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海2017年8月诗100首-江湖海-东江社区 -

东江博客



江湖海的个人空间 http://sns.huizhou.cn/space-index-49.html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江湖海2017年8月诗100首

热度 1已有 425 次阅读2017-9-4 00:39

江湖海2017年8月诗100首
 
《深圳太穷了》
 
我一年级毕业了
快上二年级
火车上一个小女孩
开心地对我说
我问她深圳好不好玩
她说还可以
但是深圳太穷了
太穷了
深圳实在是太穷了
这个穷深圳
一块菜地都没有
 
 
《台风过境》
 
台风过境
一只乌龟从浅水池
探出头
看样子它极想在暴风雨中
高傲地飞翔
 
 
《时光倒流》
 
一入梦乡
就回到老家门前
但闻屋内
兄弟姐妹欢声笑语
凭直觉
姐姐们还没有出嫁
胞弟没有娶亲
我内心好一阵暗喜
认定时光倒流
妈妈一定还活着
这么想时
果然看见妈妈
向我走来
这突如其来的幸福
悲惨地
将我砸醒了
 
 
《生死》
 
出事了有人没了
一个职员匆匆跑到局长跟前
局长问
是不是某某某
职员惊呀
刚发生呢局长怎么知道的
局长欲言又止
多年后这位局长告诉我
出事前一天
出事下属找过他
奇怪的是
临别时还握了握手
更奇怪的是
他握到的是一只
僵冷的手
 
 
《山边》
 
一对蜻蜓
它们飞行着亲热
或者说
亲热着飞行
经过我
不正眼看我
一点也
不在乎我的看法
一对蜻蜒
一对亲热着飞翔着的蜻蜒
让天地
明亮和生动
 
 
《怪异音符》
 
五根电线组成的
五线谱
仍然横亘三新村边
久不见鸟
远远看着孤楼
搁上电线
构成一个怪异的音符
我想连神
也无法将这道贯通伤
唱出声来
 
 
《无所适从》
 
七月
途经米拉山遇上大雪
脚下头顶
前后左右任何一处
白光闪闪
我带的莱卡相机
按不下快门
顿悟置身彻底的光明中
连机械
也完全无所适从
何况人乎
 
 
《城北夜饮》
 
“流浪狗收养一只流浪猫”
听上去像一个开头
也像结尾。一切却在流变中
与我对饮的人
谈其所见,忧戚之心溢于言表
言说间,季节兀自
走进秋天。小饮店对面工棚
孤单和贫穷做完
自己的加法和乘法,伦常和规则
也陷入尴尬。工棚
弃置已半年,也许一到冬天
就会拆除。流浪者
将流浪别处,情状却已大不相同
不止一次,我见过
那个沉默的中年人,见过那个
有更深沉默的女孩子
故事的走向,怎不可以是另一曲
酒干倘卖无呢。我说
对饮者并未搭话。我们同时
抬头,但见繁星闪耀
 
 
《粮食》
 
垂垂老矣,父亲仍在把粮食
赶进别人的粮仓
父亲一生都把粮食赶进
别人的粮仓
父亲双手抚摸过丰年的蛙声
弯腰的稻穗犹如
多年后的自己。父亲听过
饥年芜杂的田野
坼缝在九个太阳下发出叫喊
饥饿是父亲的粮食
饥饿喂养和催老的父亲
终生的技艺
就是把粮食赶进别人的粮仓
赶走的粮食
真的粮食,不包含自己的饥饿
 
 
《三座大山》
 
听说中文系三才子
我与另外两个
合著结集了一部诗歌
教务处彭处长
高声赞赏并准备让印刷厂
免费印三百本
看到样稿后勃然大怒
不印了不印了
你们连三个土包子
都还算不上
彭处长发完怒又狠狠地
瞪了一眼书名
我本想解释三座大山是指
马头山龙山大熊山
还是有点心虚没有吭声
 
 
《穷鬼》
 
桃花园
一家较大的洗脚店
店老板
莫名请我洗脚
边洗脚
边吹嘘他的发迹史
当他
忍不住挖苦我
是个穷鬼
我踢翻脚盆扬长而去
没多久
他患癌症死了
托梦
向我道歉并说他在阴间
也成了穷鬼
 
 
《补药》
 
朋友打来电话
称近来老打不起精神
我随口而出
你可以吃点鹿晗呀
放下电话
听两位女同事吃吃地笑着
对我说
鹿晗不是补药是小鲜肉
我猛地愣住了
话说回来对于有的人
小鲜肉未必
不是更好的补品
 
 
《老鼠的爱情》
 
星期天三更半夜
我加班
天花板内老鼠叫着闹着
听出来是两只
凭直觉我认为是公母一对
正在亲热
这有什么不可以呢
自由的老鼠
它们就是这样把幸福
建立在
我的头顶之上的
 
 
《人不如狗》
 
女儿做作业
把小狗托比放在
旁边小凳上
托比突然跳了下去
女儿呵责它
把它重新放在凳子上
告诉托比
我让你下来你才下来
女儿上暑期班
全忘了让托比下来
两小时后回来
发现托比仍待在凳子上
 
 
《恐怖旅程》
 
火车上
我的邻座是个女的
不时发出
我在精神病院采访时
一位患者
发出的瘆人的笑声
我不知道
车上谁陪护她照顾她
她笑得
整个车厢的人都沉默了
我感到茫然
感到世界末日就将来临
不敢正眼看她
我想如果她有暴力倾向
我愿意被她掐死
我要下车了她还坐着
这才发现
她只是戴着耳机看幽默
幽默导致
如此令人绝望的局面
是我做梦
也没有想到的
 
 
《冒犯》
 
我在一个知识分子群
转进我的诗
他们的讨论戛然而止
持续两天的沉默
比现实中的冷场更为尴尬
直到今天早晨
作群主的好兄弟转告我
他们认为
我这些浅淡白的文字
侮辱了诗
可以想见更加难听的话
群主不忍转告我
想到我一百发口语诗导弹
导致的冒犯和伤害
我实在忍不住哈哈笑了
 
 
《王八》
 
门前一块平地
挖了又填,填了又挖
终于挖了不填
大半年后积满脏水
今天午后
明晃晃的阳光下
三人在钓鱼
我说里面怎么可能有鱼
他们说
看见过好些王八
 
 
《幻像》
 
置于幽室,闭上眼睛
我会看到变幻的
景像。由长短线条勾勒
或凌乱,或清晰
偶现新奇之人之境之景
幼时刚记事
就是如此,从未改变
儿时没告诉大人
心想长大后,不会再出现
幻像却随岁月递增
我臆测失明的人会不会
拥有这份奇妙
往青海的漫长旅程中我听到
独自出行的盲人
出语明确:我只看见黑暗
 
 
《阿君》
 
阿君发室
阿君是唯一的老板
兼打工妹
洗一个头收费十五元
其中五元
亏于地下六合彩
阿君中午
看见一条蛇经过门前
晚上开奖
开的正好是蛇
阿君说
把这两年赚的两万多块
全投进去
自己就成百万富豪了
看她的后悔劲
我默念了几则咒语
愿老鼠和狗
或村里其他生肖动物
绕道而行
永远不让这位三个孩子的
母亲看见
 
 
《愿意》
 
我无法从天空
下载什么
我只是拍下天空的图片
将天空修改
让它成为上帝的模样
我愿意它
像上帝一样充满慈爱
 
 
《烟盅》
 
砰一声
午夜清洁工
碰翻
一个貌似高级的烟盅
烟盅碎了
她张皇失措的样子
让我这个
唯一的目击者
刹那间
动了恻隐之心
对她说
阿姨你紧张什么
是我摔烂的
 
 
《滴血成精》
 
马头山人
认定血滴在硬物上
比如滴在
瓷上,石上,钢铁上
就会生成妖精
只有当即擦洗干净
才可免遭祸事
作为流血不流泪的马头山人
我坚信不疑
一直默默擦净自己的血
以后流落各方
眼见有血的人渐少
妖精日多
我终于对滴血成精的老说道
产生了怀疑
 
 
《旷野》
 
我从未见过真正的旷野
我无法描述他
我想象过他然后我想念他
“一个人的告别
带走一个真正的旷野”
我惊异于自己
写出这句诗但再也没有下文
我盯着旷野二字
发呆,直到地老天荒
直到无边旷野
显现眼前,我看见自己
站在旷野上
像棵野草,像一个陌生人
 
 
《化缘》
 
朋友问我
老有人以寺院僧侣名义
在微信上化缘
是真还是假该给还是不给
我回答如下
我不信是真也不疑是假
我不说不给但不给
 
 
《豪宴》
 
有过一面之缘的人
请我喝酒
他说是自家酿的水果酒
我目测
巨瓶至少装了三百斤
怎么倒酒
但见这哥们儿马步站定
将酒瓶扬上肩头
酒一滴不淌注入杯中
一夜豪宴
饮尽壶中三百斤
梦乡归来
我反复回味巨大的酒瓶
和倒酒的动作
至于酒是什么味道
半点记不起来
 
 
《群规》
 
微信群建成伊始
立下群规
不得在群里抽烟进食
可以溜宠物
但要管好大小便
 
 
《长路》
 
你内部的旷野
有条路
你穷尽一生
也断然
走不到尽头
 
 
《狗的羞涩》
 
青塘村
我走出老屋房门
一只黄狗
正将头伸进潲水桶中
听到动静
旋即把头退出来
见到我
表情显得有些羞涩
又装出一副
若有所思的样子
一分钟后
从我身边走远
 
 
《中指》
 
获赠我诗集的诗友
将诗集打开
手指戳着这句那句
让我解释
要不是看她是个女的
我肯定
把诗集抢回来了
哒哒哒
她叩击诗页的手指
是根中指
 
 
《考试》
 
高考前
我以为考上大学就好了
大学期间
我以为毕业了就好了
毕业工作
我以为评完职称就好了
评完职称
我以为获得资格证就好了
现在五十多
再熬几年就退休
可是考试
仍然一场场纷至沓来
我说考试
不是象征没用隐喻
就是答题等分
不及格再考的那种考试
 
 
《题海》
 
小学到高中
旷日持久的题海战术
使我的数学
成绩总是名列前茅
高考后
做完的一木柜数学题
当废纸卖
三分钱一斤卖了五毛钱
真可谓
伤得愈深恨之愈彻
几十年来
我有意无意和数学绝缘
直到女儿
也开始在题海扑腾
我不得不
又一头扎进海里
 
 
《微信朋友圈》
 
我老把
表弟黄海与诗友黄海
弄混
又把妻兄黄河与画友黄河
搞错
 
 
《末班车》
 
十八路车
邻座是位好看的女子
用宽屏手机
反复翻看婚纱照
她用手指
摸摸新郎的头
又按了按
新郎左肩部的肩垫
突然间
她意识到什么
抬起头
瞥了一眼我这边
我这才发现
她不是照片中的新娘
 
 
《半旗》
 
我所见的降半旗
多为事后
纪录片与滞后新闻的
场景再现
瞅着时仍有些忐忑
万一全降了呢
咱村小学就好办多了
我上五年级
和两个男老师一起
放下旗子
旗杆也放倒在地
把旗子
用麻绳捆在旗杆半腰
再竖起来
就妥妥的成了
 
 
《出轨》
 
梦中出轨
醒来看到老婆
有点内疚
白天竟碰到那个女的
有些难堪
 
 
《耐心》
 
心血来潮
试着启动弃用七年的
伊妹儿
鬼使神差成功了
发现一个
名叫张凯的人
整整七年
一天不漏向我推销
气动阀门
没生一点儿气
 
 
《礼赞》
 
多少年过去
再没有
明亮的草地
阳光
照进谁的身体
将盎然
的赤裸之身照成
透明的花
 
 
《劳模》
 
几代劳模
坐上晚宴的主席
我认出
不苟言笑的两个人
已届年迈
东方红农场的
珠算冠军
大跃进印刷厂的
捡字能手
 
 
《纯玩节》
 
女儿说
今天是纯玩节
不看书
不写一个字
作业
滚一边儿去
家务
也滚一边儿去
我上网
没搜到纯玩节
一问
女儿说是她自己
创立的节日
 
 
《读诗》
 
宋林老师教全班
读一首诗
快读到结尾时
他先把
自己的脸绷紧
说下一句
你们谁都不准笑
这才
读出不须放屁
大家笑了
宋林老师卟哧一声
也没忍住
笑过后重又绷紧脸说
谁也不准
把大家笑了这事讲出去
 
 
《花生米》
 
手中的花生米
仅剩两颗
我比了比大小
将大的
喂给小狗托比
 
 
《电表》
 
中午给女儿
买回可打电话的手表
这类手表
全是可充电的电表
只是电表一词
早被别的物什霸占了
我只好
像其他人一样哆嗦
叫成电子表
 
 
《时间不够用》
 
他们算计着挣钱
上位
捞一个好名声
我只是
发现时间不够用了
又不够用了
我的时间和钱权
和好名声
没半毛钱关系
 
 
《大问题》
 
他一次又一次
说文人穷
文人中的诗人更穷
再是个天才
也没有办法生活
可能没说错
但把混不下去的原因
归于诗歌
肯定有大问题
 
 
《神酒》
 
老婆搞卫生
从柜子中清出一瓶酒
封口完好
掂掂顶多剩三两
老婆说
酒已挥发剩的是水
扔了吧
我打开时发现
酒香浓郁
喝一口沁入肺腑
看来
挥发掉的是水
这种情况
和物理老师讲的
大不相同
 
 
《岁月悠悠》
 
老牟一边敲打键盘
一边抱怨
妈逼妈逼妈妈逼
怎么搞的
要你居中你敢不居中
接着
他把电脑密码设为
mbmbmmb
老范被要求自我鉴定
必须写缺点
大笔一挥写我的缺点是
有时牙疼
三十二年职场生涯
同事的乐事
可装上好几箩筐
 
 
《假记者》
 
你认识某某某吗
惠州火车站
一位年轻的女警察问我
我说不认识
不过听说过这个人
常冒充记者
女警察刹地兴奋起来
对对对
我就知道是一个冒牌货
他带一把管制刀
命令式地让我帮他拿进
贵宾室
说他要带着执行任务
我从没见过
记者声称自己是大记者的
再说也没有规定
记者可以带刀执行任务
 
 
《卖药膏的人》
 
每趟列车上
都有一个卖青草药膏的
每个卖药膏的
都称搽上两分钟后你还晕车
就把他扔到车外
每次听到他这样说话
我就看看车窗
想象一下扔他出去的场景
每次这么一想
列车上卖青草药膏的
都莫名地
露出紧张的神情
 
 
《手稿展》
 
中国当代诗人手稿邀请展
在深圳福田
中心城胡桃里音乐餐厅举行
手稿装上玻璃框
悬挂于过道和每张餐桌旁
来吃饭的人
没有几个站起来看手稿
来看手稿的人
免不了看见吃饭的人
他们无一例外
反映在装手稿的玻璃框中
 
 
《比特币》
 
六年前想挖比特币
老婆问
挖出来可以买东西不
我回不能买
但预感将来可买钱
买很多钱
老婆认为巨不靠谱
坚决制止
今年春天一个比特币
可买人民币两万
现在才刚刚迈入秋天
升到快三万了
老婆说当年在这件事上
你的立场
怎么这么不坚定
 
 
《代替》
 
我停下时
另外有一个人
可能是神
替我继续行走
 
 
《遇见》
 
陌生的车站码头
一个怔愣
遇见一个似曾相识的人
走近
发现是自己
 
 
《马赛克》
 
一个熟人
发出一组图片
她穿得少
裸露的地方比较多
敏感部位
她自己打上了马赛克
这是我所见
第一个给自己打上
马赛克的人
 
 
《可乐》
 
老婆外出学习七天
出门前
照例要啪啪啪
这次学习
她有多个女同事同行
想到她们
可能也在啪啪啪
真是可乐
 
 
《猴子》
 
猴戏现场
恍惚间我看见
耍猴人
变成一只猴子
 
 
《所见》
 
肯德基面前
一位年迈的乞丐
手持二维码
向我讨几块零钱
北师大
一个年轻的博士
发出论文
某某某主义在臭氧
检测中的应用
 
 
《惊诧》
 
收到一本诗杂志
目录上
排在头条的是卢卫平
作品为
金黄的老虎
纳闷
卢卫平怎么写这样的诗
我直接扔了
刚才清垃圾发现
杂志还在
翻了一下内文
这才确定
金黄的老虎是另一个
诗人的名字
排在卢卫平后面
 
 
《神经》
 
安琪对安会王封号
看来不服
认为自己大抵
一月一次
是很正常不过的
安琪称有人
可是半月经周经日经
我觉得
真这么个经法应该叫神经
像我这样
半年经年经两年经的
是超级神经
 
 
《拼车》
 
我上车时
车上已坐着三个
健壮的青年
吊诡的是他们三个人
个个赤裸上身
双臂和前胸还纹着
鹰与莫名图案
司机握方向盘的手
明显发抖
司机瞥了我一眼
安静下来
三个青年比我先下车
车门关好
车又往前行了一段
司机叹曰
真是吓死老子了
 
 
《出格》
 
阿水输球后
走到门边
马步半蹲翘起屁股
放出两个响屁
这是我认识他二十多年
见他干的
最出格的一件事
 
 
《生而为人》
 
身体的
每个毛孔发出呼喊
可以死
可以粉身碎骨
不可以受辱
一丝半点都不可以
 
 
《烧鸡》
 
小狗托比
刹地挣脱狗绳
跑进草地
踩住一大张彩纸
使劲咬
我跑过去一看
托比咬着
一只纸上的烧鸡
 
 
《许愿》
 
凌晨两点半
合上书本打算睡觉
小女茗芝
睡眼惺忪走过来
说爸比我饿
可是家里没啥可吃的
我带女儿
出门吃了个汉堡
女儿仍喊饿
这才意识到女儿生病了
女儿开始发冷
接着发烧至39.5度
物理降温
给诗会小朋友预备的药
派上用场
天亮时女儿偎着我
进入梦乡
我静静地许了一个愿
让所有的病
都由我替孩子们生
 
 
《救》
 
猛然发现
八月以来写的诗
不见了
我失魂落魄寻找
最终
在垃圾箱里找到
一瞬间
我简直觉得我就是上帝
从粪球
救出了地球
 
 
《叶公》
 
“外地的诗人作家过来
我负责接待”
真有外地名家过来
拍胸脯
把这话挂在嘴边的人
去向不明
 
 
《新围路》
 
爬过故乡的山路
踏过多条边远地区的土路
踩过非洲穷国的马路
五十三年来走过的所有的路
没有任何一条比得上
整整四年不得不天天进出的
这条不该叫路的路
它有个好听的名字新围路
它明明是道肉芽瘤
横长在大美惠州的额际
可能已恶化成癌
 
 
《变化》
 
几棵荔枝树很老了
树的主人
和我年龄差不多
请我吃荔枝
在我的镜头下变换姿势
二十五年后
荔树主人记不起我了
我还没走近
他就大声说尝了就要买
我掏出手机
他说拍树拍果拍人
都先交五十
 
 
《男女有别》
 
马头山的女人
打架时
喜欢揪对方的头发
这个方便
我表示看得懂
男人打架
蹦着跳着绕着手伸着
抓对方睾丸
这个我就不明白了
很难抓呀
我就没见有人抓住过
 
 
《坑爹》
 
儿在巴黎
我查广州至巴黎有多远
度娘显示144公里
我儿说真只这么远我爹可以
走路来看我
度娘实在是太坑爹了
 
 
《灵感》
 
八月份以来
没怎么写诗的女儿
今天陪我
城南城北兜一大圈儿
一口气
写下四首好诗
女儿说
灵感找我就不找爸爸了
果然如此
每天至少写三首的我
今天一首没写
直到把这事也当成
一首诗
 
 
《龟犬斗》
 
我家小狗托比
行如脱兔
躲避挨打快似闪电
乌龟阿好
那就是乌龟德性
气定神闪
天塌下来有硬壳子顶着
我一直担心
托比咬伤阿好的头脚
事实是
阿好看上去缓悠悠
却不知不觉
抢食抢喝托比的食物和水
更出其不意
将托比狠狠地咬了一口
托比那个急呀
狂吠着怒奔着猛跳着
想咬无从下嘴
想抓又抓不住什么
阿好缩回头脚
恰到好处变成圆圆一团
突然神一般
伸出头又咬托比一口
托比错愕一会儿
垂头丧气像只斗败的公鸡
 
 
《猫咪》
 
“女子晚上上厕所
发现马桶里有双眼睛”
我点进去了
我承认中了标题党的盅
我以为她
从镜子般的马桶里看见了
自己的眼睛
报道却称是一只猫咪
陷入马桶孔
这是谁生出来的猫咪呢
 
 
《新学科》
 
小狗托比给茗芝沏茶
找茶叶2分钟找茶杯5分钟
把水烧开7分钟
托比最少需要几分钟
茗芝在睡觉
托比2分钟叫一声
叫了120声
终于把茗芝叫醒了
茗芝睡了多久
托比今天吃狗粮1分钟
玩绳子3分钟
和其他狗玩耍5分钟
看电视10分钟
摔一跤坐地上哭20分钟
最短多久做完这些
我家小女茗芝今天给自己
设计数学试卷
林林总总十多道题
文采飞扬
看得老爹我哈哈大乐
恍然感到
一门新学科诞生了
 
 
《湖南诗人》
 
里间外间
里三层外三层
全是人
有老有少有男有女
有人大声宣布
这些都是湖南的全国著名诗人
我大惊失色
一张脸一张脸看完
一个也不认识
楼上装修的电钻将我钻醒
否则就更尴尬了
 
 
《难上加难》
 
诗会参会名单确定后
各种原因
十几位诗人无法到会
另一方面
数以百计的诗人希望
参加诗会
甚至表示旁听也高兴
更有诗人
临时加我好友只为了
参加诗会
新诗典诗会的严谨性
他人岂知
无法前来者不好勉强
欲补空缺
则更是难上加难
 
 
《奖品》
 
按照伊沙安排
新诗典惠州诗会的
诗赛奖品
用江湖海的书法
诗会三天
我按三场比赛写了九幅
如果四场五场呢
提出这个问题的诗人
显然是知情人
我于是再灌下大半斤烈酒
加写六幅
让诗赛来得更猛烈些吧
悬念仅仅在于
我能否赢得自己的书法
 
 
《催眠曲》
 
老婆到江苏学习七天
出发前女儿说
妈妈给我录段催眠曲吧
听妈妈声音
我才能够睡得着
果不其然
女儿每天听催眠曲入睡
我则听着失眠
被母爱感动得不知所以
 
 
《奇遇》
 
儿子在巴黎逛街
迷路了
发现一家书店
摆卖
中文诗集
儿想
会不会有爸爸的诗呢
打开一看
果然有老爸三首
赶紧买下
这部新世纪诗典第二季
 
 
《选择》
 
沙发上坐下
朋友打开新闻频道
指着一行标题
美军发现
坠毁不明飞行物
外星人受伤
他问我怎么看这事
我说
我以过来人身份劝你
看新闻
还是选择报纸
看报纸
还是选择正规报纸
 
 
《人间桂花》
 
她们读我的书法
中山大学中文系女才子
脱口而出
哇,人间桂花落
话声一落
我看到故乡八月桂花
悄悄落满人间
 
 
《加错了》
 
一个微商
我一眼就看出来了
申加我友
二话没说我予以通过
其冒充在巴黎
如果冒充其他地方
我就不理了
可是没过多久这个人
发来信息
对不起加错了
不知道
是不是被我的诗吓退了
 
 
《助兴》
 
老熟人说你看你看
你们的诗会
快要开始来一场台风
将要结束时
又将来一场台风
看来
天公不作美呀
我淡淡回
两场台风都是我请来
给诗会助兴的
 
 
《错乱的时钟》
 
我承认
我也篡改了时间
我让自己
走在时间前面一小时
站在路灯下
你对世界说还早呢
我独自一人
已一头撞进了子夜
你上车
你和我坐在同一趟
末班车上
电子时钟显示:19:08
究竟是谁
让末班车死死踩住了
黄昏的尾巴呢
 
 
《一天吃下五碗会》
 
一早到晚
我一连吃下五碗会
最大的一碗
净重差不多三小时
最小的
也有三刻钟重
你问我
除了吃会还干了什么
我一边想
一边用小指甲盖
不堪地
从牙缝中剔出一小块
昨天的果肉
什么也没有想出来
 
 
《文明二路》
 
哥呀
明明是个假尼姑
怎么还给钱
人世间哪有什么真假
老妹
 
 
《如果》
 
如果你是诗人
你将诗人叫成湿人
你是傻人
如果你不是诗人
你叫诗人湿人
你就是一个贱人
 
 
《诗歌朗诵会上》
 
我听到
一些诗人的开场白
更像一首诗
 
 
《赞美曲》
 
对于严格意义的
赞美曲
所有的异音
以及
冷箭发出的咝咝声
都构成
赞美曲的一部分
 
 
《伴奏》
 
江畔诗会
名为三号营地的餐馆举行
没有音响
大雨和惊雷的伴奏
格外合拍
 
 
《吊诡》
 
我查了查
他指责别人抄袭
写出的檄文
是从五篇不同的文章
整段照抄
拼凑而成的
 
 
《我是这么理解恶毒的》
 
无论你是什么人
你要炼成
一颗怎样的毒蛇般的心
才可以
把蛇信子吐往孩子
 
 
《无解》
 
没错,是我说了
超级傻X
我是对放暗箭的阴人说的
不针对
任何一个赞同或反对暗箭的
评论者旁观者
偏偏有人主动领取
我哭笑不得
 
 
《采风》
 
采风作为诗会一项
早早就已定下
这一天在期待中到来
近百位诗人
采到一场大大的台风
 
 
《长长的网名》
 
拉客摩托司机
微信名为
东山风云再起之风雨兼程
我微信付款时
发现它并感叹良久
司机一边说
网名取得好吧我自己取的
一边得意微笑
 
 
《托比喊人》
 
夜半三更
客厅里的小狗托比
发出一种
未曾有过的叫声
细听
感觉它在喊人
确实如此
我开门探看究竟
托比站在
一张掉下的海报前
脸朝卧室喊人
 
 
《台风快来》
 
最后从诗会返程的是
几位诗歌孩子
她们白天一起写诗读诗
聊天玩耍
晚上共睡宽阔的拼床
我听她们聊天
相当精彩不时惊世骇俗
我看她们写诗
让前浪们直呼就将被后浪
拍死沙滩上
小女茗芝请求爸爸马上
再组织一场诗会
几位孩子后来齐聚窗前
敲敲打打
向老天爷求告
台风快来
 
 
《光明正大》
 
阴人放出的冷箭上
写着光明正大
阴人自己躲在阴沟里
制作另一支
写着光明正大的冷箭
 
 
《又正又善》
 
我给诗友楚雨
预约到高铁站的顺风车
没大一会儿
有人接单并打来电话
喊我本名
接着说出我的单位
让我惊讶不已
好在他很快道出原委
“我是公安处的
退休后在高铁站做安保
二十年前
你多次来我们单位采访”
我还是纳闷
他怎么认出我的呢
车开来
我认出他是警察老杨
他说太巧了
我一看约车人的头像
又正又善
不是你还能是谁
 
 
《暗震》
 
海报贴好后
用手试着扯了扯
粘得比较牢
可没多大一会儿
掉了下来
反复试了几次
依然如此
后来我突然发现
海报掉下时
窗外正好有列车经过
室内听不到声音
却有轻易觉察不到的
震动
 
 
《三种人》
 
朋友对我说
有一种人看见你家做大餐
蹲在一旁拉屎
另一种人吃完你家的菜
在锅里拉屎
还有一种人吃不到你家的菜
暗中往你家砸屎
 
 
江湖海,曾用笔名银波,中国作协会员,新诗典诗人,葵同仁,唐名人堂成员。1979年起发表诗歌1000多首。诗作入选百余种选本。出版诗集13部,散文随笔集6部,诗人访谈录1部。获新世纪诗典李白诗歌奖铜诗奖、深圳第一朗诵者最佳诗人奖、广东有为文学奖诗歌奖、凤凰诗社年度诗赛冠军等多个奖项。作品被译为英、德、法、韩等多种文字。现居广东惠州。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羊大 2017-9-5 16:52
说城市吗,深也是,惠州也是。城市就是小区如围城的城堡,垒起,富人区,高尚住宅,叫富人防区。叫封闭区或全封闭区。贫富分化。 俺神经,该去精神病院看看吗,那可能很多人都要精神病院看看。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