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故事】回家,回不去的旧时光-lilizhou-东江社区 -

东江博客



lilizhou的个人空间 http://sns.huizhou.cn/space-index-65905.html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春节故事】回家,回不去的旧时光

已有 527 次阅读2015-3-3 17:33

   时光到了年尾总是变得慌乱。
  大街小巷行色匆匆,人们仿佛都在赶路。你我他汇入焦急的洪流,它有个柔软的名字,叫做“回家”。
  是啊,一年到头,总要回家;有钱没钱,回家过年。不管怎样的跋山涉水,无论如何的“一票难求”,人们都千方百计的回家,尽管当初我们头也不回的离乡背井。
  于是我也归心似箭。一张回家的车票,带我回到那生我养我的小地方。
  在我看来,小镇上的一切与多年以前并无多大不同。
    男人鼻息间的烟草味与女人气息里的胭脂味或许浓重了些,娇惯的幼儿与早熟的孩子踩着时代的节奏肆意生长。
    杂乱的市井里,渗透着海盐的腥味,与单丛茶香交织着,懒洋洋地弥散开去。男人们不修边幅的言谈间隙,乡音粗口总是肆无忌惮,对妇孺的关怀都夹带着吆喝。顺从的女人,眉宇间尽是贤良的味道。街头巷尾的人家以及小贩摊担,闲暇忙碌都不忘摆弄着茶盘玩意,从早到晚。街坊友邻经过,椅子还未坐热,几杯茶却已热了肠胃,日积月累的凌乱茶渍,泛黄了岁月。
    这里人们对于人情世道的念想,总是带着顽固的狭隘。父母祖辈那一套约定俗成,从来都是腐朽却鲜明,保守而排外。镇上的人也时常抱怨一些繁琐的桎梏,当然更多时候是为专属的美好而沾沾自喜。到底是,土生土长的人们,从来都离不开脚下的这片土地。
   小镇是个有着虔诚信仰的地方。年到了,我们惯常回到祖屋祭拜。
    在时节里,老屋的灶台往往炽热而红火。每次回到祖屋,记忆总被擦得鲜亮。往日里,我的奶奶,总会搬着竹方椅,在屋檐下有阳光的角落里安静地坐着,认真的折叠着那些闪着金边银帛的纸,那是给予祖先的信物。我眼看着她将硬直的纸张努力折成元宝的形状,末了轻轻在两端捋起两个弯翘的角,重复的动作一丝不苟,直至成堆的元宝边角都有了一样的弧度。终究我也学会了这相似的动作,只是在最后,奶奶还是会笑着从我手里接过半成品,仔细捋好后才安心地置放进那头竹筐里。这是祖祖辈辈辈灌输流传下来的,一种不可动摇的信仰。就像她脚下的这片故土,她依赖着守候着才能心安。
    还记得奶奶总是絮絮叨叨,讲述着年轻时候如何长久等待着她被流放在外的丈夫回乡,如何长久地等待她膝下的儿女成长与成熟,如何长久地等待后辈搬迁以后的每个节日里难得的子孙满堂……那些当时因为重复而觉得不耐烦的话语,现在想听却变成了奢望。
    因为,奶奶老去。然后她离去,甚至在外的我,没有来得及送她。

    因为,我渐行渐远。
    我的父亲与母亲也开始在小镇上等待着我的每一次归家。  

  每一次归来,在这最初的地方,都有被岁月发酵的沧桑,以及浓得化不开的眷念与惆怅。
    每一次归来,都会有孩子们告诉我,他们很努力地要离开小镇,去远方,去城里的大学,去灯红酒绿的都市。
    嗯,离开,离开故土。我们之所以离开,只是为了披星戴月地回家,还是为了身后那些殷切的守候与等待?
   来不及多想,在鞭炮声里又辞旧岁。觥筹交错,匆匆照面。闹哄哄的春节,是小镇一年到头最热闹的时光了。在春天里,那张回家的车票,又变成了返程票。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
1111111111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