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猛场的对歌宴-蓝色幽灵-东江社区 -

东江博客



蓝色幽灵的个人空间 http://sns.huizhou.cn/space-index-39010.html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三猛场的对歌宴

已有 636 次阅读2019-4-26 14:37

        三猛场其实应该叫做三猛村,位于县城东南面,往南再走二十来里山路,过了二甫,就进入邻国越南的黄连山省。三猛由几十个哈尼族、苗族、傣族、瑶族的自然村落寨组成。这里以前是一个公社,后来改称乡,区划调整后,就缩编成三猛村。再后来,把周边几个小乡统统撤销,合并成为新的三梦乡,幅员有三四百平方公里,人口却刚过两万。三猛场依山而建、逐缓坡而居的自然村寨有近100个。几个村寨里,还有不少经常在我国和邻国的深山老林里辗转迁徙的跨国居民,他们在国内叫哈尼族,在国外叫阿卡族。年纪上了四十岁的阿卡人都说哈尼话、越南语、傣语或缅语,都比说汉语话流畅得多。偶尔也有几个汉语的词汇和音节,夹杂在他们流畅的哈尼话中出现。他们平时在国境线的两边蹲山狩猎、辗转迁徙,见闻多,经历奇,表现在民歌民谣里,内容就极其丰富、生动,曲调也比国内原生态的哈尼民歌舒缓、悠扬一些。
       我和那位名叫范傣的傣族兄弟到达三猛场的时候,刚好是晚饭十分。范傣曾在三猛工作过,人头熟,朋友多,所以一到三猛场,请他也顺带请我吃饭的人就很多。最后,范傣选择了乡文化站举办的晚餐。那天下午,为选出参加代表县上参加州文艺汇演的节目,乡文化站分片组织了山歌对歌比赛。
       那天的晚宴很丰盛,像过年节一样讲究。食材全部来自山坡原野,绝对的绿色环保无污染。荤菜有稻田鲫鱼、田鸡(青蛙)、溪沟黄鳝、带皮黄牛肉、散养猪腿,还有野味麂子。都部用白水煮熟,按哈尼食俗各子配备了风味独特的蘸水。素菜有黄瓜、野韭菜、番茄、豆角、茄子,除了番茄炒鸡蛋、黄瓜凉拌外,其余的全部加辣椒粒炝炒。辣味重,鲜味足,色泽翠绿,一桌菜摆上来,赏心悦目,很对人们的胃口。
        酒是饭馆老板自家酿的苦荞酒。荞麦的产地在三猛南边的腊姑梁子,是用三个月前才收获的荞麦下锅煮熟后进窖发酵酿成,没放任何添加剂。烤酒酿酒用的水,也是黄连山上原汁原味的山泉水,清冽甘甜。苦荞酒被倒在醒目的白瓷杯里,清澈可鉴,散发着醉人的芳香,我们上座之前,老板就已经在每个人面前的酒杯子倒满等候了。
          文化站站长和范傣分别致完开席辞后,才正式开席。哈尼族的宴席比较讲究,仪式感很强,每尝一道菜,主人家都要殷勤邀请,客人才客气的动筷取食。取用完毕,筷子就都很规矩地放进面前的餐碟里。过了半个多钟头,桌席上的菜肴,才被主人一道一道请完。过后就自由了。每个人一次敬酒,有的是自己喝一杯敬全部人,他们叫做打批发;也有人是一个一个敬酒,客人饮一杯,自己也陪着饮一杯,叫做满堂敬。我是桌子上唯一一个从哀牢山外来的,因此每人都敬我了一杯。轮到我敬酒的时候,问题就来了,一是我不熟悉哈尼人的饮酒习俗,怕话说不得体得罪人,二是我不清楚席上人之间的关系,怕稍不注意冒犯了他们。好在范傣为人灵活,又眼力见,擅长协调,就说:“刘老板是广东来的重庆人,不熟悉我们这里的习俗,那干脆就这样,由刘老板先自己饮一杯,然后再敬大家一起喝一杯。这样行不行?”哈尼族对不熟悉的人,或者是在跟客人熟悉之前,一般是不下狠手劝酒的;敬敬酒,意思一下,程序过去就行了。于是都说“可以”,有一个还说“但是待会儿我们都熟悉了,再讲具体怎么喝。”这话算是留下了余地。范傣很聪明,我引用的酒盅,都是中号的。苦荞酒在微辣之后有点回甘,度数也高,桌上控制住好节奏和酒量,不容易喝醉;饮用适量,还能帮助养生。这是开席之前,范傣凑到我耳边悄悄告诉我的。一桌人分别站起来敬完酒,又坐着分别喝完敬来的酒。之后,就开始自由组合,自寻对手,各自快乐了。席间的饮酒气氛,也逐渐浓郁起来。
        他们说的是东仰哈尼语,表情也很生动,我基本上听不懂,就坐在一旁观看,体会,感受。我还在细细回味苦荞酒的妙处的时候,桌上就热闹起来。范傣小声介绍说,刚才文化站站长提议,以村寨为单位,赛歌比酒,赛歌输了,就每人饮一大杯酒,赢了的,就起头唱歌。于是大家都情绪饱满,歌声起伏起来。他们有时唱得很欢快,有时又略带伤感;有时唱得像春天的小溪在欢快流淌,有时又唱得像秋季的雨夜在深情倾诉;有时像麂子在树林里飞快奔跃,有时像黄牛在草地上悠闲散步;有的像背背小孩的妇女在梯田里安静劳作,有时又像一群猛汉在欢乐地砌砖盖房;有时唱得像茶花盛开那样明艳浓郁,有时又像月季花一样淡雅芬芳香;他们的用语有时很俏皮很诙谐,有时又很严肃很端庄。我听不懂他们的歌词,却感受到他们的用心用情,入情入境,不觉感慨起来:这是一个了不起的民族,它们把自己经历过的辗转迁徙和苦难磨砺,获得过的暂时欢乐和对未来的热烈向往,都融汇在了这质朴真诚的歌声里。双方继续投入的唱着,歌着,席上被感染过的的其他人也主动参与进来。于是对唱就又变成合唱。再后来,赢了的村寨不松手,输的村寨不服气,帮腔的又提出新建议,让个寨子都加入进来,这样,一场两方的对歌饮酒比赛,就变成了多方参与的群歌群赛群饮。夜深了,四周安静了下来,只有我们唱歌饮酒的这间屋子还热闹着,激情也越烧月熊,像火焰一样,哗哗作响。透过木窗户,我看见外面星月隐没,夜雨起来了,檐前渐渐淅沥时候,已经是过了晚上10点,但是屋内几方的人员,还在欢叫着歌唱着饮这酒纠缠不断。
         这晚的对歌比赛,就是哈尼族歌者在劳作之余的一次集体创作,他们用今晚的激情,情激昂地创作着一首诗,或一首歌,起承转合渐次分明又衔接自然,并且高音低音配合巧妙,情绪节奏正确无误。当有人举杯不稳、步履歪斜,有人甚至靠在桌沿上耷拉下脑袋,说话口齿不清的时候,晚宴就自动进入高潮过后“合”的部分。最后结果是,几方饮者都承认今天喝酒很尽兴,相约下次再来继续赛歌比酒,晚宴才进入于情难了的尾声。此时,殷勤的老板就把醉者个个拉起来,小心地扶出门外,嘱咐走好。还说今天不离开场上的,明早就来这里免费用早点。我跟范傣又喝了一小会茶水,酒醒了不少,才发自内心的感谢站长的盛情款带和老板的辛勤付出。雨水也停了,月儿再次露出了羞涩的脸庞,借着昏黄的路灯,我们心满意足地走进旁边的旅店。
         那天夜里,我做了一个奇怪的。梦见学校操场上搭了一个大舞台,乡下各村寨的人们,都身着特色盛装汇聚在台下。他们一队接着一队唱,一寨更比一寨强。操场上歌声此起彼伏,舞台下彩旗招展,天空明丽,野花在的明媚阳光下灿烂开放……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
1111111111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