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雾的早晨-蓝色幽灵-东江社区 -

东江博客



蓝色幽灵的个人空间 http://sns.huizhou.cn/space-index-39010.html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薄雾的早晨

已有 985 次阅读2020-1-20 14:24

    小雪都过三天了,天反而晴朗了起来,白天还出了点太阳,暖暖的,感觉也懒懒的,甚至还有些小艳阳天的味道。难怪这几天里,人们都说,今年冬天,不冷。

    但现实是,离春天还远着呢。今天早上出门前,我专门查看了一下日历,知道要年后正月十一才立春。

    一出门,薄薄的雾气立即就围了上来。雾气薄薄的,像一帘轻纱,垂挂在前面。天色刚明,我打开汽车的近光灯,前面道路被照得清清楚楚。开到正沟道路上,田里的雾气就浓些了,像沸锅里才冒出的雾气,也像一件孔眼稍密的麻纱衣裳,能看得见前面,却又不甚清晰。两边的房屋、树影,全都在雾气里静穆着。只有被车灯惊扰的早起的鸭子,在水田里扑腾逃避,嘎嘎直叫。山坡上人户家的狗,也跟着“汪汪”懒叫几声应付。也许,这个村庄新的一天,就是从被我惊扰的鸭叫犬吠声里开始的。

    上了坡道,薄雾就散了。远山近水,都清清亮亮。有的人家打开大门,鸡鸭出圈,在院坝里叽喳闹嚷;有的人家猫咪被惊醒,躲在屋檐下喵喵叫着发泄不满;有的人家猪仔嘲圈,啰啰啰啰闹得不停。更多的人家,却是大门紧闭,厨屋顶上,飘起了几缕白色炊烟。那些炊烟,也不直直地弥散,而是从檐下屋瓦缝里浸漫出来,丝丝缕缕,慢慢散发,就像谁在宣纸上轻轻点了一笔,慢慢漫润开来。农家新的一天,就这样开始了。

    一路上坡,下坡,跨沟,过渠,转弯,我很快就到了临峰山下。以前满是鱼腥味的挖朝沟前面水池,如今养鱼被禁止,整个田湾都就安静了,纯洁了,恢复了正常的田野味儿。整齐的鱼池还在,水沟水渠也都还在。从山脚煤炭弃洞里流出的泉水水渠上,升起了腾腾的水雾。像一道道白纱,从沟渠里升腾起来,向周围慢慢濡染,水渠对面的桉树、柳树、槐树,都披上一层薄纱。那些柔美味道十足的树木,就像是即将出嫁的新娘,站在家门前,既盼望着新郎把自己早点接走,有舍不得家里的父母亲人,一幅欲走还停,依依不舍的留恋模样。

    走完沟渠窄道,林峰山就挺立在眼前。农谚说,不起水雾,就有山雾。今天早上水雾薄,山雾也不浓。因此临峰山,整个地被笼罩在一片薄雾之中。此时,太阳还未出来,临峰山的山影就特别美丽。虽然看不清山的皮肤,但此刻山峰的剪影,却特别漂亮且富有诗意。正中间的三道拐,突兀挺拔,巍然耸立,像一个心宽体胖的大婶,系着一件大围裙,正凝望着远处的什么东西。她好像还有点小着急,双手不知所措地放卷缩在两侧。靠西面的山峰要高峻一些,密密麻麻的树木模糊地清幽着,像一个严肃的老者,警惕地注视着山下的一些。也像是一股巨大的力量,鼓励着爬山的汽车司机,大胆上山,小心前行。东面,则是一排低矮的小丘,挤挤挨挨连在一起,互相依偎,又彼此分立,更像一群才睡醒的小孩儿,刚揉完惺忪的眼睛,正微张小嘴,惊喜地看着山下的一切。

     三转六折之后,我终于爬上了临峰山。在山垭口,我靠边停了车。我看见临峰山下面,就像一片波涛滚涌的海,有的波涛翻卷上来,有的又沉下去,起伏不平。看不见炊烟,却觉得近处的一些房屋更加朦胧迷离,除了偶尔的几声狗吠鸡鸣,山下就是一片寂静,一片祥和。快到春节了,人们都耐心安静地筹划春节的准备。眼前的树木和路边的山石,全都湿湿的。一股冷风吹来,让人感受到小寒过后大寒之前特有的寒凛。

    公路对面石灰窑里的公鸡打鸣了,咯咯咯叫声震天。紧接着窑场里的机器启动,响声雷动。我往后一瞧,岔路口边上,一簇殷红的三角梅,开得正盛。湿漉漉的叶子和殷红的花朵,正在随风轻摇。那些花朵,像一双明亮的眼睛,热切德凝望着进出的人们。我知道,人们忙碌的一天,已经真正开始了。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
1111111111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