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马坝,别后多年还牵挂-蓝色幽灵-东江社区 -

东江博客



蓝色幽灵的个人空间 http://sns.huizhou.cn/space-index-39010.html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骑马坝,别后多年还牵挂

热度 2已有 50513 次阅读2018-1-25 12:33

      我到了绿春,很感慨于那里的山俊峰险、壑深谷幽、水清溪欢,以及梯田之美和民风之醇。我在电话里向朋友电话介绍完基本情况,还特别加了一句说,我走过了大多数乡镇,却没发现一块超过1平方公里的平地。

      可是,当范傣、杨彝带着我翻山越岭、钻溪跨壑,到达黄连山腹地骑马坝的时候,就惊奇起来,这里正是一块平地呀!虽然斜斜的、窄窄的,有20来度倾角,但它在群山的环抱里,安静闲适地躺卧着,很是难能可贵。在本地出生的范傣说,这里有1.8平方公里多呢,当初若不是嫌这里位置偏,悬崖险,进出难,县城很可能就选在这里了。是的,刚才从山上下坡的时候,我就注意到了,这块平地的南面就是很深的山壑,边上就是陡峭的悬崖。

   这里属于热区,正值6月下旬,太阳已经很毒。我们到达的时候将近5点,明显感觉比县城热了很多,风吹到脸上,都是热热的。我们在竹树掩映下的那个单位谈妥事情出来,已是7点过了。西山上夕阳在望,天也没有之前热了,山与树的倒影很是别致动人。范傣问我们,先去洗浴一下,再回我家吃晚饭好不好?杨彝说好。我们就跟在范傣身后,向他乡场上走去。

     傣族是逐水而居的民族,他们的村寨或人家,一定修建在水边。以前就听范傣介绍,他家就在乡场北面,山下一条清澈见底的小溪旁。绿春以哈尼族为主,但也世居了不少彝族、傣族、佤族、莽人(布朗族)人,各族人民自成村寨,很少杂居。哈尼族称呼其他民族的人很简,直接以姓氏带民族,像杨彝、范傣、李佤、龙莽,就是这样来的。特别是在一些公职单位里,这种称呼很快被接受并流行起来。范傣在骑马坝出生长大,从江西的大学毕业后,回到家乡县上工作。踏实肯干,脑子聪明,处事得体的他,很受领导重视,这次就被安排带我下乡谈事。杨彝只负责给我们开车。我们从县城出发时,范傣就打电话让家里人准备了晚餐。

      范傣的家,被茂密的大树和优雅的凤尾竹遮掩得严严实实。进到里面,占地有400来平米的院落,却很空阔,周围摆满的漂亮的鲜花盆景。房屋的布局也不是版纳那边的吊脚竹楼,而类似于川渝地区传统的三合院,正房居中,厢房居两边,但范傣家三栋木板为墙、茅草盖顶的房屋相对分开,没联在一起。范傣带我们进入东面干净整洁的厢房,把我和杨彝分别介绍给家人,他的妻子就端出糯米香茶招待我们坐下。糯米香茶清香、爽口、醇厚,甘甜,让我倦意全消,心静神凝。

     一会儿,范傣带我们沿着山脚,向山溪的东面走去,不久就到了山坳里一个比较宽阔的地段。范傣说,我们就在这天然浴场里洗澡吧,但东面不能过去;我们村寨里的大人小孩,都是在这里洗澡。除了小时候下河和长大后去露天温泉,我还没在露天洗过澡。就仔细观察起四周来,这浴场的位置选的真是不错:东西北三面都被巨大的山石遮挡,石缝间生长着篱笆式的大叶灌木,低矮开阔的南面,被凤尾竹密密地遮隔了,听得见外面的声音,却看不见人影;清凉的山泉自北淙淙流入,又从南面渠口无声溢出。往东,还有一个露天的浴场,不时传来了妇女小孩撩水嬉闹的声音。暮色完全笼罩下来。天上有了稀疏的星星,明艳皎洁的月亮,文坐在对面山顶的树尖上,安静地看着我们。我的耳畔和眼前,此刻满是芦笙演奏的《月光下的凤尾竹》的音乐和意境。

    洗浴后的范傣,身着傣式的无袖对襟衫和筒裤,带我和杨彝回家,洗过手后落座。除了他著无领对襟和筒裙衫的父母妻儿,还有下午我们刚见面的两个著西装的朋友。园桌上,焦烤黄鸡、茅香鲤鱼、白汁田鳝、蚁蛋苦瓜、炒牛干巴、辣炒田螺、酸笋红豆汤琳琅满目,色香俱全。酒是范傣自家酿的糯谷酒,香甜馥郁,每人一厅的竹筒饭已摆在面前。我们一边喝糯谷酒,吃傣味菜,一边闲聊聊着这里的风土人情。从中得知,大学毕业、见多识广的范傣,并没像其他的傣族青年男子那样,先到寺院礼佛修行三年,出来带着丰厚陪嫁入赘女方,也没像其他傣族男子那样“吃过三年苦”,然后“辈子当皇帝”。工作稳定以后,他就在自己的家里娶妻生子、赡养双亲。范傣现在一个比较悠闲自在的单位工作,还在骑马坝当地承包了200亩地种植胡椒,又在东面的山谷里开荒地了800多棵橡胶,现在胡椒、橡胶都已投产,收益还可观,准备明年把家里的房子重新修一下,再在县城买套房子,让一对可爱的儿女以后在县城上学读书。自然地,范傣也没依风俗,让勤劳能干的妻子当家,在家里,一切由范傣说了算。妻子反成了操作员,把胡椒、橡胶的种植和各种家务事,经办得井井有条。范傣一家,逐渐成为当地人称赞的新气象。同桌的小岩,下个月就大学毕业了,现在乡上学校实习,今天下午见过,也是地道的傣族青年。他说,大学毕业后打算回乡教书,也要范阿哥那样,不去吃三年苦,然后入赘女方当皇帝,准备在教好书之外,还弄点别的事情做做。那晚没有人狠劲地劝酒缠酒闹酒。晚餐结束,我们就坐在院子里饮茶观景,山风吹来,清凉醉人;院外的小溪,汩汩流淌;四周的山林立,不时传出蛐蛐的吟唱和夜鸟的鸣叫。静极而大美。于是,我对范傣他们说,现在虽然找不着陶渊明的桃花源了,但骑马坝绝对不比桃花源差。

       第二天早饭后,我和杨彝参观了范傣的胡椒地和橡胶林,然后满意地离开了。当年年尾,我引荐范傣和小岩,联系上重庆一个从事慈善公益的朋友,为小岩所在学校的困难学生募集到一批衣物、图书、文具和少量资金,小岩和范傣很是感激。他们的乡长,还专门为此打来电话,向我表达谢意。直到现在,我还跟听他们保持着联系,为他们在路上的每一次进步,感到由衷高兴。

        就这样,骑马坝深深印在我的心里。虽然离开此地已经五年,但我还常常想起它。


路过

鸡蛋
1

鲜花

握手

雷人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回复 南国圃者 2018-1-27 09:14
我也想去那里住住
回复 保长 2018-1-29 22:52
旅人、仙人、好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
1111111111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