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家的别样风景-蓝色幽灵-东江社区 -

东江博客



蓝色幽灵的个人空间 http://sns.huizhou.cn/space-index-39010.html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老家的别样风景

热度 1已有 2091 次阅读2020-1-4 13:06

                                                                                     母亲的南瓜地

     我的老家,经过去年的重修,除了朝向和院子,已经完全变成了另一番模样。原来一正两横的三合院,变成了主楼一幢,雄踞在正中位置。其余老房子的位置,全部被院墙圈围。当初我的想法就是,即使政府管制我们以后不能再修房屋,但老屋基的地盘,也要用围墙占着。
      因此,老屋基的地面上,就变了许多。就剩母亲一个人在老家居住,父亲走了,她就把她的所有精力,都放在了种菜种花上面。母亲钟的花,其实也是菜蔬,或者说是开花的果蔬。
      但在西向的朝门门边上,她就因地制宜,把正面的老屋墙土掏平成菜园子;侧向的西面,顺势种了一地的南瓜。说是一地,其实也就两窝,一窝种在菜地北面斜坡地上,一窝种在西面院墙下边。栽了秧窝后,母亲都用菜籽饼给它们下了底肥。
     去年八月份我回老家,就被那热闹的情景感染了。八月份天气很热,南瓜却开花正盛,整个斜坡地和坝坎上,都被黄黄的南瓜花占得满满,连道路都被遮盖了。圆圆的毛茸茸的南瓜叶,成为最生动的背景。圆圆的比拳头略大一些的南瓜,都潜伏在叶子下面。那时,知鸟躲在竹林、树林的枝叶里面,声嘶力竭地整日鸣唱,只有那小些南瓜,伏在瓜叶下面,安静地享受清凉。一些蝴蝶和蜜蜂,也在早晚,在黄花绿叶间,嘤嘤嗡嗡尽情臭美翩跹,惹得家养的两只小黑猫,从朝门门挤出来,围着黄色花朵不停蹦跳,似乎非要抓到蝶不可。结果没多久,它们就蹦跳累了疲了,哈赤哈赤望望那些黄色花朵,才狠狠地喵咪一声,很不甘心地退回院里。
      二妹后来回到老家,说那些南瓜花叶到处都是,把南北走向的村道都遮盖了,就叫母亲割掉一些瓜藤,把道路露出来。母亲却在一个傍晚,把路中央的南瓜藤牵到道路两边。过几天,那些受过影响的南瓜藤重新下好须根,叶子才都活了。再过一段时间,瓜叶下面又结出了几个灰绿灰绿的小南瓜,蔫了的黄色花朵还残留在瓜蒂上,舍不得落下。
      国庆节我又回到老家,母亲指着楼梯下面的一大推老南瓜对我说,那两窝南瓜,今年已经摘了五十多个,估计还要摘收二十来个才罢市。我就吃惊起来,心想,以前父在世时,就说他手运好,他在老屋对面的坡地里栽钟的南瓜,一窝可以摘十来个。因此,台堰两头的伯娘和几位嫂子,都喜欢请父亲帮忙栽几窝南瓜。
      母亲后来喜滋滋告诉我,明年还打算在这地方种几窝南瓜,即使人吃不完,把南瓜砍了煮熟后喂鸭子,也是好东西;南瓜喂母鸭,还很催蛋。
      我其实很想告诉母亲,今年南瓜结得好,可能是因为泥土都是老泥墙,肥料充足的缘故;但是到了明年,肥力就不一定有这么好啰。可是,为了母亲的希望,我没把这话说出来。

                                                                          凌老四家的桂花地

      凌家老四,比我大一岁多,但在小学和初中,我跟他却是同学。初中毕业之后,他几整几不整,最后成了镇上广电站的合同工,负责线路和外联。工资虽然不是不多,但是养老、医疗有保障,他还是干得很安心。平日里,就在土地上动脑筋,除了承包土地种了一片花椒树,还另外开了两块花木场。
      他的花木场规模不大,但地有两块。一块在他老家的南面,是块旱地,种的是黄葛树、银杏、槭树等高大乔木。另一块在我老家西面的山坡下,以前是干田,种的是矮小的桂花树。中秋以后,特别是今年下半年,我每天都要从那桂花地旁边经过,馥郁的桂花香从枝叶间散发出来,沁人心脾,让我身心俱爽。
      每天早上,特别是有薄薄雾气的时候,湿漉漉的枝叶间,露出湿漉漉的黄黄的桂花粒,大胆又羞赧地映入眼帘,像是在大胆地微笑,又像是在羞涩地垂首。馥郁的花香,就这样湿漉漉地包裹着我。傍晚,夕阳西下,桂花树的枝叶都干了,桂花粒就精神抖擞地凸显出来,豪爽甚至有些骄傲地微笑着,仿佛只有它才是这地的主人,你不停下脚步细赏一下,馥郁的花香不会让你离开。
      秋深了,桂树叶子失去了往日的光彩,像个垂暮的老人,只有眼光里的沉静,才显示着生命的存在,才让你佩服这个寒冷季节里,大胆开放的生命。桂花粒那时也稀疏了,默然地望着路过的行人。秋风吹来,树尖上的枝叶随风起伏。有时抖落几粒花瓣,地上又多几粒暗淡的金黄。一些鸡仔在树丛里逡巡,不时啄起几粒花瓣,不知是被吞下了,还是被它们吐出废弃了。那片暮气沉沉的桂花地,就像这快要入冬的天气,想再热闹一番,可是已经没有了力气和精力。
      凌老四家的桂花树,一年只卖两季。春季卖大树,秋季卖小树。春季时候,花枝正青翠,枝叶间闪烁着欢乐的生命活力,没有一丝的惋惜跟不舍。秋季时候,它的脸色就沉了下来,它像是知道即将被卖掉的命运,树枝就低眉垂眼,表情满是垂泣与不舍。修叶、剪枝、起兜、捆绑,一切都有序进行,一切都无言以对,一切都任人宰弄。直到被售卖的桂花树被搬上车,一阵风来,留下的桂花树才像发疯一般,拼命摇头,拼命呐喊,爆发出无声地愤怒与反抗。但这些情景谁会理会呢?凌家老四几年的心血,就只有这两个季节,才见得回报的。
      凌老四是很懂一些植物知识的,他早就知道桂花树苗可以扦插培育。因此,每卖出一批树苗之前,他就选准了一些桂花树枝,前面的树兜刚卖掉,他马上就把选好的树枝切下来,削好枝丫,扦插进土壤里,浇水,施肥,剪叶,修枝,等到过了年,又开始他循环往复的花木苗生意。



路过

鸡蛋
1

鲜花

握手

雷人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