棋·局-晓飏-东江社区 -

东江博客



晓飏的个人空间 http://sns.huizhou.cn/space-index-108.html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棋·局

已有 1877 次阅读2018-1-16 12:23

棋·局

——丁酉随笔(8)

 

 

1

 

儿子在网络对战平台与人对弈,下得兴起。本没我的事,因我得了点空,便端着一杯热水,凑在一旁观看。不看还好,看了便皇上不急太监急,忘了“观棋不语”的棋德,仗着家长的“权威”,频频“指点江山”,全然不顾自己本是儿子手下败将——每次都被他杀得片甲不留的常败将军。儿子本来稳坐中军帐,被我声音洪亮的一阵瞎指挥,终于哑火了,被对手打得落花流水。

 

一局终了,他不忍直面电脑屏幕,趴在桌上,黯然神伤,潸然泪下。

 

我试图劝他跟我一起,打开历史对局,重返现场,逐一点验,看看是哪几步棋下错了。

 

他哪有心情!我的举动不啻在他伤口上撒盐。他勉强抬头看了一眼刚才的棋局,呜呜~~~哭得更稀里哗啦了。

 

我只好关掉电脑,一个劲地安慰他——输赢没有关系,自己努力过就可以了。

 

然而,这样的安慰显然是苍白的,就连自己也觉得轻飘飘的软弱无力,几近虚无,形同客套。输赢怎么会没有关系呢?下棋不就是图个输赢么?不论输赢,还下什么棋?

 

围棋是一种极其残忍的零和游戏,只有黑与白,只论输与赢,没有缓冲地带,没有中间过渡,无论如何落子,如何布局,如何迂回,如何算计,如何谦让,如何巧取,终究是血淋淋的肉搏,只有一个结局,那就是输或者赢。赢家的笑声必定建立在输家的郁闷之上,而输家的眼泪只能成为浇灌赢家笑靥之花的肥水。

 

 

2

 

尽管这样的安慰显得苍白,但“输赢没关系,认真下就好”确实是我常常对儿子说的一句话,几近口头禅。

 

儿子学围棋快一年了。去年上半年在幼儿园学,一周一节课,一节课半小时,学了点基本规则,其他技巧估计学不了多少;下半年才报了个课余围棋班,每周末两节课,算是真正学习。时间不长,进步迅速,兴趣浓厚。前段时间帮他注册网上对战平台,围棋老师建议我让他从十三级打起,我一时手快,点了九级,又懒得跟网管和客服联系修改资料,便让他硬着头皮上。不想九级对他根本没难度,他很快就晋入八级。然后是七级,六七,五级,四级……一路顺风顺水。

 

终于有惊无险地晋入三级。难度从这个阶段突然猛增,所遇大多是从十几级二十几级一路过关斩将闯上来的“老油条”,积分不高但经验丰富,有的已经在网上对战上千乃至几千局(我儿子还不满百局),想赢他们变得非常困难。儿子晋入三级的喜悦没有持续多久,翌日晚上,就在一场看似要得手的对局中,不料最终电脑点目时,小输对手0.5个棋子(扣除己方黑子贴白子7.5目后)。

 

半子也是输,跟输50个棋是一样的结果。于是积分被扣,从三级降到四级,“一夜回到解放前”,儿子哭得那个伤心!简直泪流成河。

 

又得为重新晋入三级而战了。

 

每一局都显得非常重要。赢了,意味着重上三级;输了,意味着积分继续减少,晋级又将增加台阶和障碍。

对儿子来说,输赢变得史无前例重要起来。

 

而我显然没有意识到儿子的心态,居然在一旁自以为是瞎指挥,干扰他的思路,导致他惨败。

 

事后我的一句“输赢没有关系”,又怎能抚慰他的伤心?

 

 

3

 

我知道一句苍白的“输赢没有关系”无法抚平他一时受伤的心灵,但我并没有打算将这句话扔进垃圾桶。或者说,在未来的日子里,我依旧会不断地向他灌输这种意识。

 

输赢没关系,不是对于输赢麻木不仁,不是持无所谓的心态,而是在面对围棋这种纯粹肉搏、仿佛一个高度凝练的寓言般的游戏时,能有一种“放得下”的能力。

 

我们说棋局棋局,棋即是局。局,最容易让局中人执迷不悟,所以常有“迷局”。

 

棋局的“局”,到底该怎么理解?在儿子学围棋之前,我一直以为那就是“场”的意思,棋局即战场。一局棋即一盘棋,顾名思义,“局”与“盘”都有空间(场)的意义,都是在一定空间中展开的某种关系特别是对抗关系。它的全部意义在于如何在这个空间中演绎阐释这种对抗关系,最终成为赢家。

 

而当儿子学围棋,特别是围棋兴趣日益浓厚甚至有点沉迷,常常为一局棋高兴得手舞足蹈或黯然神伤泪流满面的时候,我渐渐意识到,棋局之“局”,不仅在“局中”,更在“局外”。“局外”是什么?是“局”无法抵达的地方。因为“局”是个很小的空间,十九路棋盘空间之外,便是它的尽头,它的界限。“局外”,就是界限之外,就是“限”。

所谓“局限”。

 

局之限,棋之限。

 

我向来接触到的知识,是围棋的种种好处,是孩子自小学习围棋能得到的许多收获,包括智力的成长、修养的沉淀、习惯的养成、思维的培育、心理的历练,等等。这些自然是被经验证实了的、确凿的,因此我至今坚信它的正能量。但辩证法告诉我,阳光的背面一定是阴影,学围棋的种种好处背后,一定有它的“副作用”。

 

那就是它的“局限”。

 

作为一种对局游戏,围棋限于一个方寸大小的空间之内,这个空间显然是二维的平面,无需立体的多维空间想象,就能看懂棋子的位置、棋盘的格局、棋局的走向;同时,棋子只有黑白二色,只有输赢两种结局,中间没有过渡,它是纯粹的二元对立关系。因此,这种二维空间和二元对立很容易导致一种极端的思维形式,那就是我们常说的“一根筋”,钻牛角尖,陷入迷局,执迷不悟。

 

这种“副作用”就在于棋盘之中,是围棋游戏规则的必然产物,是本质的,是天然的。

 

忽然想起早年读过的蒲松龄老先生的《聊斋志异》中,有一篇叫《棋鬼》的故事。说的是有个年轻书生,沉迷于棋局,无法自拔,最终败光家产,把父母气死;茕茕孑立的他毫无悔改的意思,继续沉迷棋局。阎王一怒之下,把他打入炼狱。后来阎王修成东岳凤楼,需要文人著文刻碑,便召集“泉下”所有文人书生赴凤楼写文章。书生有幸被召,一旦写成碑文,便有转世还阳的机会。不料这糊涂书生在前往凤楼的路上,看见有人在道旁摆局,便控制不了棋瘾,一屁股坐来下,跟路人大战,杀得难解难分,最终耽误了去凤楼的时间,错失了自己超生的机会——阎王气极,将书生打入永世不能超生的地狱。

 

这是因棋执迷不悟的典型——做鬼也不放过棋;宁肯为永鬼,不肯放过棋。

 

在现代作家阿城的《棋王》中,也有这样一个“执迷不悟”的角色:王一生。在作为知青下放穷乡僻壤的饥荒时代,王一生沉迷于棋局,乐此不疲,常常忍着肉体的饥饿,翻山越岭到处寻找对手下棋——尽管他迷的是象棋,但也还是棋类。

 

举这些例子,只是想说,棋也是一枚硬币,它的正能量之中,同时氤氲着、镶嵌着、共生着“副作用”,这正如药物,在疗病的同时,一定有其副作用,所谓“是药三分毒”。

 

认识这份“毒”,不是要把药倒掉,而是要在“药”与“毒”之间找到平衡点。所谓控制、制衡。

 

因此,在孩子学围棋的路上,我必须不断重复“输赢没有关系,认真下就行了”这个理念。这句听来苍白的安慰之语,却是对于围棋非赢即输、二维二元局限的警惕和制衡。这句话入脑入心了,在未来的棋路上,他才能拿得起、放得下,既能愉悦地走进棋局,也能从棋局中走出来——无论赢还是输,兴奋还是悲伤,完美还是遗憾。

 

如此,棋局才会敞开无形的大门,让人从中走向“局外”,摆脱“局限”。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