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酉随笔(5)-晓飏-东江社区 -

东江博客



晓飏的个人空间 http://sns.huizhou.cn/space-index-108.html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丁酉随笔(5)

已有 6675 次阅读2017-10-17 11:43

丁酉随笔(5)

——新楼与旧屋

 

“我记得青黛的瓦面在月光下泛出微微的幽光;要是遇到雨天,雨水沿瓦槽缓缓淌下来,顺着瓦檐滴滴沥沥,绵绵不断的水珠串成一条条项链,挂在屋檐外,流动的,晶莹剔透的,形成一道白茫茫的水帘,答答的雨声犹如一支催眠曲。

 

“我记得那些老旧的窗户,有着精美的木质窗棂,画一般挂在墙上。当早晨的阳光透过窗棂照进来,就能看到一束束斜斜的光柱卷起翩翩起舞的尘埃,散发出淡淡的不可名状的味道;被雕成某个抽象图形的光影,懒懒地躺在地上,可一不留神,就悄悄变小了——时间推移,光线的尺寸也在变。在这样的窗户里,阳光不仅有温度,有味道,而且也有形象。

 

“我记得屋子的里院比地面要低一两个台阶,仿佛一个浅池子,其实那不叫院子,叫天井。铺着青石板的天井多数时候是湿漉漉的,墙角长着些墨绿的苔藓。抬头看,是一块手帕似的方形天空,或蓝、或灰、或黑,或阴、或晴、或雨;当云朵飘过,你看到的是一副动画。天井里种着些植物,不是习以为常的花草,是那些比较婆娑的本木植物,玉兰、含笑、山茶花之类的,花开时节,总能闻到一股幽香,或浓或淡,或远或近,或徐或急;若是玉兰花开,香味就更独特,仿佛从天空中飘洒下来似的——玉兰树太高,枝叶探出天井,伸向天穹。”

 

……

 

这是老米关于那些老房子的记忆。他告诉我,他少年时代在那样的房子里短暂地待过一阵,却留下难以磨灭的记忆。

 

是老米老家一所学校的校舍,传统砖木结构的教学楼、宿舍楼、图书馆、科学馆……一律有着中国古典的建筑风,局部却也有点欧罗巴情调,比如那一扇扇拱门,以及那些有着骑楼风韵的廊道。

 

不过那样的房子已消失多年了。前些年,老米回老家,特意前往探访。时易世变,物不是、人亦非;他以为能看看那些老房子,与少年的自己重逢,却发现那些青瓦白墙早已灰飞烟灭,一切都湮灭在光阴的故事中,独剩回忆和惆怅。

 

老米喟然:所谓乡愁,其实不过是将回忆和憧憬糅合成一团的抽象画,涂在陈旧的草纸上。

 

他说,你看,在那些老房子的地基之上,巍然矗立着一栋栋崭新的钢筋混凝土楼房,外墙贴着充满现代气息的瓷砖。房子固然坚固、耐用,且合潮流,却完全没了特性,没了味道。

 

当所有的房子都建成钢筋水泥楼房,它们还有什么区别?楼房大小和高矮的不同,只是体积和形状的变化,而非风格的差异,遑论文化的多元。

 

旧房改造自然应该,毕竟实用是第一位的;但楼房化改造的同时可否尽可能地保留传统风格,哪怕是保留一些元素,营造一点氛围,给人一点回忆和寄托,一点牵挂和念想?

 

从某种程度上说,简单的推倒重建,是对传统文化的动粗,是对雅和美的抹杀,是对韵和味的蜡封。

 

如今对着新楼,老米只能在记忆中寻味那些老房子了:那些瓦脊,那些窗棂,那些花香;她的倩影,她的风姿,她的芬芳……

 

 

下图:多所老房子和在其中一所原址重建的楼房(图片采自网络)。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