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轨向外延伸,诗在溢出-心远庐-东江社区 -

东江博客



心远庐的个人空间 http://sns.huizhou.cn/space-index-28642.html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铁轨向外延伸,诗在溢出

热度 1已有 375 次阅读2018-5-16 10:13 |个人分类:文学| 诗集, 序言, 赵伟东

                      _________为朋友诗集作序

        诗,是有色彩、有温度的,因而也是有生命的。

        从专业诗人笔端流出的是诗,从普通人心灵流淌出来的也是诗!

       当代诗坛,精彩纷呈,流派叠出。其生存与发展空间并没有因网络时代海量信息的爆发而遭受挤压,也没有出现很多文化人所担忧的小资化、小众化,我们在诵读经典诗歌,借助传统媒体感受诗人心灵历程的同时,更多的则是借助于网络、微信等新媒体阅读到来自不同行业和地域诗人的作品。

        从执着于诗歌创作的群体来看,大概有两类人:一类是专业诗人、作家,一类是来自不同行业的业余创作。专业诗人的作品固然有其深厚的文化底蕴和独特的创造风格,但来自不同行业的诗人的作品能够立足于职业固有的特点,立足于生活本身,别具匠心,以独有的审美感受直抒胸臆,从极其平凡的生活中,萌发诗的情感、寻求诗的意象,其诗歌给人以质朴、率真、亲和之感。

        长期工作生活在铁路的赵伟东同志就是这样一位“诗人”,在中国诗人铿锵前行的队伍中,我们应该看得见伟东同志矫健的身影。他以积极心处事,以圣洁心自守,用心记录生活的点滴,用情感谱写岁月的乐章,这种儒道互补的精神贯穿于诗歌创作的始终。他多年的创作积累形成了自己独特的风格,铁轨无休止的延伸、火车有节奏的变幻,构筑了诗歌独特的意象。

        静下心来读完收录在本诗集的100多首诗歌,借助于诗人独特的视野、追逐着诗歌执着的情感,沿着蜿蜒的铁路,品读出的韵味十足。

        作者与火车、铁轨打了20多年的交道,铁路在延伸、诗歌也在延伸,“铁路若隐若现 古驿道上走过无数的车马 连起楚人和诗经故事 连起汉乐府和唐诗宋词 让铁路充满想象” 在作者着力营造的意象中,铁轨、枕木、碎石、车站构成了诗歌的几大元素,“铁路注定是它的宿命 它笔直地延伸 以沉稳著称 它的内心是淬火的钢质 它锃亮的经历 要照亮前程” “这是钢对钢的碰撞 铁对铁的问候 挥洒绿林好汉的气概 钢轨的一生 与车轮相对 无欲 不争 成全彼此的铁白”。铁路的质感、张力、脉动,有其独特的属性,它和它承载的生命一样刚毅、仁厚,“我们的血液里也有铁质 却从来不像钢轨那样显露 我们比钢轨还内敛 承受重压 不动声色” “火车每天都在开 岁月象风 枕木呢 请务必记住 只能用肋骨来比喻 它们不是排骨 这些有灵性的精灵 用钢轨延伸道路”

        作者立足于铁轨,而又不局限于铁轨,常年奔驰在铁路沿线,周围的山川、河流、村庄、田野,成为了诗歌的装饰符。在作者工作和生活的空间里,我们感受到了大别山的厚道、倔强、不屈和刚毅,“融进大别山的肌里 这飘着土香的钢轨 像树木一样扎根 一头是致富的期望 一头是孤独的守候”。铁轨周围的山水、禾苗、雨雪,也因为的火车不舍昼夜的奔驰而多情、富有人情味道。“大雪,也想唱一首歌 唱雄壮的歌 让钢轨张开双臂 用火车摇曳着远去的韵律 刺骨的寒风拉响嘹亮的汽笛 呼啸而过的火车毫不犹豫”,正因为铁路,作者的故乡他乡已经模糊,在铁路沿线的每一寸土地上,作者倾注了自己的心血和大爱:“回归故土 我在夏季度过 与你一起感受火热感受真诚 桂花一样清醇的美酒 温暖我的血液 在熙风的怀抱里 飘泊的凄冷一去不返 故土 你拔节的高楼是一种问候”。

        列车是有生命的,它的生命在于它永恒和执着,正如追逐太阳的夸父“向着夏日 火车每小时以高速接近 仿佛前程在飞转的车轮底下 永不会消失”,另一方面,我们也在作者的诗歌中读到了列车的生命与人生的轮回:“追赶火车和太阳的孩子 一晃大了,再晃老了 在铁道边劳作的父亲,晃进坟墓很久了”“铁路是延伸的寂静 来路是漫长的期待 火车是远处的友人 走进秋日的枫林”

        列车的韵律和节奏,随着时代的变迁而演绎,“无数架钢琴 时常被穿黄马甲的人弹响 一会高音 一会浅唱 灰白的水泥枕木 稳若琴弦 轻轻弹一下 都有绝妙回荡” 一方面,我们习惯于原有的节奏,另一方面,也被信息时代所牵引,“老习惯被打破 秩序重建 一个人的感受是幸福 千百万人的愉悦是变革 高铁时代 印象一次次被刷新 速度是镇定剂 春运也可以不慌不忙”

        铁路是强国梦,把它置身于一个大国的崛起中,一定是更显其价值,国父孙中山的治国方略中,把铁路建设作为重要的建设举措,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把铁路定格到了960万平方公里的国土。“1997 巨人与大海同在 化作阳光、江河 巨人耀眼的光芒早已超越时间缓慢的流淌 依然照亮浑然清丽的中国天空 他是中国人民的儿子 世事沧桑荣辱竟逐 在他朗朗笑声和神采奕奕中灰飞烟灭”在改革开放大潮的起伏中,作者感受到了也体会到了并且借助诗歌传达了 “中国梦 太需要速度支撑 从寒冷走向温暖 从雪天走向晴朗 从太行山到大别山 看到黄河 淮河 长江与珠江的交汇 让平原、大山与海洋不再遥远 让南方和北方 紧密的交融 只为这一刻 列车穿越千山万水”铁路关乎民生,牵动着一万华夏子孙的心,尤其是一年一度的春运,让多少游子圆梦故里:“从容地回家 我们不小心成了史诗 铭刻一段历史 乡愁被一次次缩短 各地方言相互交织 让交流更为轻松 直到春运 我才读懂铁路 诠释时代的强音”。

         故乡和亲情是作者站立在铁路旁永远的牵挂,修齐治平、始于家庭。人的担当源于孝道,孝道出真情,作者把对父母的挚爱融入厚道的黄土地和深沉的故里:“现在以我四十岁的年龄 来看待过去的事情 虎牙关 仍旧是一个沉默的老者 像我沉默多年的父亲很多年前 我和父亲就是这样沉默地走上虎牙关 生活的重压让我们无话可说 我记得 我和父亲也是说了一些话的 好象是让我好好读书 家中有他”“ 父亲 我孱弱的像这座城市的 一颗野菜 四周都没有依靠 你的大地是坚实的,而我只能选择飘 你以为我骄傲 我却手不能提 肩不能挑”尽量父母已经远去,但精神尚在、灵魂尚存:“河流,是父母奔走的离愁 爹妈在,人生尚有来路 父母去,我们只剩归途 时光像静默的渡口 一个这头,一个那头”当作者也成为父亲的时候,亲情又有了质的飞跃,“孩子 我感谢你带给我的快乐以及 你启示我对生命的超越 一茬茬的生命 一棒棒的接力 站在我面前的儿子 让我想起多年前的自己”

          爱,是诗歌永恒的主题,也是诗歌的灵魂之所在,品读爱、欣赏爱,可以让人类的灵魂不断升华,作者在捕捉每一个爱的瞬间时,心灵坦荡、感情深沉:“那么 怎么让我用爱 真诚地融尽柔波 并在河的源头 为你唱歌”。 “我用自己的方式爱着 拥有时好好珍惜 离开了默默祝福 我的幸福为了你也幸福”。当爱演绎成为责任的时候,各自的担当就会让爱走得更加遥远:“你必须学会妥协 日子才能长久 夫妻之间 是前世的缘分与孽债 在琐碎的生活中咣咣荡荡”

         一个虔敬于诗歌的人,一个炽爱美和生命的歌者,内心必然会处于长久的思索之中,作者坚守着生命的本质,执守着美的田园,炽热的诗句是他生命盎然的证明。对生命的关注和思考,贯穿于作者诗歌创作的全过程,作者力图“用一生时间 做一个思考者 不人云亦云,不随波逐流 独立地、系统地 让思考发出清冷的金属声,或者 像风铃一样在原野叮叮当当 又像玉石发出的碰撞 激起思想的声响”。为了让生命更好地绽放,人必须 “一次次激励自己 好好活着 每一天都善待自己 不管天气如何恶劣 好好活着 是一种坚固的信念” “从仰望中获得整个天空 精心地铺展自己开阔的心境 比水晶还明亮的真纯润泽一生 灵魂之上的诗篇” “怎样才能超越常规的生活 让大米和盐闪烁着金子般的光泽 夜晚,一场夏天的对话 使所有的遗忘一次次剥落” 我的心胸让雄鹰翱翔 我的视野让骏马奔驰 我的肉体立于大地,精神接于苍穹 快乐是我一生的主题”在这些诗句中,我们又似乎感受到了作者对生命的一种释然和超脱。“我想了想 安静赛过任何的荣华富贵 安静着是幸福的 幸福的无与伦比 只要安静 我能修补人生所有的漏洞”。

       固然,作为铁路的代言人、作为生活工作在基层的一级行政负责人,伟东完整地阐释了铁路的精神、表达了自己对铁路工人、列车员的爱戴、呵护,“我不想再活一个小我 我想为铁路人吟诗唱歌”但有些表达过于直白、直抒胸臆,如“今天 我要为这名劳动者 献上诗歌 向他表达对忠诚的敬意 对劳动的赞美 我要表达 对奉献的讴歌 对事业的开拓 我要赞美铁路 赞美山野 赞美男人的心胸 赞美全国最美职工 赞美精神的永恒”。在思考人生、感悟人生的过程中,快乐是源泉也是动力,作者的表达也十分直白:“没有理由不快乐 在快乐与不快乐之间 我选择一生快乐 如果偏离这一主题 我立即拨正方向,转向快乐的心境”

       如果能够借助真实动人的细节,营造更美妙含蓄的意境,其诗的品味会更上一个层次。

       坐下来歇一歇、静一静,再从这里出发,前方的路很远很远。我们在品读铁路诗歌、感受铁路氛围,领略亲情大爱的同时,还期待作者把诗歌的视野进一步拓展,在诗的风格上,尽量多元化,既突破自己,也超越他人。


路过

鸡蛋
1

鲜花

握手

雷人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