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浮山游记-该出手时就出手-东江社区 -

东江博客



该出手时就出手的个人空间 http://sns.huizhou.cn/space-index-594831.html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罗浮山游记

热度 3已有 2440 次阅读2017-8-15 21:00 |个人分类:生活随笔

      罗浮山游记

      我对罗浮山的神往,最初源于初中语文课本中苏轼笔下那“罗浮山下四时春/卢橘杨梅次第新/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的诗句。

      而真正与罗浮山结缘,则是十二年前的事情。那是2005年初春,年过三十依旧孑然一身的我仅仅安心工作了半年时间,就再次不知天高地厚地在东莞塘厦的一间简陋的出租屋里忘乎所以地做起了所谓的“自由撰稿人”的梦。为了寻找灵感,更为了排解内心的愁苦和寂寞,当年三月上旬的某一天,我骑上一辆破旧的自行车,一路朝着神往已久的罗浮山疾驰而去。遗憾的是,我刚刚行至于离罗浮山仅咫尺之遥的龙溪镇,就接到某杂志社的邀约电话,要我在第二天上午9点之前赶往珠三角的另一座城市参加该杂志一年一度的“作者座谈会”。无奈之下,我只得放弃了这次与罗浮山近距离接触的机会。

      我第一次与罗浮山亲密接触是在重操旧业做了名教书匠之后的那个元旦假日——也即2007年元旦节。那天,深受道教思想影响的学校董事长动员我们教职工组队去罗浮山烧香祈福。我欣喜若狂地加入了这一行列。但同样令人遗憾的是,我们一行二十几人刚刚进入罗浮山景区大门,带队的领导就接到紧急通知,说学校发生了突发事件,要我们全体男教师及时赶回学校。我们只得匆匆地前往冲虚道观里烧了几炷香,在默默许下自己的心愿之后,来不及欣赏任何美景,就依依不舍地与巍峨秀丽的罗浮山道别了。

      尽管我与罗浮山的第一次接触如此短暂,但她却以特殊的意义定格在了我的生命里。因为在冲虚道观烧香祈福的那片刻时间里,我做出了自己三十多年人生中最大的一个决定:给一位只在短信里聊过两次的客家姑娘打电话,并勇敢地告诉这位叫做云的女孩——她就是我多年来苦苦等候的那种感觉。两个月后,我与云相约在罗浮山景区见面。我们驻足于香客不绝,烟雾缭绕的冲虚道观里;我们流连于葛洪炼丹故址“稚川丹灶”和“洗药池”旁;品尝着东坡亭里的山水豆腐花;踩碎石,攀峭岩,在古木幽草掩映的幽径里拾级而上。虽然我和云只走到狮子峰就折返了,但随着心之距离的拉近,我们都完全沉醉在了那良辰美景之中。半年之后,云成了我的妻子。不管从任何意义上来说,罗浮山都算得上我真正的福地。

      尽管对巍峨秀美的罗浮山心存感激和怀想,但在这之后的这些年,由于种种难以名状的原因,我除了每次出行时从车窗里远远地仰视过罗浮山,就再也没有零距离亲近过它了。这不能不说是一大缺憾。特别是在惠州定居下来之后,想再次游览罗浮山的愿望越来越强烈。而对飞云顶的神往更是令我对罗浮山朝思梦想。

      我把自己想去爬罗浮山飞云顶的心愿说给家人听。一对儿女高兴得不得了,希望我能带上他们。这时,妻子却在一旁泼冷水。说,要去你就一个人去得了,带上这两个小不点,还能爬什么飞云顶呀!妻子的话不无道理,儿女都还小,陪我去爬那样的高山的确有些不符实际。我只得安抚两位小朋友,说是等他们再大一点,我一定带他们一起去。就这样,我于2017813日早上8点从四角楼启程,开始了一个人徒步攀爬罗浮山之旅。

       为了节省开支,更为了饱览沿路的秀丽风景,我选择了乘坐最便宜的公交车前往罗浮山。从四角楼搭1路公交车到博罗汽车东站,然后再转乘博罗富力广场至罗浮山景区的公交车,前后仅仅花费10元钱的路费,九点半不到,我便顺利地到达了罗浮山朱明洞景区大门口。

      正值周末,来罗浮山游玩的游客很多,我整整排了20分钟的队才买到门票。进入景区,沿着当年与云一起游玩过的景点转了一圈,正想感慨点什么,手机铃声响起,一接通,是班上一个学生打来的电话:老师呀,你去爬罗浮山怎么不叫上我们呢?你快进群里看看吧,大家正在七嘴八舌议论你一个人爬飞云顶这事呢!挂了电话,我才想起,自己临出门时,在朋友圈发了一条要一个人徒步攀爬罗浮山的消息。

      好奇心促使我打开微信。果然,同学们在群里调侃得起劲。有人说,罗浮山有老虎,老师你要小心呀。有人说,不仅有老虎,还有野人呢,据说还是女野人啊!更有人说,老师不愿带上我们,还不是怕我们碍手碍脚影响了他的罗浮山奇遇!不,准确点说,应该是艳遇……我有点忍俊不禁,发了一个笑脸给大家。老实说,看到“艳遇”两个字的最初那一刹那,我突然有了种莫名的心悸。

      从“洗药池”、“遗履轩”、“泉源洞”一带沿着幽径拾级而上,可走着走着,才发现前边竟然没有了路。稍稍犹豫之后,我决定独自从葱翠的密林中攀爬上去。我拉着藤蔓,攀着岩石,刚刚爬上去十几米,身后传来悦耳的女声:“阿叔,从这里能上去吗?你能不能等等我?”我循声望去,卵石小道的尽头,站着一个穿着花白色运动衫背着黄色小背包的年轻女子。在确定她是在询问我之后,我回答道:有点危险,但好像有人走过,上边应该有路。听我这么一说,那位穿花白色运动衫的女子跟在我身后攀爬了上来。“你一个女孩子,怎么也敢一个人单独爬山?你胆量好大呀!”我由衷地赞叹。“这有什么好怕的。反正我又不是第一次一个人单独爬山。你不也是一个人嘛!”那白衣年轻女子莞尔一笑。我这才发现,颜值很高的她最多不过十八九岁的样子。“你应该还是学生吧?”我好奇地问。“我是在工厂打工的,不是学生。”年轻女孩一边回答一边往前攀爬,不一会就把我远远甩在了身后。我若有所失地呆愣了一会,才又开始疾步穿梭于青山玉泉之间。

      足足用了半个多钟,我才走出那段古树参天、藤蔓缠绕、清泉密布的原始丛林地带。而此时,刚才那位白衣女孩正坐在水泥公路旁的简易商店门口小憩。见到大汗淋漓的我,白衣女孩冲我友善一笑:“阿叔,要不要歇一会。这里才海拔三百多米,要爬到山顶,路还远着呢!”听白衣女孩口气,好像她对罗浮山甚是熟悉。我接过话:“靓女,怎么称呼你?你是不是曾经爬过飞云顶呀?”这一来二往,我便与白衣女孩聊了起来。女孩自称阿清,说是在东莞桥头镇打工。虽然这是她第一次来罗浮山旅游,但因准备工作做得充足,她对自己一个人徒步攀登飞云顶信心满满。

      “要不要我跟你做个伴呀?”不知哪来的勇气,我斗胆问她。“好呀!”阿清回答得很爽快。见我有些不好意思,阿清反倒笑开了:“你看上去就不像坏人。”我心里咯噔了一下:幸好自己面善,不然阿清还会以为我居心不良呢。

       我们面前有两条路:一条水泥大道,一条崎岖小路。我和阿清选择了那条蜿蜒山道。我们一前一后,沿着幽静的小路,一边聊天,一边匆匆前行。毕竟彼此都喜欢户外运动,况且十年前,我也曾在东莞桥头附近待过整整三年时间,因此我和阿清很快就找到了共同的话题。

      当我们行至海拔五百多米的地方,时间已经是上午11点了。而此处,已经是水泥公路的尽头。抬眼望去,挡住我们视野的是陡峭险峻的巍峨大山里的一片翠绿葱茏。路边的指路牌显示,飞云顶离此地还有三千多米远。在阿清的提议下,我们在路边简易商店买了盒方便面吃。平时外边卖3元钱的方便面,在这里要卖10元一盒。一盒方便面下肚,体力又恢复了许多。我们询问身边的游客,从这里到山顶还要多久时间,得到的答复是:至少还要两个多钟。我有些不信。不就三千多米远的距离吗?干嘛还要那么长时间?

      1115分,我和阿清跟在一大群游客后边,继续朝着飞云顶的方向进发。越往前走,山道越是崎岖蜿蜒。最令人称奇的是沿途的几处“小洞天”景观:几块突兀的巨石与参天古树自然环抱而成一片清静幽香、泉水淙淙的小天地。战战兢兢地从悬在半空的巨石下边幽静的羊肠小道下走过,忍不住抬眼看几眼头顶的庞然大物,发觉它仿佛正在对着我们狰狞地笑着。顿时,双脚发麻,感觉似乎整个天地就要砸将下来。

      阿清看出了我的紧张。便笑着回头来提醒我:“阿叔,尽量少往头顶的岩石看。”我有些尴尬,赶紧跟了上去。

      山路越来越陡峭,特别是海拔六百多米至海拔九百多米的那段蜿蜒的石梯小道,几乎全部修建在坡度接近九十度的悬崖峭壁上,没有栏杆,身后就是万丈深渊,游人只能手攀藤蔓稳住身子的重心。我和阿清默不作声地跟在那群穿着登山服的人群后边,艰难地一步一步往上攀爬。尽管感到有些吃力,但却没有了此前的恐惧。循级而上,半山处停驻,只见一条条长白清泉劈面飞来,琴音阵阵,烟水悠悠。走着走着,前边的人群中有人唱起了歌儿。顿时,山泉弹琴,虫鸟鸣唱,树影跃动,游客放歌,俨然一曲天籁之音——人与自然融为一体,真是其乐无穷。

      当我们行走到海拔880米处,前边的登山队伍突然停了下来。很多年轻人掏出手机来拍照。这时我才注意到,眼前俨然一个碧绿的藤萝世界。整个罗浮山遍地都是的古藤蔓似乎在这里显得格外的精力旺盛。放眼望去,那些傲然挺立在峭壁上溪涧边的参天古树全被盘根错节的巨藤缠绕着。这些古藤蔓青须如织,把整个古林织成了一个碧绿的藤萝世界。巨藤径直往高大的树木攀延,从树根爬到树身,然后倒垂下来,再绕至另外一颗古树,根本就分不清哪是藤首哪是藤尾。它们有时平行,有时交错,相互交织,把原本就千姿百态的参天古树缠绕成一张张大自然的巨网。

      好不容易爬完那段陡坡,山路从海拔九百多米处渐渐平缓了一些。穿过一段灌木林,眼前豁然开朗,一条黄泥公路展现在我们面前。公路尽头,一排简易的饭店格外显眼。看看路边的登山指示牌,才知我们所在的地点叫分水坳。阿清似乎对分水坳这个地方颇为了解。从她滔滔不绝的讲叙里,我得知这里便是罗浮山神山故事中浮山与罗山的交合处。原来,在分水坳周边,有玉娥、铁桥、泉源三山。三山各有特色,玉娥峰岩曰“千丈岩”,相传葛洪之妻鲍姑在此登仙;铁桥峰连接罗山与浮山,苏东坡有诗句云“铁桥石柱连峰横”,峰顶有石崛起如柱,名“鼎钟盖”;而泉源山有石壁,泉自石壁分东西流出,道家称此地为“源泉福地”。我暗暗赞叹美女阿清的博识。

     曾与我们同行了一个多钟的那只登山队伍选择了一家饭店吃午饭。阿清征询我的意见,要不要就地补充点能量再去征服飞云顶。我顺口问了一下饭菜价钱,贵得惊人。摸摸口袋里仅剩的几十元钱,稍稍犹豫了一会之后,我说不想吃,还是等爬完了飞云顶再说。阿清有些不解地看了我几眼,尔后说,那你先走吧,我还是吃点东西再走。

      于是,我独自踏上了征服飞云顶的路途。

      从海拨1120米的分水坳前往飞云顶还要翻越几座山岭。大概是从海拔1100米左右开始,参天古木逐渐被低矮的灌木林代替了。行走在海拔一千多米的山岭上,极目远眺,蜿蜒的群山尽收眼底。抬眼仰望尽在咫尺的罗浮山顶峰——飞云顶,虽还不曾登临,但心已慌乱。

     怀着雀跃的心情走过最后一段被绿草野花簇拥着的山脊土路,我终在下午135分登上了罗浮山的山巅——海拔1296米的飞云顶。

     尽管除了一个比较平整的小圆盘中间垒砌着的一堆石头,飞云顶并没有更具特色的景物,但我还是无比的兴奋。我张开双臂,任一阵阵微风拂面而过。举目远眺,一望无际,一切尽收眼底。连绵起伏的群山在淡淡的云雾笼罩下若隐若现;连片的现代化城镇从山脚一直延伸到远方。在感受着大自然的神奇与壮丽之余,我更感受到了祖国蒸蒸日上的伟大时代脉搏!

      在飞云顶静坐了足足20分钟,我才开始下山。令我诧异的是,一路上,我并没有遇到此前一直与我同行的美女阿清。这无形间触发了我的些许遗憾。

     从飞云顶到索道口下边山坳的那一段路我是原路返回的。看时间还早,后一段路程,我就沿着水泥公路一边慢慢散步一边欣赏四周美景。后来,还去狮子峰等景点转了一圈。

      下午420分,在参观完东江纵队纪念馆之后,我离开景区,乘上了返回博罗县城的公交车。

      在公交车上,我打开微信,在朋友圈发了一条“步行三万四千多步,独自征服飞云顶”的消息,同时晒出了几张优美的风景照。

      很快,就有朋友发来短信,问,老蒲,那照片里的女孩是谁?老实交代,你今天是不是有了艳遇?

      我这才发觉,一不小心,把一张有美女阿清扯着藤蔓拾级而上的优美身姿画面的照片也放进了朋友圈。

      幸好回到家,妻子没有跟我提及朋友圈里那美女照片的事。只是询问我,爬山真的有那么好玩吗?

      我肯定地回答:罗浮山那么美,当然好玩!下次一定带着你和孩子一起去!

                                                                                                                                            2017/8/15


路过

鸡蛋
2

鲜花

握手

雷人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朱见青 2017-8-18 11:02
飞云顶的风景很不错。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