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婆的马路滩-蓝色幽灵-东江社区 -

东江博客



蓝色幽灵的个人空间 http://sns.huizhou.cn/space-index-39010.html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外婆的马路滩

热度 1已有 634 次阅读2019-4-10 16:00

        我的外婆离开人世已经十七年了。我至今想起她去世前,在老家林峰山下那家三线医院忍受病魔,苦苦求生的情境,仍心如刀绞,眼泪又不自觉地婆娑起来。
        外婆患的是膀胱癌。发现的时候,已是晚期的晚期了。从那家三线医院拿到检查结果的时候,母亲、父亲、大姨、大姨父他们都很无语,是父亲和大姨父长时间的劝阻,才制止住了母亲和大姨的悲痛。他们对医生的反复哀求最终得到明确拒绝后,才佯装平静地出现在外婆面前。外婆在医院留住了一个多月,时日的确不多了,才被接回到我乡下的老家,以延缓她那个时刻的到来。
         外婆是在二00二年的八月初离世的。那天,我正在重庆城郊的住所,接待一帮功成名就的几位教育前辈。当我把他们送走,摆脱一天忙累的时候,就接到母亲“外婆傍晚走了”的电话,那时我还正挥手送别友人。那时正是傍晚,我就觉得晴朗金色的天空突然间就暗了黑了,天空好像突然垮塌了一样,街道两旁的黄角树都像要倾倒下来,突然压得我出不了气。陡然降临的暴雨混合着泪水,像外婆老家马路滩的河水一样,不但打湿了我的双眼、脸颊,还濡湿了我的衣服、我的心境。
          外婆一生辛苦,搬过很多次家,最后的落脚地,是在璧南河快汇入长江的河边上,一个叫做马路滩河湾里,那个叫回龙嘴的地方。在我的记忆力,外婆一生似乎只做三件事,一是煮饭喂猪,二是下河洗衣,三是在院林坡地上捞柴拾柴。至于在菜地里摘菜,帮舅舅在田地里收割庄稼,那都是顺手的事情。我最喜欢她老人家下河洗衣和在河边竹林树林里捞柴拾柴。
         外婆洗衣是在河边的斜石滩上。她洗衣服,人要倒蹲在斜石滩上,面向河水操作。小的时候,我总是替她老人家担心,怕她头晕或者不小心一下栽在河里去。当我说“外婆您小心一点”的时候,她老人家总是抬头看我一眼,说“外孙真懂事,会心疼外婆了”,然后又继续她手上的工作。而此时,我多半是挽起裤腿,站在河水里,搬河滩的石头或者在河坎边上掏泥洞,开始我又一次的快乐。至于是否能真的捞取到鱼虾或者螃蟹,我是无所谓的,搬石头、掏泥洞、摸鱼虾、逐黪子的快乐,已经远远超过我对外婆安危的担忧。如果运气好,真的捞到几条鱼虾或者泥鳅,外婆就会在回家的路边,摘一把鱼腥草、野葱,回到家里再从坛了里抓出一把泡菜泡椒,她用最原始最简单的方法,把那些鱼虾的滋味烹调得至今难忘。
         如果是夏天,外婆家附近下了暴雨,那就是福气到了。因为此时,外婆不但会叫上我,有时还会自己去河湾水渠或水沟的下端,放置一个又长又丑的竹籇,等待从上面田头或水塘里流出的鱼儿,自动入籇。有时运气好,收获多,煎煮了一顿吃不完,外婆就会把鱼儿煎干,用芭蕉叶包好上,叫我带回去给在家的父母亲,让他们也分享一下外婆的劳动成果和我收获的欢乐。我从小到现在都喜欢吃鱼,现在想来,应该是外婆从小培养出来的。
         跟随外婆去河湾竹林里捞柴拾柴,是一件我十分喜好的事情。寂静的午后或下午,四野无声,马路滩静寂的河湾里,就只听见外婆用竹耙捞柴的有节奏的呼呼声。夏天蝉蜕单调的鸣唱,天衣无缝地配合着外婆的辛劳。我呢,有时就找个竹树茂密遮阳的阴凉地迷糊一觉,有时就找棵竹树捉鸣蝉或捣鸟蛋去。麻雀不大讲究位置的选择和打窝的技巧,只要它认为适合,就爱大大咧咧地随便找个树杈或竹笼,衔来一些竹叶或者枯草,吐点口水或拌些泥土,不用多大功夫能把又一个鸟窝搭成。我在河湾树上竹林里捣到的鸟窝,运气好的时获得过十一枚鸟蛋,运气差的时候也有三四枚。后来稍大一些,从外婆家出门的时候,就爱带上一只小小的搪瓷碗,并先放上一小撮食盐。捣鸟窝有收获了,就在河边泥地上掏一个土灶模样的小凼,在搪瓷碗里加半碗水,把鸟蛋放进去,找些竹叶竹枝来,生上明火,不一会儿就可享受鸟蛋的美味。当我把剥好的鸟蛋递给外婆,她总爱说:“外孙你自己快趁热吃,我已经吃过很多了。鸟蛋吃了营养好。”如果是在春末夏初,运气不好没有捣到鸟蛋,那河滩地里的豌豆、蚕豆就自然成为我的目标。扒取几窝蚕豆或豌豆来煮熟,也会满足年少的我对食物的渴望。而此时,外婆总会嘱咐我:“别扯多了,尝尝新鲜就行,人家发现了会骂的。”外婆没有上学读过书,大字不识,后来我当了老师以后,才觉得外婆其实是很懂得儿童心理的,因材施教,因地制宜这些高深的教育学原理,被她质朴地运用得恰到好处。
        马路滩上洗衣滩的后面,是一座老旧的抽水提灌站,沿着长长的斜坡梯田,用条石铸凳子铺了四五百米长的圆形铸铁管水道。趁外婆不注意的时候,我就爱找那些小老表们比赛走水管。我们歪歪斜斜小心翼翼地走在颤巍巍的铁管上,看着谁掉到水管下面的水田里成大花脸了,看谁走的路程最长获得欢呼了,看谁边走边发现了水田里的泥鳅黄鳝洞最后把它们捉取到了,那些惊喜和兴奋,远远超过外婆的担心和牵挂。有时我们还喜欢俯在抽水管的两端,“哇哩哇啦”模仿电影里的情形打电话,那时的喜悦,简直比对面山顶的夕阳绚丽。而此时,外婆往往就站在抽水站旁边的田坎上,胆战心惊地看着我们又完成一次非常刺激的冒险,直到小孩们都平安无事地聚拢在她身边,她才放下心来,嘱咐我们“以后不能再这样傻玩了”。
         外婆跟我的爱人生日是同一天。外婆在世的时候,只要条件允许,我都会想办法把她接到家来一起过。自从十七年前外婆去世后,我就不敢面对这个日子。每当那天到来,我的眼前,总会浮现外婆慈祥的面容和花白的头发;她那伛偻的身影,总是在不停的忙碌;而她那对外孙曾孙的嘱咐叮咛,总会清晰的回响在我的耳畔。


路过

鸡蛋
1

鲜花

握手

雷人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
1111111111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