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东升岛-慧心笑容-东江社区 -

东江博客



慧心笑容的个人空间 http://sns.huizhou.cn/space-index-154573.html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走进东升岛

热度 3已有 1844 次阅读2016-6-9 03:15

    既群居又想隐蔽的现代城市人,忙碌太久,想轻松一下;做作了那么久,想自然一下;装了那么久的世故,想返朴归真……。没错,我也是这样想的,人说东升岛民风淳厚、生活自然,那就走进东升岛吧。

                                         一、 东升岛渔村

     东升岛位于惠州大亚湾区澳头镇的东升渔村,在澳头街道的西南面,隔海相望,自澳头码头坐船约十分钟可达。

     在码头侯船的时候,往两边看着合面而建的两栋楼房,一楼大厅均为营业餐厅,各取威名一曰钓鱼台大厅,另一曰中南海大厅。我抿嘴窃笑,从钓鱼台中南海之间走过,也就借势昂昂然登船往东升岛去了。

     全岛由五个小岛组成,大洲头即东升岛是主岛,居民都住于此岛。

     岛上房屋顺着海湾的圆弧而建。靠东方向,是已建和在建的酒店类房屋。往西边,顺着海湾排列绵延百几十户人家,才是真正的东升渔村。几乎家家户户的门前都搭一个大约半米高的正方形台面,外贴瓷砖。让人觉得新鲜有趣,好生奇怪。我猜想,村民或许沿袭了以船为家的习惯,把它当作船上的甲板一样,在台子上吃饭、坐、蹲、半躺、娱乐、聊天、挑螺…… 渔村果然比较原生纯朴,但愿岛外的你我看过来过之后,不要用我们的各种物质文明、精神文明侵袭了人家的村风民俗,让它仍然是它,它就是它。这才是魅力。

                                              二、 东升岛渔民

       东升渔村的居民最早是哪里人?查询网上,说他们是从潮阳南下的闽南人。与当地渔民徐生交谈,问及来源,他说不知道具体情况,只是告诉我们岛上主要是两个姓氏,徐姓和苏姓。岛上最多的时候曾经有万人,九成人在没饭吃的年代去了对岸四十几海里外的香港。他父辈留恋此地,没去香港做渔民。他们十兄弟姐妹中,也只有两个兄弟去了香港。

     据说早时候,陆地岸上的渔民不让东升岛的渔民上岸,但是东升岛的渔民们又恋着这个地方不愿再漂往别处,他们一直在东升岛居住下来,靠海吃海,繁衍生息。

     徐生满口潮汕话,已经不打渔,夫妇俩开排挡接待游客吃饭,用自家快艇安排他们出行。徐生待人真诚随和,有东北游客远道而来,徐生同往常一样热情招呼。他想表达主随客便之意,说“你要去哪我都‘捶’你”,东北朋友疑惑地看着这位满脸笑意却声言要“捶”自己的家伙。

     村里的渔民习惯敞门而坐,群聚群集,或者在自家门口与对面家遥相招呼、谈笑,毫不掩饰人类的群居生活特性。捕鱼时,他们晚上出海,清早回。所以白天黄昏,最能在一路走过渔民屋舍的时候,感受渔人的生活场景。

老妇多梳发髻,佩戴金银首饰,富态从容。她们或者与家人一起打一种娱乐牌,或拄着拐信步穿行在渔民村舍前、由家家门前空地连通而成的村街。

渔家女人壮实,黝黑,勤快,她们黄昏在滩涂上赶海,麻利地捡起我们眼里的石头疙瘩,用特制的工具一敲,石头疙瘩里面原来是白嫩的蚝肉。

渔民一般下午三、四点钟吃晚饭,晚上出海前吃宵夜。我和老李大约六点到徐生处吃晚餐,徐生问要不要进屋吃。环境感染人,看见东升岛的渔民那么大方,敞门而坐、群居而聊,我们也不小气了,爽快地选择坐外面。于是露天而坐,在村道人来人往的黄昏,我们大快朵颐。不时有溜达散步的村民停足,伸头探脑,或者干脆走到桌边,笑眯眯地看我们吃了些什么菜。

      我们也在渔村街溜达,看见一位在家门口补渔网的渔民,虽然我不会画画,但是特别有画他的愿望。渔民一张酱黑色的脸,冷峻的皱纹,花白的头发和两腮的胡须茬子,却平和着神态。他在寻找网眼,爱惜地牵举着渔网,细细端详。从他的平静的神情里,我发现,现代人想要的生活态度,不在誓言里,也不在诗词歌赋里,而在我们面对的每一个生活境遇里,在沧桑过后的从容虔诚里。

                                                 三、东升岛渔事 

    传统的渔民靠海吃海,收获全靠海洋的恩赐和馈赠。从祖辈们生活经验的积累和自己掌握的捕鱼经验,渔民们熟知什么季节来什么鱼,也知道什么时候涨潮、退潮。

     渔民们传统的捕鱼生活方式,是晚上大约十一点出海捕鱼,在海上过夜,第二天清晨才回,卖完鱼则回家吃早饭,然后略休息三、四个钟头。

     每年农历二月初五,是东升岛的大王爷的诞辰日,大王爷是渔民们的守护神。渔民们虔诚信奉,感恩大王爷的庇佑,在这一天举行隆重的仪式热热闹闹过大王爷节。渔民徐生说,大王爷很灵验,有一年的大王爷节,下大雨刮大风,可是当他们从庙王岛抬起大王去祭拜的时候,雨住了,风停了。他说得虔诚,我听得诧异。他再次满脸虔诚地强调“是真的!”,我用力点点头“我相信!”。

     那天我们在露天豪气大方地吃过晚餐后,继续跟徐生夫妇聊了一会。两口子说起儿子,喜上眉梢。言及儿子今年办婚事,徐生的妻子热情预先邀约我们去参加。她说,按风俗,婚礼将会办酒席三至五天,宴请同村人两餐,宴请两家的亲戚三五天,很隆重,要很多钱,也很复杂。我在她的语气里没有听出负担,倒是听出称心和期盼。

     住在那里一天,看海、拾贝、逛渔村、参观大王庙,看渔民们群居群聚却和谐宁静,想象自己今天不是来自岛外岸上的复杂世故聪明人,只是东升岛渔民,纯朴、本真、心无隔阂,过着自然本真的生活。


路过

鸡蛋
3

鲜花

握手

雷人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4 个评论)

回复 保长 2016-6-12 16:40
难得慧心老师有此闲情
回复 慧心笑容 2016-6-12 19:57
保长: 难得慧心老师有此闲情
问好保长大哥!久违了......。工作捆绑暂告结束,进入休整模式
回复 周小娅 2016-6-13 15:44
这次休得很原生态呀,这么快就出来文字了,很佩服。感觉好的地方,可多住几天嘛。
回复 慧心笑容 2016-6-14 00:24
周小娅: 这次休得很原生态呀,这么快就出来文字了,很佩服。感觉好的地方,可多住几天嘛。
原生态,民风淳厚。不过,没有沙滩,这既是它好又不好之处。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