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父(祖)辈是老兵”征文大赛 关清哥-天山红叶-东江社区 -

东江博客



天山红叶的个人空间 http://sns.huizhou.cn/space-index-582501.html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我的父(祖)辈是老兵”征文大赛 关清哥

热度 1已有 19720 次阅读2015-7-8 03:12

  

关清哥

 

天山红叶 

 

   关清哥去世的时候,我刚好休假回老家陪父亲。

      说来也怪,先一天还是乌云密布、滂沱大雨,关清哥下葬的那一天早上,乌云匝匝的天空竟然放晴了。天还没亮,关清哥家的亲朋和本组前来送行的村民近百人就把灵堂围得个水泄不通。盖棺的时候,关清哥的小儿子建国把一顶洗得发白的军帽郑重地戴在关清哥那尖尖的、光秃秃的头上。据说,这顶帽子是关清哥的命根子,那是他参加过常德会战守城战留下的唯一凭证。

     下葬时,当第一铲土抛向棺材时,关清哥的女儿桃子突然挣脱两个亲戚的手扑向墓穴,大声哭嚎“爹啊,你好造孽(湖南话:难、不容易、受苦的意思)呃,你莫走啊……”桃子的哭声凄惨揪人心,在场的人莫不动容,有的人不住地摇头,有的人则小声地议论“唉!关清哥这辈子真的是……”

     关清哥是我奶奶辈的老村长,据说是村里唯一一个参加过常德会战守城战的抗战老兵,平时为人豪爽、无私,喝了酒后就有点疯疯癫癫的跟谁都称兄道弟,于是,日子久了,村里无论男女老少远远地见了他都叫他一声“关清哥”。

     小时候,我最渴盼的就是村里的红白喜事。村里每逢有红白喜事,关清哥都会去帮厨。帮厨后关清哥必定会喝上几两烧酒。这时候,我都会和小伙伴们缠着关清哥给我们讲他打鬼子的故事。于是,在我童年的记忆里就会浮现出这样一幅场景:在村头的大榕树下,一大群细伢子围着一个秃头的老者叽叽喳喳。现在回想起来,关清哥具体给我们讲了什么,我记不太清了,我印象最深的就是他给我们讲他拿着两把菜刀砍鬼子的情景“……师长命令一下,我们这帮人操的操扁担、拿的拿拨火棍,我操起随身带的两把菜刀,‘嗖’地一下就蹿出去了,朝着敌人就是一通猛砍,砍着砍着,我就倒下了……醒来的时候看见我身上堆了一层尸体……”每每说到这里,关清哥的眼睛就会看向远方,眼神渐渐飘远,声音也会越来越低,渐渐地,就会发出“呼呼”的鼾声……每当关清哥的鼾声响起的时候,我们这帮小崽子便会撇下关清哥径直回家吃饭去。

       有一天早上,我迷迷糊糊地就被父亲揪下床,罚了半天跪。平时慈祥的父亲那天破天荒地对我大声咆哮“看你做的好事,要是关清哥死了你要怎么办?啊,你们这是在践踏英雄、谋害英雄……”天哪,我从来没见过父亲发过那么大的脾气,“什么?什么什么英雄?”当时,我又怕又恨又委屈,很想问父亲说的什么意思,但是看着父亲那吹胡子瞪眼睛的凶神恶煞样,我害怕极了,只有不停地嚎。到了晚上,姐姐告诉我情况后,我才知道我“闯祸”了。原来,那天傍晚我们听关清哥讲他打鬼子的故事,见他睡着了我们就回家了。谁知道当晚下了大雨,关清哥一晚没回家。关清哥的老婆宋家嫂子第二天早上在榕树下池塘的青石板上找到的他。当时,他的半截身子都泡在水里了。“可是,他晚上没回家关我什么事呢?而且吵着他要讲故事的细伢子又不只我一个?”只听得姐姐一声断喝“你还犟嘴,谁不知道你们那帮人中,就属你的‘鬼点子’多,而且每次闹着关清哥讲故事的细伢子里都有你。更重要的是,谁叫你是村支书的幺女儿呢?”

      打那以后,我见了关清哥便会低着头,斜斜地从他身边走过。有时候,关清哥会背着手、昂着头,像个将军似的,拖着他那条瘸了的右腿不紧不慢地挪过去。有时候,关清哥也会叫住我“七丫,怎么了?你们这帮小崽子怎么都不要我再给你们讲故事了?”“哎呀,别呀,关清爷,快别提讲故事了,要是您万一又出了什么岔子,我怕我爸会把我打成您这样。”“啊哈哈,我这样怎么了?我是少了胳膊还是少了腿了?娃娃爱听点故事有什么不好?走,带我去找你那个老古董老爹去!”一听到这里,我就会撒开腿落荒而逃。

     上了初中后,历史老师给我们讲了常德会战,我才知道为什么父亲骂我时称关清哥为“英雄”了。后来,又从奶奶、族长、以及关清哥本人的嘴里知道了一些关于他的故事。原来,关清哥三岁父亲就去世了,他家又是三代单传,寡居的母亲好不容易把他拉扯到十五岁又赶上国民党抓壮丁。被抓壮丁后因为做得一手好菜当了一名伙夫,可能祖上积德,东混西混竟然进了五十七师专门伺候师长官。本来前途大好却又赶上日军进攻常德。于是便有了关清哥“两把菜刀砍鬼子”的故事。小时候看关清哥那混沌的样子,我还曾一度怀疑他的故事的真实性,以及纳闷他后来为何没有继续回到五十七师,为何连一个勋章也没有。后来看了常德会战的史料及电影《喋血孤城》后,才知道我当时的怀疑是多么可笑。第五十七师师长余程万将军奉命死守常德十几天,因为敌人攻势凶猛,而援军又迟滞不前。最后拼到巷道战,连医务、勤务、炊事兵都撒出去了,还是没能守住啊,部队也只剩下了三四百人。余将军一方面叫残兵分散到各巷子继续作战,一方面则率领一两百来人从德山突围迎接从长沙奔来的援军。虽然后来又夺回了常德城,但当蒋介石知道余程万在还有三四百人的情况下突围后,蒋认为余是弃城,差点还枪毙了余程万。

      在当时那种血雨腥风的岁月,一个师的师长境遇都是如此,何况关清哥这样的伙头兵?更何况关清哥的老娘在家里天天哭,把眼睛都哭瞎了。于是,关清哥自常德会战结束回家后就没有再回部队,而是留在老娘身边,讨了宋家嫂子过起了传宗接代的平常人的日子。

      奶奶告诉我,关清哥生平最怕两个人:一个是他瞎眼的娘,一个就是他的“堂客”宋家嫂子。据说,他娘叫他娶大脚、身材又魅梧的宋家嫂子,他极不愿意,但他恁是没敢放半个屁。还有,就是每次他要打他家哪个淘气闯祸的儿子时,只要他老娘一闹,他准会“缴械投降”。关清哥生平第二怕的人就是他的“堂客”宋家嫂子。宋家嫂子给关清哥生了四儿两女,对于三代单传的他家来说,算得上是居功至伟。再加上关清哥当村长期间,根本就没有时间照顾家里。田里、地里的农活都是宋家嫂子带着孩子们全干了。所以,关清哥在家里很尊敬他“堂客”,家里大小事情都是宋家嫂子做主。

      宋家嫂子给关清哥生了四儿两女,三儿建军最为得意,生的时候宋家嫂子难产差点死掉,可生下来却有八斤八两。也就是这个三儿建军,因为姥姥奶奶疼、妈妈宠而变得极为娇纵,后来认识了社会上的黑社会,在一次主谋拦抢六0一矿的运钞车中被捕,从而被判了死刑。这件事成了关清哥两口子的“心害”。曾有一段时间,村里的人见了他说话都小心翼翼,讳莫如深。也是自那以后,关清哥好像更“疯癫”了,常常喝得酩酊大醉,也常常听他含混不清地嘟囔“建军哪……你怎么……就不是我儿子……哪?……建军……”

      父亲告诉我,乡里看关清哥受了三儿建军的打击,又爱喝酒,怕他误事,就免了他的村长一职,但关清哥毕竟是抗战老兵,就给他派了一个闲职:会计,但又不是真正的会计,就是管管村里的箩筐、犁头,兼喂喂牛、放放鸡鸭什么的。

     “老子活到八十八,村里叫我看鸡鸭。”这是老了的关清哥常常挂在嘴上的一句话。正如他所“愿”,关清哥活到了八十八岁,过完了他曲折而平淡,平常又惊奇的一生,到了另一个世界继续打鬼子、放鸡鸭去了。

      安息吧!关清哥。哦,不,安息吧!关清爷。


路过

鸡蛋
1

鲜花

握手

雷人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回复 天山红叶 2015-7-8 11:34
确有其人,其事虚构百分之十
回复 雪夜弯月 2015-7-9 11:50
英雄莫问出处!致敬!
回复 天山红叶 2015-7-9 20:37
雪夜弯月: 英雄莫问出处!致敬!
谢谢!的的确确的草根英雄。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
1111111111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