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海2017年8月诗100首-江湖海-东江社区 -

东江博客



江湖海的个人空间 http://sns.huizhou.cn/space-index-49.html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江湖海2017年8月诗100首

热度 1已有 377 次阅读2017-9-4 00:39

江湖海2017年8月诗100首
 
《深圳太穷了》
 
我一年级毕业了
快上二年级
火车上一个小女孩
开心地对我说
我问她深圳好不好玩
她说还可以
但是深圳太穷了
太穷了
深圳实在是太穷了
这个穷深圳
一块菜地都没有
 
 
《台风过境》
 
台风过境
一只乌龟从浅水池
探出头
看样子它极想在暴风雨中
高傲地飞翔
 
 
《时光倒流》
 
一入梦乡
就回到老家门前
但闻屋内
兄弟姐妹欢声笑语
凭直觉
姐姐们还没有出嫁
胞弟没有娶亲
我内心好一阵暗喜
认定时光倒流
妈妈一定还活着
这么想时
果然看见妈妈
向我走来
这突如其来的幸福
悲惨地
将我砸醒了
 
 
《生死》
 
出事了有人没了
一个职员匆匆跑到局长跟前
局长问
是不是某某某
职员惊呀
刚发生呢局长怎么知道的
局长欲言又止
多年后这位局长告诉我
出事前一天
出事下属找过他
奇怪的是
临别时还握了握手
更奇怪的是
他握到的是一只
僵冷的手
 
 
《山边》
 
一对蜻蜓
它们飞行着亲热
或者说
亲热着飞行
经过我
不正眼看我
一点也
不在乎我的看法
一对蜻蜒
一对亲热着飞翔着的蜻蜒
让天地
明亮和生动
 
 
《怪异音符》
 
五根电线组成的
五线谱
仍然横亘三新村边
久不见鸟
远远看着孤楼
搁上电线
构成一个怪异的音符
我想连神
也无法将这道贯通伤
唱出声来
 
 
《无所适从》
 
七月
途经米拉山遇上大雪
脚下头顶
前后左右任何一处
白光闪闪
我带的莱卡相机
按不下快门
顿悟置身彻底的光明中
连机械
也完全无所适从
何况人乎
 
 
《城北夜饮》
 
“流浪狗收养一只流浪猫”
听上去像一个开头
也像结尾。一切却在流变中
与我对饮的人
谈其所见,忧戚之心溢于言表
言说间,季节兀自
走进秋天。小饮店对面工棚
孤单和贫穷做完
自己的加法和乘法,伦常和规则
也陷入尴尬。工棚
弃置已半年,也许一到冬天
就会拆除。流浪者
将流浪别处,情状却已大不相同
不止一次,我见过
那个沉默的中年人,见过那个
有更深沉默的女孩子
故事的走向,怎不可以是另一曲
酒干倘卖无呢。我说
对饮者并未搭话。我们同时
抬头,但见繁星闪耀
 
 
《粮食》
 
垂垂老矣,父亲仍在把粮食
赶进别人的粮仓
父亲一生都把粮食赶进
别人的粮仓
父亲双手抚摸过丰年的蛙声
弯腰的稻穗犹如
多年后的自己。父亲听过
饥年芜杂的田野
坼缝在九个太阳下发出叫喊
饥饿是父亲的粮食
饥饿喂养和催老的父亲
终生的技艺
就是把粮食赶进别人的粮仓
赶走的粮食
真的粮食,不包含自己的饥饿
 
 
《三座大山》
 
听说中文系三才子
我与另外两个
合著结集了一部诗歌
教务处彭处长
高声赞赏并准备让印刷厂
免费印三百本
看到样稿后勃然大怒
不印了不印了
你们连三个土包子
都还算不上
彭处长发完怒又狠狠地
瞪了一眼书名
我本想解释三座大山是指
马头山龙山大熊山
还是有点心虚没有吭声
 
 
《穷鬼》
 
桃花园
一家较大的洗脚店
店老板
莫名请我洗脚
边洗脚
边吹嘘他的发迹史
当他
忍不住挖苦我
是个穷鬼
我踢翻脚盆扬长而去
没多久
他患癌症死了
托梦
向我道歉并说他在阴间
也成了穷鬼
 
 
《补药》
 
朋友打来电话
称近来老打不起精神
我随口而出
你可以吃点鹿晗呀
放下电话
听两位女同事吃吃地笑着
对我说
鹿晗不是补药是小鲜肉
我猛地愣住了
话说回来对于有的人
小鲜肉未必
不是更好的补品
 
 
《老鼠的爱情》
 
星期天三更半夜
我加班
天花板内老鼠叫着闹着
听出来是两只
凭直觉我认为是公母一对
正在亲热
这有什么不可以呢
自由的老鼠
它们就是这样把幸福
建立在
我的头顶之上的
 
 
《人不如狗》
 
女儿做作业
把小狗托比放在
旁边小凳上
托比突然跳了下去
女儿呵责它
把它重新放在凳子上
告诉托比
我让你下来你才下来
女儿上暑期班
全忘了让托比下来
两小时后回来
发现托比仍待在凳子上
 
 
《恐怖旅程》
 
火车上
我的邻座是个女的
不时发出
我在精神病院采访时
一位患者
发出的瘆人的笑声
我不知道
车上谁陪护她照顾她
她笑得
整个车厢的人都沉默了
我感到茫然
感到世界末日就将来临
不敢正眼看她
我想如果她有暴力倾向
我愿意被她掐死
我要下车了她还坐着
这才发现
她只是戴着耳机看幽默
幽默导致
如此令人绝望的局面
是我做梦
也没有想到的
 
 
《冒犯》
 
我在一个知识分子群
转进我的诗
他们的讨论戛然而止
持续两天的沉默
比现实中的冷场更为尴尬
直到今天早晨
作群主的好兄弟转告我
他们认为
我这些浅淡白的文字
侮辱了诗
可以想见更加难听的话
群主不忍转告我
想到我一百发口语诗导弹
导致的冒犯和伤害
我实在忍不住哈哈笑了
 
 
《王八》
 
门前一块平地
挖了又填,填了又挖
终于挖了不填
大半年后积满脏水
今天午后
明晃晃的阳光下
三人在钓鱼
我说里面怎么可能有鱼
他们说
看见过好些王八
 
 
《幻像》
 
置于幽室,闭上眼睛
我会看到变幻的
景像。由长短线条勾勒
或凌乱,或清晰
偶现新奇之人之境之景
幼时刚记事
就是如此,从未改变
儿时没告诉大人
心想长大后,不会再出现
幻像却随岁月递增
我臆测失明的人会不会
拥有这份奇妙
往青海的漫长旅程中我听到
独自出行的盲人
出语明确:我只看见黑暗
 
 
《阿君》
 
阿君发室
阿君是唯一的老板
兼打工妹
洗一个头收费十五元
其中五元
亏于地下六合彩
阿君中午
看见一条蛇经过门前
晚上开奖
开的正好是蛇
阿君说
把这两年赚的两万多块
全投进去
自己就成百万富豪了
看她的后悔劲
我默念了几则咒语
愿老鼠和狗
或村里其他生肖动物
绕道而行
永远不让这位三个孩子的
母亲看见
 
 
《愿意》
 
我无法从天空
下载什么
我只是拍下天空的图片
将天空修改
让它成为上帝的模样
我愿意它
像上帝一样充满慈爱
 
 
《烟盅》
 
砰一声
午夜清洁工
碰翻
一个貌似高级的烟盅
烟盅碎了
她张皇失措的样子
让我这个
唯一的目击者
刹那间
动了恻隐之心
对她说
阿姨你紧张什么
是我摔烂的
 
 
《滴血成精》
 
马头山人
认定血滴在硬物上
比如滴在
瓷上,石上,钢铁上
就会生成妖精
只有当即擦洗干净
才可免遭祸事
作为流血不流泪的马头山人
我坚信不疑
一直默默擦净自己的血
以后流落各方
眼见有血的人渐少
妖精日多
我终于对滴血成精的老说道
产生了怀疑
 
 
《旷野》
 
我从未见过真正的旷野
我无法描述他
我想象过他然后我想念他
“一个人的告别
带走一个真正的旷野”
我惊异于自己
写出这句诗但再也没有下文
我盯着旷野二字
发呆,直到地老天荒
直到无边旷野
显现眼前,我看见自己
站在旷野上
像棵野草,像一个陌生人
 
 
《化缘》
 
朋友问我
老有人以寺院僧侣名义
在微信上化缘
是真还是假该给还是不给
我回答如下
我不信是真也不疑是假
我不说不给但不给
 
 
《豪宴》
 
有过一面之缘的人
请我喝酒
他说是自家酿的水果酒
我目测
巨瓶至少装了三百斤
怎么倒酒
但见这哥们儿马步站定
将酒瓶扬上肩头
酒一滴不淌注入杯中
一夜豪宴
饮尽壶中三百斤
梦乡归来
我反复回味巨大的酒瓶
和倒酒的动作
至于酒是什么味道
半点记不起来
 
 
《群规》
 
微信群建成伊始
立下群规
不得在群里抽烟进食
可以溜宠物
但要管好大小便
 
 
《长路》
 
你内部的旷野
有条路
你穷尽一生
也断然
走不到尽头
 
 
《狗的羞涩》
 
青塘村
我走出老屋房门
一只黄狗
正将头伸进潲水桶中
听到动静
旋即把头退出来
见到我
表情显得有些羞涩
又装出一副
若有所思的样子
一分钟后
从我身边走远
 
 
《中指》
 
获赠我诗集的诗友
将诗集打开
手指戳着这句那句
让我解释
要不是看她是个女的
我肯定
把诗集抢回来了
哒哒哒
她叩击诗页的手指
是根中指
 
 
《考试》
 
高考前
我以为考上大学就好了
大学期间
我以为毕业了就好了
毕业工作
我以为评完职称就好了
评完职称
我以为获得资格证就好了
现在五十多
再熬几年就退休
可是考试
仍然一场场纷至沓来
我说考试
不是象征没用隐喻
就是答题等分
不及格再考的那种考试
 
 
《题海》
 
小学到高中
旷日持久的题海战术
使我的数学
成绩总是名列前茅
高考后
做完的一木柜数学题
当废纸卖
三分钱一斤卖了五毛钱
真可谓
伤得愈深恨之愈彻
几十年来
我有意无意和数学绝缘
直到女儿
也开始在题海扑腾
我不得不
又一头扎进海里
 
 
《微信朋友圈》
 
我老把
表弟黄海与诗友黄海
弄混
又把妻兄黄河与画友黄河
搞错
 
 
《末班车》
 
十八路车
邻座是位好看的女子
用宽屏手机
反复翻看婚纱照
她用手指
摸摸新郎的头
又按了按
新郎左肩部的肩垫
突然间
她意识到什么
抬起头
瞥了一眼我这边
我这才发现
她不是照片中的新娘
 
 
《半旗》
 
我所见的降半旗
多为事后
纪录片与滞后新闻的
场景再现
瞅着时仍有些忐忑
万一全降了呢
咱村小学就好办多了
我上五年级
和两个男老师一起
放下旗子
旗杆也放倒在地
把旗子
用麻绳捆在旗杆半腰
再竖起来
就妥妥的成了
 
 
《出轨》
 
梦中出轨
醒来看到老婆
有点内疚
白天竟碰到那个女的
有些难堪
 
 
《耐心》
 
心血来潮
试着启动弃用七年的
伊妹儿
鬼使神差成功了
发现一个
名叫张凯的人
整整七年
一天不漏向我推销
气动阀门
没生一点儿气
 
 
《礼赞》
 
多少年过去
再没有
明亮的草地
阳光
照进谁的身体
将盎然
的赤裸之身照成
透明的花
 
 
《劳模》
 
几代劳模
坐上晚宴的主席
我认出
不苟言笑的两个人
已届年迈
东方红农场的
珠算冠军
大跃进印刷厂的
捡字能手
 
 
《纯玩节》
 
女儿说
今天是纯玩节
不看书
不写一个字
作业
滚一边儿去
家务
也滚一边儿去
我上网
没搜到纯玩节
一问
女儿说是她自己
创立的节日
 
 
《读诗》
 
宋林老师教全班
读一首诗
快读到结尾时
他先把
自己的脸绷紧
说下一句
你们谁都不准笑
这才
读出不须放屁
大家笑了
宋林老师卟哧一声
也没忍住
笑过后重又绷紧脸说
谁也不准
把大家笑了这事讲出去
 
 
《花生米》
 
手中的花生米
仅剩两颗
我比了比大小
将大的
喂给小狗托比
 
 
《电表》
 
中午给女儿
买回可打电话的手表
这类手表
全是可充电的电表
只是电表一词
早被别的物什霸占了
我只好
像其他人一样哆嗦
叫成电子表
 
 
《时间不够用》
 
他们算计着挣钱
上位
捞一个好名声
我只是
发现时间不够用了
又不够用了
我的时间和钱权
和好名声
没半毛钱关系
 
 
《大问题》
 
他一次又一次
说文人穷
文人中的诗人更穷
再是个天才
也没有办法生活
可能没说错
但把混不下去的原因
归于诗歌
肯定有大问题
 
 
《神酒》
 
老婆搞卫生
从柜子中清出一瓶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