犹忆秋深芙蓉开-蓝色幽灵-东江社区 -

东江博客



蓝色幽灵的个人空间 http://sns.huizhou.cn/space-index-39010.html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犹忆秋深芙蓉开

热度 1已有 1972 次阅读2019-9-12 16:29

        今早从惠博路上经过,看见前段时间被伐了枝干的夹竹桃,又开出些浅红色的花朵来。同车的小李的五岁儿子看了就叫道:“好漂亮啊!那些美丽的芙蓉花。”小李的儿子说错了,前天才过小满,这季节是没有芙蓉花的。小李妈妈正给孩子做纠正,我的心思却回到了芙蓉花身上。
       十四年前,我调到重庆工作。中期节后,被调整到原来西郊老校区的集体宿舍居住。收拾好屋子,我就跟搬家的同事一起,去正街上那家有名的兰州菜馆吃晚饭。回来时候,却发现小院里,有几棵树木竟然开着淡红色的花朵。那花朵有牡丹花般大小,位置却是在树枝上,昏黄的灯光下,还有些娇媚之态。我看了一会,就回二楼屋子去了。
        第二天起床,就想起昨晚看见的小院里芙蓉花的事情,于是快步出去,仔细观赏起这花树来。只见那灌木丛里,芙蓉花仙子一样挂在枝条上。它有两层花瓣。外面一层是五片,里面一层是由四簇小花组成,一簇紧挨着一簇;又同时绽开,像几个美丽的花仙子在争奇斗艳。中间的花蕊是娇妍的粉黄色,散发出淡雅的幽香。朝阳出来了,灿烂地垂挂在天幕上,芙蓉花的边沿,也满是耀眼的金光。过一会儿,就有一些白色的蝴蝶和褐色的蜜蜂围上来,在花丛中飞翔、起舞。秋天的植物,都喜爱阳关,你看,枝叶间所有开放的芙蓉花,都拼命把脑袋伸向阳光的一面,连那些尚未开放的花蕾,也不甘落后,花骨朵也争着朝向阳光的方向。我为我的这个发现儿惊喜起来。
        有一天早上,下起雨来了。我从楼道下来,看见那些芙蓉花朵,都被雨水淋湿了,模样有很是可怜,但他们的花色却更鲜亮了。最值得肯定是那些树叶,还昂头仰脸,对秋雨秋风不屑一顾。走过花丛,我还听见了稀疏儿实在的雨打花叶声。雨里的芙蓉花,又有一番娇弱模样。便想起清炒赵执信的《题画芙蓉》来:“江边谁种木芙蓉,寂寞芳姿照水红。莫怪秋来更多怨,年年不得见春风。”小院里的这株雨里的芙蓉花,离成江边还远着呢!季节如此,还埋怨什么呢?见不到春风却与秋色相伴,深秋的阳光并不比春日里的逊色多少。能在秋日里开放,敢于跟秋雨对抗的花朵,不说有傲雪,起码有傲霜的勇气。单是这种气势,就值得人们赞赏。
        晚上下班回去,雨停了。看那路灯下的芙蓉花,竟像刚被水洗过一般鲜亮。那泛着光亮的花色,顿时就让人赏心悦目。平时终日坐在底楼椅子上赏花的老李头儿,正开门出来,见我站在花枝旁观赏,就主动介绍说:“芙蓉花的花色是可以变化的。如果是晴天,芙蓉花就呈玫瑰红;若是遇上阴雨天,芙蓉花就呈浅白色;多云的天气里,又会变成粉红色,有的花朵还是半红半白的。”听了老李头儿的介绍,我心底里就升起对芙蓉花的敬意来。寂寥的秋日里,能开放大花朵的花木本来就不多,芙蓉花能跟着天气环境的变化,做些颜色上的自动调整,也算是大自然对人类的特别恩赐了。难怪自古以来,写诗赋词赞美芙蓉花的文人有那么多。
        在《红楼梦》里,性情有些小骄纵的晴雯,就获得了芙蓉花神的美称。她为贾宝玉传定情物、绣孔雀裘、为棠花之枯败而落泪,也算一个有情有义的人。芙蓉花其实也跟晴雯差不多,有情有义,遇阳则娇艳,雨来却不败,很有点辣椒一样的小性子。我觉得,凡读过《红楼梦》树,或看过《红楼梦》剧的人,没有不为晴雯的娇性而感慨的。
        植物学上,芙蓉花也叫木芙蓉,是锦葵落的大灌木植物,做中药也有很好的疗效。它还被叫做拒霜花。深秋时节,霜露满天,瑟瑟秋阳下或淅淅秋雨里,只有芙蓉花还敢灿然开放,它的葵叶一样硕大的叶子,就是它最好的庇护神。从这个意义上讲,芙蓉花是秋日里人们能获得的最美最自然的安慰。宋朝诗人姜特立的《二色芙蓉花》就把它写绝了:“拒霜一树碧丛丛,两色花开迥不同。疑是酒边西子在,半醒半醉立西风。”谁能说得清,芙蓉那娇妍的花朵摇曳在秋风里,到底是醒着还是醉了?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熊辩天下 2019-9-15 21:33
我种过芙蓉,最奇妙的是花可以变色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