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农夫话苦乐-蓝色幽灵-东江社区 -

东江博客



蓝色幽灵的个人空间 http://sns.huizhou.cn/space-index-39010.html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城市农夫话苦乐

热度 1已有 4670 次阅读2017-12-18 13:51

         既享受城市的繁华和方便,又拥有乡村的悠闲与劳作。这样的日子,便是好生活。

        五年前,我没经受住撺掇,最后决定买下惠博大道中段的房屋,就是基于这个美好的欲望。

         我移住的小区真是不错。环境优美,花团锦簇,绿树如阴,小桥流水,亭台池榭,鸟语花香;小区居民,文明有礼,亲切和善,少有俗俚,怡然自乐。我看中这个地方,却是因为房屋的前后各有一块小空地。我家房屋在四合院的端头,侧面还多了一块空地。当时我就想,一定要把这些空地规划好,劳作好,好好做一回城市农夫。

         我出生在重庆乡下。十九岁参加工作前,除了犁田耙田之外的各种农活,我都亲身经历过。即使参加了工作,前五年我在农村学校教书,乡村学校房前屋后的几块小空地,都把它们拾掇开辟成了小菜园,自己种植,自己收获,省却了不少买菜钱。劳动真好,在教师工资极低的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劳动的价值得到充分而实在的体现。后来,我先后进入重庆和广东的大城市,收入增加了,生活环境优越了,但那种自力更生的体验和快乐,却自此消隐。我总觉得自己的生活里面,缺了些什么。所以,看到小区房前屋后有几块空地的时候,我的心头,便升起一种强烈的憧憬和愉悦。

         经过简单合计,我就把前庭空地布置成小花园,靠铁栅栏的两边,栽了些高高低低的花树,并砌砖台隔开。靠西面北面的房墙下,就放几个花钵,买花种培植成了盆景;中间空地部分,就铺上地砖,平时搬几把椅子在里面坐坐喝茶,晒晒太阳,看看蓝天,弄弄花草,感觉挺好;没人时,自家和邻居家的狗,在里面玩耍撒欢,感觉更有趣。长条状的后院空地,也铺地砖放些盆景,还种了两棵果树,每天进出车库看见它们,就期望它们早点长大,早点挂果。端头侧面的那块空地,则是先除去杂草,再填肥泥,最后开厢垄,把它弄成了菜园子,打算把我们的空闲时光,好好消磨在上面。

         菜园子面积不大,只五六十平米,但在城市里,却已很是难得了。我们决定不违天理,一切顺应自然,到什么季节,种什么菜蔬。

         重庆早前归四川管辖,重庆人都喜好复合味的川菜,做菜调料作料用得多。我就利用回重庆和出差西南诸省的机会,收集了不少香葱头、薄荷、木姜籽、青蒜苗、苦藠、紫苏叶、小芹菜的种子,撒在地块的边角,碎泥,播籽,盖土,浇水。嘿,那些种子也像是通晓人意,十来天后居然就出土成活了。我很高兴,也信心大增。我还把从三新市场买来的观音菜、空心菜和番薯叶的老杆部分剪截下来,插栽在菜地里,不多久,它们也成活了。我对它们依旧是只浇水,不施化肥,不打农药,三四十天后,摘下观音菜、空心菜和番薯的嫩叶,焯水后拌成正宗的川味凉菜,家人和亲友们都说味道不错,还绿色环保,好得很。饭毕,大家出纷纷出主意,建议在菜园子里再栽种十几个品种。我的天,这小块菜地怎么容纳得下?

        我最喜爱的菜蔬,是能同时供炒、煮、凉、泡之用的品种,四季豆、豇豆、黄瓜等,自然就成为首选。我从老家带来的瓜豆种子,经过育苗、移栽、浇水,他们都成活了,虽然常遭受蜗牛、蛞蝓之害,经补种后也都能收获。虽然枝叶繁茂的四季豆,每年都只让我收获两茬,之后,就只长枝叶不结豆果,我也不失望,因为新的豇豆马上就粉墨登场,可以采摘了。如果说四季豆是矫情羞涩的村姑,像几柄小藏刀轻隐于繁茂的枝叶,那么豇豆就是大大方方、热情坦荡的村妇,着碧翠的霓裳,耀眼地展现在用竹竿撑起的枝叶外面,时刻诱发人们的食欲。豇豆比四季豆慷慨,一年能收获四五茬甚至七八茬。四季豆的吃法也较吝啬,一是加干辣椒段拌芽菜干煸,二是学滇贵习俗,混合青南瓜煮汤后蘸食。豇豆的吃法却要丰富得多,既可以清炒炝炒,也可以混合青南瓜或土豆片煮汤,还可以焯水后加上姜蒜粒、糖醋酱油点几滴红油凉拌。豇豆最简便的做法,是做成川味的跳水泡菜。选青嫰但未老豆米的生豇豆,先洗净、风干水汽,再放进由生姜芽、苦藠头、鲜辣椒、青花椒打底的泡菜坛,头天放进去,加些食盐和高粱白酒泡制。第二天取出来,下饭或佐酒,鲜脆可口得很。因此,在我看来,本地人叫做豆角的豇豆,要受人欢迎得多,每年必种。

         收获最丰硕的是黄瓜。黄瓜命贱而洒脱,最容易种植。只要在向阳的地方栽上两三窝,藤蔓长起来往周边的篱笆和树枝上一引,然后就不管它。只要肯浇水,天气越热,阳光越充足,它就长得越起劲,结瓜也越多。这几年,我种的黄瓜每窝都要收获了二十几条。黄瓜也是好东西,凉拌炒煮都鲜美。

          让我感到悲催的,是栽种辣椒、番茄和白菜。我每年栽种的番茄苗辣椒苗,开始的长势都喜人,特别是它们被绑了竹竿支撑起枝叶的那段时间,天天都让人升起满满的希望。但是,几场台风暴雨一过,菜园子积水消退,它们虽然都还在生长,但辣椒就只稀稀拉拉开几朵白花,却不结果;茄子甚至是连花朵都不曾开过。连续三年都如此。圆白菜最可恨,开始的长势也猛,几乎是一天一个样,我看着它散开的菜叶慢慢收起来,要拢在一起,快卷起来了,但它总是到此止步,不再拢也不再卷,最后长成老家的猪食饲料模样。此刻,我们一家人,看着它们,只得重复那声不变的叹息:唉,今年还是不结!

         我种植蔬菜,基本上是只浇水不施肥。最多就是怂恿来我家玩耍的小男孩,趁着夜黑往地块里胡乱撒几泡尿。虫害防治方面,青虫在惠州不多见,不算是害。在我们小区,对菜蔬危害最大的,是非洲蜗牛和由它变种而来的蛞蝓。它们只要看准了哪株蔬菜,就慢慢爬上去,长舌头一吐,紧紧贴在叶面上,不多长时间,那几片叶子甚至是整株菜苗,都会被卷食精光。蜗牛还鬼得很,白天睡觉,晚间做害。我曾用两首小是记录下那情境:“昨日乏累早呼噜,夜巡菜园有漏疏。无耻蜗蛞趁虚至,半尺瓜苗折五窝”,“子夜奥园终沉寂,除却蟾蛙与蛐蛐。我借月光照菜垅,捉罢蜗牛拾捉蛞蝓。”消灭蜗牛,必须把它的背壳全部砸碎,它才能死彻底;如果只是敲破它的外壳,它是能靠自身的能耐修复,继续危害菜蔬的。蛞蝓没背壳,灭绝它的办法只有一个,那就是从中间把他宰断,踢开几米远,让它们没机会联结复活。

          后来,我跟来自四川泸州的邻居大姐闲聊,说起我种菜的不顺。大姐说,那是因为肥力少了,养分不足。她建议我最好去养殖场弄些消毒晒干后的鸡粪鸭粪,或者菜籽榨油后剩下的饼子,捣成细末,挖沟埋进地里,再加些泥土,明年就一定能结出辣椒和番茄,白菜也能包圆了。

         我在小菜园里,种下了很大的希冀,收获的却多有失落。在这些看似徒然的劳作中,我却体会到实实在在的快乐。我曾以小诗书写感触,录为:“晓来奥园不静寂,蟉蝉闲吟翠鸟嬉。 更有西头篱矮处,半翁躬身理菜畦”,“无傍桑阴亦种瓜,小畦三垄绕吾家。莫言浇护几多苦,但求满架果蔓花。”

          看来,在城市里忙里偷闲做农夫,真是痛并快乐着。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保长 2017-12-19 16:44
洋溢泥土芬芳的好文字!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
1111111111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