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越剧情怀-烟舞-东江社区 -

东江博客



烟舞的个人空间 http://sns.huizhou.cn/space-index-11096.html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我的越剧情怀

已有 559 次阅读2008-8-15 12:54 |个人分类:艺文乱侃

 

那晚少有地端坐电视前,只为三个小时的《纪念中国越剧百年演唱会》。钱惠丽、方亚芬、章瑞虹等众多越剧新秀同台斗艺,甚是精彩。

   一直不明白为何会迷恋越剧?或许,是缘于少女时喜读《红楼梦》?又或许是少女时不经意地瞄了一眼越剧《红楼梦》,因此迷恋上了徐玉兰那圆浑天成、大气婉转的唱腔、王文娟那低眉敛眼细软的演绎?当年会多次细读《红楼梦》一书,或许就是因为徐玉兰和王文娟把宝黛演活了吧?时至今日,徐派王派人才辈出,那似是而非的唱腔,虽远不及前辈精湛,却也能一了我的越剧情结。

   一部越剧《红楼梦》,我竟看了八遍。可以忽略剧中的宝黛情,可以忽略情节本身带给我的泪眼朦胧的感觉,可以忽略经典小说的艺术感染力,但,却不能忽略徐派与王派唱腔绝妙的搭配和演绎。看了其它剧种的《红楼梦》,唯有越剧中的黛玉焚稿、黛玉葬花、宝玉哭堂,能恰到好处的体现那种悲从中来、情到绝处的艺术感染力。从此,越剧成了中国众多剧种中唯一能让我认真地观看并细听的剧种,于是,我常静坐着,倾听那美妙婉转的越剧唱腔,把喧哗世俗的现代流行歌曲悉数抛于脑后。

   朋友问我,广东人为何不喜欢粤剧而是喜欢越剧呢?我说,各类唱腔中,总觉得粤剧的生硬、豫剧的喧闹、昆剧的呆板等等,比不上越剧的柔韵动人。在越剧唱腔的婉转回旋中,我能感受到一种柔软的力量感,于轻轻唱来的腔调中渗出,于是,那一刻我便身定心静,融于剧中,获得一种仿似从远古而来的神圣感。是的,我竟然从柔软如棉的唱腔中,感受到世俗生活中难于感悟到的神圣感,一种背蕴含某种力量的柔软感。这神圣感,这莫名的力量感,也许就是所谓的“宁神静智”的感觉吧?

   曾幻想越剧中的女角,应是缓步趋走于江南小湖边的忧怨女子,或扶栏凭望,目光所及,便是心之所至;或凝神于湖面,暗诉忧怨;或打着花雨伞,于人群中轻叹一声,打湿了游人的心事。幻想那着古装的女子,伴着二胡的悠扬,流水般越过现代形色匆匆的人群,增添了江南美色,把个静美的江南意境迷惑得越发动人。

    越剧中的男角,应是那世间的深情男子吧?婉转的嗓音,该是深情的倾诉,还是爱的表露?那男角,或文采过人,或风采夺目,或嫉世恶俗,无不显其耿直多情之一面。现代男人,何来这深情款款和终情一生呢?也许,唯有在这艺术情节中,才能感受到那种令身心俱欢的深情吧?宝黛情,令人绝望,却也令人回想连连:所谓情深意切,所谓恩爱誓言,不过是繁华盛世中男人的消遣物,是黛玉那被焚的字帕。

    历来男人唱戏总被人瞧低,于是,越剧的特点是角色全部起用女性。女扮男装的男角,总能在扮相英气的言行举止上看出女性的妩媚,却不觉得突兀,反而觉得恰到好处。男角的身段柔中带刚地一甩袖、一抬脚、一转身,那股“细软的男人气”便直逼眼睑。到现在,虽然已有男人“翻身做主”担当男角,但总觉得那唱腔少了越剧的“柔软、婉转”,反而觉得别扭。就是这么奇怪,男角扮男角,反而是一种罪过,若瞧着那男人身柔柔地唱越剧,我竟不忍细看细听。或许,是先入为见?或许,是独爱女扮男装的那份轻柔?
    
    时常陷入越剧蔓妙的意境中,幻想自己是一古代女子,缓步于西子湖畔,倾听细雨中那份婉转的低诉,触摸那轻垂的柳枝,一路碎步走去,走向那越剧描述的氛围中,于婉转的唱腔中,深入神圣之地,微笑着,听二胡的声音如鼻息轻吟。是的,越剧中二胡的轻吟,带着悲凉的韵味,一声一声的,轻易地就把听者的心揉软,或是揉碎。

   又猜想越剧唱腔是一种倒流的神秘时光,穿越了千山万水、春夏秋冬,甩着水袖扭着腰身流向我,渗透我。情感之柔美,湖畔之静谥,均成了这时光的注脚,缠绕着,回旋着,如水般流淌。

   于是醉了,醉于这如女人般叹息的婉转中,醉于这日月江河细流的时光中,把自己的身心,放得很低,低成一滴水珠,随那流水,向远方流淌。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发表评论 评论 (4 个评论)

回复 东江大曲 2008-8-15 15:22
越剧一般是女同志爱看,我记得儿时我母亲还跑到上海越剧团去追星呢,这恐怕是元老级的粉丝了。以下为烟舞的回复: 我这年纪,也活该只配看越剧吧。
回复 郭瑛戈 2008-8-15 16:11
文字很美,如同流水行云,读着也令人心醉。以下为烟舞的回复: 过奖了。 希望您多加指点。
回复 雪无痕 2013-7-10 20:20
越剧,我也喜欢,喜欢茅威涛的演唱剧目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
1111111111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