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荷虽艳却伤情-蓝色幽灵-东江社区 -

东江博客



蓝色幽灵的个人空间 http://sns.huizhou.cn/space-index-39010.html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莲荷虽艳却伤情

热度 1已有 445 次阅读2019-6-10 10:45

       奥园中庭,是个河道模样的池塘,却被美化成了一座不错的小公园。每到夏天,池塘就热闹起来。春末就开花的睡莲,此时扩大了地盘,藤蔓所及,处处都有昂着脑袋,红色白色的睡莲花,娇嫩羞涩地开放了。其他的花蕾、花骨朵,也都做足了准备,一个晚上,或者在你不经意间的瞬间,就突然开出一大片。池水教深的地方,生长的是荷藕,一进夏天,就全部开放,硕大的莲花要高出池岸很高一截。这些白色、粉色、红色的花朵随风起伏,像是在给路人指路,也像是在故意展示自己:你看,我的身姿多漂亮,我的花朵,不是比睡莲要大了很多?
       是的,荷藕的花朵要比睡莲大很多。睡莲那巴掌大小的莲叶,简直没法跟它相比。就连叶子上的水珠,在阳光的照耀下,倏忽之间就不见了。可荷藕叶子上的水珠,却像个顽童,先是挂在叶子边上,似乎要滚落出去,可是不一会,它就转到叶子里面,换个方位继续闪亮。于是,每天早晚在池岸散步赏荷的人们,夸奖荷藕的就比赞叹睡莲的,要多许多。
       我也大略知道,睡莲只是单纯的观赏植物,莲根深入地下却结不出莲藕,在人们眼里,它只是个中看不中用的应景之物。荷藕却要有用得多,盛夏时节,它能清凉应景,还能供人观赏,让人心情舒爽。到了冬天,池水放干,就有人下到池塘里,刨取莲藕,煎炒、凉拌或炖汤,都是好东西。奥园里的莲藕是否有收获,我不知道。我只记得,每到冬末或初春,物管处的工人就把池水放干,平坦的池底显露出来,并没有因刨藕而堆砌的泥堆呀。我估计,那些荷藕其实也没有结出什么块根来,即便有点块根,也一定不大,都被园丁们留在塘泥里,做来年发芽开花的种子了。细细想来,在这个地方,荷藕其实并不比睡莲强多少。
       荷藕即使没有硕大的块根果实,也着实招人喜爱。有天晚上,暮色沉沉,我牵着圆圆在中庭散步,刚进这清新之地,圆圆就快乐地在花树丛里钻进钻出。我看见狐尾椰树后面,有一位老人站在池岸,正费力地抠取荷杆,我好奇地上前观看。这老者我以前认识,知道他老家是湖北的。刚跟他打过招呼,老人却很不好意思地说:我家孙子要吃老家风味的莲藕尖,在市场上买不到,我就这里取几根回家试试。动了公共之物,真的很不好意思。莲荷藕尖可以直接食用,以前我并不知道。听老者一说,我就来了兴趣,便问:莲藕尖儿怎么个吃法呀?老者介绍说,其实也简单,可以煮熟了加糖加醋加酱油甚至滴点辣椒油凉拌,也可以切成小段放热油锅里暴炒,还可洗净放进泡菜坛里做泡菜吃,下泡菜坛一定注意要晚上放进去,第二天一早就取出来,脆嫩爽口开胃得很,我孙子就好这一口。我知道做菜是门大学问,每做成一道食物都是伟大的创造。却没想到莲藕尖可以没做成这样好吃。谢过老人后,我就离开了。
       奥园中庭真是个好地方。池里有莲荷,周遭皆绿树。就连池里的塘泥,也是很通情。黑黑的,带点泥腥味,却绝不腐臭。每年春天,睡莲和藕荷发出小芽后,园林工人才重新蓄水。达到三分之一高度后就停了,等三月底四月初,雨季来临,再慢慢把水蓄到池岸。那时,清澈的池塘,就变成一面明亮的镜子。每天早晚,狐尾椰、鸡蛋花树、蒲桃树和柳树,都爱把自己的倩影或枝叶,倒映在水里,任它随风飘舞,波澜轻漾。天上的白云也挤了进来,天光水色,睡莲荷藕,都拥挤在这一池清水里。它们错杂娇美得,无法言说。
        睡莲和荷藕,其实还能入诗入文。至于它们是何时进入诗文的,我没有专门研究过。只知道从宋朝周敦颐开始,莲荷就作为正面形象,被文人墨客反复歌咏。《红楼梦》里,大观园里的多情儿女,还专门为它开过诗会。那些女孩子和宝玉们的水平,曹雪芹之外,读者心中也自有高下。我对书中写芰荷的那首诗,感触尤深。诗曰:“池塘一夜秋风冷,吹散芰荷红玉影。蓼花菱叶不胜愁,重露繁霜压纤梗。不闻永昼敲棋声,燕泥点点污棋枰。古人惜别怜朋友,况我今当手足情!”
       书里的相应情节是,迎春被父亲贾赦许配给了孙绍祖,出阁在即。宝玉十分惆怅,就天天到迎春住过的紫菱洲一带徘徊。见池中芰荷,也就是红荷,宝玉就忧从中来,发出悲叹,情不自禁歌此一阙,惆怅不已。前四句描绘咏叹的是迎春的美丽芳容,后四句是在慨叹她的不幸命运。慨叹复怨叹,即使是手足之情的姊妹,在封建大家长面前,那又能如何?
       情人眼里出西施。未入情人之眼,纵有貂蝉之美貌,也应是相顾无言。莲荷之花,中国大地上到处都有。大观园里的藕荷和睡莲,即使开得再明艳再硕大,可在那群才子佳人眼里,哪株不是哭哭啼啼的愁煞模样?但它们在薛呆子眼里,可能什么都不是,远不如对酒肉、美人甚至骰子般有感觉。当然,在王熙凤、平儿或晴雯的眼里,一定都早被熟视无睹,因为她们对此不感兴趣,对它毫无感觉。人一旦无情以对,睡莲与荷藕,即便是再娇妍再悲惨,也不过是像出家的惜春那样,那又“与我何干”?
       我不知道每天路过的人们,对奥园中庭的莲荷,到底是怎样的感受。如果就一个“美”字概括,就未免太宽泛太粗简了。如果都能融入自己的际遇或见闻,则人人都可成为墨客骚人咏叹一番。那么,喜则喜矣,却未免因为多了闲愁,雅趣的日子就到头,生活岂不是反而不美了?

路过

鸡蛋
1

鲜花

握手

雷人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
1111111111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