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武汉!-卢振侠-东江社区 -

东江博客



卢振侠的个人空间 http://sns.huizhou.cn/space-index-582636.html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武汉!武汉!

热度 1已有 2928 次阅读2020-2-24 09:48 |个人分类:忆从前| 疫情, 新冠, 武汉

如果不是这场疫情,我想我可能永远不会如今天这般如此细致、琐碎而清晰地回忆武汉,那个留下我许多伤痛、遗憾、自卑与希望、欣喜、感动的江城,那座我以为我已经模糊了记忆的城市。

1

2003年,与心仪的学校失之交臂,我在退无可退中,带着复杂的心情,辗转来到武汉求学。对于这座城市,此前没有任何了解。选择它,只是因为想尽可能的离家远一些,也有点“从北方来回到北方去”的情结。

大哥带我报名注册的时候,对这座城市的第一印象并不好:武昌火车站破烂不堪,路上垃圾随处可见;路两侧不见一点绿色,都是灰蒙蒙的,天空也是灰蒙蒙的;路上人流拥挤,很少有人自觉等待红绿灯,公交车司机说话像吵架……

虽然感觉不喜热闹的我与这座城格格不入,但好在我这个人向来随遇而安,加上本身境遇也没有太多挑三拣四的空间,因此,一边以旁观者的视角打量着这座陌生的城市,一边无悲无喜的任由大哥办完所有手续,就此安顿下我的大学生涯。

开学前夕,小哥送我到校。正值中秋,我跟小哥住在学校附近的一间小旅馆,分着啃完母亲让带来的石榴,有些离别的伤感。

第二天,小哥到学校门口的小街市为我买来了盆桶、衣架等简单的生活用品,还未来得及好好告别,就被催促着去军训基地。七八个同学挤在一辆车上,看着小哥的身影越来越远,我看着身边陌生的同学,强忍着眼泪,别过头看着外面的东湖风光,有点生死随命的飘摇之感。

紧张热闹的军训生活很快冲散了我的这股离愁别绪。睡在上铺的维丽用她的善良、亲和,给了我许多温暖与安定。武汉长大的她,在半个月的军训中,有一两次回家探望的机会。每每从家里回来,总会带来许多零食,总有我的一份。我在她的友情中,慢慢感受到了这座城市的亲近。

军训结束前的两天,不愿忍受枯燥无味的军训生活,离经叛道的我,与外弱内强的维丽一拍即合,没有太多的考量筹谋,翻了院墙,就做了“逃兵”。

出了基地,才想起不知道该往哪儿去:学校肯定是不能回的。维丽提议去她家:她家在汉口汉正街开了一家布料批发部。又一次一拍即合。

她带着我搭车过江,穿街走巷。坐在公交车上,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看到书本中的长江;走在汉正街,第一次见识闻名全国的批发一条街中熙攘场景;坐在她虽然窄小却温馨舒适的家里,第一次吃到地道的武汉鸭脖子,被辣的眼泪鼻涕横流;去维丽家的店里小坐,看着她母亲热情的与人打招呼,感受到武汉人的热情好客……短短两天的所感所知,虽然新鲜陌生,却像一根线,扯住了飘摇空中的我,让我与这座城市,有了些许牵绊,做好了我与这座城市亲近的所有铺垫。

开学后的时光,日子过得平淡而心安,因为有维丽的陪伴。一起结伴去桂园食堂吃饭,一起去珞珈山的小剧场看电影;一起去司门口逛街;一起去江汉路、去江滩。她带我熟悉这座城市,我在她的介绍下,慢慢融入了这座城市。

在武汉的第一个冬天,我已经可以一个人去学校门口“过早”,吃地道的热干面;在大门口的书店,一个人淘换一摞的旧书报;课余时,一个人戴着随身听,在桂园、樱园、枫园里漫步,可以在阳光斑驳洒落下来的时候,一本书荒废一个下午;还可以一个人在门口的网吧泡一整晚,追完整部《大染坊》;我甚至还可以一个人坐车去雄楚大道看同学……这座陌生的城市,真的开始与我有关。

2

绵长的、细碎的武汉记忆一旦被打开了闸门,这座城市的点滴就那么毫无设防的宣泄开来。

我想起樱花季的时候,一帮同学为了方便外校同学看樱花,筹借到很多张学生证,从低矮的院墙递出去,还未等外校同学全部接完,就碰到巡校的老师,大家惊吓不已做鸟兽状散开,事后想来大笑不止;

我想起第一次偷偷见网友,在校外东湖的连桥上,偶遇到一个陌生的同学,问我是不是校园演出剧目中“轻舞飞扬”的扮演者。嗯,那个时候,痞子蔡风靡校园;

我想起学校110周年校庆的时候,各个道路上都摆满了鲜花。等到花朵即将凋零的时候,同学们捡回很多鲜花,插满了整个宿舍;

我想起室友们一起凑份子,一年到头轮番庆祝生日。黄瓜、西红柿,也能成为一顿大餐。桂花飘香的夜晚,室友们在大操场上散步,散累了围坐在一起,说未来,说理想,陌生而又遥远;

我想起高中同学去学校看我,跟他们游磨山,逛森林公园,一起烧烤,爬黄鹤楼,在逍遥台前合照留念,带他们逛珞珈山,一天都没逛完;

我想起大二时经常跟维丽一起逃课。冬日暖阳晒在身上懒洋洋的,我们一起坐在草地上,什么都不说,可以待上半天;

我想起与室友春一起去汉阳的姐姐家,由她带着吃着附近的小吃,到野外拔回一节莲藕,一起踩单车去江汉大学玩;

我想起在江滩大堤偶遇外校的李丽,听她讲述着初恋故事,捧着一束姜花,走过汉口的大街小巷;

我想起那次考试间歇,太过紧急的我不管不顾地冲进了男生厕所,还未反应过来,只听见几声大叫,吓得赶紧狼狈逃跑;

我想起每次返回学校,都有一个人去车站等着我。带我走过乡村街头、带我吃遍户部巷,100元不到,从这头吃到了那头。陈记面窝成为永远怀念的味道;

我想起即将毕业时,我时常用脚步丈量着这座城市,写下了《江城六月》的短文,以此铭记我的武汉时光;

……

我曾经觉得一个人就可以独当一面,可以自由游离的城市,就在这样的点滴中,在与如维丽、春、室友,以及很多人的相识相知中,浸入我的生命中,镌刻出以为会模糊却永远不会褪去的回忆。

 

3

当抗疫报道铺天盖地而来,看到“武汉站”的熟悉模样,听到武汉人的熟悉声音,“武汉这座遥远到模糊的城市,这座阔别了十余年的城市,又一次清晰而明朗地矗立在了我眼前。独属于武汉的熟悉记忆,扑面而来。

 我想起认识的一位的士大哥,遭到妻子的背叛,虽然愤恨埋怨,却仍旧选择了原谅,默默担起照顾家庭、照顾孩子的重任;

我想起认识的一位大姐,多年前不管不顾爱上一个兵哥哥。为他怀孕生子,才知道他家中已有妻室。到南方寻人一番未果,回来后终生未嫁,独自养育着孩子;

我想起认识的一位老人,年轻时守寡,一个人养育了四个子女,为孩子们奔波操劳,一生只为儿女们活;

我想起去往东湖磨山的路上,有外地游客向司机问路,未等司机答话,车里大妈就纷纷回答,不厌其烦、细致有加,哪怕游客下车后还头伸出窗外去提醒;

他、她、他们,也许脾气火爆,也许特立独行,可是掩藏在这样的火爆、这样特别背后的,却是他们重情重义,坚强勇敢的样子。嗯,武汉人原有的样子。

当我看到一位位医护人员冲击在第一线,看到一位位志愿者无畏支援,看到一个倒下后来者迅速顶上,看到一张张被口罩勒出血痕的脸……报道中说他们是英雄,可我觉得做英雄并不是他们的本意。作为武汉人,他们只是用自己的方式,保护着自己的武汉。

而我,这个看似已经忘记一切,实则什么都没有忘记的武汉过客,除了在这里敲打一些不痛不痒的文字,唯一能做的,就是以我毕生最大的诚意,祈愿挺过灾难、走过考验,还我一个安然无恙的武汉,等着我,邂逅从前!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mm浅浅猫 2020-6-3 17:54
写得真好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
1111111111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