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的天空,星星都亮了-白帆-东江社区 -

东江博客



白帆的个人空间 http://sns.huizhou.cn/space-index-35104.html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诗的天空,星星都亮了

热度 1已有 1683 次阅读2020-5-29 15:59

  
诗的天空,星星都亮了
——诗人白帆的心路历程
文/周小娅
    很小的时候/总以为那太阳出来的地方/一定是金黄金黄的/当碧绿的田野上/移来了一片又一片白帆/我常常想/这风布要到哪里去/这风布是从哪里来/从此听到赣江上的船声/就觉得那是远方对我的呼唤……一望无际的水面,江鸥翩飞,一个少年,站成江岸的一尊塑像,他的心中装满了诗歌和童话,江水映入他的眼帘,渗入他的呼吸,那仿佛是上天派往而来的扇动翅膀的诗行。诗言志,而对于他来说,诗犹药,以诗的形式,永远都在自我拯救,永远都在左冲右突,寻找一个抵达精神高处的渡口。家离赣江很近,听到赣江的船声,觉得帆船很神奇,心也被呼唤而去,看着艄公撑船,一篙一篙,艄公坚韧的力量与意志深深地印在他的脑海里。白帆,本名刘军华,十五岁时,他给自己取笔名“白帆”——我愿是赣江上的一叶白帆/不管前路有几多急流险滩/满怀着对远方美丽的憧憬/我无声地无声地/向前向前。
    白帆的诗,语言明白晓畅,富有原汁原味的真情实感,运用准确传神的白描手法创作,没有丝毫造作和功利。复得返自然,鸡犬深巷中,“诗境”如果与陶渊明契合,那便是他最高的仰慕与追求。白帆的诗,是他的人生凝结而成的一层盐霜,在他的故乡酝酿,经他的磨砺叠加。
    他的家乡,是江西省吉安市泰和县沿溪镇一个叫作“清水洲”的村庄,相传原本是赣江中间的一个岛,明朝时遭大水冲刷,村民们只好从此岛迁移上岸。从此,村子前后筑有防洪堤,大量植树,如今,村中古香樟已有数百年历史。放眼远处,是大片田野,或是一望无际的稻麦,或是一望无际的蔗林,或是一望无际的油菜花,孩子们在古樟树下嬉闹,抓强盗,滚铁环,烤芋头。在这众多小孩子中的白帆,并不是快乐的,显得木讷寡言而不合群。就乡村孩子的职责而言,他更喜欢看牛和守瓜。与憨厚勤劳的老牛对话,在瓜棚里捧一册竖排的《中国古诗词》,那都是求知少年如饥似渴的快意。
    孩提时的白帆,常常会往远处眺望。前方有个“挂榜村”,留下了“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这样慷慨悲壮的诗句的南宋民族英雄文天祥,曾在挂榜村对面的河岸峭壁上挂榜,招募义士抗击元军的入侵。现实生活给予少年沉重,阴霾笼罩着少年的心,面向挂榜村一日复一日励志,也赋予了他“不将俗物碍天真”的纯净思考。他一方面有着对大自然之美的喜爱纯情,一方面又有着对苛酷的人生际遇的愤懑之火,如何能获得精神上的解脱,他唯有与冥想对话,发着呆,思想着,希望解脱,仿佛白云无心飘浮在山峰之上。
    读白帆的诗,在那些新犁开的泥土上,在那些飘向远方的云朵里,在那赣江水面孤帆远影碧空尽的遐思中,总有冷得彻骨的风,有盘踞在苦楝树上的老鸦,袒露着内心的悲伤,不知路在何方,或是一个诗人不同流俗而又寡不敌众的惶恐。“走在冬天空旷的田野上/开着口的井一个个都是诱惑/来吧,到我的怀抱里来吧/将你的痛苦化解。”收割后的田野,空落杂陈,灌溉用的井都成了陷阱,都成了几欲纵身一跳的坑。
    从1985年开始,白帆就有了记日记的习惯,写下自己生活的点点滴滴,写下自己的喜怒哀乐,也常常以诗的形式来表达内心的情感。诗是他灵魂的歌唱,是他发自心灵深处的声音。诗是他的“忘忧草”,疗伤,放下,保持心底明净。他曾说道:“有人说文学是一种自我救赎,我也觉得有一定的道理。拿我自己的经历来说吧,我觉得写诗也是一种自我拯救。每个人在人生的道路上都会历经坎坷,必然会产生喜怒哀乐。情郁于中,不得不发,写出来,悲伤痛苦就会减轻,快乐喜悦也会减弱,这样就能保持一种平和的心境,从容前行。我从初三开始,几十年如一日,保持写日记的习惯,常常将自己的所见所闻所思所感诉诸文字,遇有强烈情感,则发之于诗。从未想过发表,既不是为了名,也不是为了利,图的是内心的一份安然与宁静。”
    我与白帆是数年前的“博友”,常读他的诗曾留过“读后感”:“读白帆的诗,就像是唱校园歌曲,清新明快,励志赤诚,有露珠的闪烁,有泥土的芬芳,有阳光的味道,尤其是那种骨子里的忧伤,是俄罗斯民歌的纯粹由衷,人不油腻,诗不染尘,是一支清流,完全不同于朦胧诗的故弄玄虚,又不似口语诗的简俗,保有一种相对于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不融洽的气质,很是难得!”
    我很惭愧对于诗自己是外行,凭直觉说说而已,却是“蒙”对了。白帆喜爱俄罗斯诗歌,特别是俄罗斯田园诗人叶赛宁的诗。同样生长在农村的白帆对叶赛宁讴歌大自然和农村生活的诗歌十分喜爱,那种风景意韵,那种泥土气息,加上自己的忧郁气质,潜移默化地受到叶赛宁的影响。像叶赛宁的《夜》:“河水悄悄流入梦乡/幽暗的松林失去喧响/夜莺的歌声沉寂了/长脚秧鸡不再欢嚷/夜来临,四下一片静/只听得溪水轻轻地歌唱/明月撒下它的光辉/给周围的一切披上银装……”白帆的《白色的河》:“赣河赣河/阳光下白色的河/清亮的早晨/白雾铺满了草坪/没了树林的脚/草丛中闪烁着/颗颗晶莹的露珠……赣河赣河/阳光下白色的河/春天看细雨迷蒙/夏夜听船声四处回荡/秋天望北雁南飞/冬日观烟波浩渺……”
    老家门前有口池塘,一径下塘有青石板,白帆常陪母亲在青石板上捣衣洗菜淘米,每每想起,这是他最刻骨铭心的时光,因为母亲常常会在这里跟她的长子倾诉唠嗑,忧愁和悲苦随着母亲的泪水滚滚而下,沉甸甸砸落在儿子心头。
家里穷,穷的最主要原因就是父亲被长辈宠坏了,沾染上不少恶习,酗酒赌博,还动辄就对母亲和孩子们非打即骂,让一家人不得安宁。因为父亲没有担当,耕地作田、操持家务都落在了母亲的肩上。母亲做牛做马,节衣缩食,而父亲则将母亲累死累活挣到的钱拿到镇上去挥霍逍遥,或烂醉如泥,或输得精光,或拿家人撒气。每当看到母亲忍辱负重、悲愤难当时,身为长子的白帆就唯有多干活,多为母亲分担,并安慰母亲说:“妈,儿子会争气的,以后我有出息,到了外面,我就带妈到外面去生活,离开这个家!”不知多少次,他所有的志向和理想,都只化作了一个简单朴素的念头,那就是带着苦命的母亲远走高飞。不知道多少次,他攥紧了拳头,攥出这样的诗行:“活着是一种勇敢/活着是一种顽强/因为活着就要与困难与挫折与疾病与痛苦持续不断地对抗。”
      1985年,白帆读初三,填报中考志愿前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考进了全县最好的泰和中学,那才是以后上大学的希冀。可填报志愿时父亲要他第一志愿填师范学校,他的心沉落到冰潭。为了免缴学费和伙食费,也为了能够尽早地帮贴辛苦劳累的母亲,他顺从了,凭着流利的普通话和扎实的绘画功底,以及优异的中考和面试成绩,他顺利地被泰和师范学校录取,那年他十四岁。三年后,白帆以优秀的成绩从师范学校毕业,却被分配到一个偏远艰苦的山村小学。理想和现实的落差让他沮丧,也让他思考。他想参加高考,父亲不支持,说:“你就是考上了,我也不会给你一分钱去读!”尽管如此,他还是顶着压力利用工作之外的时间自学了整个高中阶段文科的全部课程,背地里参加了一次高考。因为英语不过关,自是铩羽而归。
    读白帆的诗,不难觉察,他的爱情诗较多,因为少年的诗心总是勇敢地闯入了爱情的园子,他诗的内容和诗题一样明白易懂,而一颗怀着爱情的心是生命力旺盛的植物,不失清新之感,是少年的含情希冀,又是少年的惆怅悲凉。
每一个少年都会情窦初开,而有的人会因此惨遭打击与挫败。一天,看电影退场时,在纷杂的人群中,忽然邂逅到一双眸子,那是怎样的一道亮光,让他颤抖,那回眸一笑,永远镌刻在少年的心屏上,可是却再难见面,即使面对面也不会相识。失落的痛苦让他写出这样的小诗:“小鸟树上唱歌/少年树下仰头/歌哦在心间飞梭/黑发一绺/两颗黑眼珠/清清的潭水微笑哟/潮水般的人流/只见那千盏灯火啊/万盏灯火/在昏黄的光里/哪条静静的胡同/正叹息着你失落的脚步/小鸟飞向天空/天空白云悠悠/两脚赶不上移动的云影/远山波浪般起伏/怎还能再听到你的歌/小鸟,你在何方/小鸟,你会停在/哪棵树的枝头”。
    参加工作后,白帆也追求过身边的女孩。一封封富有文采的信以及诗也曾打动过女孩的芳心。然而高考失利让白帆甚是沮丧,觉得周围的人都在嘲笑自己。一位别有用心的女同事就到处散布白帆有神经病的谣言,把姑娘都吓到了,以至成了全乡老师都知道的“绯闻”。中心小学的校长巡访时还特意来安慰他,拍着他的肩膀说:“小伙子,天涯何处无芳草啊!”豆大的眼泪一颗颗掉进饭粒里,他将泪水和饭粒一起咽进肚子里。他在心里暗暗立下一个钢铁般的志向:“一定要拿到大学文凭!”
    “你这光明的使者/挥舞着一把锃亮的银斧/把似水的黑暗劈开劈开/照亮每一个角落/一次又一次/直到最后一息。”(《闪电》)
    白帆原本学习成绩过人,读初中时,全班第一,全校第二。班主任说,你为老师争光了,你为班级争光了。而这个优秀生,在学校寄宿睡的是大通铺,吃的是夹生饭,可就是这样的饭都吃不饱。因为在班里年纪最小,家境又贫寒,还常常遭受白眼和欺负。在这种环境下成长的少年,该要经历怎样的苦苦求索和艰难跋涉。
    1993年,他报考了南昌大学汉语言专科,从此走上了自学考试这条艰苦奋斗的道路。身处偏僻的山村小学,消息十分闭塞,弄到一本教材都困难,更别谈什么辅导资料。在备考逻辑学和语法学时,因为找不到书,他就将就着用师范学校的教科书,结果一科考了57分,一科考了58分,辛苦半年,前功尽弃。没有辅导资料,没有老师指点,没有学友交流,分不清哪些是重点、哪些是难点,便采用最笨的方法——背完整本教材!放学后,他把自己反锁在宿舍里,专心读书,常常学习到凌晨一两点,用蚂蚁啃骨头的精神,一点一点地啃。推开大门,来到院里,呼吸一下空气,清醒清醒头脑,抬头望到的是满天星斗或者月将西沉,四处是草丛里、墙缝里蛐蛐的鸣叫声。
    备考哲学背下一整本书的笨办法尚可,但《古代汉语》《古代文学作品选》自学很难,只得写信给上海的《中文自修》编辑部向老师求助,才得以汇款邮购了两本辅导书。考最后一门《古代文学作品选》时,由于一时匆忙,他竟将科考证的一个“3”写为“2”,领取科考证时才发现。县自考办的老师对他说:“你 会。他鼓足勇气去求自考主任,费尽九牛二虎之力盖了章,然后再去吉安市找自考负责领导。几经周折,终于见到领导,陈述情况,领导让工作人员在电脑上修正,并在准考证上签了字,叮嘱其好好发挥,争取考出好成绩。机会失而复得!站在吉安行署的高楼上,望着远远近近、高高低低的楼房,白帆暗暗下定决心:“我一定要争取考到全地区第一名!”
    意志肆意汹涌,而现实却很残酷,题目出人意料地难,很多考生拿到卷子看到题目后落荒而逃,最后,偌大的一个考场,竟只留下了他一个人。夕阳西下,天色渐暗,窗外嘈杂纷乱。白帆透过这一片喧闹,目光望向很远很远,他在苦思冥想。最后就像在茫茫的黑夜里看到一点星光,他凭着一种朦朦胧胧的直觉,在最后的题目上写上答案。第二天早上,坐上从县城回镇里的公交车回学校。当车子开到镇里,想起这些年所受的磨难和屈辱,他悲喜交加,胸脯起伏,竟然当着一车人的面失声痛哭。成绩公布了,自考最后一科《古代文学作品选》,他考了83分,在全县自考生中分数最高且遥遥领先!
    白帆对诗对教育,愈加努力也愈加情浓,也就愈感不足。2010年,他终于下定决心再充电,冲刺新的人生目标,他要自考中山大学汉语言文学本科。因为有了十多年前自考的奋斗经历,这一次,他更加笃定,更加专注,也能轻车熟路地从教材中获取知识。然而,自考大学毕竟是一条崎岖攀登的路。他除了上班挣钱养家糊口外,不看电视,不看报纸,甚至在家里时也不允许家人看。他把工作之余的时间全部用来自学,真正做到“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一天晚上,他下了班,留在办公室攻读教材,一边看一边思考,忘记了周围的一切,以至抬起头时,恍恍惚惚,不知道此时是什么时候,自己身处在何地。窗外五彩的灯光闪耀,街道上车辆声传来,才将他的意识从遥远的地方拉了回来,他才慢慢恢复神智,逐渐清醒过来。冬夜里,寒冷刺骨,脚底冷得生疼,身上都感觉不到温暖。于是第二天买了棉鞋,用毛毯包裹腰身,抵御着寒冷。如此寒窗苦读,总有待到春风呢喃之日,总有见到黎明曙光之时。最难忘的是那次在惠州八中连考三科,他凌晨两点睡觉,五点准时起床,八点开考,两天考三科,均在80分以上。考心理学时,他让老母亲送饭到办公室,坐的士赶赴考场时还坐在副驾驶座上翻书。答案简直无懈可击,竟然考到97分,堪称奇迹!这样,他又一次在自考的高峰插上旗帜,不断地超越自己,让“知识改变命运”这不光是一句口号式的激励,在白帆的人生轨道上,是一块块坚实的枕木,是一颗颗硬扎的铆钉!
    2012年的一天,考完最后一科《古代文论》,他走出考场,拦了一辆的士回办公室。当的士驶上雄伟的合生大桥,他眺望阳光照耀下的楼群,眺望西湖宽阔的湖面,眺望远处连绵起伏的青山,心里升腾起一股激流:我的大学梦圆了!
    白帆写诗,是内心挣扎呐喊的无忌,也是信马由缰的自在,并不要求在哪里发表或者求得一顶诗人的桂冠。然而,正是这来自严酷现实生活中的洞察力,使他能看到异于常人所见的世界,使他能够尽情地去描写田地、河流、太阳、梦想这样一些具有旺盛生命力的东西。
    写得多了,在诗友诗刊中露露脸也是应该的。这时,陆续有一些诗在市级刊物上发表了,如《学会等待》《苍松》《热闹的夜空》等。等待得久了,一些星星点点的爱的火光如期而至。白帆自命“白帆”,可是这少年啊,并不是“风正一帆悬”“帆送晓风轻”,他一直都是在沉重地漂泊,带着母亲漂,带着妻子漂,那些走过的路,那些搬过的家,都是不堪回首的艰辛。2000年8月,白帆来到深圳,去一些学校面试,凭着丰富的教学经验和过硬的教学能力,找到合适的学校,从此停薪留职,走上了在特区打工之路。在外打工,起起伏伏,历经艰辛、坎坷,但在妻子的陪伴与鼓励下,他将困难视为家常便饭,把坎坷看作打工常态,无所畏惧,奋发不已,从一般的私立学校到贵族学校到名校,再到自己独自创业,创办教育培训机构,不断发展壮大。他对事业有着一份孜孜不倦的热爱和永不褪色的激情。他在工作上是有名的“拼命三郎”,有着既教书又育人的赤诚之心,对教学怀有一份虔诚和严谨。他像苏联教育家苏霍姆林斯基一样长期写教学笔记,积累下来已经有五十多本。钻研业务,教学相长,白帆在广大师生和家长中树立起很好的口碑,他也因此前程锦绣。他曾被评为“深圳平湖镇优秀教师”“东升教育集团名师”,所教学生和学员的作文在《龙岗报》《东江时报》《惠州日报》等报刊上发表达四百多篇,学生和学员在校、区、市、省、国家级作文大赛中获奖。他曾到惠州市各中小学上过一百二十多场作文指导课,深受各校老师好评,成为惠州市资深的作文辅导老师。妻子是他的贤内助,他深情地说:“曾经也交往过一些女孩,只有她看到我的被子是脏的,蚊帐是黑的,会主动帮我清洗干净,挂在太阳下晒好。这就是我要找的女人啊,这就是我的‘家’!”妻子温柔贴心,他写给妻子的诗,应该也是爱情诗里最温暖的吧。
    你是漫漫长夜里/静静地陪伴我的/那盏柔和的灯/给我孤寂的心里/注入温暖和光明/你是茫茫旅途上/我遇到的/一条欢乐奔流的小溪/为我洗去满身的尘土和疲惫/你是寒冬里/白天晒过太阳的那床棉被/让我感到舒适/体贴入微。
    哦,我的清水洲/此时此刻/在蓝天白云下/在灿烂的阳光里/在和煦的微风中/在绿色的田野上/在翠绿的枝叶间/斑鸠在咕咕咕地唱和//在小小的院落里/在瓜棚橘树下/在压水井旁/我和妻子坐着小板凳看书闲聊/这是我向往已久的生活。
    收获与启示,在一个由少年走向中年的诗人手中闪闪发光,他的诗中平添了一份希冀与温馨。在这些温馨醉人的时刻,诗的天空,星星都亮了。
    一叶白帆,已坚定地驶入壮阔的江面,驶入辽阔的大海。当年面江而立喃喃吟咏的那个少年,而今已届不惑。他想起古诗中“羹饭一时熟,不知贻阿谁”的那位老翁,不禁喟然。人生中的一些“惑”,永远都在那里,谁都是这样的吧。幸亏有诗为证,生命有尽时,而诗是无垠的。
    写这篇文章,我是结合诗的背后和诗的作者来写的。诗的背后,指写诗的初衷、目的、氛围、环境和诗人的心理与情感等。诗的背后藏着所有成诗的动因,行家说,功夫在诗外。隐含在诗背后的东西,便是生活的真相以及由此生成的内心激荡,能够随时捕捉和诗性表达,与其说这是一种能力,毋宁说是水到渠成般的思绪流淌。看作者的人生,并透过这种人生,看作者如何让诗走向升华,提升到某种精神的高度。
   《白色的河》中的“河”,是诗人家乡的赣江,他作为那条河里的一叶白帆,有着宗教般的信念和虔诚,有着不为他人所左右的一股子气息——赣河赣河/阳光下白色的河/日日夜夜/在我的心中/不息地奔流!
(作者系散文作家)
  
    (《白色的河》作者:刘军华,笔名:白帆,电话:15913888768)


  

  

路过

鸡蛋
1

鲜花

握手

雷人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日志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
1111111111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