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洁端 散文 《祠堂吟》-黄洁端-东江社区 -

东江博客



黄洁端的个人空间 http://sns.huizhou.cn/space-index-16173.html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黄洁端 散文 《祠堂吟》

热度 6已有 930 次阅读2017-6-14 19:55 | 散文

 

 

 

祠堂,就是姓氏宗族祭祀先祖的地方。祠堂是中国文化的独特现象,它星罗棋布于市镇乡村。最为奇怪的是,祠堂香火数千年不绝,直到今天,仍与现代灯光相辉映。这一点,令西方人惊讶之余,大惑不解:世界上哪一个民族。对自己的宗姓先祖,有如此执着久远的尊敬和追思?

对祠堂最著名的吟诵,大概要算杜甫写诸葛亮祠的诗句:“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

我对祠堂文化情有独钟,也欲写篇祠堂吟,一抒胸臆。

友人邀约:惠阳新墟镇花果村有两座刘氏祠堂,可往一观。我久有探探祠堂文化血脉和历史体温的愿望,于是欣然前往。

我们乘坐的小车穿山过岭,犹如在绿色的浪涛中行舟。春雨如粉如沫,如梦如幻,远山飘浮在白濛濛的汽雾中起伏。路旁林木壁立,似是流动的绿墙。各种色彩的野花,久不久从绿丛中闪现,仿佛绿色旋律里的华彩音符。我们目不暇接,就像欣赏一幅长轴的泼墨写意丹青,令人心醉神迷。

一座古朴风格的灰白色祠堂在雨雾中隐现,我抬头看,“刘氏宗祠”四字苍拙劲遒,两旁对联:“彭城世泽,天禄家声”。

刘氏族人,以汉高祖刘邦为荣,自然将刘邦出生地彭城定为宗族源头。至于“天禄家声”,我倒有点疑问,因为其它刘姓宗祠,大多写“汉室家声”。同行的原市领导刘品谋告诉我:汉朝刘向,官拜光禄大夫,他对中华文化贡献颇大,建藏书楼《天禄阁》,为中国“目录学”的开山始祖,比西方人早一千四百多年,是华人的骄傲。这里花果村的刘姓宗族,与刘向有血脉渊源,所以自豪地称谓“天禄家声”。

几只山鸟忽然啼啭如歌,一个眉目俊朗的男子迎出祠堂门。经介绍,方知他竟然是惠州知名企业家刘祖向,因有一颗热诚的“文化心”而被誉为“儒商”。他领着我们参观祠堂,一一详作介绍。祠堂为三进,最后一进为“享堂”,摆放祖宗牌位。他率领族人,焚香拜祖。我也持香鞠躬,向堂上的牌位致敬,心头顿时涌起庄严和崇敬之情。凝目望去,那方形简朴的牌位,似乎在祭祀仪式中,产生美的升华,闪烁美的光彩。我想,仪式常常是美感增值的共振力场,就像五星红旗在天安门升旗仪式中冉冉升起,显得格外壮美。

步出大门,见祠堂前一池清水,几只鸭在波上嬉戏。我忽然想起苏东坡诗句:“竹外桃花三两枝,春江水暖鸭先知。”

见我痴望池塘,刘祖向上前笑说:“所有祠堂,门前常常有水。大概是取水生财之意。”我默默点头,心中却生奇想:嬉戏的鸭子,先知春水冷暖,却知不知道湖水深处,可有祠堂沧桑的倒影?有没有祠堂千年不绝香火之谜的答案?

我想,伸手探探历史长河的水流,或者可以抚摸到祠堂深藏的底蕴。祠堂最坚实的基石,是中国农耕文明衍生的传统文化。自古以来,中国家庭兼具生产单位、分配单位、消费单位、生育单位等等于一身,是最基本最重要的社会细胞。于是儒家在推崇家庭血缘的价值上,提出“孝治天下”一整套伦理结构体系。“家”的进一步扩展,便是“家族”,而“祠堂”正是维系家族血脉的象征。从这个意义上说,儒家文化长存,则祠堂永不倒塌。

祠堂第二块坚实的基石,是人的归属感和安全感的心理需要。这两种需要,是社会心理学“需要层次论”的底层结构。而越是底层的需要,就越普遍,越深刻,越强大。

人人都需要安全感,这一点无须论证。人人都需要归属感,如“我是中国人”、“我是汉人”、“我是广东人”、“我是刘姓宗族”、“我是家庭一员”、“我是中山大学一名教师”,等等。在现代官场、职场上,更有各种形形色色人际关系小圈子划分,什么“朋友圈”、“亲人圈”、“战友圈”、“同学圈”、什么“地域帮”、“网友群”之类,不一而足。人通过归属划分,可以加强人际关系,增值自身的社会能量。

但是个人的社会张力有限,只有家庭归属,才是最切实、最可信赖。其次,是家族;又其次,是有血缘联系的姓氏宗族。再扩展,则张力松驰减弱,若有若无。所谓“博爱”、“兼爱”、“泛爱众”、“爱世人”,更多是一种理想的提倡,在尔虞我诈、唯利相争、你死我活的现实中,常常幻灭。

所以,祠堂作为凝聚姓氏宗族亲和力的空间构建,迎合了人的归属感和安全感的心理需要,屹立中国传统文化大地,自然经得起历史的风吹雨打。

“呷呷”几声鸭鸣,打断我的沉思。我抬眼望,池中鸭子忽然都拍打翅膀,欢叫着在水面滑行。难道它们也找到了答案?

我们来到第二间刘氏祠堂,一个叫刘供胜的健朗老者迎上来,他在族中德高望重。他介绍:他们这一支刘氏宗脉有十四房,其中第二和第四两个堂兄弟百多年前来到花果村生活。刚才大家参观的是二房的祠堂,这里是他们四房的祠堂。

两间祠堂结构大同小异,只是这间祠堂大门屋檐上长满绿叶,一朵朵牵牛花睁着紫色的眼睛,好奇地打量来客。微风吹过,传来它们的窃窃私语和悄悄笑声。我也笑了:古老的祠堂和新萌生的小生命相映成趣!

我抬头望二进堂的牌匾,“四德堂”。刘供胜告诉我:这是堂号。我问众人,“四德”是什么?大家答案不一:有说是“三从四德”即女子应“在家从父、出嫁从夫、夫亡从子。及德、容、言、工四种妇德”。也有说是孟子的“仁、义、礼、智”四德;有人不同意,认为是儒家“孝、悌、忠、信”;有人解释为《易经》“元、亨、利、贞”;更有甚者,提出佛家四德:“常、乐、我、净”。一个年轻人摆摆手:“都不对,是社会主义新文明的四德:诚、爱、孝、贤!”众人议论纷纷,莫衷一是。

我想:“德”是人对善的追求,只要向善,都是“德”。

这时,祠堂深处忽然走出个白衣白发白须老人,他好像没有看见争议的众人,飘飘然缓步出大门,披着湿漉漉的阳光,消失在林木遮掩弯曲的小路上……

我跟出祠堂外的场地,望着老人背影发呆。

几个小孩在场地嬉戏打闹,欢叫的笑声,扑进祠堂,撞起一地回响。

离开花果村,我回头望:祠堂被阳光和雨雾涂抹得仿佛海市蜃楼。忽然一道彩虹从祠堂中冲天而起,牵着天上白云,悠悠而去……


路过

鸡蛋
4

鲜花

握手

雷人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0 个评论)

回复 雪夜弯月 2017-6-14 23:06
黄老师散文精美,融叙述抒情于一体,富有情意和哲理!
回复 黄洁端 2017-6-15 07:13
夹叙夹议,有别于一般的抒情散文,其美学效果如何,还有待观察。谢谢雪夜君!
回复 浩荡扬子江 2017-6-15 14:54
借古喻今,字字珠玑,确实精彩
回复 黄洁端 2017-6-15 17:35
浩荡扬子江: 借古喻今,字字珠玑,确实精彩
浩君过誉,谢了!
回复 保长 2017-6-15 21:49
果然是不同凡响!
回复 羊大 2017-6-16 09:05
俺只懂利事乐队的替天行道
回复 黄洁端 2017-6-16 19:25
保长: 果然是不同凡响!
比保长诗词逊色多矣!
回复 黄洁端 2017-6-16 19:25
羊大: 俺只懂利事乐队的替天行道
问好!
回复 熊辩天下 2017-6-18 01:40
跟着黄老师的文字一起观看了祠堂,如品甘茶。

远山(飘浮)在白濛濛的汽雾中(起伏)
回复 黄洁端 2017-6-18 17:07
熊辩天下: 跟着黄老师的文字一起观看了祠堂,如品甘茶。

远山(飘浮)在白濛濛的汽雾中(起伏)
多谢小熊!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