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味的玉米糕-蓝色幽灵-东江社区 -

东江博客



蓝色幽灵的个人空间 http://sns.huizhou.cn/space-index-39010.html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美味的玉米糕

已有 1069 次阅读2019-7-11 15:50

       上周末去全鑫饭庄吃饭,老乡兼老板很热情,向我们推荐了一道神秘的菜品。等服务员端上来一看,哇塞,是一张荷叶上,卧着些小块的金色的玉米糕,才新鲜出笼,腾腾热气正字飘散。掰一块入口,甘甜软糯,满口留香。真是太神奇了,平常的食材,他们竟能调制出如此的美味来。
       我问服务员,这玉米糕是怎么做出来的。她竟乖巧地卖起了关子,微微抿笑道:“保密。”过一会儿,老板又来了,我问他诀窍,他说:“啥诀窍也没有,五十岁以上的人,小时候在老家都吃过。”我的记忆,就被老乡老板的话激活了。
       小时候,一年的大春口粮,只够吃半年。其余半年,从开春二月到夏天八月,都是杂粮当家,东拼西凑熬过来的。进入六月,新掰下的玉米,就粉墨登场,成为主角。
      那时玉米的吃法,其实很简单。一是晒干后用石磨拉细粉,弄成糊糊。每天早晚,锅里冷水烧开,母亲就把磨好的玉米粉撒进锅里,边撒边搅拌,不然玉米粉沉底就糊锅,大家都埋怨。上到饭桌,每人面前一大海碗,中间是一碗泡咸菜,切成小块,时不时夹一小块放进嘴里,叫搭个嘴,其实就是换个口味。有经验的人为了抢食,总是第一碗少舀点,快速喝完后,才去舀满满的一大碗。如果吃得太斯文,或者动作太迟缓的,第二碗基本上就舀不到。这在孩子多的人家里,大孩子总结出来的经验。
        我们家却主要是采用第二种吃法,煎快腊猪油,放酸菜炒香熬锅汤,把玉米粉调稠,煮成玉米疙瘩。这样还省略了咸菜。开始是吃的时候还觉得新鲜,可是多吃几次,就腻味了,玉米疙瘩咽不下去,把腊猪油煎的老菜汤喝完,然后飞快地放碗,逃也似的跑了。
       还有第三种吃法,却不常用。只有在秋初收谷子下大力气的日子,才能享受。就是把玉米泡软,磨成浆液,用纱布盖住好,放一晚上。第二天早起做早饭时候,在蒸笼上垫块大的纱布,把发酵的玉米液倒进去,大火烧开,开锅五分钟后停火。过一会揭开蒸盖一看,塞,金黄色的泡酥酥的玉米糕就做成了。母亲用竹刀划成大方块,取一块放在口里。那个松软和甘甜,简直是天底下最好的美味。下着比平时黏稠很多的稀粥,拼命多吃几块玉米糕,饭后跟大人一起下到水田里,不管是割稻,还是搅穗,或者是担毛谷子,都觉得有劲。上午、下午中途打半顿加餐时,也有煮醪糟汤圆或鸡蛋的,但是人们最喜欢的,还是这美味的玉米糕。因此体贴的母亲,就要多准备一些,中午或晚上的餐桌上,也会有那金黄软糯的玉米糕。母亲后来说,这是父亲专门吩咐的,说玉米糕吃了经饿,干重体力活儿才有熬力,在水田里割稻才不脚杆发软。
        新房子的二伯娘平时对做吃的很用心,她家蒸玉米糕,有时会点些红糖水,很好看,又甜味足,特别好吃。有时她还想出些新法子来,比如在玉米液里加些红枸杞,或者把晒干的橘皮切成小颗粒,或者把艾叶切碎后,撒在玉米液里搅转后再上蒸锅,这样玉米糕吃起来,就别是一番美妙。
        玉米磨成粉,其实也不大好吃。只要是没有脱皮,煮熟了就更觉得粗糙,几乎难以吞咽。能干的母亲跟队里的伯娘、婶子和嫂子们一合计,又想出了去掉玉米皮的方法来。就是先用石磨拉出大粗粒,在用温水浸泡,几个小时后,再把浮起的的玉米皮捋开,然后再在石磨上磨一遍,这样蒸出来的玉米糕就不很粗糙了。也有的把玉米拿到镇上的磨坊去,用加工小麦面粉的方式加工,玉米皮就被像麦糠麸一样滤出来。但是磨坊的收费比较高,是加工小麦面粉的三倍,一般人家都不去这样费神费钱。
        五年前的春节,我回到老家,母亲从冰箱里取出一包玉米籽,解好冻。又把朝天椒对破切了,才将菜籽油下锅烧熟,把朝天椒倒进去炒香,才把玉米粒倒进去,炒熟,最后放点韭菜段进去,才起锅。晚饭时,父亲破例给我倒了一小杯酒,道:凌家祠堂的二哥说过,辣子炒玉米粒下酒,好吃得很,现在你尝尝,看是不是这样?我夹了炒玉米粒放进嘴里,果然是另一种滋味,绵绵的,有点微辣,佐点小酒,还别有一番趣味。这是我知道的玉米的第四种吃法。
还有一种吃法,就是煮玉米棒子,那样最简单。但是吃的次数多了,也不觉得美味。
         在生活紧张的日子里,一般人家还是以煮疙瘩的方式为主。有盐有味,还省却了另外做菜的麻烦。我的女儿长大以后,父母亲坚持回到老家,说是要过清净又不劳累的的乡间生活。在电话里,我了解到两位老人的生活越来越简单,简单到了返璞归真的地步。想想也有些道理,就没提过多建议或者加以干涉。父亲说,他们最喜欢把玉米拉成大粗瓣后泡水去皮,再把去皮后玉米粒晒干,煮饭时跟大米混合做成二米饭,很好吃,又营养人。年老的父亲开始注意营养和健康了,有时他们还把玉米疙瘩煮在南瓜汤里,说吃了玉米和南瓜可以防癌抗癌。我当时听了没说什么,结果却被开了个大玩笑,去年父亲已检查就是癌症晚期,秋天都没熬过就走了。好在那些玉米都是父母亲自己在地里种的,确实际没用过化肥和农药。
         我有时感慨地对母亲说,人真是个怪物呀!吃不饱肚子的岁月里,整天幻想着要是能吃得饱干饭、吃得着鱼肉,那就是好日子;现在不饿肚子了,却又整天开动心思想着怎样吃得简单、合理、有营养,终日里追求护体养生和延年益寿的秘方。母亲就说,也是的,我现在在老家乡下整天呼吸新鲜空气,能经常跟老邻里老亲戚说说话、打点小牌,吃些粗茶淡饭,你们在外面叶过得很好,我就满足了。倒是你们在外面奔波劳累,要尽量少进馆子,馆子里的饭菜吃多了不放心的。等你们以后老了,特别要注意多吃些粗粮和农家蔬菜,这样身体才健康。
         听了母亲的话,我心里就又涌起一阵感动。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
1111111111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