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声《说话难易》-黄洁端-东江社区 -

东江博客



黄洁端的个人空间 http://sns.huizhou.cn/space-index-16173.html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相声《说话难易》

热度 6已有 4002 次阅读2015-11-19 18:56

(相声)

 

 

 

 


乙:

好久不见,这段日子哪去了?

甲:

我在研究一门高深的学问。

乙:

什么学问?

甲:

去!你这水平,说了你也不懂。

乙:

你说呀!

甲:

我研究的学问是:说话难。

乙:

呸!我以为是什么“高深学问”?说话有什么难?上咀唇碰下咀唇,就说话,多轻松!

甲:

说话就这么容易?

乙:

没有一点难度。

甲:

那好,我先考考你的“IQ”。“IQ”懂吗?就是智商。

乙:

我儿子在学校,同学都叫他“IQ”博士。我是“IQ”博士的爸!

甲:

那我考你了!

乙:

来吧!

甲:

有一个字,大家都容易念错。

乙:

考认字呀?(上前握手)咱们拉拉手。

甲:

干什么?

乙:

我有个外号叫“活字典”,没有我不认识的字,更不要说念错!

甲:

那你听好了:这个字,左边一个“金”字偏旁,右边一个“昔日”的“昔”。

乙:

(比划两下)错!

甲:

你也念错?

乙:

就是错字嘛。

甲:

那你把这个字念“错”了?

乙:

没念错呀!

甲:

你不把这个字念“错”?

乙:

我当然念“错”。

甲:

哦,你把这个字念错了!

乙:

我没错呀!嘿呀,这个字,念“错”,反而对了,不念“错”,才真正错!

甲:

无论你怎么念,都是错。(摇头)你这智商!该干嘛干嘛去!“说话难”这门高深的学问,你没有资格提!

乙:

我连提一提的资格都没有呀?什么“说话难”,狗屁学问!

甲:

你不服?

乙:

不服!

甲:

好。我说句话,难不住你,我上你家拖地板洗厕所去……

乙:

(拦住)你等等,我先打电话回家,告诉老婆这几天不用拖地板洗厕所,有人上门免费服务。

甲:

电话不用打,我保证你答不上。

乙:

来呀!

甲:

听好了。我讲:“我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假话。”你回答,这话对不对?

乙:

对极啦!你这人好说假话,从不说真话!

甲:

错啦!

乙:

没错呀!对你这种只说假话,不说真话的人,是深刻的批评,一针见血!

甲:

听好了,我的原话是:“我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假话。”

乙:

对呀。

甲:

这句话是真的?

乙:

当然是真的,揭露你说假话的本质。

甲:

那这句话不是假话?

乙:

不是。

甲:

是真话?

乙:

是……真话……

甲:

既然是真话,那么说明我并不是每一句话都是假话,起码这一句是真的。

乙:

这一句不是真的!

甲:

如果这一句话不是真的,那么我说的每一句话并不都是假话,也会有真话,对不对?

乙:

(挠头)对呀。怎么你绕来绕去,把我弄糊涂了!

甲:

所以你刚才的回答是错的。其实呀,你怎么回答都是错的。不过也不怪你,这在逻辑学上叫悖论,只有我这样有学问的人,才弄得懂。

乙:

看来,说话确实有点难。逻辑学我不懂,在现实中,说话一点不难。

甲:

一点不难?

乙:

不难。

甲:

那好,我就提一个现实问题。

乙:

随便提。

甲:

比如说,批评单位领导。

乙:

这我可不敢!

甲:

为什么?

乙:

你不懂呀?领导是“父母官”。对父母,能随便讲,乱批评吗?

甲:

那是封建官本位意识,人民才是当官的父母。什么“父母官”!应该是“人民子弟官”。

乙:

我的小舅子,就因为批评单位领导,从一个有职有权的部门经理,调到局里当一个有职无权的办公室主任。

甲:

到哪里都一样工作嘛!

乙:

他吃了这个亏,学精了。他跟我说:“当好办公室主任,有几条标准。”

甲:

哪几条标准?

乙:

“领导没来我先来,看看谁坐主席台;领导没讲我先讲,拍拍话筒响不响;领导讲话我鼓掌,带动全场一片响;领导吃饭我先尝,看看饭菜凉不凉;领导喝酒我抵挡,千杯万盏我来扛;领导睡觉我站岗,和谁睡觉我不讲。”

甲:

什么乱七八糟!这样的办公室主任要不得!

乙:

领导也认为他当办公室主任不行,就把他提为副局长啰!

甲:

呸!拍马屁升官呀!

乙:

他还提醒我,跟领导相处,有八大禁忌。

甲:

哪八大禁忌?

乙:

第一,领导敬酒你不喝;

二,领导秘书你乱摸;

三,领导开门你上车;

四,领导讲话你啰嗦;

五,领导私事你乱说;

六,领导桑拿你先脱;

七,领导夹菜你转桌;

最后一条,打麻将时候,领导叫牌你自摸。

甲:

看来你小舅子很懂官场潜规则呀!

乙:

也不过捞了个副局长,副处级。所以呀,叫我批评领导,有难度,这话不好说。

甲:

说话难吧?

乙:

再换一个现实的,我保证不难说。

甲:

比如说,你到外地演出,刚下飞机,娱乐小报记者采访你。

乙:

采访呗!

甲:

(扮记者)“您是著名相声演员,请问你对本地三陪小姐有什么看法?”

乙:

这里还有三陪小姐?

甲:

得!第二天报纸娱乐版头条:“千里奔波,著名相声演员飞抵本地,心急火燎,脱口便问三陪小姐!”

乙:

什么呀?你再采访,我知道怎么回答了。

甲:

请问你对本地三陪小姐有什么看法?

乙:

我对三陪小姐不感兴趣!怎么样,我回答多快,一点难度也没有。

甲:

第二天报纸头条:“见多识广,著名相声演员夜间娱乐要求高:不屑一顾,本地三陪小姐遭冷遇!”

乙:

记者瞎编,我对三陪小姐根本不感兴趣!

甲:

报纸又换题目:“著名相声演员三陪已难满足,四陪五陪才能过瘾!”

乙:

胡说!你再问这样问题,我拒绝回答!

甲:

报纸标题:“面对三陪问题,著名相声演员无言以对。”

乙:

你们胡编乱造,我要告你们!

甲:

新标题:著名相声演员冲冠一怒为三陪!

乙:

哎呀呀,这样说话太难了!

甲:

说话难吧!其实呀,不但你说话难,社会上说话也难。

乙:

怎么呢?

甲:

比如说,一个市的环保局长公开说:“领导就得骑马坐轿,老百姓想要公平?不要脸!”拍了视频,网上一播,得,撤了职!

乙:

这个局长才真是不要脸!

甲:

一个官员开会说:“瑞金市正科以上干部谁敢承认自己‘带伙计’——这是当地土话,‘带伙计’就是包养情妇——我就敢承认,你们敢吗?”

乙:

领导干部养情妇,居然还理直气壮,恬不知耻!

甲:

有个市的适用房地被开发商建别墅,记者采访,市规划局副局长火了,质问记者:“你们替党说话,还是替老百姓说话?”

乙:

把党和老百姓对立起来,他是替腐败官员说话。开除!

甲:

四川地震,领导到学校慰问视察。学校礼堂满满地坐了一千多学生,听领导指示。突然发生余震,一时大乱。会议主持人抢过话筒大呼:“大家不要乱,让领导同志先走!”

乙:

这是中国几千年“官本位”传统和奴才意识的典型表现!

甲:

有奴性没人性!这样的话,你讲得出吗?

乙:

很难,我讲不出。

甲:

按照当时情况,你会怎么讲?

乙:

我只会讲:“大家不要乱,让同学们先走!”

甲:

好,这才是一个人性的呼喊!

乙:

有良心的人,都这么说。

甲:

标语口号也是一种特殊的说话方式,也有难度。一些标语口号,一般人都说不出来。

乙:

举举例。

甲:

四川烟草希望小学的标语:“天才出于勤奋,烟草助你成功!”

乙:

不是号召小学生都抽烟吧?

甲:

一公交车内标语:“吐痰请向外吐,提高个人素质。”

乙:

写这标语的人个人素质就不怎么样。

甲:

一间超市贴着警示:“派出所重点保护超市”。

乙:

哦,超市重点保护,车站、医院等等就不用重点保护了?

甲:

说到农村乡镇计划生育标语,更加千奇百怪!

乙:

计划生育是国策,宣传它没错。问题是一到具体就走样。

甲:

我亲眼看过一条标语:“一人结扎,全家光荣!”

乙:

喝!过去是“一人参军,全家光荣”。

甲:

还有:“一人超生,全村结扎!”

乙:

这是封建社会的“连坐法”呀!

甲:

“宁添一座坟,不添一个人”!

乙:

哎哟,别说了,别说了!

甲:

说最近许多城市的新标语吧:“垃圾分类,从我做起”!

乙:

你是垃圾呀,从你做起!

甲:

这样的话,这样的标语,你说得出,你想得出吗?所以嘛,说话难哪!

乙:

你这么一说,我也觉得,现在说话挺难的。

甲:

说难也难,说容易也容易。

乙:

哎,你不是说,说话难吗,怎么又变成“说容易也容易”啦?

甲:

你说的呀。你说说话容易,上咀唇碰下嘴唇,多轻松!

乙:

哦,现在又变成说话容易!那我问你,批评领导,这话难说吗?

甲:

一点不难。

乙:

现在我扮演领导,你来批评我试试看。(沉下脸)

甲:

这就开始了?领导,领导,我要批评你。

乙:

(瞪眼)唔?——

甲:

(吓得一哆嗦,换笑脸)你视察回来,累不累?

乙:

这算什么批评!

甲:

我……我批评你!你、你工作起来废寝忘食,恨不得三天的事一天干完。瞧,刚视察回来,又上办公室了!

乙:

我这办公室比五星级酒店还舒服!

甲:

你一心扑在工作上,不懂得休息!

乙:

我怎么听得这批评有些像表扬。

甲:

列宁说:不懂得休息,就累坏了身体。(乙欲指正甲的话,甲不管)孔子说:不懂得休息,就不亦悦乎。范冰冰说,不懂得休息,黑眼圈就出来了。日本首相安倍说:不懂得休息,慰安妇就失业……

乙:

(止住甲)打住打住,什么乱七八糟!

甲:

领导,你不懂得休息,一心扑在工作上,会累坏身体。你的身体,不属于你自己,它是发展的本钱,前进的保证,胜利的基础,环保的开始,做梦的前提,反腐败的动力。你要为开放改革大局,多多保重身体呀!

乙:

听你这么一说,我这身体,确实有点现实意义呀,时代精神什么的!

甲:

神仙放屁——不同凡响呀!

乙:

哎,不对,你这不算批评领导。

甲:

不算?

乙:

要批,就要一针见血,来点狠点。

甲:

要出血,来狠的?行(咬牙切齿)领导……

乙:

(吓得往后躲)你要咬我一口?

甲:

现在开展群众路线教育,我揭发你,你脱离群众,严重脱离群众!

乙:

我怎么了?

甲:

你不重视文娱活动,卡拉OK、跳舞、打麻将都一窍不通,不利于和大家打成一片。

乙:

(松一口气)这些我确实做得不够。

甲:

还有更恶劣的是,你从来不参加大大小小的宴请、接待,可你不知道,我这个群众有什么想法吗?

乙:

有什么想法?

甲:

你应该想群众所想!我想替你去呀!

乙:

你替我参加宴请,凭什么呀?

甲:

我会喝酒呀!现在不是流行喝酒有社会功能的说法吗?

乙:

喝酒有什么社会功能?

甲:

领导不喝酒,一点威信都没有。中层干部不喝酒,一点信息都没有。基层干部不喝酒,一点希望都没有。纪检干部不喝酒,一点线索都没有。政法干部不喝酒,一点好处都没有。平民百姓不喝酒,一点快乐都没有。兄弟之间不喝酒,一点感情都没有。夫妻之间不喝酒,一点干劲都没有。男女之间不喝酒,一点机会都没有!

乙:

喝酒真有这么多的功能?

甲:

功能大了去啦!领导,下次有喝酒的事,你应该想群众所想,急群众所急,我去!

乙:

不不!你这条意见提得对,我一定改正。群众怎么想,我就怎么做!

甲:

不让我去?好,我揭发,你还有更严重的脱离群众事件!

乙:

(一惊)啊!

甲:

你搞性别歧视,看不起女同志,特别是漂亮的女士!在单位,你从不跟女同事讲笑,拉拉扯扯。看见漂亮的女士,更是躲得远远,低头走开。

乙:

(低声对甲)我家母老虎厉害呀!

甲:

有一次,我们好不容易把你拉到舞厅,一个漂亮女孩子主动请你跳舞,投怀送抱,还要“啧啧”你。你死都不肯,宁死不屈!

乙:

那是三陪小姐,要小费的啦!

甲:

你这些脱离群众的事说也说不完,罄竹难书,严重啊!

乙:

群众提的意见很好,是对我的帮助、挽救。我改正,一定改!从明天开始,我喝酒,找女人!

甲:

你看,这些批评领导的话,容易说吧!

乙:

那当然,这样批评领导,实际是拐着弯子拍马屁,谁不敢说!不行,我要换个话题,让你难说!

甲:

来呀!

乙:

你听好了,一个小偷,以偷东西为生。有一次偷东西不小心,从十五层楼掉下,摔死了。你给他致悼词,而且都要好话。

甲:

哎哎哎,不带这样玩的!为小偷致悼词,还要说他好话!

乙:

对!你不是讲“说话容易”吗?你说呀!

甲:

这可太难了!

乙:

认输了吧?

甲:

认输?我的字典,就没有“输”这个字。

乙:

那你说呀!

甲:

好,我说……我说……

乙:

(用咀奏哀乐)

甲:

(声调低沉地)死者是一个很勤劳的人,别人睡觉的时候他醒着;别人醒着的时候,他拥有他们所缺少的东西。

乙:

(竖拇指)人才!你真是人才!

甲:

(得意)怎么样?

乙:

不过太短了,没有这样短的悼词。

甲:

要长呀?好,我继续说,这还不容易!

乙:

我就不信,对小偷还有什么好话说!

甲:

开始啦,奏哀乐。

乙:

(用咀奏哀乐)

甲:

(声调低沉地)多少年来,你一直是一名不怕孤独与寂寞的人,一名勇敢的富有冒险精神的人,一名夜以继日十分勤奋的人。当别人休息的时候,你常常不畏艰险投入工作。多年来,警察一直很看重你,而你却甘愿默默无闻,总是隐而不见,做事从不留名,讨厌抛头露面。如今,你与世长辞,我们失去了一个三只手的特异人才,经济界失去了一名理财大师,廉政建设失去一名不懈的反贪斗士……

乙:

等等,小偷跟廉政有什么关系?

甲:

他偷了二十七名贪官,让贪官有苦说不出,有案不敢报。小偷被逮住,把贪官一一揭发出来。这不是反贪斗士吗?

乙:

哦,原来如此。继续悼词!

甲:

你安息吧!你的业绩,永远留在我们心中!(唱哀乐最后一句)

乙:

嘿,把小偷的臭事还说得这么好听!

甲:

怎么样?说话容易吧!我还以为自己是个人才,但是我错了!原来我是个天才!

乙:

天才?我再难难你。

甲:

说话容易,难不住我。

乙:

轮奸少女。

甲:

轮流发生性关系。

乙:

杀人。

甲:

终止对方生长过程。

乙:

抢劫。

甲:

以最快捷的方式实现财产物流。

乙:

在校园里开快车把两个女大学生撞死要逃逸!

甲:

我爸是李刚!

乙:

(气极)你……

甲:

怎么样,说话容易吧?

乙:

嘿,说难是你,说容易也你。你讲清楚,说话是难还是容易?

甲:

难者难,易者易。难者不难,易者不易。说难不难,说易不易。我说难就难,说易就易……

乙:

哎哎,别绕来绕去,到底说话难还是易?

甲:

这就是我要研究的大问题。里面的学问可高深哪!

乙:

哦,我不懂这高深学问,就不能说话做人?

甲:

差不多吧。

乙:

什么呀?我偏要说话!

甲:

那是恶毒攻击。

乙:

我不吭声,闭咀。

甲:

你是咬牙切齿。

乙:

我看着你。

甲:

不怀好意。

乙:

我闭眼。

甲:

目中无人。

乙:

我流泪。

甲:

猫哭耗子。

乙:

我微笑。

甲:

幸灾乐祸,皮笑肉不笑。

乙:

天哪!你让我怎么说话,怎么做人哪!

 


路过

鸡蛋
4

鲜花

握手

雷人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9 个评论)

回复 黄洁端 2015-11-19 19:01
身为市曲艺家协会成员,写个曲艺作品,以示名实相符。
回复 周小娅 2015-11-20 11:16
哈哈黄老师,想给你献八朵鲜花!一口气看下来,太过瘾了,绕来绕去一点都不烦,趣味多多,擦边球打得也漂亮极了!
回复 周小娅 2015-11-20 11:19
语言大师!
回复 林惠聪 2015-11-20 13:58
黄馆实在是多才多艺,竟能创作相声这么高冷的题材。我以为相声题材或者更多是从业人员本身在创作,因为它需要很清楚到了哪个点,观众会有怎样的反应。整个相声看下来是很舒服的,很吸引人,不时引发我们会心一笑。个人觉得,这个相声还是稍稍文艺了一点。从字面上看,它是非常流畅连贯的;而表演,观众或会为理解和回味其中一些句子的含义而错失笑点。相声也许需要更粗俗、更夸张,更直接一点。班门弄斧,见谅!
回复 黄洁端 2015-11-20 15:08
周小娅: 语言大师!
谢谢小娅的鲜花!“擦边球”有点风险。
回复 黄洁端 2015-11-20 15:09
周小娅: 语言大师!
愧不敢当!
回复 黄洁端 2015-11-20 15:16
惠聪说得很准。我原立意写一个与众不同的相声,开头的垫话用了逻辑学上的悖论,或者会让观众不能即时领会,思考代替了笑点。
回复 东江大曲 2015-11-23 10:12
很精彩,向洁端老师学写相声!
回复 黄洁端 2015-11-23 12:36
东江大曲: 很精彩,向洁端老师学写相声!
大曲兄也是写相声好手,我们互学共勉!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