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小说草稿)-烟舞-东江社区 -

东江博客



烟舞的个人空间 http://sns.huizhou.cn/space-index-11096.html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报复(小说草稿)

已有 765 次阅读2008-9-26 17:23 |个人分类:小说杜撰

       白炽的灯光热烈如你灼热的嘴唇。你的唇温远在记忆之外,以一种飘缈的形式留存于我这日益呆滞的脑海里。呆滞是人的一种接近无表情的表情,这种无表情的表情在很大程度上被一些或心事重重或深受打击或故作深沉的人演绎着,有点好笑,却也正常。     记忆这东西我一向是反感的,我反感做作的人动不动就把记忆翻出来品味细嚼一番,如嚼那俗不可耐的口香糖一样。口香糖的气氛甜腻得令人难受,我想象着像某些东西腐烂的味道,然后想象着这样的味道竟然被人喜欢着、品味着、回味着,就烦,就腻,就恶心。     突然想起一个令我发笑的画面:名演陈道明一向以冷峻闻名,其不拘言笑深遂有余的做派,曾令我万分欣赏,就像欣赏天上那颗遥远的最亮的星星一样。那次,活该他在我眼里变味了,活该他如一颗陨星坠落在地球了,他竟然在庄重的电影颁奖礼上冷酷地嚼着口香糖前行。任何时候,谁都别想冷酷能与口香糖玩在一块,那一刻,我突然又闻到了口香糖的甜腻气味,好一阵反胃,急忙转台看令人捧腹的“我猜我猜我猜猜猜”。     对了,我恶心口香糖,就像恶心一切莫名所以拿感情或是什么为借口不惜涂抹渲染的东西。 如男人。     是的,我对男人有莫名的反感,就像反感口香糖一样。     什么?你骂我虚伪?骂我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骂我是个坏女孩,只因为我敢说出“反感男人”这句话?     你骂吧,你骂,我还是得捍卫自己反感男人的观点。     (在这样一个温暖的夜晚,一个28岁的女孩说这么不厚道的话,活该是被人骂的,不但骂,活该令周围的男人闻“花”色变、闻“言”而逃。)     这个夜晚,在炽热的灯光下,我再次回忆起口香糖的味道。人啊就这么奇怪,越是怕的东西,越是会想起,一想起就真切得像在眼前一样。这不,这味道如此生动,就像一直飘动在鼻子的上方,如某种虔诚的信仰,由不得我拒绝。口香糖的浓味充斥着整个房间。这种以虔诚为借口附着于某种事物表面的气味,使我仿佛“闻”到某个男人的存在,存在于这个房间,挡住了我的视线,以及幻想的延伸。又如一堵经由岁月洗刷长满青苔光滑溜手毫无棱角没有欣赏价值的墙,堵在眼前、堵在心里。 要命。     跑出阳台,将头优雅而做作地伏在栏杆上,看小区里三三两两的行人一派休闲的样子,闲闲地踱步于小区的斜坡上、花草中,总之,越是不平坦、越是黑暗处、越是危险的地方,就越是人多。人这渴望刺激向往危险的东西啊,做作得可以。     谁说 “人一思考,上帝就发笑”,我是不信的,这不,我在思考着,却没看到上帝在笑,看来并不是典故都经得起实践的,也并不是传说就是合理的。世间又有什么是真正合理的呢,又有什么是经得起考验的呢,凡是合理的东西,都有其潜在的缺陷,只要找到突破点,就能让这合理性崩毁、打破、颠覆。当然,我不是学者,更不是哲学家,所以我不会闲着没事干琢磨这烦人的问题。比如男人,就是最好的证明,男人的所作所为,我很想令自己相信全是对的,有时候我甚至摆出一副“崇拜男人”的目光和态度看待男人,但没用,我从男人或谨慎或大意或张狂或收敛的言行中,总能一眼看透他心底最阴暗的一面以及最不能示人的一面。     这很要命,试想一个强烈想令自己欣赏男人的女孩,眼光所及处,看到的竟然全是男人的阴暗与不可示人。真的很要命,这摆明是让我不能好好的崇拜一个男人啊。一个女人一生中不能遇到令自己崇拜的人,是何等悲哀何等自欺欺人的事啊。我常常这样悲哀着,把自己悲哀成一个被男人逃离被女人可怜的女人。     想得太多了。我相信自己倚栏思考的样子,既可爱又娴静。如果让男人看到,男人会动心。如果让男人看着,男人会由动心发展至动欲(据说男人容易因为觉得她可爱而动欲)。平时男人看到的我,不是张牙舞爪,就是故作清高;不是故作冷艳,就是故作一脸无邪。到现在我还是不明白,我这么做作的样子,男人竟然也会信,竟然分辨不出哪是真哪是假(后来我才明白,其实男人是懂的,只是男人更喜欢在一个女孩身上感受两种不同性格而已,这会给男人某种感官方面的刺激)。     手机的铃声《梁祝》打破了这宁静可爱的画面。似有蝴蝶飞出来钻进我的耳膜,打扰着我的优雅,我不得不进去拿手机,我不可能做到无动于衷,就像不能无视梁祝经典名曲带给我的美感一样。我曾一度迷醉于梁祝,因此有时故意不接电话,期待第二次铃声响起。但是这次铃声刚响三下我就接通了。     《梁祝》断了,男人的声音跳进来:苏珊子,我喝了酒,想见你——(男人的口气突然的收尾,极易让人猜测后面没说出来的话)。     男人啊,就这么自以为是地找借口,一点新鲜感都没有。这个大大咧咧的大男孩刘辉,名字俗得像口香糖一样的刘辉。     打开门,刘辉这傻子红着脸、醉着眼歪靠在墙上。     你就不会按门铃,非得要打电话吗?我问。     打电话的感觉不错。他答。     哈,矫情得可以啊。     照例,我嘲笑他一句。其实心里我也是不反感这种矫情的,事实如此,电话给人一种突如其来的惊喜,一个人单处且觉得无聊的时候,电话的铃声就像不速之客,令人惊喜莫名。     发什么呆,不请我坐下来?     刘辉轻拍了一下我的屁股说。     我一扭身,自顾自坐沙发上,木然地看着电视。     刘辉大大咧咧地挨着我坐,一伸手便想拥我入怀。我狠狠地推开了他,顺手扔给他一瓶纯净水。     刘辉看着茶几上的茶具,不满地说,不沏茶给我喝?     我看着那茶具,嘴角轻笑,没说什么。     这茶具,两个小时前还是热的,两个小时前,我亲手像古典女子一样按照茶道的功序沏了一壶茶,指尖轻捏起一杯茶,往一个男人的嘴里送。     那一刻,我的眼里满是刻意做出的欣赏和崇拜,那一刻的我,眼神醉得像茶水一样纯、像茶水一样浓、像茶水一样芳香四溢。     那个男人,喝了我亲手为他泡的无数杯茶,他嘴里究竟是什么滋味,我记不得了,但我记得三次,这三次印象深刻得让我想忘也忘不掉。第一次,是刚认识他的时候,他请我到茶庄喝茶,我夸口说,我的茶道功夫不错,想给你表演一下。他半信半疑,打发掉前来沏茶的小妹,点头同意。     我半羞半笑地摆弄着茶具,嘴角轻笑、兰花指、手上手下、浇、泡、冲等道序,按照书上或电视上学的,悉数摆弄出来,虽然学得有点不伦不类,但也足于让他感觉我是个贤惠、古典、可爱的小女人了。就这样,我被他喜欢上了。他说,我不想了解你多少,但我喜欢喝茶还懂得一点茶道的女子,尤其你这娇小可爱的女子,让我有想疼入骨子里的感觉。     疼入骨子里?呵呵,这话情感丰富得当场让我头脑发晕四肢乏力。就这么一句矫情的句子,就像艳丽到颓败的罂粟花,多彩迷人,强烈地让我迷醉。     女人可以因为男人的一句甜言蜜语而托付终生,这话不假。我,就因为迷醉他的一句情话,把自己轻易地交付给他了。     住进这套他租来的房里第一个晚上,我沐浴更衣,穿着素雅现代旗袍,轻施脂粉,半羞半醉地为他沏茶。他懒懒地靠在沙发上,迷醉地看着我,眼里带着明显的色情成份。我懂,我也明白。泡好茶,端给他时,他手不接,嘴凑上来,就着茶杯轻饮。一杯茶后,他轻拥我入怀,说,这里就是你的小窝,以后你就待在这里为我沏茶好吗?     我没答,但我心里确实喜欢这里,喜欢这里素雅的装饰、古典的摆设。我这人,从不会委屈自己,如果住处环境不好,我是没办法开心的,何止不开心,我是绝不会顺心顺意地住进去。而典雅中带点现代、简约中带点奢华的住处,最有令我接受和陶醉。这些,全是他为我做的,他说,他懂我的喜好,想让我住得像个古典美人,说,惟有这样的住处,才配得起我这既冷清又阳光既直爽又有点神经质的女人。     总之,他认为他为我做得不错,所以他在我面前总是保持一种“我能带给你幸福生活”的自信,这种自信使他越来越像个成功男士,而我也认为,惟有与成功男士走在一起,才心满意足。没办法,女人是虚荣的动物,我也不例外。     从此后,这房里总是弥漫着茶香,久了,我身上的味道竟然也是茶香,不用搽香水,一样芳香醉人。他笑说,这味道只能给我一个人闻。我笑说,可以啊,你永远顾着我,我就永远是你的。     一年后吧?当他来的次数越来越少时,我就发觉这房里的茶气越来越淡,甚至快被一些莫名其妙的厨房及卫生间的气味淹没了。他不来的日子,我几乎不沏茶,只喝纯净水。我的茶道越学越精,但我不想表演给自己看,只想表演给他看。我一直认为,为他表演茶道,是对他一种难于表达的爱意。世间表达爱意的方法多种多样,但每个人只能找到一种最有效的表达方式,而且这种表达方式是最精巧、最无往不利的。      我坚持认为为他表演茶道就是自己独特的表达方式,如果哪天我懒得动手泡茶,说明自己正生着气,或者正厌烦着他。这点他也清楚,他每次面对我时只要看我有没有泡茶给他喝,他就知道我的心情如何。      快到两年时,我才明白过来,他是不可能永远顾我的了,以后这里,也许就只是我临时的家了。百无聊赖的日子里,我去一间大茶楼做事,虽然老总很想我能做沏茶小妹,但我不肯,我心底发誓只给他一个人沏茶的,这点是我惟一证明与他还有联系的关键。我做了一名咨客,一名站在茶庄门口穿着旗袍脸上摆着一成不变的笑容的咨客。一天到晚地点头哈腰、谦卑低下,我没感到不适,反正是打发时间,做什么还不是做。      就是在那时认识刘辉的,一次刘辉醉倒在茶庄门口,刚下班的我见是熟客急忙扶他起来,没想到他吐了我一身。就这一吐,与刘辉成了熟人。看刘辉一副吊儿啷当的样子,竟然也有真情的一面,他亲眼看着我被客人乱开玩笑,甚至被客人若有若无的“揩便宜”,他说,他一定要好好做事赚点钱,让我不用再上班。我看着他笑,想,他顾好自己还差不多。      有时刘辉会开玩笑,怎样,我妈催我结婚了,你干脆嫁给我跟我回家种田算了。我佯怒,没理他。尽管刘辉不断找借口想与我混熟,借此日久生情,但我就是对他没感觉。而女人对一个男人没感觉,这样面对着,无异于对牛弹琴,也是活受罪。可我,硬是活受罪地与刘辉周旋着。或许我心底一直不踏实,所以一直把刘辉当作是最后的救生圈?我嘴里不愿意承认,但心里却不敢否定。     哦,现在想到第三次印象深刻的沏茶了。第三次,也就是两个小时前,“失踪”近半年的男人突然来了,坐在沙发上,不断地抽着烟。我沏好茶,把茶端到他嘴边想喂他喝,他伸手接过,自己大口喝掉。我愣看着他,以住,他会大口大口地吸茶气,小口小口地轻咽茶水,说这是喝茶的正确方式,他说过最反感别人喝茶像牛饮,简直是糟蹋了茶叶。可现在,他竟然这样喝茶。     闲闲地无话找话地乱聊一通后,他故作自然地掏出一笔钱放在台上说,这是这半年的房租和生活费,以后我不会再来了,以后你要住还是要退房,你自己处理吧。原谅我吧,我要回老家结婚去了,对象是我父母选的,据说是企业老板的女儿的,急要我回去,结婚后让我打理公司。请你理解。     我早料到会有这么一天的,所以我能平静地看着他说完,不说一句话。遇上这样的处境,说什么都无济于事,假若哭哭啼啼,或是低声哀求,或是大声责骂,都会丢自己尊严和脸面,结果更是让自己受不了。惟有不出声,才是最有力的责问,才是最恰如其分的心态。     待他说完了,我说,我理解,真的理解,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好男人攀高枝也是一种潮流,那句俗不可耐的大白话说什么来着——娶个富婆可少奋斗十年,你娶个老板的女儿至少可少奋斗二十年,我理解,理解。     他明白我是在讽刺他,脸上羞愧与内疚交融。     他嗅了嗅空气,说,这房里味道变了,没有以前的茶香,你闻到了吗?     我笑说,人去茶淡,正常。     是很正常。恋人分手再正常不过,正常得就像是阳台上的日日红,日开日谢,自有其生存的意义。他离去后,我才发觉跟他的最后一面,竟然没有拥抱或亲吻。以前看电视剧,总为恋人分手的最后一吻或是最后一抱感动得乱七八糟,可到自己份上,本该有这令人终生难忘的情景的,却没有发生。连最后一吻或是最后一抱都忽略了,身为女人我感觉不到痛苦,只感觉到羞耻。是的,就是羞耻。而羞耻对于女人,是重于自尊的人格底限。换句话说,我与他这一分手,实实地让我身处人格的底限上。     乱想了多久?不知道,反正当刘辉重重地拍了我一下时,我才醒过来。     刘辉猜疑地问,我一直看着你在发呆,你怎么了?这么怪异?     我调整身心,重新让脸上的表情活动起来,嘴角含笑,想对刘辉说“要不要给你沏壶茶”,可话到嘴边竟然变成“要不要弄点什么给你吃?”。潜意识里,还是不愿给他泡茶,似乎,泡茶成了那个男人的专利了。也许,对每个男人,我都想有其独特的、与众不同的对待方式,以此来表现自己对感情的“分得清”。     刘辉挥挥手说,刚吃饱,不用。也是,我这不明摆着没话找话嘛,都什么时候了,还拿吃饭作借口,没劲。     而最没劲的,是面对追求者刘辉时,原本心里渴望着与他能好好地情感交流,甚至想到他有可能是现在的自己感情的支撑、寄托、依赖。换句话说,那男人扔下我走了,我要让自己重新活过来,这世界男人千千万,喜欢自己的肯定不止他一个,这不,刘辉就摆在眼前,只等我接纳他了。可现在,我明显地感觉到了某种不对劲,我抗拒给刘辉泡茶,就表露出了自己心底里其实在抗拒他的。或者,是抗拒以同样的情怀面对刘辉?或者想在刘辉那里感受到另一种情怀?     也许是整晚自己胡思乱想导致心情变异?那个让我胡思乱想的男人,已经离开了我,可他留给我的“乱”,依然鲜活地提醒着、 刺痛着我。现在,我脑海里对他的回忆,只能用“乱”来形容。“乱”这字眼,可以是伤痛,可以是羞辱,可以是不甘心,可以是怨恨。总之,一切能严重影响女人心情的字眼,都可以用“乱”来形容,除此,我没法再找到更恰如其分的字眼来概括种种情绪了。     现在,我就感觉到了极端的“乱”,乱得脑子里像塞满了麻绳,理不顺解不开。这种不对劲的乱,让我无所适从。那个男人宠爱了我,也伤害了我,怎样才能平衡呢?是无所谓地淡忘,还是报复他?无所谓是做不到的,淡忘更是不可能,那么,只有报复了?     对,我心里一直觉得不对劲的,就是“报复”这字眼,它那么朦胧地浮现在眼前,却那么清晰地印在脑里,我想装作没看见,却无法忽视它的存在。没错,报复那男人,才能让自己的心理平衡。而马上嫁给刘辉,是自己目前最容易做到也认为是最有效的方法。我甚至幻想到请他参加我和刘辉的婚礼时他那种咬牙切齿的表情。这真有意思。现在,只要是有意思的事,只要是能使自己心理平衡的事,我都会去做,不计后果去做。无所适从和无动于衷这状态不适合现在的我,现在的我,就是要找点事做,找点能让这样的僵局改变的事。     刘辉一直明目张胆地向我求欢,甚至说过,只要我点头,他就娶我。我很自信只要我一开口,刘辉就会惊喜万分地答应的。     一想到自己原本打算的报复方法,我脸上的笑容重又挂上了。我很突兀地对刘辉说,我给你泡茶吧。     刘辉对我的举动感到惊讶。看他一脸怪异的表情,我就知道。     给刘辉沏茶时,原本茶道熟练的我,竟然被开水烫了一下,手一抖,茶杯、茶壶摔一上,碎了一地。我对刘辉苦笑,看来,这茶你是喝不到的了。     算了,泡什么茶装什么柔情,对刘辉这样喜欢直接说话的人,不如就直接向他表示算了。     说到做到,我放下手中一切,将身子轻依着刘辉,拿柔情似水的眼神瞄着他。刘辉接收到了我眼里的性信息,激动万分地紧抱着我,一阵看似手忙脚乱实质顺理顺章的紧抱乱摸后,刘辉大喘着气,将我重重地抱起,轻轻地扔在床上。我想故作拒绝,却不得要领,反而变成了一种欲拒还迎的性趣,刺激着刘辉。     刘辉果断地除去我的衣服,一步到位地、以势可破竹的力量进入了我的身体。我来不及作出反应,来不及完全调出自己的性趣,来不及配合刘辉,刘辉就泄气地结束了冲刺,像短跑冲刺中的运动员突然遇到障碍不得不停止冲刺一样,结束得有点气恼,有点无奈,有点不尽人意。     刘辉用手撑起身子看着我,似乎在思索什么问题,眼神飘得厉害,像对不了焦点一样。也许是心虚,也许是女人害羞的天性,我闭上眼静躺着,内心复杂,表面冷静。     不对劲的感觉又一次袭来,我用手拍着头,想不通猜不透,总之,这种感觉绝对不是我要的,以前曾经想象过也许有可能与刘辉会走得亲密无间,但我想到的那场景,绝对可用“鱼水交欢”来形容。一直以来,性对于我是神圣不可侵犯的,有爱才有性、因为爱所以性是我坚守的宗旨。可现在,我触摸不到爱的边缘,感觉不到爱的存在,我与刘辉的最亲密的接触,何止没有碰撞出火花,甚至连震荡都没有,哪来欲生欲死哩。     刘辉穿好衣服坐在沙发上抽烟,默不作声。他的表情在烟雾中迷糊一片,我看不清瞧不明。我挨近他身子坐着,尽管没有感受到那种性趣交融的乐趣,还是极力摆出一副“我是你女人”的架子。刘辉轻拥着我,亲了一下我的右脸,笑了笑。我被他这一笑弄糊涂了,这一笑,怎么就这么怪异呢。     我回吻刘辉一下,娇声说,这房子要到期了,没地方安置,以后我搬你那住吧。     刘辉惊讶地看着我,然后猛吸烟,不发一言。一会,他低下头说,我那房子太窄太旧,你是喜欢享受的女人,住不惯的,我不敢高攀你,怕不能给你幸福的生活,苏珊,我永远是你的好朋友。     呵,肯定是哪里不对劲了,刘辉不是一直追着我吗?不是说过不介意我的以前吗?我欲抱住刘辉,刘辉不露痕迹地站起身说,晚了,你早点休息,我走了。     我站起身,想拉住刘辉,刘辉却已大步走向房门,拉开门,走了出去。我看着墙上镜子里滑稽的想要追出去的自己,想自嘲,却笑不出来。     一转身,被椅子绊了一下,倒地的瞬间,地上的茶杯、茶壶碎片光芒四射地向我袭来。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1 个评论)

回复 独一无二 2008-9-27 09:07
看的有点晕
回复 仓央 2008-9-27 09:31
小说的确很难。
回复 烟舞 2008-9-27 09:50
以下引用独一无二(游客)在2008-9-27 9:07:00发表的评论: 看的有点晕 是够晕。一个晕乱的故事。表现女人报复别人变成报复到自己的晕乱。表明,凡是报复感情的,最后都会变成报复自己。
回复 烟舞 2008-9-27 09:51
以下引用仓央(游客)在2008-9-27 9:31:00发表的评论: 小说的确很难。 反正是草稿,练练手吧。
回复 左岸词宗 2008-9-27 09:55
小说是形象思维的产物。烟舞兄对心理的细微变化捕捉十分准确。“三次泡茶”的设置很精致。细细读了一遍,等烟舞兄修改完,再来读!以下为烟舞的回复: 就是以“三次茶”来表现男人女人的心态。
回复 左岸词宗 2008-9-27 10:10
名演陈道明一向以冷峻闻名,其不拘言笑深遂有余的做派——不苟言笑。 打错这个字不怪烟舞兄,是江湖海带的坏头。以下为烟舞的回复: 谢谢左岸,希望你能继续挑出我的错别字,这方面我的失误率不低的啊。
回复 周小娅 2008-9-27 15:13
泡茶给我爱的那一个人喝,不爱了,茶艺不存,茶壶茶杯也碎了。。。。特别的视角。爱是有一个“场”的,爱破灭了,这个场还有什么意义呢?好!细细读来蛮有味道的一个故事。 女人心硬,是硬不过男人的,而毒女人又只是凤毛麟角。所以两性战争一般都是女人败。所以张爱玲有名言:所有的女人都是同行。以下为烟舞的回复: 其实我写这些东西不求太多,只想能细节表露女人的心理活动。 是的,以茶艺、茶壶来表现爱情的存在与否。 身为女性,我喜欢各类女人,同样,也同情各类女人,亦嫉妒各类女人。
回复 东江大曲 2008-9-27 15:45
以一个茶庄女子的眼光来看男人看社会,这样的视角和切入点很方便故事的展开,构思很有想像力。以下为烟舞的回复: 在你们行家里手看来,或者说跟你们行家里手比,我写的,不过是一些谈不上文学的文字。
回复 苍梧 2008-9-28 00:42
欣赏烟舞独特的视角! 我在想,如果有一天,女人不再以男性世界为感情转移了,或许便是小说消失的时候了…… 以下为烟舞的回复: 谢苍梧。 说白了,大部分女人都是活在感情中受感情左右心态的。
回复 郭瑛戈 2008-9-28 17:32
前面的铺垫有点过长,对香口胶的厌恶可以简略些。 井蛙之见,仅供参考。
回复 邓仕勇 2008-9-28 20:35
感觉“报复”得还不够深刻!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
1111111111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