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尼人家祭龙宴-蓝色幽灵-东江社区 -

东江博客



蓝色幽灵的个人空间 http://sns.huizhou.cn/space-index-39010.html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哈尼人家祭龙宴

热度 1已有 736 次阅读2017-12-23 11:06

         哈尼族,特别是世居哀牢山南段的阿戛支系,不管是住在县城集镇上的小康之家,还是居于乡下村寨甚至深山老里林里的清寒人家,在吃上都很慷慨。哈尼人节日繁多,待客礼数周到讲究,每遇过节或有来客,饭桌上都丰盛隆重得很。过好节,待好客,似乎是哈尼人用以证明自己道义价值、获得社会认同的一个重要标准。

          印象最深的,是我在哀牢山南段的阿迪中寨过祭龙节的情境。祭龙节是哈尼人的重要节日,从农历正月十三过后的第一个属羊日开始,到农历三月的第一个属牛日结束,各寨子或宗姓族人从中选定一个日子进行。阿迪中寨确定在属龙日也就是正月十八那天过节,这个日子是由寨子里德高望重、观星象和占卦都很精准的咪谷占鸡头卦后确定的。

        前一天下午,寨子里出外闯荡多年挣了些钱的李嘎娘,主动提出今年由他出钱买一条大肥猪宰杀,当龙肉免费均分给各家。第二天早上太阳出来,各家男女老少都集中在寨前大坝的龙树——一棵高大茂盛的菩提树下,由咪谷主持,分别完成磕头、烧纸、求神、祭祖、谢咪谷等仪式,又接受了咪谷的摸头嘱赐福后,才依次到树旁大竹筛里取回一块“神肉”,回家洗净、切碎、码味,再用精致的陶碗盛了,放进蒸碟里蒸熟,就等候晚饭时刻的到来。

        哀牢山的哈尼人现在每天仍吃两餐。晚饭一般从下午四、五点点钟开始。那天下午,天上飞着毛毛雨,我被朋友老汪从县城宾馆拉出来,先坐汽车在崎岖的山谷里走了十来公里,又很艰难地爬行了一段又硬又滑的山路,才进入阿迪中寨。阿迪中寨在陡峭的阿迪山南麓,住有近百户哈尼人家,寨子后面竹树茂密,寨前是著名的哈尼梯田。拐了几个街巷,我们才到达老汪的表弟李阿波家。迎接我们的,是李阿波着哈尼族黑色衣裙、戴大红帽盛装的母亲。李阿波的母亲和他同样着节日盛装的媳妇,都和气而懂礼,热情地招呼我进屋。

        我们刚进屋,就被外面热闹的吹打歌唱吸引。出门一看,只见一队着节日升装的的男女老幼,敲着鋩锣,擂着皮鼓,吹着巴乌,弹着四弦琴,载歌载舞地在寨中街巷巡游。走在游行队伍最前的是彩纸糊的龙头,后面的男女青年则簇拥着的由小伙子装扮的姑娘,再后面是欢乐的哈尼群众。李阿波的母亲说,每年举办这个仪式,是为永远纪念聪明勇敢的哈尼青年日则和努戛。传说在很久以前,居住在哀牢山里的哈尼人,长期被一个叫奢得阿窝的恶魔欺压,死了不少哈尼女孩。最后,是日则和努戛男扮女装进入魔洞,不但斩杀了妖魔,救下了他们的亲妹妹梅霜,还因此让所有的哈尼人自此获得安宁。他们组织巡游,一是表达感谢和纪念,二是祈愿哈尼人在新的一年里万事顺遂、平安吉祥。

         我们重新回到屋子,喝完李阿波媳妇献上的茶水,就在她和母亲的热情引领下入座。他家的其他人也随后落座。

         哈尼人的农家饭桌,一般是用一个大竹箩筐口朝地、底朝天,上面倒放一个卷沿儿的大竹筛做成。饭菜就放在竹筛子里。坐凳也是用竹子做成,小巧结实,座位间隔可宽可窄,挪动方便。哈尼人吃饭的席位,跟汉咱们汉人有很大不同,他们的主位永远属于咪谷或家里年纪最长的老人,主客坐在主位的对面,两侧才是家人或其他来客。

         我们落坐之前,所有的菜肴其实都已摆好。祭龙日吃的是流水席,各批次来客所吃的菜肴,大致一样。竹筛里位置最正中、摆放最醒目、容器最精致的那道菜,叫“神肉”或“龙肉”(“肉”字在此处念“ru”,二声),是上午从神坝上领回的猪肉做成的。如果是由寨子里各家按份子凑钱的话,也可以买牛回来宰杀。神肉虽然切得很细碎,但必须保持成条状或均匀颗粒状,烹制时只放盐和糯米酒调味,不能再放其他佐料。鸡肉和豆腐团必不可少。煮熟的鸡肉不加汤用一个中碗盛了,旁边是一碗用近二十种香料调成的蘸水——蘸水用鸡汤打底,由两个熟鸡蛋剥皮后领头。豆腐团是用豆腐加猪肉末、苦菜碎叶和韭菜花混合揉匀后团成,蒸熟后放在中碗里。周边依次是从树上摘下洗净去苦味后,加豆豉汁、韭菜花、小米辣碎凉拌而成的龙须菜,从地头田角挖出去叶后加盐加酱油和醋做成的鱼腥草根也是必不可少。还有用白水煮熟的苦菜(芥菜杆叶)、芋头羹、红烧鲤鱼或鲫鱼、炒豆芽也是不可少。有的还有炒豆腐干、烤土豆片。如龙肉是猪肉的,还可以有辣椒炒牛干巴或炒豆角、四季豆之类,或者上一两碟豌豆饼、干炒花生米等。还可以有白水煮猪肉,盛法跟鸡肉相似,但蘸水不同,辣味和茴香味要重很多。不能吃虾,虾头带刀,都说祭龙日见到虾刀不吉利。如果哪碗菜吃到快完了,眼尖手快的女主人,会马上添加至跟初上时一样的份量。

          宴席,是从由咪谷或家里长者点上红香烛、烧纸钱、跳火盆祈神,再由一家成员一齐手握香柱合拜唱敬神歌正式开始。他们用的是哈尼语,我听不懂,但看得出,他们都很庄重、虔诚,没人敢嬉闹敷衍。再由咪谷或长者给每人布菜——夹一粒神肉。然后,长者给每个人倒大半碗(盅)稻谷酒或苞米酒,大家喝尽后,家里的壮年男子才主持劝菜和敬酒。男主人的敬酒有三巡,一对一碰碗干完,每巡倒酒敬酒之前,敬酒的男主人要先唱请酒歌。男子敬完三巡酒,不上桌席的女主人或小媳妇又开始敬酒。女主人或小媳妇的敬酒要柔和一些,一是只敬一巡,二是间隔的时间也比较长,因为,女子为客人每倒满一碗酒,都要先唱谢客歌。来客人喝完了,她才敬下一位。如果有谁耍赖或者说要等一等再喝,那好,你的好戏来了:女主人就重唱谢客歌,你喝完了,还要再给你倒满一碗,如此下去,一直到你一口喝完了这一满碗酒为止。好在哈尼人自家酿制的稻谷酒或苞米酒、荞麦酒度数温和,只有二三十度,不烈,但喝下去却不易挥发,全积累在肠胃里,时刻刺激着你兴奋的神经,,所以须谨慎小心悠着点。没出阁的女子和不满18岁的男子不能敬酒,但可以陪着客人喝酒。哈尼人请客吃饭喝酒,不兴客人回敬,也不喜欢有人在桌席上挑起酒战。如有人敢充大胆或不信,可以试试你的下场。

          因为,哈尼人的祭龙宴,主人和来客必须要至少吃上三家,才能得到一年的平安和吉祥;吃的人家越多,酒喝得越多,你得到的赐福和好运就越多。所以,每家的每轮流水席,一般都只进行四五十分钟。但三五家喝的酒加起来,状态就可想而知了。几家程序和菜肴都差不多的祭龙宴吃罢,各家的宴席都已结束,就到了竹树萧疏、寒风刺骨、意兴阑珊的深夜了。

          我们向各家道了谢,沿着又硬又滑的来路下山返回。李阿波和他家的咪谷、长者都亲自送我们出寨门。毛毛雨停了,我在半醉中回望薄烟笼罩下的阿迪中寨,不舍之外,心头又格外满足:我这个汉族佬,亲自参加了一回民俗味浓郁的哈尼人家祭龙宴,体会到哈尼人的淳朴和热情,此行真是值得。当老汪提醒我注意路况的时候,我却脚下一滑,差点掉进土岩下的水田里,幸好老汪的儿子立马拉住了我。我惊出一身冷汗。比我还醉的老汪哈哈一笑,有些结巴地说,柳兄,今晚你真是不虚此行呀,龙神老爷现在就开始保佑你了。

路过

鸡蛋
1

鲜花

握手

雷人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