还知道什么菜要怎么弄才好吃,这些知识并不是来自书本,而是来自生活。
    熊先生的家就在菜场附近租的两间破旧的房子,总面积二十多平米的样子。外屋做饭堆放杂物和各类青菜。里屋勉强摆下一张床,凌乱的被褥和一些摆放杂乱的衣物占据了整个空间,房间里还散发出一股难闻的霉气。唯一让人感到一丝新意的是贴在墙上的几张奖状。我有两个小孩,都是在老家读书,这次放暑假他们过来玩,将他们所得的奖状也带过来了,让我们做父母的开心。小孩懂事,学习成绩还可以,年年都有奖状。我们辛苦点也就值得了。我父母年纪也大了,身体都不是很好,家里的收入主要是靠我们俩夫妻了。虽然辛苦点,但我们过得也很实在!

    笑对生活,卖菜做的是一个亲和力。
    江西赣州的赵大姐原本是在惠州一家工厂打工,因觉得工厂收入低,十年前她与一起打工的几个姐妹开玩笑,说工资这么低,不如卖菜去。谁知这随口一说,大家同声附和。于是几个姐妹辞职干起了卖菜的营生。
    起初她们靠着一辆自行车,每天从批发市场进点蔬菜到各市场门口、小区门口、街头巷尾去卖,常常遭遇城管的围追堵截,也赚不了几个钱,没过几年其他几个姐妹都坚持不住,回老家了,而她却一直坚持,最终在东平市场租了个摊位,结束了游击队的买卖,成了一名拥有一席之地的摊主。
    我在她的摊前站了不一会,就看见好几拨顾客光顾。昨天在别处买的不好吃,还是你家的黄瓜鲜,再给我来几根!”“今儿上韭菜啦,赶紧给我称二斤!不用说,这些都是赵大姐的老主顾。她一边笑着称菜,一边和老顾客拉着家常。
    赵大姐说,以前卖菜都是在路边,天天打游击,自己心里也不踏实。自从有了固定摊位后,生意稳定多了。正聊着,一位年迈的奶奶颤抖地从人缝中递过来一袋土豆和一张五十元的钞票,你帮我称称这些,给你十块钱。”“奶奶,这些土豆两块二,但您给我的可是五十元,找给您拿好啊!赵大姐用响亮的声音对老人说。送走老人,她转身对我说,经常会有上年纪的老人自己来买菜,听不清价格,拿错钱是常有的事儿,但卖菜做人都要实在,做生意讲究的是诚信,我们不追求高利润,只要客户满意,我们觉得有点钱赚就行了,昧心的钱可挣不得。
    不知何时,赵大姐的老公也来到了摊上,赵大姐告诉我,前些年他老公买了辆大农柴三轮车做起了运输的生意。柴油去年每升6元多,现在7.2元,所以现在运输生意也不景气,他总是一有空就过来帮我看摊,每天早上还要帮我去批发市场进菜,天天如此。赵大姐冲她老公做了一个得意的表情,看得出他们很恩爱。她们有三个小孩,好在都大了,可以打工养活自己。过去因为穷,没让孩子读到多少书,所以他们现在也从不向孩子要一分钱,他们觉得欠了孩子的。一边聊着,只见夫妻二人忙碌着,细密的汗珠从她们的额头渗出,然而那画面却有着常人看不出的幸福。赵大姐说,她起早摸黑挣的是辛苦钱,一个小菜摊撑起了一个家,她很快乐,也很踏实。虽然工作比较艰辛,但是她还是保持着一个积极乐观的精神。我们现在最需要的是要保证有一个好的身体,尽量别生病,多卖点菜,多挣点钱为三个孩子结婚存点钱。

    一个城市的菜市交响曲,年复一年,日复一日,温情,和谐,铿锵。

.

早点去到批发市场就是想抢到最靓最便宜的菜

.

老吴卖菜快二十年了,虽然也经历过许多的坎坷波折,但是他都微笑面对。

.

熊先生的菜摊任何时候都是整齐干净的,几十个时令蔬菜品种分类摆放得井井有条

.

我在赵大姐的摊前站了不一会,就看见好几拨顾客光顾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发表评论 评论 (35 个评论)

回复 阿波罗 2013-8-30 11:46
本文是被某人强逼出来的交差之作。标题等处某人做了修改。
回复 左岸词宗 2013-8-30 12:41
阿兄最近比较关注民生,好事!
回复 左岸词宗 2013-8-30 12:46
哈哈,我差不多知道是谁了……
回复 阿波罗 2013-8-30 14:53
哈哈,左兄聪敏。
回复 阿波罗 2013-8-30 14:54
都说被逼的呀。最讨厌写命题的东西。
回复 雪无痕 2013-8-30 15:13
卖菜虽然辛苦,可是在现在的物价来说,有钱挣的。
回复 雪无痕 2013-8-30 15:13
我有个朋友也是在菜场卖菜,几年就开小车了,
回复 周小娅 2013-8-30 15:29
拖延预期20天,若是旧时私塾先生,早就将这阿某人的手板屁股之类的物件儿打开坼了,就是如今幼儿园大班的老师,也是要将其押关黑屋子的。。。
回复 周小娅 2013-8-30 15:44
写得好,拍得好,就是有点程咬咬。少喝一滴酒,少唱一首歌,少写半首爱情诗,早就任务完成了。水平高,有料道,劳动态度不够好。今后加强学毛著,思想觉悟就提高鸟。。。
回复 纤夫子华 2013-8-30 15:49
阿兄关注民生,支持!我每周也要跑两趟批发市场,青菜价格比市场价格大约可便宜三分之一左右。
卖菜的小老板大多头天下午从江北农产品批发市场进来,凌晨运到各二级批发市场。
回复 保长 2013-8-30 16:03
阿兄真是充满爱心之人。如今将爱心洒向民间草根,尤其可敬!
回复 阿波罗 2013-8-30 16:13
20天里有艺博会,加上这些人本能地封闭着自己的生活圈,不配合采访。有柴没米怎做饭呀?
回复 阿波罗 2013-8-30 16:15
贵进贵卖,商道规则,任何人都不可能做赔本的买卖。卖菜赚点辛苦差价,暴利是谈不上的。
回复 阿波罗 2013-8-30 16:16
也许人家还有其他生意。
回复 阿波罗 2013-8-30 16:36
批的好,骂的妙,就是不该上道道。人家台下看,你在台上跳,就算不写爱情诗,无米之炊也难搞。熬通宵,瞎编稿,这种态度那里找?你跳进苦海就算了,还拉我下水变水鸟。
回复 阿波罗 2013-8-30 16:37
子华比我了解菜贩生活。
回复 阿波罗 2013-8-30 16:38
被捆上贼船,下不了台呀。
回复 保长 2013-8-30 16:58
哈哈哈~~姐们哥们一唱一和,妙、妙、妙!
回复 阿波罗 2013-8-30 18:00
保长,我是反驳。
回复 徐穗辉 2013-8-31 01:18
哈哈,阿兄原来也是记者啊?
12下一页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
1111111111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