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当更改的三块牌子-南国圃者-东江社区 -

东江博客



南国圃者的个人空间 http://sns.huizhou.cn/space-index-28444.html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应当更改的三块牌子

热度 1已有 7570 次阅读2020-4-20 08:33


应当更改的三块牌子


图一


图二


图三


 

图一,这是惠州“营救中国文化名人陈列馆”的馆牌。站在语文的角度来说,“营救中国文化名人陈列馆”的表达是不准确的。

首先“营救中国文化名人”是一个动宾短语,不能作陈列的状语。“营救”是作战行动,是由许许多多的战术动作构成的,是动态的,不可以“陈列”。能“陈列”的是什么?实物,如营救行动中的枪支、文件等等,后来制作的报刊、图片、影视、雕塑等等,必须是看得到、摸得着的东西。营救行动中的枪支、文件等等,是第一手资料,后来制作的东西都是第二手资料,但是都可以用来研究抗日战争中“营救文化名人”这一史实,所以这些都是“史料”。事实上,本  陈列馆陈列的就是史料。

其次,“营救中国文化名人”这一表述中,“中国”一词是多余的。抗日战争中去香港大规模营救文化名人是唯一的一次,唯一的发生在中国,“营救文化名人”就可以了,没有必要特指“中国”。

那么,这片牌子怎样写才算好?营救文化名人纪念馆”最好。陈列馆是中性词,纪念馆是褒词。抗战中,周恩来同志亲自领导的“营救文化名人”行动是中外盛赞的历史佳话,是东江纵队的殊勋。而东湖旅店作为“营救文化名人”这一历史行动的事实上的惠州司令部(惠阳方面的主要指挥者卢伟如常驻东湖旅店),一直完好地保留到现在,是整个“营救文化名人”史料中惠州最重要的实物,它的纪念意义是非常突出的。不明白建馆时为什么没用褒扬性的“纪念馆”而用没有任何情感的“陈列馆”。

 

图二,惠州“古代科举制度陈列馆”馆牌。表达上也是有问题的。

“制度”这个抽象名词,不能修饰动词“陈列”。有的人会说,“陈列馆”是名词,“古代科举制度”是名词性词组可以作定语。但是应当看到,“古代科举制度陈列馆”这一短语中,“制度”是修饰“陈列”的,是说明陈列的是什么东西,表明这是一个陈列科举史料的专门场所。

那么,这块牌子怎样改才好?科举是古代的事物,牌子里没有必要指明,“古代”这个词就省略了吧;“惠州”是说明地域的,领属的,应当加上。因此,就写“惠州科举陈列馆”怎么样?

有人会问“科举”不也是抽象名词吗,为什么又可以修饰“陈列”?科举包括科举制度和科举活动。科举制度是原则上规定考什么,怎么考,就是圣旨什么的,那是极为稀有的,惠州哪里有啊,拿什么陈列?比如现在的高考制度,就是几个文件,怎么去陈列?也没有人陈列呀。科举活动就不同了,是一幕幕历史活剧。科举之剧,隋唐至明清,惠州年年月月都有上演。历史上惠州是个偏远落后的地方,要不苏轼就不会贬职过来。但是,惠州人知耻而勇,努力改变,特别是通过科举向国家输送了不少贤官良吏,同时又大大地增厚了本土的文化底蕴。无数惠州学子窗前苦读,含辛赶考;乡人助学,共鼓惠州雄风,千百年来产生了无数动人的故事。惠州著名景物,比如“文笔塔”、“榜岭春霖”、“挂榜阁”,折射的就是惠州科举活动影像;“宾兴馆”则是惠州乡贤助学的历史遗迹。今天大家到宾兴馆参观陈列的目的,大的方面就是学习惠州的历史,了解惠州的历史文化传承,增强文化自豪感。所以说,只有惠州科举活动和它产生的种种文史材料才属于惠州,才是惠州要陈列的东西。事实上本馆陈列的就是惠州的科举文史资料。简称科举,一方面包含了国家层面的科举制度,而更多的是反映惠州本土的科举活动,简单明了,所以用惠州科举陈列馆”作馆名是最适宜的。

 

图三,这是金山大桥下,新开河进水口的一块地理指示牌。它的表达更是问题多多。

牌子的主体部分,“新开河汇入西枝江支流口”,到底是在说什么?恐怕只有写这块牌子的专家才知道。“新开河” 这个概念是很明确的,它是为西枝江分洪开凿的人工水道。它在金山大桥下西枝江分水,在新开河北桥附近汇入东江。进水口原来只有发洪水时才进水,近年才完全打开,新开河得以常年流动,成了活流。“汇入”,从地理上说,是小的江河合流到大的江河。如:西枝江在惠州合江楼汇入了东江。“支流”,流入干流的河流,比如:淡水河是西枝江的支流,西枝江是东江的支流。“支流口”,词典里没有;百度上没有它的专有词条,只有一些网友不明所以的叫“支流口”。推测,指示牌大致应该是想指明“新开河进水口”或者“西枝江分流处”。看要强调什么,根据这块牌子的说明“桥东街道新开河约4公里”,应该是强调新开河,因此写“新开河进水口”简明。

再说本指示牌的说明部分:“桥东街道新开河约4公里”,也不简明。“桥东街道”没有多大必要强调,可以省略;“约4公里”大概是指长度,那么写“新开河长约4公里”简明。

 

牌匾表达重要的意义,悬挂、安放在重要的地方,是一种高度精简的表达形式。它只能写几个字,当然要求精练明白,可有可无的、意义不明白的字,都不可以有。牌匾是给人看的,要引起人的注意的。牌匾的意思表达不明确,观者迷迷糊糊,就难以发挥好的作用,甚至破坏形象。所以,写牌匾要慎之又慎。特别是重要文化设施、旅游景点的牌匾,更要广泛征求意见,请几位语言专家、学者讨论审核也不为过。

上述惠州的三块牌子,缺陷明显,要不要更改呢?建议有关部门郑重考虑一下。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发表评论 评论 (7 个评论)

回复 五洋 2020-4-24 09:43
听老连长说,59年洪水有几米高,才有了新开河,从马王岭到牛前岭一段有了4米高的防洪堤坝。
回复 五洋 2020-4-24 09:56
附近梁屋骆屋譚屋叶屋吴屋的老人应该有记忆,如譚屋的譚光明等。
回复 南国圃者 2020-4-25 10:36
五洋: 听老连长说,59年洪水有几米高,才有了新开河,从马王岭到牛前岭一段有了4米高的防洪堤坝。
新开河开掘过程,我也有同事参加了。
回复 南国圃者 2020-4-25 10:37
五洋: 附近梁屋骆屋譚屋叶屋吴屋的老人应该有记忆,如譚屋的譚光明等。
很多老屋都拆除了。
回复 五洋 2020-4-25 16:52
南国圃者: 新开河开掘过程,我也有同事参加了。
照你所说,我记错了?
老连长1956~1972年一直在此。1969年初我到牛前岭雷达站,老连长指着墙上的水迹印说了水大开河之事。1969年就有新开河和牛前岭到惠州大道之间的防洪堤坝,我常在堤坝上面跑步。
隆生大桥在牛前岭边上经过,部队营房连你都未见过,可想变化之大哈。
你同事如是当地人,此说应该不会错。
回复 五洋 2020-4-25 16:55
譚光明1969年是龙津大队民兵营长,75岁以上。
回复 五洋 2020-4-25 18:02
你未否定老连长之说,你的同事完全可以是个当地人嘛。我未细读,把你同事当着与你90年代一起来惠州,把新开河看着90年代后挖的·呢。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
1111111111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