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处处有美景——白云嶂游记-该出手时就出手-东江社区 -

东江博客



该出手时就出手的个人空间 http://sns.huizhou.cn/space-index-594831.html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生活处处有美景——白云嶂游记

热度 2已有 468 次阅读2018-5-6 07:07 |个人分类:游记| 白云嶂游记

  
生活处处有美景——白云嶂游记   
            文/蒲建知

     人生就是一次充满未知的徒步,在乎的不仅是沿途的风景,更在乎看风景的心情。路,不仅仅是距离,更是一种经历,当你走得多了,就会收获很多东西,也会慢慢喜欢在路上的感觉。       ——题记

      生活处处有美景。这是我登顶白云嶂回来,感触最深的一句话。
      我对白云嶂倾慕已久了。记得那还是十八年前,天生就对奇峰秀岭有种莫名亲近感的我与几个老乡从深圳坪山流浪到惠州新圩。无意中,我留意到了不远处那座经常被白云萦绕着的高山的俊秀无比。向路人一打听,原来那座山竟然还有一个好听的名字——白云嶂。也就在那时,我萌生了有朝一日要征服白云嶂顶峰的想法。只是没有想到,虽然这些年一直生活在惠州附近,但由于种种原因,直到十八年后的今天,我才在几个美眉的陪同下了却了自己登顶白云嶂的心愿。
      白云嶂位于广东省惠州市、东莞市和深圳市交界之处,主峰海拔1003.5米,为惠阳区最高峰。次峰银瓶嘴海拔898米,为东莞市最高峰。主峰与次峰两座山姐妹峰遥相对应。这里群山叠嶂,植被茂密,翆竹摇弋,怪石嶙峋,溪水孱孱,风景秀丽无比。特别是白云嶂主峰有一大片草地,每到秋冬时节,草地上昏黄的色调令人流连忘返,尤其是山腰的茅草丛,金灿灿的一片,在缥缈幻化的薄雾中随风摇曳,穿行其间,让人仿佛置身于金色的梦幻之中。
      大概是从两年前开始,我逐渐迷恋上了户外徒步运动。与那些资深的驴友常常结伴而行不同,我素来都是单枪匹马一个人行动。在单独徒步攀爬了罗浮山、象头山之后,惠州附近,最诱惑我的就莫过于白云嶂了。于是,我把徒步攀爬白云嶂的时间定在了这个寒假。班上几位女生在得知我的这一计划之后,向我表达了她们几人也想随同我一起去攀爬白云嶂的意愿。出于安全考虑,我起初并没有答应。直到几位同学的家长反复跟我强调,他们希望能让自己小孩通过这样的活动挑战自我磨练意志。至于安全问题,有我与孩子们同行,他们一百个放心。既然孩子们的愿望这么强烈,既然家长们对我这么信任,在综合考虑攀爬白云嶂的难度要比攀爬罗浮山和象头山低以及与我同行的女生的身体状况和意志力都不错等因素之后,我最终同意钟家欢、朱红艳两位女生与我行。当然,同意与这两位女生与我结伴而行的另一个原因则是我们的队伍中还有一个她们非常熟悉的人——我的美女同事阿清。
      早上七点不到,我们就从各自家里出发。七点四十分,我们一行四人按时在惠州火车北站公交车站台前会合,然后乘上208路公交车,一路朝新圩镇方向前行。九点半到达新圩塘吓路口,再转乘淡水至约场的公交车。到达约场后,搭乘出租摩托来到了有名的盘古宫。
      盘古庙是登山起点。古庙前有一座“女娲补天”的雕塑。盘古宫坐落在两座大山——白云嶂和银瓶嘴的山窝里。盘古宫是二进建筑。第一进是长方形的厅廊,越过天井就达第二进,第二进横排有左中右三个厅,每厅均有泥塑烫金的神像。宫上面还保存着原来的大雕栋梁,上面刻着“大清光绪十四年著雍困敦孟冬月吉日立”字样。在宫里,我们看到了木纹筋筋络络的木门,透着木材本色的门板,陈旧而褪色的窗棂。或许因为不是周末且时辰尚早的缘故,原本香客如织的盘古宫显得有些冷寂。寂静的盘古宫就像一只停摆的时钟。静静地肃立在这座古建筑前,很容易让人不自觉地陷入时光隧道的深处。
      在盘古宫前拍了几张照,小憩了一会,我们一行四人于10点整沿着盘古宫旁水泥路口黄泥小道依山而上。真正的攀爬白云嶂主峰之旅正式开启。由于天气干燥,黄泥小道尘土飞扬。路旁的小土坡没有什么树木,只有野草丛生。走了大约半个多小时,路边的树才多了起来。沿着崎岖的山道不断前行,路边渐渐出现了成片竹林,黄泥路也变成了沙石路。钟家欢和朱红艳两位女生在蜿蜒的小道上健步如飞,把我和阿清远远甩在了后面。同事阿清并非登山爱好者,此次陪我们前来,完全出于友情支持。我当然不能把她一个人丢在最后,于是陪她一边聊着天,一边不紧不慢地穿行而上。
      越往上爬,路越难走,原本蹦跳如飞的两位小女生也明显放慢的脚步。往往走上一小段就会停下来歇一小会。阿清更是气喘吁吁,连声喊累。看到她们这个样子,我有点如心不忍,便有了放弃登顶的想法。我把自己的想法含蓄地说了出来,却遭到了她们的一致反对。“老师,你是不是小看我们了?”两个小女孩挺着腰板,全是一副不达终点不罢休的坚毅模样。阿清冲我笑了笑,也表了决心:既然来了,争取爬到山顶。
      如此劳累疲惫,可大家都没有要放弃的念头,这委实令人感动。我知道,前面的美景固然是几位眉目同伴坚持到底的动力,然而那种为了目标不畏艰辛困苦的行事准则,或许才是她们不言放弃一直坚持走下去的根本原因。
      云雾越来越浓,在钻出一片丛林之后,我们一头扎进了雾里,路也陡了起来。向上,向上,好几个山头翻过去,路还是陡峭地向上向上直到消失在云霄里。路两旁全是一尺多高的茅草,平平整整的,朝一个方向伏着,象是理了个寸头然后又用吹风机吹了一下。雾,不再像刚才从山底下看见的那样沉郁而厚实。这里的雾,薄薄的,轻轻的,微风一起,便从茅草上边飘悠而来,一层一层,一浪一浪,飘过来,穿过我们的手指,润湿着我们的脸颊。“白纱!这应该是天上众位仙女身披的白纱吧!”钟家欢兴奋的尖叫起来。循声而去,望着眼前朦胧在云霭中的无边无际的茅草坡,我也仿佛看到了仙女们飘来飘去的身影。我们所有人似乎都悟到了仙气,也就不约而同地在半坡上停了下来,各自掏出手机抢拍着眼前的美景。我们都沉醉在这美轮美奂的自然景观之中。
      经过一路攀爬,眼前豁然开朗,一小块平整的土坡上垒着一堆石头——我们终于登临了白云嶂之巅。顿然,那种“一览众山小”,“舍我其谁”的豪情顿然盈满我们每个人的心空。大家一阵欢呼雀跃。那一刻,一种叫做征服感的东西让我久久难以释怀。
      站在山巅,举目四望,目力之所及,都是茫茫的雾海。在白雾萦绕之下,那四周草坡昏黄的色调壮观极了。那如画一般的风景让人陶醉。我们不停地拍照,用相机记录下了彼此生命中的一个个美丽的瞬间。
      在山顶玩了半个来钟,时间定格在下午两点。我们决定从银瓶嘴方向的另一条山道下山。下山的黄石路很陡峭,难度比我们想象中要大许多。如果踩不稳,随时都会有滑倒摔跤的可能,所以我们一路都走得格外小心。走到危险处,我便尽可能搀扶她们一把。经过一小段下坡陡路的适应之后,钟家欢和朱红艳两位小女生便又显露出了她们的运动天赋,开始越走越快,不一会,就把我和阿清两人远远地丢在了后边。等我和阿清好不容易下到白云嶂和银瓶嘴间之间海拔559米处的垭口,她们已经在那里等候多时了。
      559米处的垭口的另一边属于银瓶嘴森林公园,有水泥石梯直通银瓶嘴主峰。选择双登的驴友从白云嶂下来,往往还要顺着石梯登顶银瓶嘴主峰。据说从垭口往盘古宫方向50米处有一条野路也可以直达银瓶嘴山顶。带着三个已疲倦不堪的女生,我不可能再去攀爬银瓶嘴了。于是,稍稍休息之后,我们从垭口启程返回盘古宫。两个小女生依然还是一路说说笑笑。我与阿清紧紧跟在她们后面,也偶尔跟她们笑谈几句。
      时间过得真快,当我们回到上午攀爬白云嶂的起点——盘古宫前边的善心桥上时,时间已经是下午四点。我问他们三个女生累不累。她们先是点了点头,尔后都不约而同的摇了摇头。大家彼此会心一笑。我当然知道她们摇头的原因。因为我一直相信,不管去哪里游玩,最重要的不是看到的风景如何美丽,而是看一路上与自己同行的是哪些人!而今天与我同行的几位女生无疑都是跟我关系相当不错的人。钟家欢和朱红艳都是我十分喜爱的学生。钟家欢是班长,是惠州市优秀学生,学习成绩经常拿全年级第一不说,体育、音乐、美术、主持样样出类拔萃。朱红艳除了成绩一直保持年级前五名之外,还是有名的校园“歌手”。而阿清则是跟我十分要好的同事——属于关系纯洁无话不说的那一类红颜知己。
      跟自己喜欢的人一起游玩,心情自然舒畅无比!其实,人生就是一场未知的旅程。心灵和步伐都在路上了,哪里都是好风景。多留意身边事物,或许最美的风景就在你的眼前,就在你的脚下!
      因为一路堵车,我们一直到晚上八点多才安全回到各自的家中。在接到几位同伴报平安的电话后,我也统一回复了她们一条信息:人生的路上,我们都总会遇到许多艰辛和险阻,只要我们保持今天登顶白云嶂一样的心态——对自己的目标有清晰的认识并持之以恒、不懈追求,成功终将属于我们。
      人生是一次未知的徒步,路走对了,就不怕遥远!生活处处有美景,只要你用心感受,定将美不胜收                                                                                                         2018/1/24
 

  

  

  

  

  

  

路过

鸡蛋
1

鲜花

握手

雷人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羊大 2018-5-6 08:17
游记哦,黑白。备上杖更好,雾霭,神话般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