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不见的客人,猜不到的结局-晓飏-东江社区 -

东江博客



晓飏的个人空间 http://sns.huizhou.cn/space-index-108.html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看不见的客人,猜不到的结局

热度 1已有 1617 次阅读2018-3-1 12:49

看不见的客人,猜不到的结局

 

好莱坞大片看多了,偶尔看看其他电影,也会有新鲜的体验。最近看西班牙电影《看不见的客人》,就给人这种新鲜感。

 

不妨先简单引用网上的剧情简介——该片讲述了企业家艾德里安在事业如日中天之时被卷入一桩谋杀案中,为了洗脱罪名,他请来了金牌女律师弗吉尼亚为自己辩护,然而,一切出乎他的意料……

 

影片给我带来新鲜感的有两方面:叙事层面的精巧、批判层面的力道。

 

 

 1, 作为圈套的叙述与作为叙述的圈套

 

这部电影有着看似简单其实复杂的叙事结构。

 

故事一开始,男一号、成功的跨国企业家艾德里安在他的办公室迎来了从未输过官司、刚刚退休的金牌女律师弗吉尼亚,这是他的心腹、私人律师介绍给他的客人,而当时他的私人律师正在外面为他摆平某件事情。这件事情,也正是弗吉尼亚应邀而至的理由——艾德里安陷入了一宗命案官司,他的情妇、女摄影师劳拉被人杀死在一间偏远的酒店房间,而现场的种种迹象都指向当时正在现场的艾德里安。此刻,他正面临指控,需要一位高明的律师为自己洗脱罪名。

 

故事始于艾德里安和弗吉尼亚会面,也终于他们会面;也就是说,整个故事的“现场”,就是他们两个人的会面、谈话。这是叙述的“现在进行时”——时间局限于短短的一两个小时内,场景局限于一个办公室,人物局限于一男一女两人,情节局限于他们的对话、艾德里安接的一两个电话。从这个叙事结构看,它非常简单,甚至非常枯燥乏味,是叙事特别是电影叙事的大忌。

 

不过,在这个简单的叙事套子里,装的就是复杂的机关了。第二层的基本叙事手法,就是所谓的倒叙。

 

弗吉尼亚一进来,就对艾德里安说,案情有新变化,出现了一个新的陌生证人,这个证人的出现将迫使艾德里安两三个小时后必须出庭应诉。而为了争取主动,让她的辩护更有力有效滴水不漏,艾德里安必须把案情的前前后后如实告诉她,而且不能遗漏任何细节。

 

于是,艾德里安开始从最近的命案追忆整个过程。我尽量简短复述一次——

 

艾德里安背着妻子和劳拉到酒店幽会,劳拉被袭击致死。案件是怎么发生的?为了讲清案情,艾德里安讲述了他和劳拉的非正常肉体关系。他背着妻子和劳拉混在一起,一次,他们开着宝马X5出门游玩,从水库边抄近路去目的地;路上他们为彼此的关系问题争执起来;路上突然蹿出一只小鹿,他为躲小鹿急打方向盘,与对向一辆小轿车相撞;宝马熄火,小轿车一动不动;下车一看,小车司机(一个小伙子)已经没了气息;艾德里安准备打电话报警,劳拉制止,认为这里没有监控,没人知道,报警对自己不利,于是出谋让艾德里安把小车和尸体处理掉;他把后尾箱装着小伙子的小轿车推进湖里沉入水中,而她则在路上叫来拖车;很快有人来了,是个热情的老者、宝马公司前工程师;工程师把宝马拖进自己不远处的家,义务帮忙检修,而劳拉则被工程师罹患癌症的妻子热情地请进家里;在屋里,她听见了工程师妻子的一通电话、看见了墙上一些照片,发现刚才车祸中的年轻人正是工程师的独生子;她只好匆匆逃离;之后她和艾德里安决定分手,彼此不谈此事,不再交往;艾德里安利用自己强大的财力和公关能力摆平了警方的追查;随后是风平浪静的一年,艾德里安事业如日中天,生意做到亚洲,成了年度优秀企业家,然而这时出现了一个陌生人,给他寄来当时沉尸现场的照片(水库风光照),并勒索他和劳拉;他和劳拉按照对方的要求住进一个偏远的酒店,进入房间后,就发生了案件,他被人从背后击晕倒地,醒来后发现劳拉倒地而死,现场血腥弥漫……

 

这是艾德里安对弗吉尼亚陈述的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并指出酒店命案凶手一定是那个退休工程师及其罹患癌症的妻子,正是他们,为了给儿子报仇,一手策划了酒店命案。

 

然而,艾德里安的追忆不断被弗吉尼亚打断,因为她认为他对现场的追忆缺乏细节,漏洞太多,陪审团和法官不会采信,他必须如实陈述全部细节。艾德里安在她的追问下,只好不断地补充细节,然而随着细节越来越多,他叙述的漏洞也越来越大。在女律师的强硬要求下,他只好一而再再而三修正自己的叙述,而修正的过程,其实就是谎言不断被自己揭穿的过程。他不断否定自己之前的叙述,故事因此越来越扑朔迷离。车祸事故中,到底谁是“善后”的主谋?那个小伙子被沉入水库时是真的死了吗?酒店谋杀案的真凶是谁?那个寄照片勒索艾德里安的人是谁?

 

在弗吉尼亚的不断逼问下,艾德里安不得不一步步道出了实情——车祸发生后他阻止报警,策划了沉尸方案,摆平了警方,谋杀了劳拉!艾德里安在讲述中,把自己变成劳拉,而将劳拉说成艾德里安。两者在他的叙述中角色互换;但又不是全部互换,而是在部分关键的地方,他将两者的角色进行了互换,情节因此变得迷雾重重。

 

当他把所有的伪装脱下、最终道出实情后,弗吉尼亚也一步步揭开了另一个实情,她的真实身份:伪装的女律师。等他讲完所有细节后,她离开艾德里安的办公室,走进对面的一个房间,和那个工程师一同出现在窗口。此刻,艾德里安看见她不慌不忙地扯下面具和假发——她是工程师的妻子、车祸中那个小伙子的母亲。

 

他们刚才的所有谈话,被窃听并被录了音。

 

艾德里安一脸惘然而惊诧。这时电话响了,他的私人律师告诉他事故中唯一的目击证人已经被他用重金摆平,将会提供对他有利的供词。接着,有人敲门,艾德里安打开门,真正的金牌女律师弗吉尼亚彬彬有礼地出现在他的眼前。故事到此结束……

 

这部电影中,至少有两个圈套。一个是作为叙事的圈套,叙述的不断否定,不断否定之否定,让人想起博尔赫斯;另一个是情节的圈套,艾德里安自以为设计了圈套,可以蒙骗法律,然而不知不觉钻入了工程师夫妻俩的圈套,他们的精心设计,让艾德里安最终坦白了整个事情经过:他是两宗命案的主谋和凶手(工程师的儿子被沉入水库前其实并没死,只是晕过去了,被沉入水库前他醒了过来,但艾德里安不顾他的求救,决然把他沉入水中,杀害了他。这也是他向假律师如实交代的)。

 

 

 2,谁比谁更有力量

 

电影讲个故事,难免要告诉观众一个“意义”(所谓的主题、思想)。这部电影也不例外,但它的“意义”就像它的叙事一样,装在一个个圈套中,比较复杂。当然,归根结底,还是批判,在批判中否定一些东西、肯定一些东西。从表面看,电影批判的是资本主义,是金钱社会,以及这个社会中的冷漠、自私、罪恶。艾德里安作为大老板,遇到交通事故后,本可依法处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但他担心带来麻烦,特别是与劳拉非正常关系的曝光,影响自己的家庭和事业,因此他冷漠地处理掉了车祸另一方的车辆和伤者;事后他通过强大的经济实力和人脉关系摆平了警方的调查等种种对自己不利的局面;最后当他发现前情妇劳拉居然敲诈自己一百万欧元准备送给工程师夫妇、以此抚慰她焦虑不安的内心时,他决定一了百了,残忍地杀害了劳拉,然后又请来金牌女律师,试图再次摆平这个凶杀案的指控。

 

然而他终究失算了。

 

他以为自己有钱,可以摆平一切;但自负的他忘了,金钱和人脉关系可以摆平现实中的很多麻烦和问题,但摆不平两个“人”:一个是良心,另一个是亲情。简单地说,金钱摆不平灵魂。作为摄影艺术家的劳拉因为良心不堪折磨,患上焦虑症,最后决定帮助工程师夫妇,以减轻自己灵魂上的痛苦;工程师夫妇不顾势单力薄,强忍丧子之痛,不屈不挠,追求真相,只为给儿子下葬(入土为安)。显然,艾德里安无法摆平劳拉精神上的痛苦,更无法摆平工程师夫妇丧子之痛——这种感情的力量足以抵挡一切金钱的袭击。

 

他败就败在这里。

 

所以,故事的对立矛盾关系中,表面上是艾德里安(金钱和资本的化身)有着强大的能量,而最终胜出的却是良知和情感的力量。

 

简化到最终,其实就成了人性中恶与善的对决。善良和正义战胜了邪恶;正能量得到了弘扬。这就是整部电影的“终极意义”。自然,这难免要回到绝大多数电影的俗套中。

 

俗套的故事(由命案、复仇、非正常性关系等元素构成)、俗套的主题。

 

当然,俗套正是普世价值的普遍表达。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羊大 2018-3-1 18:01
银行人员的结局如何?越来越多还是越来越少?三年五年十年二十年拿什么养活自己?那些有老的有少的又如何?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