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声吹断横笛(外七篇)-桶爸花园-东江社区 -

东江博客



桶爸花园的个人空间 http://sns.huizhou.cn/space-index-24872.html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一声吹断横笛(外七篇)

已有 1862 次阅读2020-9-27 14:18



《晨遇骤雨》
 
抓一个月亮
在掌心
与手中曲线
诉衷情
 
等一场骤雨
过树林
邀枝蔓共听
流水音
 
开一条小河
成街景
看路面波涛
洗尘印

画一道彩虹
待天晴
笑人生跌宕
傲相迎


《秋的姿势》
 
你戴上闪光帽子
踏上了
金色音符的
城池
 
你摆动长街舞姿
妙曼了
红尘滚滚的
都市
 
你涂抹浓彩画纸
偷藏了
北方童话的
胭脂

你探出泛黄树枝
沾染了
山顶青雾的
矜持




《一声吹断横笛》

刚上大学的小友说要参加学校中秋诗歌朗诵比赛,想朗诵苏东坡的诗词。

我说当然好啊,不要那篇《水调歌头》就好。小友会心一笑,说其实更喜欢《西江月。世事一场大梦》,但又觉得太悲凉了一些。

我说是,一场大梦,有深度,但跟迎新基调反差太大了。而后小友说选这篇,我说对对,就这篇,《念奴娇。中秋》:

凭高眺远,见长空万里,云无留迹。桂魄飞来,光射处,冷浸一天秋碧。玉宇琼楼,乘鸾来去,人在清凉国。江山如画,望中烟树历历。
我醉拍手狂歌,举杯邀月,对影成三客。起舞徘徊风露下,今夕不知何夕?便欲乘风,翻然归去,何用骑鹏翼。水晶宫里,一声吹断横笛。

这是元丰五年(1082)中秋,到黄州两年多了,虽说笋香鱼美,民风淳朴,又怎能尘事尽忘?黄州的风吹啊吹,吹起老苏的骄傲放纵。

置身高楼,凭高望去,万里无云,月辉自从天上投射,秋天的碧空沉浸在一片清冷之中。在月宫的琼楼玉宇,仙女们乘鸾凤自由往来。

想把天上月身边影都当成知心朋友,来,一起曼舞啊,不要辜负了这良辰美景。渴望乘风归去,在明净的月宫,把横笛吹得响彻云霄。

深喜其中两句,一是“我醉拍手狂歌,举杯邀月,对影成三客。”这是对李白赤果果的致敬啊!“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太白兄,一起来成不?

二是末句:“水晶宫里,一声吹断横笛”,会想到那张明信片:晚归的牧童,收起长长的竹笛,露着圆圆的肚脐眼,踮脚,眺向远村的炊烟。 

还有《书剑恩仇录》,陈家洛为了一个美丽的谎言,风中吹响如水的长笛。斜阳也如水,花香流离。

是啊,世事一场大梦,来,多吃一块月饼吧。


《秋山》
 
秋山
阳光下醒转
风吹不散
雾的痴缠
 
秋树
驻足处灿烂
枝头呼唤
层林尽染
 
秋行
何处不客栈
天地沙鸥
飞去飞还

秋意
回眸时阑珊
莫笑醉步
酒再斟满




《细碎的暖》

大校送来自己收藏的《苏东坡传》,说你懂他,该是你的。

倍感温暖。

尝试更换地铁线路,实地对比快捷程度。出地铁,坐上双层巴士的上层,都市的灯红酒绿,脚下成幻。

还有睁着大眼睛的铁路小站。

摆放共享单车的师傅,从大推车上把单车一辆辆卸下来,努力摆整齐。不时还俯下身去瞄,再一点点调整。象操练士兵的军官,丝毫容不得乱。

商场门口手捧二维码的保安,一次次迎着人大声喊劳驾,劳驾扫健康码。遇到不配合想绕过去的人,他跨前,笑眯眯举牌子,劳驾,劳驾,继续大声喊。

回看西单,云层火苗暗涌,又秋意阑珊。这是美丽的世界,温暖、丰富,还好看。




《协奏》
 
枝头红了果
飞鸟掠过
鸣蝉没了声响
它们已成为传说
 
铁锈斑驳
喇叭花要唱歌
轻风来拍和
不管它们唱什么
 
主角当然是秋叶
阳光下闪烁
它们也唱歌
是换新装的快乐

我也为季节高歌
尽管年轮已打上皱褶
不歇的笔就是指挥棒
碰触每一双耳朵





《识东坡》

这是绍圣元年(1094),十月二日,苏东坡终于到了惠州。好多事对他都显得新奇,可是又似乎熟悉。

广东是亚热带,他看见橘林、甘蔗、荔枝树、香蕉园,还有槟榔树。决不是个不适于生活的地方。在地方太守礼遇之下,坡公住在政府官舍中,就是合江楼。

城市有水就灵秀,比有一条江更好的,是有两条。 两江在此合拢,故楼名曰合江楼。 

这也是我和坡公的一个小小的缘分。“海山葱茏气佳哉,二江合处朱楼开。蓬莱方丈应不远,肯为苏子浮江来。 ”坡公于此住了一年零一个月,写下了许多脍炙人口的诗篇。 而我一介俗夫,自从父母七年前搬来这附近居住,也有幸在每年假期,学着坡公,吸两江之灵秀,扩云天之胸襟。 

最喜入夜,江面流转七彩的光,合江楼也披彩衣,它展眉,它舒展腰姿,和两江、和坡公一起,畅快呼吸。 

另一个小缘分在荔浦风清,坡公在这里写“平生不渡江,水北有幽居,手插荔支子,合抱三百株”。而这里是我初中到高中居住的地方。之前以第一人称写过穿越时空的《荔浦一梦》,结尾这样戏写:

老人抬头,郑重地说:听闻东坡先生料事如神,还请先生一定赐句话,为这块宝地,为我的子孙后代,赐个福吧!哈,这都行?我狡黠地笑了笑,突然轻声说:嗯,如果我没弄错的话,大概九百年之后,这附近会住进来一个少年,姓刘,叫刘勇。

哈,不戏说了。更大一点的缘分是东坡从合江楼迁出后,迁去的江对岸嘉佑寺。在这里他说,不久就“鸡犬识东坡”了。他还在这里写《纵笔》:

白头萧散满霜风,小阁藤床寄病容。 报道先生春睡美,道人轻打五更钟。 

前两句写沧桑:经年风霜,头发早已变白,身体也不好,只好躺在寺中的藤床上。后两句却转回熟悉的“坡公配方”:可能是寺庙的宁静安逸吧,在这里睡得很香,寺中僧人不忍心打扰,轻手轻脚地打起五更钟声。

这就是“生活是个结,解不开,就系成朵花儿”的苏东坡啊,六十又如何,多病困顿又如何?照样给你睡出岁月静好的赶脚。
 
相传此诗传到京城,他的政敌章震怒:苏子瞻竟然还如此快活?!于是把苏轼贬到比所有人都更远的儋州。以六十病躯,一贬再贬,居然还能让远在千里之外的权相害怕,这又何尝不是坡公的伟大胜利?!

苏轼两居嘉祐寺,这里可以说是他在惠州最长久的居所,嘉祐寺原迹早已淹没于岁月的迁徙之中,后来在原址建起了一座小学。

现在的学校名就是东坡小学,校内立有苏东坡像,墙上印有东坡诗词,只是不知孩子们是否知道,顺着时间的维度,他们与这位大文豪的距离是如此之近。 

嗯,当年我也不知道,如今却为之激动颤抖。对的,我就是这个学校毕业的。当年叫八小。


《赶路即景》
 
天空下着沙
长线头上挂
晃晃悠悠
向天涯
 
晨风戏铁马
尘中绘图画
骑车小伙
也不差
 
窗台犹开花
朝阳妙目眨
秋波已送
天地答

我是凡间客
路长练步伐
笑留人世
尝苦辣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
1111111111111