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海2017年4月诗100首-江湖海-东江社区 -

东江博客



江湖海的个人空间 http://sns.huizhou.cn/space-index-49.html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江湖海2017年4月诗100首

热度 1已有 363 次阅读2017-5-11 17:52 | 江湖

江湖海2017年4月诗100首
 
《遇见》
一地落花
从地里开出

《我是谁》
一座山
通过一只树眼
看我
我在树眼中
看到
一只猿猴

《落叶》
一棵树
一晚上将满树黄叶
落得七七八八
午间我经过这棵未名树
剩下的叶子
刹那间纷纷落下来
不知是树
向我演示叶子怎样落下
还是叶子
告诉我它们怎样落下

《女邻居》
她手上牵着一胎女儿
肚里装着二胎
从学校门口走回小区
她穿着连衣裙
裙子上数不清的舞女
摆出各种舞姿
以上是九岁女儿的发现
我牵着女儿
走在女邻居的身边

《旧爱》
一个人捎信给她
我混得很糟
她打电话来将我
一顿臭骂
一个人当面告诉她
我过得很好
她打电话来将我
一顿臭骂

《我到过拉萨》
有人告诉我
布达拉宫的厕所
二十层楼高
撒尿时很久才听得到回声
我很好奇
憋了一大泡尿
走进去撒
很久也没听到回声
十五年了
我觉得那泡尿
仍没落地

《悍妻》
凌晨三点半
我下班穿过鹅潭公园
顺路上厕所
进门后大吃一惊
一个壮男
整个儿坐在洗手台上
一边玩手机
一边给手机充电
见我进去
他也大吃一惊的样子
今天中午
我路过公园旁的杂贷铺
又遇这个男人
蓬松着头发斥责幼儿
再不把饭吃掉
等一会你就会挨打
我就会挨骂

《翻旧账》
女儿五个月
妻子带她上医院测听力
一番折腾
医生说真的很遗憾
孩子是聋哑人
妻子当即嚎啕大哭
待稍稍平复
哽咽着打电话给我
我淡定劝妻
女儿听觉神经超常敏锐
仪器无效
事实正是如此
九个月
女儿会喊爸爸妈妈
不到一岁
女儿能背整首唐诗
而今每当妻子
抱怨女儿太会顶嘴了
我就翻出
她在医院痛哭的旧账

《敲门》
三更半夜
我被一阵有节奏的敲门声
惊醒
老话说为人不做亏心事
夜半不怕鬼敲门
我马上开灯起床探看究竟
发现乌龟阿好
两后腿直立站在门前
左前腿扶上门板
以右前腿一下一下地敲门
敲得那么响亮
敲得那么富有耐心
好像知道
门外的全世界会有谁
给它开门

《文明二路拐角》
从文明二路转弯
我断定
那是一个监控死角
可是
来不及跑远了
一个老头
摇摆着已经在我身边
我暗吸一口气
心想如果他快摔倒
我就将他
紧紧抱在怀里

《离谱》
我和我弟
还是懵懂少年时
遇上修族谱
父亲将我们兄弟俩
写入谱中
把不存在的两个孙子
也写入谱中
我说这多不靠谱
父亲反驳
这事自古以来
都这么干
皇帝家也这么干
多年以后
我确实生了儿子
我胞弟
只生了个女儿
取的名字
都和族谱对不上号

《凭吊高楼》
你比我们
高大无数倍
也比我们
强壮无数倍
应比我们
长寿得更多
你却死了
在你十岁的稚龄
灰飞烟灭
你包容我们十年
承载我们十年
你和我们都想不到
是血肉之躯
为钢身铁骨送别
我站在你
存在过的地方
一望虚有
听任晚风吹着无解

《和你没有什么不同》
单纯,善良
孤独,无助,渴望体贴
爱中享受,失态
回头,比较长久留恋旧情
喜欢新事物
又不苛求,随遇而安
这些和你
真没有什么不同
还和你一样
满怀信任,不设防
遇到冷血的人
可以轻易取掉它的狗命

《刽子手》
我看到的刽子手
把风杀了
大风微风柔风暴风统统杀了
把花杀了
梅花牡丹木棉三月桃花统统杀了
把雪杀了
飘雪积雪雪花雪粒统统杀了
把月杀了
圆月弯月水中月统统杀了
他们还杀了
麦子麦地水稻水田油菜高粱
杀了泥土和小径
杀了春夏秋冬晨曦夕照雨露空气草木
杀了星辰大海征途
杀了天空大地宇宙古时当下
杀了高处低处半山腰
杀了橄榄枝圣洁和平真理灵魂与爱
他们以秃笔戳死它们
又反反复复不厌其烦地辱尸
这些刽子手
他们说他们是诗人

《回故乡》
老家马头山下
遇见美女
我差一点喊出
你的名字
可是我已三十年
没见你了
还是没忍住喊出
你的名字
美女回头问我
叔叔您
认识我妈妈吗

《平衡》
村里最爱热闹
连青蛙小鸟吵架也要
插个嘴的人
死后被后人远葬到
人迹罕至
从没葬过他人的
深山里

《别扭》
作为口语诗人
昨天写了
几首意象诗
夜里
梦见自己左右脚
穿着不同
颜色的鞋子
招摇过市
别扭得不一般

《圣经》
儿子暑假回家
一见亲友就传福音
还自作主张
将我收藏多年的圣经
送给别的亲人
儿子是不是认为
只有他爹
不需要上帝呢

《13号车厢》
穿背带裤的女子
过来找我对铺的男子
扭扭捏捏
对男的说不肯走了
怕睡过站
男子说到的是终点站
想过也过不了
快熄灯时女子离开
不经意似的
左手在男子裆部
捏了一下

《光膀子艺术家》
你知道吗
昨晩有个艺术家
光着膀子
我从人群中先看到
他的光膀子
然后才看到光膀子
在写字
集体爬到半山腰
年轻女记者
对一位年轻男记者
畅叙见闻
她一抬头正好遇上
我回头
惊讶得一时合不拢嘴
她可能没想到
嘴里的光膀子艺术家
一上午
都走在自己跟前

《险境》
草地旁边
常常停着一辆轿车
这当然
算不上什么发现
但我看见
有时蝴蝶双栖在前轮上
蜻蜓在后轮上交尾
车下要么是酣睡的流浪猫
要么是盘卧的蛇
我写下这些并不表明
小动物们
有多么强的应变避险能力
事实上
汽车开走之后
我见过
轧进尘土的蝴蝶翅膀
也见过
一尾青蛇身首异处

《秘书》
有人申加微友
附注的理由:我是诗人
加后他称
正给全国诗友寄书
你给个地址
我立即让秘书发书来
高大上的感觉
当个诗人还有秘书
于是发去地址
紧接着他又发来信息
优惠价二百五
你用微信或支付宝付款吧
我说那就免了
怕他不高兴补上一句
以后再考虑
发现已被删除好友

《心里没底》
走进三新村大排档
要了一份快餐
邻桌是两个中年男人
喝着二锅头
面前是猪耳朵和猪大肠
两人并不说话
我吃完后到隔壁洗头
发店老板娘
压低声音不知给谁打电话
我前夫来了
正和我老公喝酒
你来一下吧
我心里头没一点底

《男诗人玛丽》
玛丽是位诗人
上过几回三月份的
女诗人专栏
某年某月某编约玛丽
去编缉部改稿
玛丽欣欣然飘飘然前往
旋即回来
颓然往我床上一躺
眼盯天花板
活像一个泄气的皮球
玛丽说
海哥你评评理
我刚进门
老编问我是谁找谁有甚事
我回我叫玛丽
是您老人家叫我来的
他一通审视
直接将我扫地出门

 《一小段家史》
滴滴司机送我到单位
满脸讶异之色
你们盖这么高级的大楼
咋没修一条
稍稍配得上的路
我让他停停
给他讲一小段家史
我的父亲
年轻时相当爱慕虚荣
举全家之力
买了一块名牌手表
然后没有
购买表带的钱了
我的父亲
很长时期用一截麻绳
拴住手表

《复述有病》
我们一群
被叫做艺术家的人
被安排爬山
被套上透明雨衣
细雨飘飘
山腰上林女作家大声说
里面好热呀
我随口复述一遍
里面好热呀
林女作家生气了
有病呀
你想得这么歪

《良心骗子》
一大早
我在火车站广场一角
看到三个
全身脏兮兮的男人
摆开纸笔
商量求助书写些什么
一个提议
可以写上父母双亡
另两个否定
又一个提议可以写上
孩子患白血病
另两个也坚决不同意
至于后来
他们确定写些什么
我没看下去

《晚餐》
老梁和妻子
一下午在公园溜达
退休二十年
头次不用亲手做晚饭了
请来做家务的
是来自山区的远亲
中午才到
就屋里屋外忙着找事做
两口子傍晚回家
香喷喷饭菜正好上桌
亲戚端坐
面露期待赞许之色
老梁眼尖
看了眼餐桌中央的主菜
心里一咯噔
赶忙找养了三十年的寿龟
果然不见了

《愚人节》
不知啥时加的
一陌生人
发来一条信息
快给我
发个9.9元的红包
我想
假如我客气一点
她会撒娇
假如我不客气
她会说
开个愚人节玩笑而已
所以
我什么也没说

《看见》
走廊上
小狗托比将一纸箱
反复撕咬摔打
一付愤怒急迫的样子
这是朋友
寄茶叶来用的外包装
走近一瞧
箱面上有三个红字
狗肉丝

《虫唱》
草木尽失
地皮已被掀开
第二天
地下铁路开工
一排排
推土机和碾压车
静候令下
我是趁着夜深
为采访
提前来踩点的
我听到
大片伤土之下
万虫齐鸣

《满山葱茏》
而我总率先看见
枯黄的存在
看见它们下垂的部分
一切向上的
盎然的事物的边缘
只有它们
不愿意背向土地
我从来没有
见过上帝和其他天神
又一次次邂逅
上帝垂下来的胡须

《村光》
窄路,在更狭窄的地方
束紧自己。哦村庄
它变得急躁。它胡吃海喝
它皮炎,它痛风
它肠梗阻,它血栓,它浮肿
它蠕动商业化墨汁
它兀自显现无章法的狂草
它的孩子往村外行走
它的阳光从年迈细叶榕滤出
投在暧昧的地面
光环浑圆,新鲜得无解

《那天一个国家都在欢乐》
去年九月回湖南
到医院看望
肝癌晚期的大哥
感到不乐观
又暗盼奇迹发生
回广东后
不敢打电话问
也没接到
大哥女儿慧慧的电话
心里认定
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
十一月再回
慧慧强忍着悲痛说
爸爸走了
走前不让惊动亲友
是国庆节走的

《新时代的悲伤》
我们一到
灵堂剎地大放悲声
我们的朋友
也就是逝者的小儿子
站起身
放下手中的扑克牌
向我们走来
我说你进去劝劝她们吧
哭得那么悲伤
朋友朝里面瞥了一眼
说劝什么
有人来她们就得哭
一人一天三百
从丧葬公司请来的

《看你是什么样子》
小我七岁的老彭
说奇了怪了
你江湖海接女儿放学
咋没人
说成爷爷接孙女
我接幺儿
啷个个个问又来接孙子
我说老彭
这事说起来话长
其实不奇怪
爷爷是爷爷的样子
爹是爹的样子

《再无人说我们老少配》
千禧年前夕
我建了个个人网站
把我和老婆
恋爱时的照片晒出几张
网友纷纷留言
你女儿长得好漂亮
我承认
内心真的受伤了
朋友们
我为什么暴走十八年
年轻十八岁
渊源就在这里

《赌神》
路过21号小区彩票站
拐进去
里面已聚十多人
装模作样
我在走势图前比划几下
拍出10元纸钞
请把07081718打5倍
两分钟后开奖
我选的4个号码全中
奖金400元
好几个彩民围过来
赌神
快帮我投100块
赌神
快帮我投200块
我落荒而逃
我投注的这组数字
不过是
母亲和我的生日

《动物世界》
又一个
以淫言秽语骚扰挑逗
小女生的
下流胚子曝光
它曾是
分管关心下一代的
民政局副局长
 
《德感》
第一次到你的老家德感
踩过沙滩
我和你两个人
不经意地
横过一截干涸的河道
站在对岸
回望一小团一小团的水洼
不经意地你说
亲爱的我们刚才横过的
是长江
那个冬天不冷
你去国后
我又到过德感几次
不经意地
总是走到徒步过江的地方
再没有
横过眼前的长江
每一次
都被波涛阻住

《故乡》
一些魔鬼
躺进故乡马头山的地里
朝天抽起香烟
粗直的烟杆浓烟滚滚
向上帝示威

《结婚以后》
有人托我找吉他手
我于是来到
一个专业吉他手的家里
可是他说
结婚以后就不弹了
我看到
他的结婚照右斜三十度
断弦的吉他
晾着两条烂抹布
可能是尿布

《飞行》
超巨人从天而降
穿戴斗篷
单手单膝着地
扬半边脸
山寨中人面露惊恐
“现在
我要杀了所有人
你例外
还可找一个保护你的人
一起离开”
我正寻思如何战胜他
突然发现
女儿出现在人群里
我走过去
拉住女儿的手
飞离地面
不知在天空中飞了多久
才降落在故乡

《没什么新意思》
红绳串起的珠子
很漂亮
钉在单位的公告栏中
很醒目
一个月后它仍在
起初我以为
不过是简单的招领
后来觉得
可能有别的意思
但又说不上
具体会是什么意思
直到同事
四岁的女儿再到单位
说是她钉的

《职能词库》
新购的手机
词语联想功能貌似更强大
比如打个点字
后面跟着四十多字词
如击,赞,名
评,燃,缀,心,球,滴,亮
甚至还有
击量,烟器,钞机
打一个丑字
出现陋,闻,恶,化,角
还出现一个逼
这倒是我没有想到的

《口语诗惹事》
我用微信红包
支付一笔
不到一百元的欠款
顺手贴给他
我的几首口语诗
两天后
他发来一则私信
“对不起
你前天发来的红包
我忘记点开
系统昨天退回给你了
请再发一次”
我回答说没有问题
请截个图来
他说难道可能那算了吧
我说截个图来
他说应该是真记错了
我说截个图来
他说对不起实在对不起
这时我意识到
我的口语诗惹祸了
诗里写到
我每天将微信卸载一次
 
《最帅》
无意中看到
老婆的朋友圈
我的昵称
是老公最帅
老婆说
是你女儿弄的
女儿却说
才不管你两口子的事呢
我设的
是爸爸最帅

《不同意见》
公众号推出我一组诗
评论成串
基本上是唱赞歌的
突然冒出一条
这样的诗是破坏诗歌环境
言辞虽重
但有不同意见总是好的
于是循着踪迹
去看了他发的几首诗
心想
如果他的诗写得好
就给他点赞
却被酸腐气熏倒

《物流店》
物流店干瘦的老板娘
我等她的一小时
两只手不间歇轮流接电话
我发现
日理万机这条成语
是为她发明的
她身边有樽财神菩萨
一直闲着没动

《职业特征》
混进朋友圈的
微商
每个人都问
江湖海
怎么称呼您

《和美女出村》
作为一个步行者
我会等到
一个或两个讲究的姑娘
和她或她们
一同走出三新村
有时运气好
会遇上三个或五个
我不动声色
她或她们也不必在意
我的存在
我想如果没有她们
挥发的香气
我会被无可回避的
与路相依
与路等长的臭水沟
活活熏死

《呵呵呵》
我送她西娃的诗集
她读后问我
你永远想不到墙的另一面
是什么
可能是耶稣可能是魔鬼
是不是这样
我说这也得看情况
比如我
哪面墙的另一面是啥
都了然于心
她追问如果墙是象征呢
我说呵呵呵

《微笑》
我到快递店寄书
排着队
年轻的女收件员
双眉紧锁
一脸的旧社会
她的焦躁
让我感到墙角的冷冻柜
也藏满火球
轮到我递上单子
她的目光
停在我写的字上
我说
好久没见过这么靓的字吧
她嫣然一笑
很好看的一朵微笑
全世界放松了

《荒园里》
我看见三个小孩
然后
看见小孩用零落的
簕杜鹃花瓣
在草地上拼成的红心
微风中
有节律地跳动

《鬼木》
那年在树下送走那个人
那个人没有再回来
那时起她天天到树下站一站
她不认识字
听他们槐树槐树地叫
她不知怎么写
八十岁她感觉自己快死了
从二十岁到八十岁
她觉得一生不过是在槐树下
一而再地站一站
什么槐树呀就是一根鬼木
她发出这句感叹
可以看成是上帝教她的

《狗日的爱情》
我以一个狗头为头像
以私密手机号
注册同城缘交友网
身份为公狗
一晚上共有二十九位
号称寂寞的女子
抛媚眼求约会并表明
对性持开放态度

《惯性》
夜晚经过
市区新开的一家饭店
霓虹灯
显示为乀庄饭店
本城人
不会读成捺庄饭店
会随口说出
哦又开一家公庄饭店
品牌影响
更因惯性的力量

《物以类聚》
晚上遛小狗托比
它总是蹿到
同一块较高的草地
拉便便
今天中午我经过
那块草地
发现数不清的狗屎
集合在一起
有大有小有旧有新
有的像刚发言
有的似乎一直沉默
远远不止
从几只狗屁眼出来

《即景》
医院内
病人越来越多
医院外
吸烟区越扩越大

《克》
小狗托比
四只手拼命捉
没捉住
一只咬它的蚊子
这时候
我才相信女儿说的
对付巨蜥蜴
那样的庞然大物
要托比
这样的小东西才行

《小房子》
离我家不远
我还有一处小房子
偶尔午休
偶尔坐在那儿看看书
多数时侯不在
有人偷偷开锁进门
一两个人
瞅空长住在里面
我和朋友
这天将两个陌生人
逮个正着
朋友建议我收取房租
两人中一个
忙不迭递上钞票
我没接
感到眼前的事并不真切
没多大一会
醒在自家的沙发上

《恐怖片》
三更时分我看到一条朋友圈
“为什么
我搬了三次家
但是楼上
永远有个爱玩波子
拍皮球
奔跑跳跃和移凳子的小孩”
我放下手机
小孩玩波子拍皮球奔跳移凳子的
声音
从楼上传下来

《甩泥球》
小石头
你能将它扔多远
阶土或瓦片
你能让它在水面漂多远
不会有多远
一粒泥球就不同了
比弹子稍大
置于手指粗的杨树枝顶端
手握树枝猛甩出去
泥球飞过十垄菜地百级梯田
从马头山飞往蓝田镇
像箭鸟划破天空飞向远方
像箭鸟隐于天际
还有好几颗飞了快半个世纪
继续飞着
还将继续飞着

《失眠》
“爸爸
请帮我记下这首诗
我怕明天
我想不起来了”
女儿睡前
向我口述一首诗
诗核精彩
我觉得应该记住了
之后看书
清理茶几和书台
洗澡晾衣
开始给女儿记诗时
全忘了
女儿要早起不能叫醒
女儿明天
应该真想不起来
我于是乎
绞尽脑汁想到天亮
徒唤奈何

《甜蜜》
呼噜声
从我的臂弯缓缓升起
均匀隽永
在凌晨三点的客厅
堪比天籁
我真的一点儿也不想
和你玩夸张
我从没听过哪个人
发出过
如此动听的酣声
除了此刻
睡在我身边的小狗托比
我也从没见过
哪只狗睡得如此甜蜜

《荒诞不经》
一名气很大的小说家
我懒得提他名字
被本市请来谈创作体会
讲坛煞是奇怪
小说家坐在东江边
听众坐在对岸
依河道走势分聚三处
可是小说家
讲的是民谣的方言运用
我兴味索然
我是市里安排照相的
一直按不下快门
有个老头提醒没开镜头盖
我才恍然大悟
可是小说家的课讲完了
小说家已不见踪影

《校门口》
校门口一老人
自言自语也像吵架
我来晚点
孙子就在校门口大呼小叫
今天来得早
可所有孩子都走完了
这孙子还不出来

《两分》
乒乓球赛
进入半决赛后遇上
上届冠军
我感到开头两分
他让了我
他没想到我长球了
球路又刁怪
双方厮杀得难分难解
拖到决胜局
比分仍交替上升
九比九平
我想起开头他送的两分
手一软
他拿下比赛

《家庭新成员阿好》
妻带女儿到市场买菜
听到几个人说话
一个说红烧肯定香喷喷
另一个说清蒸好吃
妻一眼看过去正好和那只
乌龟对上眼
掏钱买下来并取名阿好
我晚上回家
首先看到阿好在客厅爬动
小狗托比正逗它玩
然后看到女儿写的好诗
菜场上的一只龟龟
如果跟别人回家就在餐桌上
跟我们回家在餐桌下

《别扭》
连日来
我为推广惠报民声公众号
天天写打油诗
作为公众号的引导语
好友林晓说
你的打油诗和你的现代诗
放在一起
就像假冒的名牌产品
与正牌的
摆在同一个柜台
煞是别扭

《师兄》
“师兄加我”
连续几起申加好友
都附这几个字
我上过一所小学两所中学
三所大学
学弟学妹堪称海量
于是开门纳客
可他们要么是做微盘的
要么是卖货的
不时师兄师兄问候着
当我是二师兄

《养狗》
老婆到市场买菜
微信支付
输入金额时显示:养狗
老婆又买水果
支付时还是显示:养狗
老婆向我求助
我很快发现症结所在
两次购物
每次货款均为12元
多次尝试验证
只要是发12元的红包
她的手机
都会显示:养狗
这可能和
她养小狗托比有关

《小鱼虾也是命》
老婆从刀下救回
一只乌龟
我正要表彰她富有爱心
却发现
她在动手做捞鱼篓子
长长的把手
细密的篓网开阔的篓口
她说
到鹅潭湖捞些小鱼虾
喂给阿好吃
阿好是她给乌龟取的名
我想
小鱼虾也是命呢
但没说出口
她捞半天没捞上一只
我才说
小鱼虾也是命呢

《伤不起》
昨晚又做一个
与一群人在一个陌生地方
待好几个月的梦
对这样的梦我又盼又怕
盼因体验全新
怕则担心万一出不了梦境
现实中的亲人咋办
一次次与梦中的至交永别
也有些伤不起

《文朋诗友》
不断有文朋诗友
出集子
或者获一个奖
找我报道
有的仅仅因为在大刊
发表一首小诗
也希望报纸登条消息
这些年
我获的奖还少吗
发表还少吗
可报道过一个字吗
话虽这么说
我仍基本上满足了
他们的要求

《立场或角度》
你见多识广
你说
这仗会不会打起来
冷不丁
一个网友问我
我回他
你放一百个心吧
打不起来
半小时后他又发信息
你这一说
我有些五神不定了
我很纳闷
循迹访问他的朋友圈
得知
他是一介股民
刚吃进
一些军工题材

《四菜一汤》
进三新村
第一家菜馆店名为
四菜一汤
四个大字鲜红
我感到
似乎不是商人开的

《放心》
征得女儿同意
我寄她的诗作参加一项
正规比赛
告诉女儿如果没获奖
不要放在心上
又告诉她其他选手
都是成年人
女儿笑咪咪地说
和大人比
那我就放心了

《一小时》
同事对我将手机的
时间设置
调快一小时大惑不解
我解释
我将我们的公众号
转进三百微群
需要的刚好是一小时
确保队形不乱
就必须让时间提前
负面作用是
你向我提出的任何问题
都会落到
我给出的答案后面
是的没错
好事总是不期而至的
对于灾难和死亡
我也希望通过这一方式
令其永远
推后一个小时

《也罢》
任何善意的批评
我接受
尖刻一点也行
恶意的
我仍会把它挂出来
让它垂吊在
众多赞美的后面
羞辱那个
没有忍住一肚子妒火
写出它的人

《乳燕》
燕窠是女儿发现的
我好久没有抬头看天了
女儿一抬头
大声说咦爸比快看
头上有燕子窠
似乎是对女儿惊喜的回报
五只乳燕
齐齐把头伸到窠外

《娃娃》
新闻称一个女子
冒充孕妇
跪到街头行乞
派出所里
女子肚子里的娃娃不见了
手上拿着
从腰间掏出来的毛毯
毛毯谁取出
整条报道语焉不详
我看视频
一瞬间惊觉异样
回放,截图
发展女人抱在胸前的毛毯
缩成一团
构成一张娃娃脸

《酱厂》
我所住的小区
开发商牛
有那么一段时期
言必称首府
弄得我们这帮房奴
个个像皇帝
更牛的是他引种
一批药树
有一棵据说花了三十万
某几棵酱树
开的花散发浓郁酱香
好这口的人
坐在树下吃白馒头
而我感到
每次走进小区的门
都误以为
走进了大型酱厂

《网讪者》
“帅哥
发现你好喜欢写诗哎
写那么多”
一个用美女头像者
网上搭讪
我回是的写一点
“那你写的
是古体诗还是新诗呀”
她又问

《爱吃苹果的狗》
小狗托比
只和我争吃苹果
我吃花生
它走得远远的
我吃米饭
它不拿正眼瞧我
甚至于我啃
狗狗们最爱的肉骨头
它爱理不理
可只要我吃苹果
它就不淡定
蹿到我身边嗯嗯喔喔
求分给它一点
至于它知不知道伊甸园
知不知道禁果
我又怎么会知道呢

《不堪回首》
第一次写情书
心跳得凶
将Kiss写成了Kill
一语成谶

《冠军》
诗人秦菲感叹
“我没有同意我出生
就被操出来了
这不科学,每天在痛苦里”
有啥好说的呢
当初上亿个冲锋陷阵的精军
是你自己
把自己跑成冠军的

《烟民老黄说》
中华,钓鱼台,中南海
南京,上海,广州
长沙,许昌,重庆,延安
红河,北戴河
玉溪,蝴蝶泉,红旗渠
长白山,万寿山
大前门,哈德门,朝天门
黄果树,黄鹤楼
和天下,宇宙。全烧过

《乒乓球大国》
乒乓球比赛后我查询
长胶使用规则
意外发现不能跺脚发球
可是晚了
今年的乒乓球个人赛
挡我于四强外的
正是一个使用超规长胶
一发球就跺脚的人
为什么不能跺脚发球呢
可能像我女儿写的
会把地球震到别的地方
大家找不到太阳

《恐怖》
女儿说
这把电风扇的牌子
咋叫拾尸
实在是太恐怖了
我走过去
细细看了看确实如此
不知如何解释
尽管我知道把格力
写成拾尸
要有很大的胆量和糊涂

《想起学过的化学》
我看见
他们在臭水沟边
种上月季
香樟,四季桂花
还有百合

《新闻集纳》
梦里一位
现实中不存在的朋友
创办一份
报纸新闻集纳杂志
老友刘迪生
认为新闻集纳毫无价值
醒来后
看到微信朋友圈第一条
是刘迪生发的
前一天报纸新闻集纳

《子非鱼》
路过鹅潭
我看见几尾鱼
跃到空中
又跌回水面
乐此不疲
然后我看到头顶
飞行的鱼
又看到陆地上
行走的鱼

《我的看法有所不同》
多数诗人乱嘿
一部分诗人嘿出快感
少数诗人嘿出高潮
我嘿出活蹦乱跳的孩子

《高潭的丛林里》
高潭的丛林里
我和夏天,迎面相遇,结伴而行
落叶覆盖山径
腐朽异香中,新苗从脚边拱出
大树意守丹田,一言不发
长叶灌木,正式发表对称的等距
如一个人孱弱的背骨
青铜色的圆形巨石卧在山腰
若真是一只鸟卵
整座天空不过是一扇左翼
我已写过下垂的部分
正是上帝,不经意垂落的胡须
雨后的夕照,比新月
更透明。这爱不释手的童音

《诗震》
我早已习惯
将手机调成静音
但开着震动
刚才衣袋里震过不停
我信手一摸
摸出一本口袋诗集
而手机
静静待在另一个衣袋里

《山行侧记》
走偏僻山路
一路上
看到鲜花又看到牛屎
没看到
哪一朵插在哪一坨上
但你想不到
牛屎比鲜花更香
浓郁而异质
那一盘盘新鲜的牛屎
就更不用说了

《童坟山》
那时候
麻疹,天花,水痘,脑膜炎
甚至感冒
一个好端端的孩子
说没就没了
掉进水塘,掉下石碪,误食毒物
活泛的顽童
转眼之间便离开人世
还有些
被长辈视为多余的女婴
被,被,被……
我真的不忍心写出后面的文字
那时候
你在马头山的瓦屋间走动
冷不丁就从哪间房
传出我的崽呀我的肉哎的哀嚎
那时候
马头山一座小山的平顶上
拱起的小坟堆
一行行一列列排得很整齐
其中有我的
两个胞弟,五个堂弟和堂妹
另有几十个
小屁孩同辈父辈爷辈
这好大一班孩子
你喊上课,他们就会站起来

《各有所爱》
我喜欢
集束发射导弹
它们
在不同的地方
炸响
鲜见哑弹

《可比性》
亲密爱人,唇齿相依,情意绵绵
香妃之吻,心灵手巧
梦里水乡,龙凤合璧,凤凰三点头
够了,词语诗人的说道
你猜猜看,会出自什么地方
没错,当然会出自
词语诗人的笔下,我不说了嘛
它们还出自今天傍晚
吴投文和我一同坐车参加诗人聚会
因为塞车摇下车窗透气
一只快手塞进来的色情卡片上

江湖海,曾用笔名银波,男,中国作协会员,新诗典诗人,葵同仁,唐名人堂成员,1979年起发表诗歌千余首,诗作入选《当代诗经》《中国口语诗选》《1991年以来的中国诗歌》等百余种选本。出版诗集《疼痛》《江湖海诗歌》《深呼吸》《流年》等12部,散文随笔集《生命之爱》《生命之韧》等6部。获新世纪诗典李白诗歌奖铜诗奖、深圳第一朗诵者最佳诗人奖、广东有为文学奖诗歌奖等多个奖项。作品被译为英、德、法、韩等多种文字。现居广东惠州。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羊大 2017-5-12 09:04
房地产
暴雨后

江,涨
河,涨
湖,涨
海,涨
洪水
抗洪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