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人的杂谷脑河谷-蓝色幽灵-东江社区 -

东江博客



蓝色幽灵的个人空间 http://sns.huizhou.cn/space-index-39010.html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迷人的杂谷脑河谷

已有 1071 次阅读2019-11-25 13:41

     米亚罗景区号称有三千多平方公里的面积,其实都是围绕杂谷脑河河谷分布的。你看吧,317国道出汶川后,进通化乡,经薛城镇,过县城杂谷脑、朴头乡和古尔沟镇,再上米亚罗,最后进入马尔康县。这些乡镇,都分布在杂谷脑河谷里。杂谷脑河谷,就相当于一条天然的地缝或者主干线,通过分叉的一条条小山谷,把理县所有的乡镇和景区、景点都连接了起来。理县是贫瘠的,地处高原山区,山多土少,还地震多发;理县又是幸运的,靠着这条杂谷脑河谷,把众多的景区、景点连缀起来,让外地游客不管是乘车还是驾车游览,都不会走冤枉路。沿河谷分布,又不显得拥挤,富有高原特色的景区景点,珍珠一样散发着耀眼的光芒,被这条河谷紧紧的串联在一起。理县就是靠这条河谷,靠散布在河谷两边的旅游、景区,去年就成功摘掉了国家级贫困县的帽子。
   杂谷脑河是岷江上游的一条支流。但在我看来,它就是理县境内的一条主要河流,甚至可以把它叫作理县的母亲河。杂谷脑河谷从东南向西北,贯穿了理县全境,在朴头乡往南绕了个弯,又直直地转向西北。它就像一条瓜藤,以此牵连着桃坪羌寨、毕棚沟、梭罗沟、九棚架沟、鹧鸪山滑雪场等众多的景点、景区。薛城、杂谷脑、古尔沟、米亚罗等游客夜宿地,也都散布在这条河谷里。不敢想象,要是没有这条杂谷脑河谷,本来就贫瘠的理县,会是一种什么样子。
     都说米罗亚景区里,一年四季各有特色,以满山满壑金黄的秋季红叶最有特色。我们进去的时候,已是初冬,但在杂谷脑河谷两岸的山腰山脚,还残留着金秋的影子。通过导游的介绍,我们尽量在脑子里复原红叶满山满壑的盛景。第二天下午,我们从毕棚沟景区赏雪回到古尔沟镇宾馆,推开窗户一看,对面沟壑的山腰上,这里一丛、那里一蓬火红的灌木,像烈焰燃烧后的余火。我记住了导游在第一天夜里,在车上向我们说的话:“金秋时节,杂谷脑河谷两岸的山上,像一片片经久不息的火焰在熊熊燃烧。”想一想,那是多么壮观的景象呀!米亚罗的红叶,也许就是靠着这样的胜景,才蛮声于国内外的吧。
     宾馆的伙食不怎么样,因为河谷海拔有两千多米,气压低,米饭甚至还有些夹生。但是外面的烧烤摊和火锅店的生意却很好,摊前店内,人头攒动,闹闹嚷嚷。人们身着厚重的棉衣、皮衣、大毛衣在此地购买的披肩、披风,在烈焰熊熊的烧烤摊前,或者在热气腾腾的火锅店里,尽情享受着难得的藏、羌民族的特色美食。火锅店里,“大口喝酒、大块吃肉”的梁山英雄的豪气,被展现得淋漓尽致。
     我们回到宾馆,打开窗户,居然听到了哗哗的水流声,回响在黑黝黝的山谷里,非常清晰。从宾馆的宣传资料上得知,杂谷脑河,发源于西北面鹧鸪山的南麓,沿河谷流经理县中部,在汶川的威州汇入岷江。理县在境内修了6座梯级水电站,人们对杂谷脑的有效利用已经非常充分的了。理县的其他溪流,也都是汇入杂谷脑河,再汇入岷江,再流入金沙江、长江,最后流入大海的。哗哗的流水声,像一首激越清亮的乐曲,飘荡在河谷空旷的夜色里,消失在迷蒙的远方。
     第二天下午,我们才得以看清峡谷高山的真实面容。时令已入初冬,大山已经褪去金黄,只有靠近河谷的山坡上,还留存着少许黄褐色的灌木丛。这里一蓬,那里一团,星星点点,斑斑驳驳,散漫的分布着。一些石崖下面,空空落落的,没有灌木,也没有野草,只有嶙峋的石头斜倚在那里,瘦硬奇崛,非常坚毅。就像我在景区内看见的那些脸膛黑红、寡言少语的藏族同胞。藏族其实是个很讲诚信的民族,不管实在古尔沟的街道边,还是在毕棚沟的服务点,只要你在藏民的摊位前,看中了想要购买的什么东西,你尽可以耐着性子跟他压价、杀价,但绝不能在你还价之后不要他的东西。“藏族和羌族都说话算话,不讲废话、不说诳话的民族。”前天进入藏区之前,导游就这样告诫过我们。藏族以前我略有接触,但是对羌族,以前确实所知不多。但我知道,羌族的家,多是垒石构成,家里多是女性当家,因此昨天晚上和今天下午回宾馆的时候,看见很多街边的许多小商店或水果摊前,都是头戴状瓦片状帽子,身着五彩服装的红红脸膛的羌族女性站在那里,微笑地盯着走过的外地游客,希望他们能停下脚步,买点她的东西。
     第三天我们去鹧鸪山滑雪场,也出发得很早。中午12点,在明媚的阳光下往回赶时,我才有机会看清杂谷脑河谷的面目。鹧鸪山滑雪场下的那条叮咚作响的小溪,应该就是杂谷脑河的源头了。小溪流进鹧鸪山滑雪场下面的峡谷,一路往下,直到20公里外的鹧鸪山景区山门,小溪才露出它的真容——一条不足2米宽的小溪沟。顺着317国道,忽左忽右,弯弯延延,跌跌撞撞往前流淌。杂谷脑河谷的美景,也因此展现了出来。河谷两岸的山坡山峦上,松树、榉树、槭树、柏树、栾树等,稀稀落落挺立着,它们有的红着脸庞,有的枯萎了毛发;有的维持着苍翠,有的又掉光了须发。杂谷脑河也因此时而像条白练,时而又跌入幽坑;时而温柔流淌,时而哗哗作响;时而窄如小溪,时而宽似深潭。317国道钻入隧道,它就在洞口前面不远的地方等候着你;317国道线爬过一道山岗,它就停在前面小心地观看着你。杂谷脑河就像一位把你的出行安危系于心上的忠实伴侣,为了你,它不惜走走停停、慢慢急急,恭候、陪伴着你。直到车辆出了通化乡,进入汶川地界,它才在一道拦水坝前停下脚步,然后漫过渠口,又继续跟随。
      离开理县地界的时候,我透过车窗回望着它。此刻,杂谷脑河谷两岸的高山合拢了,像关上了厚重的闸门,把米亚罗的美景和杂谷脑河淙淙的乐音都留在了里面。我相信,理县4万多藏羌人民的日子,一定会像峡谷秋天的红叶一样,越过越红火;他们的生活,也一定会像蓝天下纯净的阳光一样,越来越晴朗明媚,越来越灿烂迷人。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
1111111111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